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9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9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和阎亦风一起过来的小刘看到门口出现的人时,立刻过去恭敬的接过阎亦风手中的箱子,心里可是翻了天了,总裁上去那么长时间,下来时竟然还帮夫人提着箱子,这估计只有他这个助理有幸看到了吧?

    待到他们两人在后面坐好,小刘这才发动了车子,“夫人可用过早餐了?要不要我去买?”

    “不用了,我们在家吃过了。”方子静当然理解成小刘这要买早餐肯定是连带着他的老板一起买了,所以便用了‘我们’这个词。

    不仅小刘一愣,她旁边的阎亦风也是抬了抬眼皮,眼中闪过一丝流光,快的让人抓不到。也只有当事人毫无知觉,她不仅用了‘我们’这个词,还用了‘家’。

    小刘心里再一次沸腾了,总裁从来不吃早餐的,看来总裁和夫人的感情是真的好啊,他自顾自的想着。

    车子在机场门口停下,小刘立刻下车帮总裁和夫人开门,然后又拿出行李,“你先回去吧。”阎亦风接过自己的行李箱吩咐到。

    “是,祝总裁和夫人蜜月愉快。”小刘笑眯眯的说完,然后坐上车离开了。

    两人便各自推着行李箱朝着机场里面走去,方子静也不再想他们是去什么地方了,只要跟着这个男人就行了,反正不用自己烦心。

    直到坐上飞机,方子静才知道他们这是要去F国,貌似之前他们去买衣服时,他就对Kevin说过衣服要寄到F国的,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男人,“有个问题想问你。”

    “恩?”阎亦风翻着手中的财经杂志。

    “你是做什么的?”虽然听小刘喊他总裁,但是她确实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阎亦风转过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做生意的。”这个小女人到现在竟然还不知道他是做什么?

    方子静觉得自己这是白问了,不过这个回答貌似也没什么不对,算了,最起码她知道了自己的老公是个做生意的,其他的貌似也无所谓。“哦,知道了,那个我睡觉了。”说完闭上眼睛。

    阎亦风看着手中的杂志,好笑的合上,封面上面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本尊,看来他的小妻子对他真的是毫无了解啊。

第16章同眠() 
下了飞机,方子静跟在阎亦风的后面,想到自己竟然在飞机上睡的那么死,还将头靠到了他的肩膀上,心里就觉得尴尬的很,不过看他脸上好像没什么反应,应该是没有发现吧?毕竟她醒来的时候他的眼睛是闭着的。

    一出机场立刻就有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迎面而来,“总裁”几人接过他们的行李,看到方子静时都整齐恭敬的鞠了一个躬,“夫人。”

    方子静被这么一叫有些不习惯,还是点了点头,拜托,不要搞的跟个黑帮似的,这位大爷手下都是些什么人啊?这是公共场合好不好?他们没注意到周围的目光吗?

    “总裁,饭店已经安排好了,这是您的车钥匙。”几人毕恭毕敬的递过去钥匙,总裁已经很久没回F国了,这次回来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

    “恩。”阎亦风接过他们手中的车钥匙朝着外面走去。外面一辆炫黑的布加迪威龙跑车旁,同样站着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看到从机场出来的阎亦风,立刻都恭敬了行了行礼。

    “谢谢。”方子静看着帮自己开车门的人礼貌的说了一句,让本来面无表情的手下着实一愣,“属下应该的。”

    车子在阎亦风手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然后飞驰而去,看着旁边飞速消失的景物,方子静实在想出声叫他开慢一点,这速度她的小心脏有些受不了。其实也不能怪她,平时作惯了公交车出租车的人,对于跑车这个东西的速度还真是不敢恭维。

    阎亦风伸手打开车里的音乐,又从小抽屉里拿出一个墨镜递到她面前,方子静愣了一秒,拿过墨镜带上,耳朵里听着音乐,慢慢的那种对速度的恐惧好像小的不少,周围的景物也变得明亮起来。

    这个男人竟然也有心思这么细的时候?方子静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也多了几份好感。

