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89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89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幕埃兰拼蠹矣只峋醯闷渌耸亲圆涣苛Γ胍吐昀龃钰ā6丝掏蚰萆唤鍪歉龃竺琅质遣悸晨思易宓拇笮〗悖矸荼嚷昀稣飧龃闻梢鸸蠖嗔恕

    “玛丽,不可无礼。”保罗立刻训斥道,然后看向万妮莎,“实在抱歉,小女平日被我们宠坏了。”

    “没事的,以后熟悉了,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成为好朋友的。”万妮莎善良地说道。

    “是啊,是啊。”保罗笑了笑,然后瞪了玛丽一眼,让她不要再胡闹了。

    万妮莎的眼神看向阎亦风,“里恩伯爵,夫人!你们好!”开口却是先向里恩他们问候,这时她不能乱了分寸,她可是布鲁克家的大小姐。

    “万妮莎小姐你好!”里恩礼貌地笑了笑,阎欣然也是一样,自家儿子可是已经结婚了,他们也无需像其他人一样巴结讨好这个大小姐。

    万妮莎知道在这个宴会里要说身份,最尊贵还是要属格洛斯特家族,而这个家族里权势最大的怕就是这位里恩伯爵以及他的儿子费尔曼伯爵。早在来之前父亲就已经叮嘱过她了,一定要讨得费尔曼伯爵的好感,刚刚那一幕已经是她的极限了,换做平日,她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罢休,可是这个男人明显地很难驯服,冷漠孤傲,这里的一切仿佛都入不得他的眼,这样的男人才是她万妮莎该所需要的。

    “费尔曼伯爵,您好!”她再一次优雅地行礼。

    阎亦风拿了一片水果放到方子静口中,淡淡地扫过眼前的女人,只一眼后又移开眼神,继续往自己的小女人口中运送着水果。方子静身后的小七和不远处的七只都忍不住嘴角抽了抽,boss啊,您这是在无视人家美女吗?要不要这么明显?

    万妮莎要不是这么多年一直见惯了各式各样的人,也跟着她父亲在这上流社会混了这么久,怕早就破功了。可是下一秒她立刻端起笑容,“这位女士是?”

    方子静嘴里咀嚼着水果,听到身后凑过来的小七的翻译,也抬眼望了万妮莎一眼,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去,便含含糊糊地说道,“我是费尔曼他老婆!”

    小七立刻尽职的翻译起来,说完万妮莎一脸猪肝色,不可置信地望着沙发上的两人,这个出色的男人结婚了?怎么可能?在F国的贵族中甚少有人年纪轻轻就结婚的,也不会有人轻易地结婚,选择结婚对象也要结合身份地位各种因素,更何况是这个出色的男人,他身边的女人看上去根本不是F国的贵族。

    就在万妮莎还没回过神时,门口又是一阵骚动,门口的保镖被人从外面扔了进来,众人立刻将视线都挪过去,这边几个主办的人脸色都黑了起来,保罗立刻走向前几步,“罗贝尔,你这是做什么?”

    来人一脸怒意,扫视了大厅一圈,“怎么?我来参加宴会,你们的保镖竟然无礼地不让我进来。”

    “今晚我们只是一些小家族聚餐,貌似没有宴请你吧。”亨利也不满地站出来,眼前的这个人正是诺尔特家族现在的当家,在道上大家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

    “哼,难道我还没有资格来参加宴会?”罗贝尔一点都没有把对方放在眼中。

    “罗贝尔,今晚是我们格洛斯特家族举办的宴会,无关的人士还是不要来搅乱的好。”克里斯塔斜眼瞪了罗贝尔一眼。

    “哼,我今天就是来找格洛斯特家的人算账的,费尔曼那个混蛋在哪?让他出来见我。”罗贝尔一脸愤怒地大声吼道。

    众人一愣,没想到罗贝特来此竟然是来找费尔曼的,而且看情况应该没有什么好事,不过下一刻,罗贝尔脖子上多出的细长的刀片,使得整个大厅的人瞬间倒吸一口气,然后变得鸦雀无声,谁都不敢吱声。

    “雷一!现在是在外面,不要那么无礼。”阎亦风整个身子靠到沙发上,叠起双腿,优雅中却又透着一股凌厉的气息。

    雷一听到自家boss的命令,这才收起手上的刀片,然后快速地移动到阎亦风身后,八人排成一排站在他们坐的沙发后面。

    罗贝尔刚刚的确是有些吓到了,不过看到阎亦风此举动立刻整了整衣服,又恢复了刚刚的自信,他可是诺尔特家族的当家,料费尔曼那家伙也不敢轻易地动他。“费尔曼这次我作为长辈我可不会看在里恩伯爵的面子上饶了你。”

