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18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1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当然不同意!”侯长生几乎是很肯定的这么一说。
  ***这婚要不要成呢?真是纠结啊!各位大大们多多支持哦!喜欢的话请收藏,嘻嘻(一更中午十二点左右,二更晚上八点左右)***




☆、第三十六章 喜欢

  他这般决绝的语气跟反应,不仅让陆真真一时间不知如何接下话,就连坐在里头吃早的木子峻,夹菜的手也微微顿了顿。
  “真真……其实、我……”侯长生脸色憋得通红,就好像做了什么错事生怕承认一般。
  陆真真心里有底,这侯长生只怕是被王九妹逼急了想拒婚与自己表白吧!这种事情陆真真可不愿意看见,若侯长生真的这么做,她可就成元下坊的罪人了。首先她们一家搬到元下坊已经有很多人眼红不满,若是再插足人家有婚约的男女成为第三者,那她这名誉就真是毁于一旦。
  “长生哥,我觉得柳月妹妹人挺好,长得也好,对弟弟更是重情义,若是长生哥能娶她当妻子,必是美事一桩啊。”陆真真笑得有些猥琐,虽然白柳月并没有像她说的这般天上有地上无,可经过昨天她对白柳月的看法确实是有了改变。
  侯长生听了陆真真的一片真心话,心里着急得不得了,想跟她说明白自己心里的想法,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更何况里面还有陆大娘……另外一个陌生男子的背影?
  陆真真注意到侯长生注视着屋内的木子峻看,忙开口说道:“长生哥,里面那位是木子峻木公子,是来村里免费教学的逍遥先生。”
  “哦!”侯长生听罢陆真真的解释,提着的心稍稍放松下来,他多怕这人会与陆真真有关系。“真真,其实我想……”
  “呃长生哥你吃早了么?”侯长生的话还未说完,陆真真忙开口转移话题。
  可侯长生似乎不吃这套,伸手抓住陆真真两只手腕说道:“真真你先听我说……”
  “麻烦请让一让。”这次不是陆真真不让侯长生继续说,而是木子峻见被侯长生抓住手腕的陆真真愣在了那儿,便起身为其解围。
  侯长生本来就对陆真真家里突然多了一个男子而心生不悦,此时见这木子峻竟还跑出来搅和他跟真真的事情,心里更为不舒服,抬头准备出声呵斥,却是在看到木子峻脸庞时微微一滞。努力回想了一番才想起,之所以觉得眼前的木子峻这般眼熟,是因为有一次他到客栈等真真时,有与他打了照面。
  木子峻站在侯长生与陆真真中间,微微笑着朝侯长生点头说道:“这位小哥这般盯着在下,莫不是我脸上长了金子?”
  陆真真突然回过神来,忙用力甩开侯长生的手说道:“子峻哥这就吃好了么?”
  木子峻朝陆真真偏头微微轻点,而后意味深长望了侯长生一眼朝陆真真说道:“陆大娘手艺精湛,以后就要多叨扰了。”
  陆真真尴尬笑了笑,两边望了望说:“那子峻哥长生哥你们随意,我今日里要上山砍些竹子来做篱笆得先走,免得去晚了热。”说完一溜烟转身进屋拿了弯刀与绳子,便匆匆从他们二人身旁穿过往院门口而去。
  木子峻看着陆真真落荒而逃的北影,心里已然明白她逃避的是什么,而刚刚从她跟侯长生的对话中,也听到某些讯息。抿嘴朝侯长生一笑,朝身后的陆展贺跟阿全说道:“先生我要去开课,你们怎还吃?”
  陆展贺跟阿全两个吃完最后一口,啪啪啪碗筷一丢忙跟着木子峻身后往院门口跑去。
  剩侯长生站在屋门口,陈氏在屋里探头看了看,侯长生朝陈氏笑了笑便转身往院门口而去。
  他没有回家也没有进城,而是随陆真真到了左麒山山脚下的那片竹林。
  陆真真走在前头几乎是小跑的朝竹林而去,只想着如何摆脱侯长生这种纠缠,万万没有想到侯长生竟会尾随而来。
  刚到竹林,她找了块石头坐下伸手用袖口逝去额上的汗珠,大口大口喘着气。
  抬头看着密集的竹林,正准备动手开始砍竹子,却无意间听见似乎有人在说话。于是蹑手蹑脚趴在原本坐着的那块石头上往下看去,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背影,竟然是三姐跟老侯!!!
  陆真真吓了一跳,忙回过头来捂着胸口屏住呼吸,转动眼珠子心想,自己该不会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事情吧!三姐跟老侯……难道有什么私情不成?陆真真回想着,第一次来元下坊时,三姐第一个找老侯帮忙,而老侯也毫不推辞…!
  正当她想得仔细,身后传来敏感的一阵碎碎的脚步声,她心中一惊,一来担心是不是什么坏人,而来怕来人会扰了三姐跟老侯害她曝光。
  于是缓缓回头一看,竟是侯长生!他跟过来做什么?难道……求爱不遂想来硬的!陆真真随即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人家侯长生虽不是什么世家公子,可也不会是那等卑鄙无耻之人。
  侯长生见到陆真真,脸色缓和了好多,绽开笑脸准备开口说话。陆真真见状,忙把食指置于嘴边示意侯长生不要说话,然后招呼他到自己这边来。
  侯长生原是疑惑,可招架不住陆真真的召唤,便小心翼翼走到陆真真身边蹲下压低了声音在陆真真耳边问:“真真,这是在做什么?”
  陆真真没有说话,而是手指指着石头后面的一个斜坡上站着说话的两个人。侯长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见到自己的父亲跟三姐在竹林之中对话。
  两人密切关注前方的情况,而三姐跟老侯两个却是浑然不觉有人正在注视他们偷听他们说话。
  “为何不可?都这么多年了,他也去世这么多年,你为何就是放不下?”老侯看着三姐,眉心紧蹙一脸异常痛苦无法接受的模样。
  三姐背过身去:“你不会懂的,若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那么早就走。”
  “那是意外,谁都不想的,若他还活着,难道他希望看到你独自一人默默承受这么多自责与痛苦过这一生么?”老侯追上三姐,双手抓住三姐的双臂。
  三姐侧头,眼泪就这么往下流。“老侯,虽然我们认识在先,可他去世的时候我曾发誓,这一生终生不再嫁……我不想耽误你。”
  “我也曾发誓,这一生非你不娶!”老侯把三姐往怀里拉,双手环住三姐的腹部紧紧把她抱住。