    到了饭店天已经黑了,两人放下行李后,方子静虽然惊讶却又在意料之中,他们入住的是一间总统套房,整个房间分成两大间,外面是沙发、电视之类的,闪亮的水晶吊灯使得房间非常明亮,里面一间是休息用的,休息的房间隔壁还有一个很大的浴室,左右两边各一个洗漱台,再往里是一个圆形的浴缸,方子静看的目瞪口呆,好吧,请原谅她没住过这么豪华的酒店房间。

    退出浴室,眼前那张大床看上去真的是柔软无比,真想立刻躺到上面啊,说到床,对了,只有一张床哎?那他们怎么睡?她待会还是睡沙发好了,总不能让他这个花钱的人睡沙发吧?不过可惜她还是跟那张大床没缘咯。

    “你先去洗个澡换个衣服,我点了吃的送过来,待会吃点东西。”阎亦风边说边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扔在了床尾的沙发上。

    “恩。”方子静听到吃的这才觉得饿了,也是,从早上到现在他们也只是吃了早餐而已,所以立马迅速的从箱子里拿出衣服进入浴室去洗澡了。

    虽然有大浴缸,不过她可没有心思去泡,很快的洗好便出来了,“我洗好了,你现在要不要也去洗一下?”鉴于早晨的尴尬事件她特意将睡衣都换成休闲的了,一身藏青的运动短裤和T恤,T恤上海印着大嘴猴的图案。

    阎亦风点了点头拿着衣服也进了浴室,方子静独自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无聊的翻着台看着,中途送餐的服务员过来将阎亦风点的吃的送了进来。方子静一个个的打开盘子上的盖子看了一遍,直咽口水啊。

    阎亦风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某个女人眼巴巴的瞅着已经放到桌子上的吃的,放下擦头的毛巾走了过去,“饿了?”

    方子静没留意到他出来,吓了一跳,又有些窘迫自己刚刚那个样子被他看到,不过还是诚实的点了点头。

    “那就吃吧。”阎亦风也在她对面坐了下来。方子静这才发现这个男人竟然也是一身休闲的家居服,整个人显得好像有些不一样的感觉,具体的她也说不上来。这时阎亦风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吓的她立刻低头不再看他,专心的吃起东西来。

    可能是两人真的饿了,方子静本就不会客气,阎亦风虽然就连吃东西都很优雅,不过饭量也不小,所以很快的两人就将桌子上的吃的洗劫一空,“好饱啊。”方子静吃饱了发出一声感慨。

    “你知道人的幸福感指数什么时候最高吗?”方子静眯着眼睛舒服的坐在沙发上,“就是吃饭的时候,特别是饿的时候吃饭,真的是满满的幸福感啊。”这个话题是她和羊羊一直挂在嘴边的,当年羊羊还笑称她们两个就是吃货。

    幸福感?阎亦风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吃一顿饭也能有幸福感?看着她嘴角满足的笑意,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丝画面,或许他也会知道这个幸福感的感觉。

    洗完澡,吃完饭,剩下的是什么?再不愿意她也要面对,所以当她磨磨蹭蹭的进了房间,看着那个比她先进来的男人此刻正悠闲的躺在床上,她还是张了张嘴,“那个我去外面睡。”伸手就要去拿另一个枕头。

    就在手碰到枕头的瞬间她整个人一个旋转已经被阎亦风拉到了床上,“貌似夫妻本就应该睡同一张床上。”

    话是没错,不过他也不用这样压着自己吧?“那个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说完见他没有半点要放开她的意思,方子静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们只是!”

    “我们是夫妻,所以,或许我该先让你履行一下夫妻义务,恩?”阎亦风当然知道她要说什么。

    “我在这里睡。”方子静立马迅速的回答,他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气的她有些咬牙切齿了,之前对他的那么一点点的好感顿时烟消云散了。

    阎亦风可没错过她脸上的表情,不过还是放开了她,一得到自由的方子静立刻翻滚到床的另一边,忍一时风平浪静,此时乖乖的睡觉才是上上策。

    聪明的女孩,阎亦风也在床上躺好,盖上被子,然后伸手将床头的灯关了。黑暗里两人分睡在床的两边,方子静虽然盖着被子背对着他,可是一双眼睛却睁的老大的,打算等阎亦风睡着了自己再睡。

    等到旁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方子静才安心的裹了裹被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再也抵挡不住困意睡着了,身后本已睡着的男人,此刻一双如猎豹般的双眸突然睁开,紧紧的锁住旁边的女人,小女人警觉性倒是挺高,呵!