    “罗贝尔,你这样公然地闯到我们格洛斯特家的宴会,到底有什么目的?不妨直说吧,你也不需要看任何人的面子。”阎亦风当然知道他过来是做什么的,不过依旧若无其事。

    “你还敢像个没事人一样?今天你要是不把戴夫交出来,我们诺尔特家族跟你没完。”罗贝尔气愤地指着阎亦风,身后跟来的人也是一样拿出枪蓄势待发。吓得在场的来客纷纷往后退去,谁都不想被波及到。

    “费尔曼你又惹什么麻烦了?”亨利立刻皱眉问道,好好的宴会就这样被弄遭了,真是扫兴。

    “是啊,赫尔曼这可是你惹来的烂摊子,你自己可要把它解决。”克里斯塔也是一样的表情。

    方子静冷眼瞟了他们几眼,虽然不知道这几个人在说什么,不过看着十分讨厌,一副一点都不加掩饰的嘴脸,实在让人不爽。不过她家老公这么出色这么好,根本不需要他们去欣赏,有她有爸妈有那帮可靠的兄弟在就可以了。

    “今天就算里恩伯爵在,我也不会善罢甘休,你赶紧把戴夫交出来。”罗贝尔中午收到消息说戴夫根本没有回来,所以才担心,打了他好多的电话都打不通,就连他带出去的手下的电话都打了,一样没有人接。所以他这才确定儿子出事了。

    “你儿子不见了找我要有什么用?”阎亦风慵懒地靠着沙发。身后几人连连点头,是的,boss又开始睁眼说瞎话了。

    “我听戴夫说有人冒充我们诺尔特家的人差点伤了你,所以让他去好好了解这件事,可是他现在音讯全无,是不是你把他怎么样了?”罗贝尔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不过也考虑到两个家族的利益,所以也不敢确定费尔曼敢将戴夫怎么样了。

    “我可从来不会滥杀无辜。”阎亦风一脸认真。身后八人立刻又在心里点了点头,boss你的确不滥杀无辜,不过杀起来其实一点都不手软呢。

    “你费尔曼是什么样的人?你们格洛斯特家是不是仗着自己的权势,所以故意和我们诺尔特家作对?”罗贝尔故意将事情引到两个家族上去。

    “罗贝尔,这次的事情你可不要扯到我们格洛斯特家族上来,这是你和费尔曼之间的事,有本事你就找他处理去。”保罗立刻在旁大声地撇清关系。

    “罗贝尔叔叔,我想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呢?”这时万妮莎突然开口,而且看样子她是认识罗贝尔的,而且还挺熟的。

    “万妮莎啊,你们也在这?”罗贝尔看到是她,立刻搭理了她一下。

    “是啊,父亲有事走不开,所以我就代替他过来了。”万妮莎解释道,“您和费尔曼伯爵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呢?不妨我们坐下慢慢谈吧。”

    “误会?不会有错,戴夫一定在他那里。”罗贝尔根本不相信费尔曼会没对戴夫做什么。

    “费尔曼伯爵不是那样的人,如果他真的抓了戴夫,一定不会不承认的。”万妮莎开口解释道,以前她也经常这么走,经常在一些宴会上充当这样的角色,一般来说起冲突的两家人都会看在她的面子上互相让一步,这样也有助于她的名声。

    “你的意思是说我冤枉他了吗?”罗贝尔此刻可是正在担心自己的唯一的儿子,根本不可能让步。

    “我不是那个意思。”万妮莎立刻委屈起来。

    罗贝尔看了她一眼,“怎么之前才和我家戴夫好上,现在就又穿的这么暴露来参加宴会了?难不成又想换对象了?让我猜猜,难道看上了我们英俊的费尔曼伯爵?”

    “罗贝尔叔叔,我敬重您是爸爸的朋友才对您这么尊重,还请您不要乱说。”万妮莎声音有些尖锐地喊道。不过周围这些人哪个不是人精,听到这话,大概都要重新审视这位布鲁克家的大小姐了。

    “呵呵!”方子静不知道为何突然轻笑了起来,“老公,我突然发现听不懂他们的话也挺有趣的,就像看看杂耍一样,又像看无声电影一样,光看他们的表情,搞笑得不得了。”

    “是吗?你高兴就好!”阎亦风捏了捏她的脸,笑了笑。身后八人又一阵叹气,大嫂!这可是家族间的斗争呢,这些个在F国身份尊贵的人,在您看起来怎么就变成了杂耍呢?要是让人家知道了,岂不是要气得吐血。

    这时罗贝尔脸色更加不爽,以为方子静是故意笑他,伸手指着方子静的方向,“你这个女人是什么东西?竟然敢笑我?”

