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11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1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陆真真面露尴尬,微微笑着朝那小二欠欠身说道:“这位小二哥,我是青竹绣庄冰大娘介绍来贵客栈做杂活的。”
  那小二看了陆真真一眼,上下打量了一遍问:“姑娘,这……客栈杂活很累的,你可能做得来?”
  陆真真目光坚定的望了那小二一眼说道:“小二哥放心,我一定能做得来!”
  小二见陆真真坚持,又听她说是青竹绣庄的老板娘介绍的,便把手里的布巾甩上肩膀说道:“那你且等一等,我进去与老板说。”
  “有劳小二哥。”陆真真目送小二转身,转眼扫视客栈里正在吃饭的人群一眼。突然见着从厨房里面走出来的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很是眼熟,仔细回想一下,竟是那木子峻的书童。
  心道,莫不是那木子峻在此住店!
  还未来得及多想其他的,便见从楼梯后面的小门走出来一个体型微胖的男子。“我说那冰娘子也真是有心,我只不过这般说一声,她就真给我客栈寻来了杂工。”
  听那男子的口气,陆真真心里猜想这应该就是客栈的老板了,于是上前欠身打招呼:“小女陆真真,见过老板。”
  “确实是小姑娘,这杂活怎的能做好呢!”老板姓佟,这儿的小二跟妈子什么的都管他叫佟掌柜。他一出来瞧见陆真真,便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陆真真知道他这是在嫌弃自己的体型,当下便急道:“老板,我虽瘦骨如柴,却胜在动作灵敏!”说罢,还伸手握拳比划了两下。
  佟掌柜听罢又看了陆真真的表现,想来她是很急需这份活儿,又想这姑娘是冰娘子介绍的定有她的道理,便说道:“罢了,我便留你在客栈内做活,你每日只需负责早晨来打扫客栈,中午洗碗,有客人离开再收拾房间,下午便到后面马房为客人喂马给马儿冲澡降暑便行。”
  陆真真一听这杂工只需做这么些活儿,当下激动得猛给佟掌柜道谢。站在佟掌柜身后的小二哥看得直笑,便道:“你且随我来吧,我带你去后厨房洗碗。”
  陆真真望了那佟掌柜一眼,轻轻欠身后边随那小二哥往后面走去。“不知小二哥如何称呼?”
  “我叫马扎尔。”马扎尔大咧咧说着,仍走在陆真真前头带路。
  “这听着倒像外藩的姓名。”陆真真跟在马扎尔身后,疑惑地问道。
  马扎尔一听陆真真这么说,回过头来咧嘴一笑道:“你倒是聪明,一听就知道。”
  陆真真笑了笑道:“我叫陆真真,马扎尔大哥以后叫我真真便可。”
  “你直接唤我马扎尔吧。”说完,马扎尔指着厨房后面几个用木板围起来的洗碗池说道:“那儿便是洗碗的地方,中午的碗盘特别多,所以你要好好干,仔细着,打破了佟掌柜可是要扣工钱的。”
  陆真真弯着腰应道:“知道,多谢马扎尔了。”
  “不客气,我先出去忙了,这里面是大厨做菜的地方,你要是有什么地方不懂也可以到这里问他们。”马扎尔掀开一旁的布帘子,一阵香气跟热气扑面而来。
  陆真真用力点头,临近厨房,对于上一世吃货的她来说……怕是要受尽折磨了!
  ***在客栈的戏不会太长久,亲们且喝茶慢慢看哦!***




☆、第二十二章 家里没人?

  聚福客栈的生意好得一塌糊涂,陆真真中午在后厨房洗碗足足洗了一个多时辰,反反复复洗了将近一千来个碗!
  直到下午申时方才消停下来,刚有时间伸手抹抹额上的汗珠子,马扎尔便来唤了她去后院的马房帮忙。
  到了后院,陆真真看到有十几匹马儿,黑的棕的颜色不一,却每一匹都是强健有力,看起来脾气似乎也不小呢!
  这是陆真真有生之年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马儿,瞬间被它们的气势压得不敢抬头来。
  马房原有一个专门伺候马儿的财叔,可是财叔前段时间被一匹烈马踩到大腿根,差点丢了命根子,所以跟佟掌柜辞了活儿便回家养病去。
  陆真真是第一次见到马,别说伺候马儿了,站在马前都害怕被它们一个喷嚏拍到墙边去。
  还好有马扎尔这个外藩人在,他对马儿的认识简直令陆真真膛目结舌。外藩其实是现在的西北藏区那一片,个个都是马上英雄,所以马扎尔在很小的时候就学会骑马驯马之类的。
  从申时到酉时三刻左右,陆真真从马扎尔那儿学会了如何给马儿喂食,如何给马儿冲水洗澡而不会被马踢,如何帮马儿梳理脖子上的长毛等等。
  等洗完了所有东西,天色已经将黑。马扎尔跑了进来朝她喊道:“真真,外头有人寻你呢!”
