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82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82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液酶崭账敲挥凶鍪裁闯龈竦氖虑椋庇钟行┬以掷只觯蛭崭粘艿哪歉雠丝墒呛脱ο蛉儆星酌艿亩髋丁

    “原来是薛总的女人啊,失礼失礼。”薛向荣心里冷汗一阵接着一阵,而且有些咬牙切齿,自己怎么这么倒霉?看来他还是降目标牢牢地固定在阎夫人的母亲身上的好。

    此时坐到楚墨怀里的李忆菲挣扎地动了动,楚墨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再动,我就直接带你上楼去,至于上楼去做什么,那我就不能保证了。”可恶的女人,这样的乱动是故意点火吗?

    “那个,这是送你。”秦辉将手中的玫瑰递了过去,刚刚进来时大家都没注意到他手中的花,所以现在都有些愣住了,没想到他送的竟然是花。

    其他几人立刻窃窃地笑了起来,这里是斯诺埃尔家,眼前的女人是赞克老先生唯一的女儿,想要讨好她的话,没有上千万贵重的东西,实在是拿不出手的,所以大家带过来的东西都是经过千挑万选的价值连城的奇珍异宝。现在看到秦辉居然只拿着花便上门来,都暗自笑他不自量力。

    “那个,谢谢!”方咏琴不好意思地接过来,看着手中红色的玫瑰花,抬眼望过去,“还有谢谢您上次在酒会扶了我一把。”

    “不用不用,上次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实在不需要道谢。”秦辉有些尬尴地挠了挠头。

    恩?方子静的眼神立刻在两人之间转悠着,看来有什么事她还不知道哎。“原来妈你这位秦先生认识啊?”

    “不是这样的,只是,只是之前在酒会上我被任家母女俩推了一把,幸好有这位先生在后面扶了我一把。所以我才道谢的。”方咏琴解释道,有些别扭和不自在。

    “这样说来秦先生是英雄救美了啊。”方子静打趣道,好笑地看着母亲害羞的样子,不过她也不会盲目地就帮母亲认定一个人,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还是有待观察的。

    “阎夫人客气了,真的只是举手之劳。”秦辉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过秦先生,你刚刚怎么在门口徘徊不进来呢?”李忆菲也跟着问道,这个姓秦的倒是看上去还不错,最起码刚刚那一群老色鬼盯着她的时候,这个男人并没有露出那种色眯眯的眼神。

    “其实是我从朋友那听说今天会有很多人来府上拜访,所以我才也跟着过来了,不过来的时候比较着急,只来得及买了玫瑰花。”秦辉解释道,其实是他真的不知道送什么好,因为他知道作为赞克老先生的女儿,想必根本不缺那些金银珠宝或者名贵的物品之类的,他还着急了好一会,在路过花店的时候,便没多做思考的就买了来。

    “秦辉,你就只买了花过来吗?也太寒碜了吧?我们可都是带了十分名贵罕见的珍品才来拜访的。”薛向群不满又不屑地说道。

    “咦?是三十朵呢。”方子静注意到秦辉在听到薛向群的话后底下头去,有些沮丧的样子,便故意说道,然后看着秦辉问道,“秦先生送了我妈妈三十朵玫瑰,不知道您知不知道这个数量的玫瑰的话语?”

    话语?那几个男人哪里听过这还有话语,倒是秦辉尬尴地点了点头,买花的时候他有特意地问了一下,所以才选择了三十朵。“这个我是知道的,不过要让我说出来实在是有些为难。”

    “这样啊,不过你不说我妈妈可就不会知道呢,真是可惜了。”方子静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身旁的阎亦风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心情好的把玩着。心里笑了笑,自家小女人又开始这样拐着弯地套话了。

    “我说秦辉啊,你要是不知道你别装着自己知道,还有这里可不是你想来就可以来的地方,花也送了,我看你还是赶快回去吧。”薛向群不耐烦地想要赶秦辉走,说完一脸殷勤地看着方咏琴,“楚夫人,不知道您喜欢什么的餐厅,明天鄙人不知道有没有那个荣幸可以邀请您一起共进晚餐?”

