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101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10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陆真真站在自家后院,想着这段时间以来的点点滴滴。
  刚到这院子住下那会儿,满院子的荒草,她跟陈氏三姐足足花了几天才把整个院子的荒草全部整平。还有这篱笆院子,也是自己到山上砍回来的竹子,一根一根编起来的。
  时间过得好快,她们已经在元下坊住了将近一年,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情,而她……也找到那个可托付终生的人。
  明天成亲,她心里有着期待,也有着惆怅。虽然跟陈氏陆展贺相处只短短一年时间,但是他们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液,所谓血浓于水。
  院门口走进来张老太太,她是元下坊年岁最高且生活最美满的老妇人,她是来给自己梳头的。
  陆真真笑着唤了声张奶奶。
  陈氏听见声音,忙从屋里探出头开,见到果然是张老太太,连忙从屋里出来。“张大娘来啦!”
  张老太太看着陆真真,轻轻点头笑道:“下午见你家院子里人多,便等到这会子才过来。”
  “张大娘有心了,快些请进吧!”陈氏说罢,回头朝陆真真说:“真真,你也进来吧,让张大娘给你梳个吉祥。”
  陆真真应了声,跟在她们身后往里头走。
  陈氏烧了热水,拿了大桶给陆真真沐浴,等陆真真沐浴出来,见到张老太太正跟陆志山他们说着话。便自己先行进了房间。
  张老太太跟陆志山陈氏寒暄了几句,便开始给她梳头。她拿着一把泛红的木梳子,这把梳子的木子峻送给她的,乃是上等红檀木所制。只放着便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堂。”张老太太只是在她披散下来的头发上轻轻往下梳。而后笑盈盈地递过一碗饺子给陆真真,说道:“尝尝味道如何?”
  陆真真接过饺子,这会儿差不多到晚饭,她腹中空空,当下拿起筷子夹着饺子便是往嘴里送。
  可是只咬了一口,便又吐出来,看着张老太太疑惑地说道:“生的!”
  张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好好好,生的就好。”
  陈氏站在一边看着女儿,明日她的女儿就要出嫁了,此时此刻她似乎能体验,当年自己要给陆志山时。母亲落了一夜的泪,那时她应该是又开心又舍不得的吧!
  张老太太接过陆真真手里的碗,轻笑着说到:“姑娘嫁过去之后,定要恪守妇道,好生孝敬公婆,相夫教子。”
  陆真真脸色微微一红,轻轻点头道:“真真谨记张奶奶之言。”
  张老太太笑着抬头看陈氏,“吉祥已经梳过,你们母女两。好生说说话,老太我就先回去了。”
  陈氏轻轻欠身,把张老太太送到院门口,这才转身又回到陆真真的房内。
  她前脚才进门,三姐后脚也跟着进来了,笑嘿嘿地问:“我瞧着张大娘才走。吉祥已经梳过了?”
  陈氏点头。
  “干娘。”陆真真抬头看了看三姐,又低头看着镜中的自己。
  墨发披散,稍显黝黑的皮肤这时也透着红晕,双眼顾盼间尽是流露出的某种期待,自己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多了几分属于女人的韵味。
  三姐瞧着陆真真,笑得合不拢嘴,“真真越发标致,好好,你们母女两说说话,晚饭我来给做,顺便我一会儿留这儿吃饭。”
  “那柳月那边?”陈氏看着三姐,有些担心。
  白柳月如今身子粗,只怕过不了多久便要生了,三姐自当一刻不离地照顾她一二,白柳月可成了全元下坊最娇贵的孕妇。
  “没事儿,今日长生回来,已经跟城里掌柜的吱了声,明天也不进城,要给真真贺喜去。”三姐说吧,轻轻拍了拍陈氏的手背说到:“你们说会儿话,我去烧饭。”
  话还没说完,三姐已经出了房间。
  陈氏轻笑着摇头,转身坐在陆真真身旁的凳子上。“真真,可有担忧?”