☆、第三十七章 摊牌

  躲在石头后面偷看的两个人微微一愣,侯长生只是不知道看似憨厚老实平时话很少的爹爹竟然会有这么令他意外的一面,而陆真真则是心里暗想他们两个接下去会不会有啥儿童不宜的事情发生……!
  沉淀过后,两人继续安静地趴在石头上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三姐用力睁开老侯的束缚,回过身与老侯面对面说:“老侯你别这样,你要为长生想想,若是我与你真的事成了我们固然开心,可你有没有想过长生会怎么看待我们?”
  老侯脸上微微一滞,而后也开始犹豫起来。
  “我说的没错吧,我虽膝下无子无女,可你有长生,我们不得不考虑长生的感受。”三姐继续说着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可以看出来她心中其实跟老侯一样想要在一起的,只是碍于世俗与为别人考虑的关系,即使再想要在一起也不得不搁下。
  老侯一时间像是乱了分寸,有些无助的用力捶打着身旁的竹子。
  “老侯你别这样,我们……像现在这样挺好,偶尔说说心里话,这便是我最奢望的了。”三姐说着,走到老侯身边轻轻拍他的背。
  老侯因为刚刚捶打竹子的关系,微微喘着粗气,靠在竹子上低头不语。
  三姐深呼吸后,笑着说:“我一会儿害得下田,就先走了。”
  老侯依然没有开口说话,三姐深深忘了老侯一眼,转身往竹林外面而去。
  等三姐离开好一阵,老侯才转过身来看着密集的竹林发呆,良久,迈出脚步往竹林外而去。
  等到三姐跟老侯两个离开好一阵,陆真真跟侯长生才回过神坐在地上靠着石头喘着大气。
  “长生哥……”陆真真心想,今天无意间听见的看见的,或许是终结侯长生对自己感情的良药。
  侯长生回头看着陆真真,他显然很是意外,脸上尽是懵懂茫然。
  “长生哥,若是我干娘与你爹在一起,你……会作何反应?”陆真真试探性的低声问侯长生,若是他有一丝动摇,她便下点料努力促成老侯跟三姐的事情。
  侯长生沉默了好一阵,才缓缓开口说道:“原来我一直是我爹跟三姐之间的隔阂……”
  陆真真一听,精神头来了,出声安慰道:“长生哥千万别这么说,你没听见我干娘所说的大部分还是因为她太多顾虑,而你……只是一部分原因而已。”
  侯长生转头望着陆真真,沉默良久才问道:“其实,真真你是不是知道我心里对你的感觉?”
  陆真真没想到侯长生会这么摊开来说,显得有些尴尬之余倒是没别的什么不好。“长生哥,你帮了我很多也对我很好我很感谢你,其实我从来都是把你当成兄长一般看待的,只希望长生哥不要误会。”
  侯长生听见预期中的答案,脸上还是显得有些失落,只是沉默着不知如何开口。
  “长生哥,其实你爹爹跟我干娘真的很相配,他们……应该在一起。”陆真真望向竹林深处,抿着嘴轻声说道。
  “是吧……”侯长生依然低着头,显得垂头丧气的样子。
  陆真真见他这样,微微笑着看他,把要说出口的话尽量压低到不会太伤人。“长生哥,若你把我当成妹妹般看,干娘跟你爹成亲后我们便是兄妹;若……你执意要对我动除兄妹以外的感情,那我们以后便是陌路。”
