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13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1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已经吃过了。”陆真真只微微笑着说道,然后回头望了后院的陈氏轻声朝侯长生说:“长生哥你等一下,我去跟我娘亲说一声便出来。”
  说完,也没等侯长生答应,她便已经转身往后院小跑而去。跟陈氏交代之后,她便走出院子跟侯长生两个一起出了元下坊向城里出发。
  侯长生送陆真真到聚福客栈后,才恋恋不舍地回药铺做活,看着侯长生离去的背影,陆真真眉心微蹙无奈的摇了摇头。再这么下去可是不行的,侯长生喜欢自己,自己若是还经常跟他一同出入的话,便更容易让他误会自己也喜欢他。
  她只是把侯长生当成自己的朋友,没有其他的感**彩在内,所以必须要让侯长生知道她的心意。
  早晨的聚福客栈一个人都没有,那些住店的客人都还在睡觉休息,陆真真便拿了扫帚跟簸箕打扫客栈一楼。拖过地板之后,把放在桌面上的圆凳拿下来,又是擦桌子又是抹凳子忙个不停。
  佟掌柜倒是起得早,看着陆真真认真干活的样子,也轻轻点头。
  打扫完一楼,陆真真便开始打扫二楼住店房间,二楼多了楼梯跟栏杆,所以比较费工夫。
  等打扫完这些之后,陆续有住店的客人退房吃早餐,陆真真便又开始收拾那些刚刚退房的房间。客人估计因为这是客栈不是自己家,总之每一个房间都搞得乱七八糟的,陆真真边收拾边把收拾好的房间牌号拿到掌柜处登记以便下一位客人入住。
  一个上午就是在这些杂七杂八的杂活儿中度过,直到觉得肚子饿了,也正好所有退房的房间都打扫完毕了,陆真真才知道原来已经到中午时分了。
  客栈一楼打尖的客人越来越多,陆真真到厨房领了四个馒头,自己就着白水跟咸菜吃了两个馒头,余下的两个用厨房里剩的荷叶包好放在厨房的角落里。
  吃过馒头走出厨房,便看到洗碗池里面已经泡了一大堆碗准备洗的,陆真真挽起袖子走过去坐下,开始了洗碗大战。
  ***满园飘香第一次有推荐,求各位亲们打赏推荐哦,喜欢的话记得收藏哦***




☆、第二十六章 狭路

  几日过去,天气越发变得闷热,初夏一过,盛夏便要来了。
  陆真真这几天往返于元下坊跟城里之间,时间一长,发现穿的鞋子竟生了洞,把脚底板磨出泡来。
  陈氏知道后,心疼不已。
  都说双足对古代女子来说很重要,陆真真这次是实实在在感受到的。陈氏与三姐聊天时无意说了陆真真的双脚被磨破皮,三姐回头就拿来一双加厚的鞋底给陈氏。
  陆真真穿上新的鞋子之后,走路都显得脚底生风。
  本来她准备找个借口让侯长生不必每日陪她来回,可无论什么借口,侯长生都只一句‘无妨’便让陆真真无话可说。
  这天到了聚福客栈,陆真真在打扫客栈一楼,二楼的住客逐渐有退房的离开客栈,正当陆真真拿了工具准备去打扫二楼时,有人从她背后轻轻拍了一下。
  吓一跳的同时,她回过身一瞧,差点没背过去去。
  眼前这个长得俊朗却一脸邪笑的男子,正是陆家庶长子陆展祥。真TM的背!陆真真暗自在心里诅咒了一声,便站直了身体勾起嘴角微微笑道:“陆公子安好。”
  陆展祥穿着一身宝蓝色暗纹薄绸长衫,头发用金镶玉束发带束于头顶,手里正抓着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嘴角上扬一副‘原来真是你’的表情。
  “哟呵,果真是你啊。”陆展祥把一百两银票握在手里揉了揉捏成一团,走近陆真真继续说道:“那日听我娘亲跟依依说你在青竹绣庄做绣娘,我还骂他们胡说来着,今日见你在这儿,便是我那日冤枉她们了。”
  陆真真心里窝火,这陆展祥想来是从小受刘氏的影响,一个大男人竟也爱说些酸溜溜的话。可是,她更为好奇的是,他这么早在聚福客栈里面做什么???