  陆真真要头,“娘放心吧,我与子峻哥又不是盲婚哑嫁,此刻心里紧张是有,却没担忧。”
  陈氏点点头,笑了笑说到:“还好就在这儿附近,若不然……”说着说着,陈氏开始抹眼泪。
  陆真真知道今天晚上陈氏必定会流整夜的泪,已经做好了彻夜安慰的心理准备。可谁知用过晚饭后,陈氏便放她回房睡觉了,而她自己则是拉着三姐坐在门口廊下说了好长时间话。
  陆真真就算是躺在床上,也并没有睡着。
  时间一分一秒在过,她不但没有睡着,黑暗之中,她虽然闭着双眼,脑子里的思绪却千千万万。
  天还没亮,应该说才凌晨三点左右,便听见隔壁房间有动静,有一丝光亮透过门缝映射在她脸上,而后便是陈氏轻轻敲了敲房门走进来。
  “真真,睡不着吧?”陈氏有点无奈地说到。
  “娘,怎地起这么早?”陆真真挣开双眼,门开着,陈氏拿在手里的油灯在这种黑夜显得异常明亮。
  “傻孩子,这便要来给你穿嫁衣了。”陈氏的话才落,门口便传来三姐低低呼唤的声音。
  陈氏忙转身去给三姐开门,但是三姐没进房间,只在厅里帮忙摆弄着嫁妆。
  是了,三姐本是寡妇,虽然后来嫁了老侯,但是她的身份对于新嫁娘来说都是有忌讳的,便是如此她才没进她房间的吧!
  陈氏把她缝制刺绣了大半年的大红色嫁衣给陆真真穿上,这嫁衣三层打内,三层中间,三层套外,加起来总共竟有九层!
  本来娇小的身材,穿上这里里外外多大九层的嫁衣之后,陆真真只觉得想要站起来走一步都困难。
  穿完嫁衣,陈氏用粉在陆真真脸上扑了薄薄一层,而后用胭脂把双颊擦红,再把原本已经够艳红的唇再加红。这算是化妆了,很简单的新娘妆。
  陈氏继续帮陆真真梳头,成亲之后便是妇人了,再不能如之前那般随意扎一下头发,而是要挽成妇人发髻。
  梳完头,陈氏又拿出一套头饰给她戴上,金灿灿的头饰往她头上一戴,陆真真只觉得抬头都苦难,别说走路了。
  穿衣梳妆本就繁琐,这么一折腾,眼看外头天色已经逐渐变白。
  陈氏看着穿戴完毕的陆真真,轻轻点了点头,转身拿起放在台上的‘枣生贵子’递给她说道:“记得,同房花烛时洒在枕头底下,求早生贵子。”
  陆真真接过早生贵子,轻轻点头,看着陈氏说到:“娘……我舍不得……”
  陈氏见陆真真欲落泪的样子,忙点头说到,“傻孩子,便是想回家,走几步就到了啊!”
  陆真真终是按耐住心中那份强烈的紧张,少少吃过一些早点之后,在太阳出来之前盖上红盖头。
  红盖头盖上,视线范围之内,只能看到自己的脚尖,手里捧着早生贵子,安安静静地坐在房间里,等着今天的新郎官来接自己。
  很快,便听见远处传来吹吹打打的奏乐声,那乐声很动听,很喜庆,听着让人心里踏实。
  她稳稳坐在房内,听着那乐声越来越近,直到停在自家院子里,木子峻沉稳富有磁性的声音传入她耳中。
  再仔细听,不止木子峻,钟想几、李纤云、阿全、陆展贺、后长生、杨逸甚至连陆依依的声音都在内。
  而这些人竟是来阻木子峻顺利娶亲的,陆真真听得真切,钟想几是在木子峻送过来一包雪顶含翠茗茶之后让步的,李纤云是在得了一块从小便得不到的玉佩后让步的,阿全跟陆展贺两个是在得了两幅唐某真迹名画之后让步的……
  陆真真光是听着,都知道这些个东西件件价值不菲,看来木子峻今天为了迎娶自己,大出血了。
  终于在重重难关之后,那喜庆的乐声再次响起。
  而陆真真的房门被打开,陈氏走了进来。“娘亲最疼爱的女儿,今日要将你交到你的新郎手里,希望你一生幸福平安。”
  说话的声音似哭非哭,接着,陆真真便被陈氏扶着走出了房间。
  她只能靠脚底下的光亮来辨别位置是在哪里,才走出屋门,还站在廊下,陈氏便把她的手递到另外一只温热的大掌之中。
  木子峻一接过陆真真的小手,便紧紧握住。
  陆真真可以感觉到,他手掌心传来的温暖,还有他因为笑得开心而颤抖着的身体。
  一大群人又是笑闹了一阵,陆真真便被送上了花轿。坐在花轿里面,能听见木子峻翻身上马,与自己的花轿并肩而行的声音。
  而身后的笑闹声依然,是钟想几他们都跟着过来了。木府就在麒麟山脚下,从自家院子到木府就那么一小段路,一群人边走边嬉笑说话,不亦乐乎。
  陆真真在红盖头里低头看着早生贵子,心跳的很快,思绪很混乱,只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就如做梦一般。
  耳边有瞬间变得异常沉静,静得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可一转眼,那欢快的乐声又回荡在耳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是真的!




