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85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85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止荆憧谖实溃按笊蟾缬忻挥写闳ス兀俊

    “基地?”方子静一愣,然后摇了摇头,听这个字眼便知道是一个一般人进不去的地方,应该是属于阎亦风他们势力培养的地方吧。

    “这样啊。”尤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这小子,又在想什么?可不要吓到我家静静,不然你大哥可是会收拾你的。”阎欣然立刻警告地看了尤桀一眼。这臭小子真是的,她儿媳妇现在可是有孕在身,敢吓到她儿媳妇和孙子,她一定剁了他。

    “阎亦风人呢?是不是就在基地?”方子静现学现用,早上一起来便没有看到阎亦风,想来一定是在他们的基地内吧。

    “大嫂还真是聪明呢。”尤桀笑道。

    “既然这样,那就请你带我去见识见识吧。”方子静夹了一个小笼包放到尤桀碗旁边的小碟子里。

    “既然大嫂这样贿赂我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带你前去吧。”尤桀开玩笑地说道,眼神也有意无意地看了阎欣然一眼,让她放心。

    吃过早餐尤桀便带着方子静坐上他的跑车,一路朝着基地行驶过去。穿过无数繁华的街道,跑车一路朝着偏僻的地方开去。最后跑车在一个大的离奇的房子面前停下,说是房子,可是从外面看就是一座圆形的城堡。厚厚的防护墙和各种军事小细节,怎么看都给人肃杀的气息。

    大门上射出的红外线在跑车上扫描了一番,然后缓缓地打开。尤桀发动引擎立刻飞速地开了进去。方子静咂舌地看着里面一层一层的防护墙。里面都是身穿迷彩服,手中拿着机关枪的人。红色的跑车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然后停了下来。尤桀从车上下来,饶过车头打开右边的车门,方子静立刻从里面下来。

    “四少!”一群人训练有素地集结到两边,然后一低头,恭敬地喊道。

    尤桀点了点头,“都来见过大嫂。”一句话,使得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嫂?难道是?尤桀眼神一扫,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意,“都殴聋了吗?”

    “见过大嫂!”一群人立刻心里咯噔一下,然后纷纷低下头去,恭敬地行礼。

    方子静看他们这样有些过意不去,“你们客气了,是我打扰了,对了。”方子静转身从车里拿出一个大盒子,“这些是我带过来的早点,不知道你们吃过没?不嫌弃的话,就拿过去吃吧。”

    “这个?”大家都不敢上前接。方子静看到尤桀微变的脸,立刻上前将盒子放到最近的那人手中。这个尤桀没想到一到基地这里,气场就不一样了,转变的还真快呢。“谢谢大嫂!”一群人立刻再一次恭敬地行了一个礼,在基地这么多年还真是没有人关心过他们吃没吃早饭。

    尤桀带着方子静一路进到里面,一路上凡是见到尤桀的人都恭敬地行礼。直到两人到了大厅,此时大厅的主位上,阎亦风双腿叠加坐在沙发上,脸上全然是冷漠和肃杀。面前站着两排也是身穿迷彩制服的人,每个人看上去都身手不凡。阎亦风的右前方还坐着一个男人,那人身后也站着几人,但都是身着黑色的西装,看上去也不是一般的人。

    里面的一帮人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尤桀时,立刻开口叫到,“四少!”至于方子静,众人心里都在纷纷猜测她的身份,有人还在心里猜测她是不是尤桀的女朋友,不过想到自家四少那个绝美的容貌后,便又否定了这一想法。

    此时只有一个人从座位上起身,大步走了过来,阎亦风皱着眉头,一脸不满地警告了尤桀一眼,他怎么将小女人带了过来?方子静看到他走向自己,立刻也小步地向前,习惯性地伸出手放到他手中。

    周遭一阵吸气,大家的瞳孔都不自觉的放大,神马情况?他们都想掐一掐自己了,他们看到那个女人将手放到自家老大的手中,而且老大还一脸柔和的握住她的手,那是老大吗?还是他们眼花了?老大会温柔?看看那眼中流露出的柔情,简直亮瞎了他们的眼。

    “怎么过来这里了?”阎亦风牵过她的手,放到自己手中,感觉到她手中的凉意,便紧了紧自己的手,牢牢地包裹着她。

    “一大早就看不到你,我担心你没吃早餐,所以过来帮你送点吃的。”方子静当然不会说是自己想要了解到他的全部,参与到有关他的全部,她知道,如果说她自己是白色的话,那么阎亦风便是黑色,他的生活对她来说根本就是遥不可及的,可是既然他们现在是夫妻,那么她就要知道他的一切,哪怕那些是触及不到的黑暗,那么她也愿意投入其中。

    阎亦风勾起嘴角,然后冷眼扫视过两排的手下,“我平日是这样的教你们的?看到大嫂都聋了?”

