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2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嬲嫘睦锘故怯兴克克嵋獾模庖彩撬畲蟮娜醯悖不锻槿跣。
  “娘,你先休息一下,让我来收拾吧!”没有再站着,陆真真知道如果今天没有把这正屋里收拾好的话,他们三个今天晚上不知要怎么度过!
  陈氏突然坐在还未擦干净的椅子上,沉默一会儿之后眼泪就往下流。
  陆真真知道她这是心里面难过,心里叹了口气,试问这天底下谁遇到这种事情不会难过的!被自己的丈夫跟他宠妾诬陷自己的儿子偷盗,自己的女儿与府里下人有私情,自己却被冠以不教不孝之罪。
  陈氏还算是坚强的,看看那陆真真原主,不就是一个与陆府下人有私情被活活气死的么!
  陈氏被陆志山休弃出陆府,没有娘家,所有跟陈家有关系的亲戚基本都被株连,可怜她一个妇人……!
  “真真,是娘对不起你……”陈氏伸手掩面,用袖口擦干了眼泪马上复又流了下来。“娘知道你是被刘氏诬陷,只可惜娘……娘没办法给你洗清清白!”
  陆真真眼睛也跟着生疼,上前蹲在陈氏面前轻轻拍着陈氏的手背说道:“娘,真真知道是那刘婆娘找借口想赶我们几人离开陆府,所以真真一点都不怪娘亲。”
  陈氏反手把陆真真的手握在手心,流着泪却欣慰地点头抽泣说道:“真真能这般想,娘就安心了。”
  “娘放心,就算离开陆府,我们母子几人也定不会饿死街头。”陆真真坚定的说道,如果让她做千金小姐她未必能接受那等被人安排的命运;像这种自由自在的日子,她相信就算再苦再难也会有出头的一天!想想她在二十一世纪,也是靠双手在G市开十几家水果连锁店,那等竞争激烈的时代她都能做得那么好,就不相信在这个时代她无法施展拳脚。
  陈氏伸手擦干眼泪,抬眼望着这件简陋到破旧的房子,轻轻叹了口气说:“如今流落至此等境况,只怕再难有出头之日了!”
  陆真真笑了笑,起身拍拍陈氏的肩膀说道:“娘亲就放心吧,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踩着陆府的门匾报昨日之仇!”
  陈氏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儿,与之前那个软弱的性子的女儿似乎有了什么变化!回头想想,昨天刘氏差点害真真丧命,经过此等变故之后,真真脱胎换骨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苦了这孩子,十七岁的年纪,换做是别人家的孩子再过一年也就该议亲了!
  见陈氏不语,陆真真笑着说:“瞧着元下坊的人都挺热心,咱们也能安心在此住下。”
  陈氏泪干点点头,无意间见到放在桌上的几个馒头,笑着直给陆真真说:“瞧你从昨天就一直没吃东西,先去吃个馒头,别饿坏了。”
  陆真真回头看了桌上的馒头一眼,轻轻摇头说道:“不急,娘亲您先吃吧,我去把里面先收拾一间房出来好让展贺睡觉。”
  陈氏泪腺发达,听了陆真真这么说眼泪又再次想要往下流,只觉真真这次是真的长大了!
  陆真真没再跟陈氏多说,转身进了正屋里面的房间。说来也巧,正屋后面连着三个房间,正好他们三人一人一间。西边还有个侧屋,这个院子原来的主人看起来是这元下坊比较有钱的人家呢!