    “这个!我!”方咏琴为难起来,可是她又不知道怎么拒绝好,毕竟现在她的身份不一样了,她还要考虑家族的名声,不能粗鲁地拒绝别人。

    “三十朵的意思就是—请接受我的爱!”秦辉立刻着急地开口说道,深怕方咏琴会答应薛向荣的邀请。

    方咏琴瞬间愣在那,呆呆地望向秦辉,说实在的,她都这把岁数了,根本就没有妄想过还会再嫁人什么的,也没有想过会有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今天也是她这辈子第一次收到玫瑰花。可是她现在的身份,可以吗?她知道一般的大家族都会利用婚姻来使得两家家族的势力更加强大,而眼前的秦辉貌似根本不符合斯诺埃尔家的条件。

    “Good!”一旁的李忆菲立刻兴奋地鼓掌起来,“没想到秦先生还是这么浪漫的人啊。”

    “秦辉,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怎么可以向楚夫人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还不知轻重的选择这样数量的玫瑰。”薛向荣立刻急了起来,心里不断地骂着,这个秦辉看上去老实巴交的,竟然有胆量和他来抢人,这么大一块肥肉怎么能救让这个半吊子给抢走呢?

    方子静皱了皱眉眉,看着母亲纠结的表情,然后暗中拽了拽阎亦风的衣服,让他赶紧处理。老婆有要求,阎亦风当然不能坐视不管。“要做我阎亦风的岳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来人!”阎亦风对着外面喊道,立刻的,闻人带着人从外面进来,“总裁。”

    “将你们手中的抢只留一颗子弹,然后交给各位老总。”阎亦风冷笑起来。然后再看了看大厅中的几人,“待会谁敢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打上一枪,待会就可以留下。”

    众人立刻一阵惊慌,就在这时,闻人和其他的手下已经将枪准备好,然后直接放到各个人的手中,大家都不停的冒着汗,握着枪的手也吓得都湿了。

    “我在这先声明,我只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如果你们只拿着枪不敢开的话,我手中的抢可就保不准会差枪走火了。”阎亦风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把漆黑的手枪。沙发上的几人都立刻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起来,这个男人是故意的吧?玩这么大!

    “一、二……”阎亦风不等众人准备已经开始数数了,手中的抢也举了起来,对着在场的人一个一个瞄准着。胆小的几人早已将手中的抢放下,借口都是“我想起来公司还有事”,然后连连道歉都跑走了。

    方子静拍了拍身旁方咏琴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因为剩下的人只有薛向群和秦辉了。阎亦风慢条斯理地继续数着,“七、八、……”就在张嘴要说九的时候,刚好手中的枪也似有似无地瞄准薛向群,这一瞄准,再加上九字刚刚脱口而出,薛向群那边,本来握在手中的枪因为手一抖而瞬间跌落到地上,发出了响亮的声音。薛向群吓得全身发软,本来这也没什么,不过是一个心理的考验,所以心理上不够强大的人,容易陷入死角,就像他这样,一身冷汗,四肢大软。

    “十!”伴随着阎亦风最后一声落下,最后一个人,秦辉闭上眼扣下手中的枪,只见手枪的转轮转了一下,然后停止,什么都没有发生。秦辉立刻松了一口气,方子静和方咏琴也跟着松了口气。

    “带薛总出去。”阎亦风收起手中的手枪,然后对着手下吩咐道,既然结果已经出来了,那么薛向群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心理战,既然他没有下死命令,那么刚刚他的手下做事肯定会留有余地的,所以他们不会傻到将子弹转动到第一发上去。

    “你们可要好生地照顾点薛总,貌似已经吓得走不动了呢。”沈洛泽这时才忍不住打趣道。不过再看向这个秦辉时,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还真是有胆量。

    “那个忆菲啊,正好你来了,不如一起打麻将啊?”方子静适时的开口问道,然后起身指了指客厅那边,又看了看楚墨和沈洛泽。

    “可以啊,不过你们夫妻俩再加上我们,可就是五个人了呢。”李忆菲倒是没意见。

    “他就不玩了,我们四个人玩就行。”方子静指了指阎亦风,他们两夫妻只有一个人玩就行了,另一个可以做一边看着,也可以换着上场。

    “Ok!”李忆菲也从楚墨的腿上下来,然后挽着方子静就朝着客厅走去。方子静才走几步又回过头来,看了看秦辉然后说道,“妈,看来今晚的晚饭要麻烦您多准备点了。”

    “没问题,你们玩吧,我先去厨房准备食材。”方咏琴笑了笑。说完另一边秦辉立刻跟上去,“我也去帮忙。”秦辉看到阎亦风和方子静他们那样,也知道这是默认让他留下了。倒是方咏琴脸一红立刻转进了厨房。