  陆真真有些无措,谁会来找她!随即一想莫不是侯长生来找她了?于是放好了手里的工具,直往外头跑了去,在客栈门口,果真看到了侯长生。
  侯长生一见陆真真跑出来,便焦急上前问道:“真真,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陆真真呵呵笑了两声没回答,她不知道要如何把中午在绣庄的事情跟侯长生解释,就算解释了他也不懂的吧!
  “我适才去绣庄找你,谁知冰大娘说你到城南的聚福客栈来做活了,我真担心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侯长生突的抓住陆真真的两只手臂把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确认没事后才轻轻松开了她。
  侯长生的过分关心,让陆真真心里有点不自在,心想着这侯长生八成是喜欢上自己了!可是……她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让家里温饱!
  “长生哥放心,我只是做不来绣庄的活儿,便让冰大娘给介绍了聚福客栈的活儿。”陆真真说完,故作轻松的回头看了一眼聚福客栈说道:“长生哥在这儿等一会儿,刚刚出来时佟掌柜似乎唤了我过去。”说完,转身往柜台而去。
  侯长生眉头紧蹙,微微点了点头张头往聚福客栈里面看去,却见到一个书生模样的人也正看着自己,心里感觉那书生不太实在,便微微扬头蔑视那书生。
  木子峻坐在客栈靠窗的位置,当他刚刚见到陆真真的时候,心里猛然一惊,心想着如何能一天之内相遇两次!
  正想上前打招呼,便见那陆真真直接出了客栈跟一个约莫十**岁的男子说话,心想……那男子会不会跟她有关系……!
  陆真真到佟掌柜面前停下,佟掌柜见陆真真过来,忙笑着说:“真真丫头,真没想到你一个小姑娘家,做这些粗活都能忍受得了!嘿呵呵。”
  “佟掌柜夸奖了,若是这点累都受不得,那便没理活在这世上了!”陆真真笑得真诚,笑得让人一看起来就是个很乖很懂事的丫头,笑得让人为之心疼。
  “来,这是你今日的工钱,你且收着吧!”说着,佟掌柜从柜台的抽屉里拿出三个铜板递给陆真真。
  陆真真接过铜板,心里说不出的激动。
  “今日你只做了半天活,我这便是你半天的工钱,往后准时开做活每日给你五个铜板,中午四个馒头晚上四个馒头。”佟掌柜一边噼噼啪啪打着算盘一边跟陆真真解释。
  陆真真边听边点头:“多谢佟掌柜,我日后定更加努力做活。”
  “你夜里要回城外,所以你每日到这个时辰便来我这儿拿工钱,太晚了看不清路一个姑娘家也危险。”佟掌柜说着抬头看了陆真真一眼,指着门口的侯长生说:“快去吧,外头的人等得急了。”
  陆真真回头看了一眼侯长生,面上一阵**,想来这佟掌柜误会了。“那真真就先告辞,明日一早再来报到。”
  “嗯,去吧去吧。”佟掌柜这边应声,那边埋首算账。
  陆真真把铜板放好,到厨房领四个馒头后转身出了聚福客栈,侯长生一见陆真真出来,忙走上前笑着看她。
  “长生哥,你带我先去买点肉再买点米,我们再回去。”陆真真没有停留,直接往外头街上走去。
  侯长生跟在陆真真身后,带着她到距离城门最近的一条农贸街。这条农贸街路边摆了好多进城卖菜的农户,也有很多城里的屠户跟一般农家猎户在这边搭棚卖肉。
  陆真真穿越过来这么长时间,今天是最高兴的日子,买了猪肉跟一小袋米,两个人便赶着出城了。
  “我来帮你拿吧!”一出城门,侯长生便迫不及待想接过陆真真手里的东西。
  陆真真却实实在在给拒绝了,而且笑得很开心,近呼欢呼的声音说:“长生哥你就别忙了,这是我今日赚的铜钱买的,我当然要自己拿。”其实这只是一方面,还有另外一方面是她不想欠侯长生太多。
  侯长生本还想坚持,但是见到陆真真脸上露出来的那种愉悦,却不忍心再多说,只跟在她身后走。
  元下坊距城里并不是很远,只是路比较难走,加上拿了东西,所以等两人回到元下坊时,天色已经大黑。
  侯长生家在村头,陆真真家在村尾,所以在村头时两人便分别,陆真真左手抱着肉右手抱着米,飞快往自家院子跑去。
  可是到了家门口却发现,自家家里没有烛火,厨房也没有炊烟出来。心里隐隐觉得不安,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停在院门口的脚步突然加快,朝正屋飞快跑进去。
  正屋里面很黑,家里没人,她的心越发的往下沉,怎么会没人?娘亲跟弟弟去哪里了?