    众人立刻低下头,“大嫂!”声音响彻了大厅。就连方子静都忍不住心跳起来,这样的场面她实在是第一次见到,每个人都带着恭敬的表情,“那个,大家不要这么多礼。”这些人都是阎亦风的手下,大家也都辛苦了。“尤桀,劳烦帮我把东西拿过来。”方子静指了指尤桀拿在手中的东西。

    方子静打开盒子,里面各式各样的包子点心,“我可以请他们吃吗?”方子静凑到阎亦风的耳边偷偷地问道。

    阎亦风点了点头,“不过记得不要把我的那份也分掉了。”他的小女人想要做的事,他都不会拒绝,只要她高兴。接着手一挥,站在第一个的男人立刻上前接过盒子,然后将里面的早点分到在场的每一名手下手中。

    “咦?你有客人在吗?”方子静这才看到右边沙发上坐着的男人,看上去貌似年纪不大,最多三十几岁的样子。“可是我带的吃的貌似不够分给他们哎。”方子静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需要,我没有吃那些便宜的东西的习惯,不过看来阎少的妻子还真是个这么贤惠的女人啊,我还以为阎少这样的身份地位,另一半一定也是个非常出众的女人呢。”对方出言不善,话中有话,其实也就是在说阎亦风竟然找了这么一个配不上他的人。

    便宜的东西?方子静立刻不满起来,“便宜?我看不是吧,只要是我老公喜欢吃的,那就是贵重的东西,历来不管吃的穿的还是其他东西,都是带有一点这些因素在里面,举个列子吧,同一件衬衫,如果是我家老公穿过了,和阁下穿过了,现在拿出去卖,价格也会有差别的,所以这些早点,如果我家老公喜欢吃的话,那它们的价值就不一样了。”

    明明方子静是在贬低对方没有阎亦风值钱,偏偏对方还不好发作。那些在阎亦风的示意下站在那吃着东西的手下,心里都忍不住笑了一声,这个大嫂倒是很会说啊。

    “哈哈!阎少真是好福气啊,令夫人这么会说话。”对方立刻笑道,不过脸色却不是很好。“不过阎少,这里好歹也是F国的黑手党基地,就这样纵容手下做这些松散的举动貌似不好吧?”话锋一转,对方又立刻在这个上面挑事。

    黑手党?方子静心里一愣,抬眼望了望阎亦风,这个男人的身份还有多少?CS集团的总裁,F国格洛斯特家族的少主赫尔曼伯爵,F国黑手党首领,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我这个做女主人的允许了,所以就谈不上有什么不好的,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所以当然要让底下的兄弟们都好睡好了。我这可是典型的人道主义。还是说,阁下的手下每天都吃不好睡不好就开工了?那样的话,那阁下还真是苛刻手下呢。不如学学我们这样吧。”对于这种说话刁钻的人,方子静再好的脾气也忍受不住。

    手下们第一个反应,这位大嫂实在不知道什么叫客气呢,哈哈,不过还挺好玩的,大嫂貌似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呢,就已经这么不给面子了,对方怕是失算了。

    对方因为阎亦风在场根本不敢发作,只能气得牙痒痒的。阎亦风则一脸享受地任由方子静喂他吃着东西。

    对方自己被彻底无视了,想到这次来的目的,握起手放到唇边咳了咳,“阎少,这次来,家父再三叮嘱了我,所以我们这次很有诚意的过来,想要看看你们抓到的杀手,竟然敢冒充我们诺尔特家族的人,实在是可恶。”是的,对方正是诺尔特家族的少主戴夫诺尔特。

    “来人,将人带上来。”阎亦风示意手下去带人,自己则就着方子静的手将剩下的点心吃完了。方子静又拿出包里拿出保温杯,倒了一杯水然后又递到阎亦风的嘴边让他喝。因为方子静将外套脱了,所以大家还是眼尖地看到了那已经凸起的肚子,不禁又是一阵抽气,看来很快就会有小少主了。