☆、第一七五章 大婚(二)

  在一阵阵的喜乐中,花轿停在了木府门口,然后有人掀开布帘,一只大手轻轻覆上她的小手。她顺势站了起来,缓缓步出花轿。
  花轿外站了很多人,她虽盖着红头盖,耳边却不时有欢喜的低语声。
  接着木子峻的声音低低从耳边响起:“前边是炭盆,当心点。”
  陆真真低低应了声,小心翼翼地跨过了炭盆。
  炭盆一跨过,身旁站着的那些人都大声笑开来,显得极是欢喜。
  不一会儿,陆真真被木子峻牵着来到大堂厅,这里便是拜堂的地方,宽敞明亮,到处挂着大红色的喜帘。
  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大声喊道:“新郎新娘拜堂。”
  要拜堂了,陆真真心里一激动,手微微抖了抖。木子峻拉着她的手紧了紧,又放开来。
  可是要拜高堂,木子峻的父母……都已经去世,现下府中唯一的长者便是老夫人。但是老夫人本是下人……!
  木子峻上前拉着老夫人的手,把她按坐在高堂椅子上。
  老夫人忙抬起头来激动说道:“公子……这、可不合规矩!”
  木子峻微微笑道:“老夫人便当是替我母亲受了这一拜,想来我母亲定会欢喜。”
  老夫人还想说些什么,站在一旁的儒是说道:“奶奶你就受了吧。”
  经他这一说,老夫人抿着嘴,轻轻点点头坐好。
  浑厚的声音又再次响起,“一拜高堂。”
  木子峻拉着她的手朝老夫人跪下,盈盈一拜之后站起来。
  接着又一声响起。“二拜天地。”
  木子峻拉着陆真真的手,转个身朝外边天地跪下一拜。
  “夫妻交拜!”
  这次,陆真真自己轻轻转身,与木子峻对拜。
  “礼成。送新娘入洞房。”
  说罢,陆真真便被一个丫鬟牵着朝外走去,七拐八拐之后。终于来到木子峻的厢房。
  丫鬟在给陆真真倒了茶水后,便退出去守在门外。
  她坐在偌大的大红床上,闻着房内淡淡的香气,心里七上八下的。
  木子峻在跟所有人都敬了酒之后,推说要上茅房,便急匆匆来到新房。看到坐在床上的陆真真,他心跳漏了一拍。
  缓缓走到她身边坐下。颤抖着嘴唇问:“还好么?”
  他在担心她穿着这么繁琐这么沉重的服饰,会不会受不了。
  陆真真闻着因为喝了酒而散发着淡淡酒气的木子峻,轻轻摇了摇头,娘说新娘子在揭开红盖头之前都不能开口说话,所以她不能说话。
  木子峻伸手轻轻握住她的手。说道:“我很快回来,你等我。”
  很快回来是骗人的,现在才到中午,至少要到天黑之后,他才回得来。尽管如此,她还是点点头。
  木子峻双眼泛着温柔的光,紧紧盯了红盖头下的陆真真一眼,起身走出房间。
  时间在流逝,丫鬟给她送来一些糕点吃下。又回到门口守着。陆真真只觉得她浑身都不舒服,沉重的嫁衣跟头饰令她身体不知不觉中已经垮了下来,但是一想到娘亲之前说的话,她又立马把腰挺直。
  外面欢喜的喧嚣声依旧,而天,却逐渐黑了。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笑声劝酒声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只能偶尔听见几个说话声。
  在她觉得快要睡着时,房门被人推开,一阵酒气伴随着淡淡的青草味被风带进房内,她知道是他来了。
  木子峻合上房门,站在门边看向床的方向,似乎想要辨别那床上是否坐着个人,他用力眨了眨眼,发现床上的人并没有消失,这才微微笑着朝床那边走去。
  房内红烛高照,他拿起桌上用红布包着的木秤,走到床边坐下,先用手揭开红盖头一角朝里一看,确定眼前的人是自己心里念想的那个人之后,这才满意地微微笑着说道:“称心如意。”
  话才落,红盖头便被他用木秤挑落,掉在床上。
  红盖头终于从自己头上落下,眼前瞬时变得光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