  心里正纳闷,就见陆展祥刚刚出来那间未关房门的房间里走出来一个年约十**岁的妖艳女子。
  原来如此,这个贱。男,还以为这般早就出现在聚福客栈是被陆老头给赶出家门,却不想竟是跟女子幽会在此。“那陆公子果真是误会她们了。”
  好女不跟贱男斗,陆真真心想着陆展祥是来泡女人的,该不会找事,便略放低了姿态,心想他自己觉得没趣便回离开。
  可那陆展祥似乎不想就这么放过她,只见他把那揉成一团的银票递给那个女子说道:“昨天夜里把公子伺候舒服了,这一百两公子我赏你的。”
  陆真真抬头间见到陆展祥眼里所披露的放荡与蔑视,心里一股怒火正逐渐积压,陆展祥只需再多说一句话,便能把她彻底激怒。
  “谢公子了。”那女子接过陆展祥的一百两银票速度之快让人咋舌,一百两一到手脸上立马笑逐颜开,一手把银票收进怀中一手勾住陆展祥左右蹭来蹭去。
  陆展祥看起来很满意那个女子的表现,只用手勾起那女子的下巴说道:“你伺候本公子舒服,这银票你理所应得。”说完,回头看向陆真真,渐露邪恶笑道:“只可惜了,我的妹妹长得这般水灵灵却在此客栈做粗活,若是跟如烟姑娘回梦香楼,只怕全城的公子哥儿都拜到在她的石榴裙下。”
  陆真真眉头瞬间蹙起,双手缓缓收紧。这个陆展祥竟这般无耻,就算再恨,她陆真真怎么也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妹妹,竟然把她跟妓。女相提并论!
  “陆公子胯下只怕承了不少欢,如烟姑娘长得如花似玉,可毕竟是风尘中人,一双玉臂千人枕,陆公子还是小心一点为妙!“陆真真发誓她绝对没有歧视妓。女的意思,穿越到这个时代她才了解生为女子的不易,太多风尘女子之所以会沦落风尘也都有着许许多多无可奈何的原因。所以她不会去歧视这个世间的任何人,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要吓唬吓唬陆展祥。
  谁知那如烟听了陆真真的话果真脸色发黑,看着陆真真的眼神有如仇敌。
  “好你一张叼嘴,所幸你已不是陆家人,若你还是陆家人我便动手打死你。“陆展祥本欲看陆真真好戏,却没想陆真真竟这么没有口德说出那等淫。秽之语,实在让他倍感惊诧。
  “所幸我不是陆家人,若是哪天陆公子果真得什么见不得人的病,那陆家丢的脸面我也能逃过一劫。”陆真真见陆展祥已经有些咬牙切齿的模样,可在她看来这就是狗急想跳墙,如此败家之人,陆家哪一天被他败光丝毫不出奇。
  “你、你这个小贱。人!”陆展祥推开站在自己身旁的如烟,扬手往陆真真脸上而去。
  陆真真眼看着陆展祥的巴掌很快与自己的脸皮贴合,毫无防范之下当即闭上双眼,等上好一会儿脸上也没被扇巴掌的感觉,反倒是身旁一阵风吹过,带着丝丝薄荷香气。
  陆真真低着头缓缓睁开双眼,见到如烟倒坐在地上,往上看陆展祥身体有用力时的微微颤抖,再往自己身边看去,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自己面前。
  竟是那日在青竹绣庄里遇见的木子峻,此时的他正一手挡住了陆展祥的手,一手置于身后,看起来无不悠闲自在。
  而反观陆展祥,本来被阻了教训陆真真便恼火,于是心里不甘用尽全身之力就是没办法把这个巴掌拍下去。
  “你也是陆家人?”木子峻把陆展祥的手往一边甩了开去,勾起嘴角微微笑道。
  陆展祥踉跄向后退了几步站稳后,回头指着木子峻大声喝道:“你是何人,竟敢阻了本公子教训人。”
  “敢问这位姑娘是你什么人?”木子峻倒是不着急不气愤,微微倚身栏杆轻笑。
  “她是我亲妹妹,我教训亲妹妹跟你什么关系,别挡着本公子的路,否则别怪本公子不放过你!”陆展祥说道气愤之时,脸型也跟着扭曲起来,让他本就生得邪恶的样子更平添几分狰狞。
  如烟从地上站起来后忙向后退去几步,估计是怕被陆展祥伤了自己,却又不打算就此离去。
  “妹妹?”陆真真微微眯眼看着陆展祥,而后动了动自己脚下的步子没好气说道:“似乎我早已不是陆家人,此陆非彼陆!”