    看着两人都进去厨房了,方子静这才笑了起来,“我第一次看到妈妈那样害羞的样子呢。看来妈妈很中意这个秦辉呢,不过楚墨,待会还要和外公提前说一声呢,我想我们家还不需要什么商业联姻吧?”对于母亲,方子静还是坚持只要是对她好,她又喜欢的就行了。

    “你说呢?走吧,爷爷那边我想也不会有问题的。”楚墨知道她的意思,让她不用担心。

    “那就好。”方子静笑了笑,这也算是将老妈的终身大事解决了一大半了吧!呵呵!不过自家男人的解决方法还真是粗暴呢!

第112章赛马() 
过完年,阎亦风便带着方子静去了F国,留下一帮子怨声载道的人。可是我们的阎boss大人一脸淡定地带着媳妇直接坐上私人飞机飞往了F国。

    方子静看着手机上的几条短信,抬眼望了某个正在看书的男人,“你怎么说走就走?也不让我准备一下,今天杨阳他们到A市去找我们了,结果我们不在,她老人家发信息给我发牢骚呢。还有晓瑶,从忆菲那听说我们一起打过麻将,也想找我打呢,这下子倒好,我一声不吭地离开,她们几个都抱怨死了。”

    “他们那么多人,要打麻将还找不到地方?实在不行就直接去慕白手下的赌场,那样不是更好。”阎亦风继续翻着手中书。

    “在自己家的赌场玩那有什么意义?”方子静嘟起嘴。

    此时A市一家赌场里,一帮人早已玩嗨了,陆晓瑶靠着萧慕白这个大靠山,面前的筹码早已堆的老高的,一副手舞足蹈的样子。尹赫、吴子琪、楚墨、沈洛泽也都分别在不同的赌桌上赢了不少钱,李忆菲本来是跟着沈洛泽的,后来精明的沈洛泽直接将她扔给了楚墨。再加上杨阳和邢少爵这两尊大佛,整个赌场都快濒临倒闭了。赌场管理者整个人都不好了,赶也不敢赶,这些人随便拎出一个他们都惹不起。

    这边F国的方子静看着手机上杨阳他们发来的照片,一阵感慨,然后立刻拿着手机到阎亦风身边,将手机放到他拿着的书上,给他看上面的照片。阎亦风眉头一挑,放下手中的书,然后拿着手机一张一张看了起来,右手顺势一揽,将方子静抱到身边,“无聊了?”

    “也不是。”方子静玩着手指,在F国其实也没有那么无聊,应该说只要有他在身边就不会无聊。只有如果和大家在一起的话会更加的开心点嘛。

    阎亦风一把拿过沙发上的衣服给她裹起来,“刚好也才吃过饭,带你出去消化消化。”

    F国的冬季温度很低,不过没有Z国那么冷的风,倒还能适应。街头各种装饰漂亮的店,还有各种穿着潮流衣服的人在穿梭着,好像根本不介意这寒冷的天气,路旁的树上偶尔还会落下几块雪块。方子静坐在车中,对着窗外看着看着忍不住打了个哈气,再加上车内开着空调,更容易犯困,所以不一会她便不停地打起瞌睡来。

    “老婆,我们到了哦!”阎亦风本来打算下车了,不过看到在她的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在那打着瞌睡,好笑地捏了捏她的脸,将她叫醒。

    “好困啊,感觉都睡着了。”方子静揉了揉眼睛,声音有些沙哑。

    “你不是嫌无聊吗?现在出来了又想要睡觉了?”阎亦风无奈地帮她解开安全带,然后自己先下车,饶过车头后,来到她这边打开车门,将她从里面抱下地,顺便将外套给她裹好。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我们来做什么?”方子静立刻发挥好奇宝宝的精神问道。

    阎亦风牵起她的小手,带着她朝着前面走去,“进去就知道。”

    “哇!”进去不久后,只听到方子静兴奋又开心的声音。“这里是卖马的吗?好多马儿啊。”方子静不停好奇地左右看着。

    阎亦风几个转弯来到一个马厩前,里面是一匹黑色的骏马,四肢非常长,骨骼坚实,肌腱和韧带看上去也是十分的发达,一双冬枣大的眼睛炯炯有神。看到阎亦风立刻马蹄在地上踩了踩,鼻子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