    阎亦风本来温柔的眼神瞬间凌厉起来,抬眼杀人般地看向罗贝尔,“那嘴太臭了,还有那不懂规矩的手也不需要留下。”话音刚落下,只见沙发后面的八人其中最边上两人立刻动了起来,速度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了,“啪!”“啪”两声巴掌声响起。

    “啊!”罗贝尔瞬间用左手握着右手,痛苦地弯下身子。就在他跟前的地上,一只手指血淋淋地躺在那里,就是那只刚刚指着方子静的食指。

    罗贝尔身后的一帮人立刻拿起手枪对准刚刚出手的雷一和雷八,可是下一刻,他们脑袋上却又多出了另一把枪。其他留人,纷纷拿着双枪一枪抵着对方一人的太阳穴。

    “我劝你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阎亦风抓起方子静的小手把玩着,“今天我老婆在,所以趁我还不想杀人的时候,将你们的枪收起来。”他就是不折不扣的王者,那气场和语气,冷傲、自信、藐视一切,带着浓浓的霸气。

    罗贝尔的手下在他的威慑下,纷纷放下手中的枪支,前面咬着牙忍着痛的罗贝尔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一脸冷汗地抬起头望向阎亦风,“费尔曼,你有种,竟然敢这样对我?你不怕和整个诺尔特家族为敌吗?”

    “诺尔特家族?”阎亦风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你觉得你们诺尔特家的人有什么资格站在我面前乱吠?”

    “你?”罗贝尔气结。

    “难道说罗贝尔先生忘了之前被邢少的镇压?”阎亦风故意提到邢少爵,果然看到罗贝尔大变的神色,“你怎么知道?”

    “如果我说,要不是我有意留你们一命,你根本活不到今天。你信吗?”阎亦风对的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意。

    这下子罗贝尔何止神色不变,他没有想到费尔曼居然会认识那个人。“你少唬人了,我们诺尔特家也不是什么人想灭就灭的,你不要拿邢少出来吓唬我。”

    “难道你觉得上次的事情你们诺尔特家还能安然无恙,是邢少爵没有那个本事?”阎亦风冷笑起来,这个罗贝尔真是太天真了。

    “哼,这我可就不知道了,不过今天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诺尔特家族也不会善罢甘休。”罗贝尔握起拳头,还不想认输。

    “不会善罢甘休啊!”阎亦风故作沉思的托起下巴,“保罗叔叔,我想今晚的宴会就要到此为止了,还请您送客人们出去吧,我接下来还有重要的事要处理。”

    不知是不是阎亦风眼中的警告的意味,保罗竟然没有反对,只单单迟疑了几秒钟后便立刻招来手下开始恭送大厅的客人。要知道再整个格洛斯特家族里,就算他们这些做长辈的也是知道的,此时的费尔曼就代表了他们格洛斯特家族的权势地位,就算平日里大家面和心不合,但也是不触碰阎亦风底线的情况下。像现在这样,他们还是识相地选择避开冲突。

    冰冷空旷的大厅里,此时更加让人不寒而栗。里恩带着阎欣然,说是对这种场面没什么兴趣,所以也直接回家了,还叮嘱他们早点解决了事情回去。

    方子静则是安静地坐在阎亦风的身边,只是此时大厅中感觉有些冷,朝着阎亦风靠了靠,阎亦风将她揽在胸前,低头问道,“困了吗?困的话,就靠在我身上睡一会,待会结束了我们就回去,嗯?”

    “嗯!”方子静点了点头,将小脑袋整个靠在他怀中,想到了什么,突然抬起头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这,才重新在他身上靠好,闭上眼睛。不知道她刚刚说了什么,阎亦风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不过再次抬起头来,那笑意却变成了阴沉的笑。

    “罗贝尔,既然你这么想见你儿子,我就大发慈悲地让你们父子见见好了。”阎亦风拿起手机说了几句。

    “果然是你做的,你到底将戴夫怎么样了?你是不是杀了他?”罗贝尔一听立刻瞪大了眼睛,暗中左手偷偷地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