☆、第二十七章 客气

  “你!”陆展祥一手指着陆真真,一手垂于身侧握成拳。
  见木子峻一脸看好戏的模样,狠狠甩下指着陆真真的手,浮夸笑道:“没关系我就不能教训你了么?你只不过客栈的杂工,做活不仔细我教训你怎么了。”
  “陆公子此言差矣,据大唐律例你动手在先,轻则拘留于监牢十日,重则关入大牢三年。”木子峻始终一副悠然的模样,即使面对陆展祥的穷凶极恶仍一脸不疾不徐。
  “哈哈哈,还未问你是谁想来定是从外地来的,竟连我陆展祥背后有县官撑腰都不知道,官府就是我家后院,大牢只会关你们这些小人。”陆展祥一脸瞧不起人,自大狂妄一阵狂笑。
  陆真真见陆展祥这般狂妄,心又一想这人认识县官,那么他该是不知道她在元下坊住下的事情吧!若是知道,那她家要在元下坊分得良田是断断不可能的事情,说不得连荒地都分不到。
  这么一想,陆真真不禁有点想要退缩,反正逞一时的口舌之快不是长远之计,若是到最后惹得分不到田那才损失大呢。
  才这么想在心头,却听木子峻说道:“这就好笑了,难道这天底下便只有县官的官职最大么?”
  陆展祥脸色微微阴郁,望向木子峻的眼神也有些摇摆。
  木子峻见此继续说道:“貌似……当今皇上钦点的钦差大人要到城里上任,莫不是陆公子孤陋寡闻不知道?”
  “少在这儿吓唬人,什么钦差大人,我怎未曾听说过。”经木子峻这么解释,陆展祥心里更是七上八下,没了准方向连说话都显得没有底气。
  “那即证明陆公子果真如在下所说般孤陋寡闻…”木子峻说着,身体微微一侧望向楼下。
  陆展祥本就没了底气,这会儿木子峻这么一侧身正巧见到坠于他腰带上的一块碧色腾龙玉佩,这种玉佩除了皇上钦赐便只有皇室成员方能佩戴…陆展祥只看那玉佩一瞬,便觉得这个人的身份不简单。
  难道真如他所说,有钦差大人要来,而他就是那个皇上钦点的钦差大人?
  陆真真看着陆展祥变化之快的面部表情跟身体僵硬的程度,心想他应该是被木子峻给唬住了吧!
  木子峻用眼角余光瞄着陆展祥的反应,见他如鼠辈一般浑身僵硬发抖,便觉好笑。
  “本、本公子上赶着有事儿,今日且不与你们二人计较。”陆展祥退后两步,目光盯着陆真真咬牙说道:“你且等着瞧!”
  说完,他便一转身飞快下了楼梯跑到柜台处扔下一叠银票之后,跟佟掌柜嘀咕一阵才离开。
  如烟本安静站在陆展祥身后,陆展祥退后转身之时又被撞到在地,这会儿刚站起来朝陆真真深深望了一眼,便准备转身离开。
  “如烟姑娘请留步。”陆真真见如烟转身欲离开,忙出声留人走到如烟面前去欠身朝她说道:“适才我的话说得有些重,绝非有意冒犯如烟姑娘的出身,还望姑娘莫要计较。”
  如烟本来被叫停还以为陆真真想再说什么瞧不起人的话,却不知竟的给她道歉来的,这下倒不知如何反应才好。“这……”
  “每个人的遭遇不同,如同我今日这般凄凉遭遇一样,若非有那么多好心人的相助想必我今日也不比如烟姑娘好到哪里,所以我没有瞧不起如烟姑娘的意思。”陆真真说得真切,听起来说服力极强。
  “陆姑娘…胸怀博大如烟自叹不如,若换做我是你遭遇如此变故,只怕早投井自杀,我本是风尘中人,又岂会介意呢,所以陆姑娘也不必记怀。”如烟本是错愕,听完陆真真的话后反而淡然一笑释去一身沉重。
  “如此我便能安心了。”陆真真微微笑着伸手轻轻拍了拍胸口。
  “不与陆姑娘多说,我要回梦香楼了。”如烟说完,朝陆真真跟木子峻二人微微欠身,便下楼而去。
  陆真真目送如烟的身影走出客栈,这才回过身来望了望木子峻。上次自己耍赖硬是把人家的好意推得一干二净,这次若是她再这么做,就显得太过小气了。“刚才真要多谢木公子相救。”
  木子峻看着陆真真微微挑眉,心里暗道原来这个倔强丫头也会说谢谢的。“陆姑娘不必客气,在下只是看不过那人的嚣张气焰。”
  对于木子峻的谦虚,陆真真愣是有些尴尬,若是他理所当然一点,那她心里也能好受些。“木公子宅心,以后若有机会定会报答木公子的。”
  “报答倒是不用,能得姑娘一声谢已经很难得。”木子峻微微扬起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陆真真。
  陆真真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跟自己计较上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