    “大嫂真是体贴啊!哎,可怜了我们这群孤家寡人。”尤桀叹了一口气。

    “那你也找一个呗,不过但凡女人怕是都不敢追求你吧?所以如果遇到喜欢的女孩子,你要主动出击啊。”方子静笑道,“实在不行,以后我给你留意着,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尤桀耸了耸肩。不过在场的其他人嘛!大嫂,也给我们都找一个女人吧!众人心里立刻泛着嘀咕。

    这时昨晚那个杀手被人带了上来,说是带上来,不如说是被拖上来,被人领着领口在地上拖行着,然后一把甩在了大厅中央,在这里,可没有人会同情弱者或者被抓住的敌人。

    看到地上的人,戴夫瞳孔缩放了一下,仔细辨别了一下那人。嘴里竟然还含着一块人参,阎亦风他们竟然将人折磨地只靠一块人参吊着气了。还有身上那大大小小的伤痕,像是直接用锋利的刀割开的伤口,皮肉都外翻开来,露出里面血腥的肉骨,几根最主要的骨头也已经被打的穿到外面,眼睛也都被人用残忍的手法挖了出来,至于手脚,都被人掰成了奇怪的形状,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作呕。戴夫看完立刻移开眼神,身后带来的手下喉咙动了动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方子静只看了个大概,并没有细看,阎亦风将她揽在怀里,也可以为她挡去一部分的视线,“虽然这个不知死活的人招供说是你们诺尔特家族指使的,不过我也不想冤枉你们。”阎亦风这时开口。

    “就是嘛,不愧是阎少啊,真是严查分明,这肯定是有人在陷害我们诺尔特家,您也知道,我们家族的仇家也不少,指不定是哪个被我们打压的家族在背后搞的鬼。”戴夫立刻感觉松了口气似的,立刻一脸讨好地笑道。

    “不过这个杀手出现在我们格洛斯特家族府邸是事实,如果我这个做少主的不能给大家一个解释,实在是不像话呢,还有就是,这个杀手要杀的对象可是还包括我的妻子,要知道,我妻子现在可是怀有身孕,要不是我们发现的早,格洛斯特家族未出世的孙子有什么事,我想谁都担待不起吧。”阎亦风字字带着寒意,本来他是可以让这个杀手多留几口气,当面和诺尔特家的人对峙的,不过想到昨晚差点让他的小女人也身处到危险之中,他就不能压下心里的怒火和杀意,所以让人好好的招待了一下这个杀手。

    “令夫人这不是没事嘛,阎总也能放心了吧。”戴夫心下立刻不安起来。

    “戴夫少主这意思难道是我们大嫂肚子里的小少爷受惊了,我们还要咽下这口气?”一旁的尤桀这时勾起一抹冷笑,看来这个诺尔特家族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呢。

    “不是不是,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戴夫立刻否认道,额头不停地冒着冷汗。“阎少不是也知道了这次是有人陷害我们诺尔特家,所以我们和这次的事情是没有关系的,至于令夫人,我们也深感慰问。不过好在这个杀手已经被惩罚成这个样了,也算是为令夫人报仇了。”

    “哎!”方子静叹了一口气,然后小手摸了摸自己肚子,“昨晚可真是吓死我了呢,爸爸妈妈今天都有来问我有没有事,还有一些亲戚朋友也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了,说是要挖出到底是谁派来的是杀手呢,老公,今天找不到凶手,我想也不好交代呢。”

    阎亦风勾起了嘴角,小女人还真是懂得配合,知道他的意思,“我也不想道上的人说我以多欺少,欺负你这个晚辈。”阎亦风这话赤裸裸地侮辱啊,人家三十几岁了,不过论资格还真是没有他深,所以这句晚辈还真是粉刺。但是由阎亦风口中说出竟一点都不显得格格不入。

    “尤桀,你陪他们好好练练吧。既然人已经招供了,说是诺尔特家族指使的,我们怎么也得给道上的人一个交代吧,不然不知情的还以为我们格洛斯特家的人怕惹事呢。”阎亦风起身,然后搂上方子静的腰,转身准备往外面走去,“只要你们有本事过了我家老四这一关,这里的人便不会再为难你们,如果过不了!”这句是对戴夫诺尔特说的,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