  侯长生看着陆真真久久未动,似乎在斟酌,在选择,最终他未再开口直接起身往来时的路离开。
  看着侯长生有些落寞的背影,陆真真心里是有愧疚的,除去她不喜欢他这个理由之外,侯长生其实是个很不错的男子,若是哪个女子能嫁与他,定能安稳一生。只可惜她陆真真虽身在这个时代,灵魂却来自几千年之后的二十一世纪,经历多了,便知道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她不喜欢侯长生,这便是两人不能在一起的最大理由。
  侯长生离开之后,陆真真打起精神拿上弯刀开始砍竹子,要挑那些不大不小的竹子砍,砍下来之后还要把竹子的叶子跟旁的那些枝丫削掉,再整齐摆好。
  一个上午过去,因为在竹林里所以不觉得热也不知道时间过得飞快,等她无意间抬头一看,才发现竟已经是正午时分。
  便把削好的竹子用绳子绑起来捆成一把,拿起地上的弯刀扛起绑好的那捆竹子走出竹林。
  回到家时,只有陆展贺跟啊全在,陈氏想来是去邻村做活去了。啊全见陆真真肩上扛了一大捆竹子,忙上前帮忙拿下来扔在地上。
  加上上次啊全他们带回来的那捆竹子,估计能把院子三分之一的篱笆弄好,这么看来,这几天都要到竹林去砍竹子了。
  “姐姐你回来啦!”陆展贺跑过来接过陆真真手里的弯刀往屋门走去。
  陆真真伸手搭在陆展贺头上问:“你可吃过了东西?”
  “没有呢,我跟啊全刚刚才从学堂回来。”陆展贺说到学堂显得异常激动,接着说:“今天逍遥先生教我们写了一个‘孝‘字,还跟我们讲了很多感人的孝子故事。”
  陆真真边走进飘香堂边问:“那你觉得这个字说明了什么呢?”
  “说明我们娘亲这么辛苦做活支撑我们家,以后我定要好好孝顺娘亲。”陆展贺说完,沉默了一会儿又说:“还有姐姐。”
  陆真真在门口站住,回头看了陆展贺一眼,而后笑了。“你们先等着,姐姐弄香芋汤给你们吃。”
  “我帮姐姐忙吧!”陆展贺自告奋勇,把弯刀放到门后面,转身跑到陆真真前面冲进厨房。
  拿了芋头后,陆展贺学着陈氏平时的样子,给芋头削皮,结果是……芋头皮还没削好,他便两手互抓又跑又跳哀嚎:“我的手好痒啊……手好痒啊!”
  陆真真笑着说道:“去打些井水泡一下,别抓,会流血的。”
  啊全也在一边笑得直不起腰,最后得陆展贺一瓢水叩在头上湿了一身。
  这两个捣蛋鬼,陆真真摇着头转身进了厨房。




☆、第三十八章 来着不善

  吃过中午饭,陆真真坐在石台上纳凉顺便用小刀把砍回来的竹子削得圆滑,这样就不怕会不小心划伤手什么的。
  木子峻从外边走进来,见到陆真真坐在石台上,便微微笑着走了过去。“真真。”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陆真真一跳,小刀差点就往自己手上划去。“呵呵,子峻哥回来啦。”
  木子峻听陆真真这么叫自己,心里还得有丝丝荡漾的,长这么大可从来没人这么叫过他。“嗯,刚吃过午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