第17章小镇之行() 
不愧是豪华酒店的大床,方子静在床上扭了扭身子,脑海中模模糊糊的想着,花钱睡的床就是不一样啊,好软好舒服啊,就连枕头抱着都这么舒服。

    阎亦风睁开双眼,看着像只八爪鱼一样抱着自己的小女人,在他这二十几年的人生里还不曾让哪个女人这样,只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现在是他的妻子,所以他纵容了她这一举动。

    伸手将她脸上的头发拨开,露出她的小脸和白皙的脖颈,下一秒他却一反刚刚柔和的表情,伸手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惊的他怀里的小女人立刻痛呼一声地睁开眼睛。

    “啊!疼,你做什么?”相比疼痛更加多的是她被吓到了,对于一个正睡得香香的人来说,这样突然的被弹脑门,能不被吓到吗?方子静捂着额头,抬起头一脸生气外加委屈的看着那个罪魁祸首。

    “起床了。”阎亦风也低着头看着她。

    “起床就起床,你!”话刚说了一半便卡主了,只因为她此刻才注意到两人的姿势,她,她竟然整个人巴在他身上,原来自己梦里的枕头竟然是这个男人。“那个什么,我不是故意的。”方子静立马惊慌失措地退离他身上,还不停的往床的另一边挪过去。

    “啊!”方子静觉得这个早上糟糕透了,或者是祸不单行更确切些,慌乱中竟然又从床上掉了下去,她这是要疯了。

    阎亦风看了看怀里,竟有些不舍那突然消失的温度,不过在看到她的举动和表情后,心情又不自觉的好了起来,掀开被子径自朝着洗漱间走去,留下仍旧在那懊恼的方子静。

    方子静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已经是形象全无了,要是被羊羊知道一向淡定自若的她这些日子的事情,估计会笑上三天三夜的。

    直到两人收拾好坐上车子,方子静依旧没有勇气再看他一眼,装作很镇定的样子,输人不输阵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最起码面上她不能表现出什么情绪来。

    车子一路飞驰,看着渐渐远去的高楼大厦,再感受着公路旁的海边吹来的海风,心情不自觉的放松了开来。

    大概一个小时过后,阎亦风将车子停下,方子静跟着他下了车才发现,这里和之前的地方根本就是截然相反嘛,竟然是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小镇,忍不住看了一眼身旁的阎亦风,她根本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带她来这么一个地方。

    “这里是什么地方?”看着前面古色古香的房屋,方子静出声问道,他们所站的路旁边是一个湖,路边有铁栏围着,路的另一边是这里人们居住的房屋,一眼望去,前面还有一个长长的凉亭式的木桥,上面的顶看上去像草搭建成的。

    “Liberte,如你所见是一个小镇。”阎亦风按了一下手中的车钥匙,锁好车子然后便带着她朝里面走去。

    一路走过去,方子静不住地左右望着,路边的行人不少都停驻了下来,她忍不住顺着她们的视线望去,这不,她竟忘了身边有这么一个发光体,根本不能好好在街上走动。难得的他今日没有继续是一身黑色西装,不过,哪怕一身休闲套装,也掩盖不了他那由内而外所散发出的傲然气质。也难怪了路边那些女人都纷纷望过来。

    而今日的她穿了那日他挑的那件黄色的连衣裙,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整个人也柔和了不少,没有带繁琐的大包包,只随身斜跨了一个黑色的小皮包,脚上穿了一双中跟的鱼嘴鞋,意想不到的和这个小镇和这里的氛围很搭很融洽。

    这样的方子静也吸引了不少路边来往的男人,东方女子那独有的柔美也很是让他们陶醉,方子静只当路上的人都是在看阎亦风,根本没想过也有看她的,不过她的肩膀却突然被某个男人的大手给揽住了,使得她立刻不解的转过头去,用眼神询问他。

    “我想你也不愿意自己的老公一直这么被别人盯着吧?”阎亦风也回过头来,突然地靠近她,一瞬间使得两人脸对着脸。

    方子静下意识的想要脱离他的怀里,可是却悲催的发现竟然一点都动不了,这时她发现周围传来一阵失落可惜的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