☆、第二十二章 短工

  把手里的肉跟米往桌子上一放,陆真真绕到后院去找了一圈,还是没见着人!
  “娘……弟弟你们去哪儿了!”焦急的四处张望,心里完全没底。
  他们到元下坊来才没多久,也只有邻居孟家跟刘家有说过话算得认识,可这两家并不是对他们家十分热络,所以陈氏应该不会带着陆展贺去这两家。
  难道是去了三姐家?心念一到,陆真真忙转身摸黑往外跑,三姐家她是去过的,虽然还不十分熟悉却胜在离得不远。
  到三姐家门口,三姐家也黑暗着没人在,难道他们是一起去了哪里了么?
  她心里不安,陈氏懦弱陆展贺还小,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往回跑了回去,陆真真心里把元下坊他们能去的地方都想了一遍,最后还是往自家院子跑去。
  结果在接近自家院子时,听见有说笑声从远处传来,于是她停下脚步仔细聆听睁大双眼仔细看着远处。
  天太黑的关系,直到说话的人已经在离她十步之遥她才看清了来人,这不正是陈氏跟三姐,身后跟了阿全跟陆展贺。陈氏边走边笑着跟三姐说话,后边的阿全肩膀上扛了东西,却没能阻他跟陆展贺打闹。
  陆真真心中大石放下的同时,一股气愤涌上心头小跑过去站定在他们面前问道:“娘……你们去哪里了!”
  “真真,你回来啦!”陈氏说着上前拉着陆真真的手,她的女儿这么大,今天是第一次跟她分开一整天这么久,所以心中难免牵挂。
  “娘,干娘,你们到底去了哪里,到现在才回来。”陆真真反手抓住陈氏的手,看着她们两个人脸上微微挂着笑容,心想莫不是出去吃喜酒了!
  “先进屋去吧,进屋再说。”三姐努努嘴示意先回去再说,这会儿毕竟是在外头。
  陆真真回头看着路两旁那些院子里透出来的点点灯光,点点头走在前面进了自家院子。
  阿全把扛在肩上的竹子放在院子里,便跟陆展贺两人跑到井边打水去了。
  陆真真跟陈氏三姐几人进了屋,陈氏点了油灯后坐在椅子上说:“今日我们几个给人做短工去了。”
  “短工?”陆真真有些疑惑的望着他们两个,摸索着坐到她们对面。
  “隔壁村的,他们河渠的水先到已经开始种稻谷了,忙起来人手不够,便到元下坊来找人帮忙。”三姐自个儿翻了桌上茶杯倒水出来一口喝光,又另外翻了茶杯给陈氏倒水。
  “今天我们做了一天活,每人得两个铜板,中午还管我们吃。”陈氏说着,从怀中摸出来一个红色绣着鸳鸯的荷包,小心翼翼的把装在荷包里的两个铜板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给陆真真看。
  陆真真不是被桌子上那两个铜板感动,而是被陈氏那洋溢着成就感的样子所感动。两个铜板!若是以前在陆府,估计打赏个下人都不止要两个铜板吧!如今却为两个铜板而高兴成这般。
  心里一阵泛酸,忙夺过陈氏的荷包把桌面上的铜板放进去,再伸手在自己怀里掏出来今天自己做活买米买肉剩下的三个铜板说道:“这三个铜板是我今日的工钱,一并给娘亲保管着。”
  陈氏听陆真真说今天有三个铜板的工钱,伸手轻抚她的脸颊说道:“今日到城里绣庄做活,可有累着了?”
  陆真真把陈氏的手掰下来,荷包随着放到她手中,然后气愤说道:“我做活倒是没什么,就是遇上两个贱。人了!”
  陈氏略略沉默了一下,低声问:“可是刘姨娘跟依依?”
  “除了她们还有谁!”陆真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