☆、第三章 安顿(二)

  等陆真真把陆展贺的房间收拾好从里面走出来后,发现三姐早已经回来在帮忙打扫正屋,边帮忙还边出声安慰陈氏。
  陈氏自昨天被逐出陆府之后便尝尽人情冷暖,如今到这小小破落村庄遇上三姐这样热心肠的人,难免心中颇多感慨。总之跟三姐两人是有什么说什么,掏心掏肺的那种。
  陆真真轻轻摇头,难怪陈氏在陆府会被人吃得死死,母子三个被冤枉成那样逐出陆府也只是暗自流泪,完全没有回旋之力。
  走到院子里大树下,陆真真把陆展贺抱起,虽然九岁可是体重却有些轻,想来这些年不但陈氏在陆府得不到重视,连她的儿女身为嫡子嫡女也没受到什么好待遇。不过想想也知道,刘氏自小伺候在陆志山身边,陆志山的所有喜好基本上了如指掌,而且还给陆府生了个长子。如此一来,刘氏在陆府的地位可想而知;而陈氏,开始那几年还好,娘家在城里有些势力,后来陈氏一族没落之后,没了靠山陈氏只能如墙角的尘埃,让人欲除之后快。
  不过陆真真听陈氏说过,她的庶兄陆展祥是个不折不扣的烂泥,好赌成性不说,经常在城里惹是生非,若非陆氏在城里还算有头有脸,只怕像陆展祥这般的烂人早被人杀之而后快。
  进到房间之后,陆真真把陆展贺放在木榻上,还是原来的几件衣服给他盖上。
  陆展贺躺在床上,微微睁开双眼看着忙碌的陆真真,虚弱地低声说道:“姐姐,我会不会死啊?”
  陆真真听见身后陆展贺的声音,转过身来坐在木榻边低头看着他说:“傻瓜,你一定会没事的。”
  陆展贺目光留在陆真真脸上,说道:“姐姐,我肚子很饿。”
  陆真真才想起,连忙请请抚摸陆展贺的额头说:“你等一下,姐姐去把馒头用水泡一下拿来给你吃,然后给你熬药,你吃了馒头再喝了药就会好了。”
  说完,陆真真转身出了陆展贺的房间,到正屋拿了两个馒头,再到外面井边打了水拿进去。还好这个时代的水没受任何污染,清澈得就像蒸馏水似的。陆真真边走还边往自己嘴里送了口水,果真丝丝甘甜。
  回到房内,陆真真把早已经变得冷硬的馒头轻轻沾了点水送到陆展贺嘴边,陆展贺真的是饿极了,一个原来的世家少爷吃着冷硬无味的白馒头,竟也没出声埋怨。
  陆真真心里稍稍安下,刚刚还担心陆展贺会挑剔,也许不是他不想挑剔,而是知道目前的境况,无从挑剔。如此看来,陆展贺还是很生性的,至少懂得不给母亲姐姐太多难为。
  陆展贺把两个白馒头一股脑全就着泉水吃完,陆真真扶他躺下之后,转身出了房间。
  正屋里,三姐刚刚过来的时候带了药罐跟火折子过来,正屋旁边的厨房也已经打扫好,柴火就不用说了,把屋子里那些竹制家具全部收拾下来堆了满满一整厨房。
  陆真真到井边打了水,把药放好在药罐子里,然后在小炉子上生火,等火着了再把药罐子放在炉子上。
  对这个厨房陆真真很是满意,大灶小炉都有,小炉就是熬药炖汤用的,大灶是炒菜煮猪食煮饭用的。之前的主人还留下了一些碗碟,这让陆真真很是激动。
  因为厨房里面全是干柴,所以陆真真不敢随意离开,这里是她们几个以后的安身之所,她可不想还未住进去就发生啥意外。
  等到将近两柱香时间,药终于熬药,陆真真拿了碗添好药汤就给陆展贺送进去。陆展贺迷迷糊糊,喝了药之后又躺回去睡觉。
  陆真真顺便留在了房间收拾窗户上的蜘蛛网,陆展贺睡得迷迷糊糊间一直喃喃自语,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陆真真走进了听,似乎在喊着‘爹,我没偷东西,没有偷东西。’
  望着陆展贺睡得迷迷糊糊,额上不停冒着冷汗的样子,陆真真心里气极,却也无可奈何。为陆展贺拢了拢盖在身上的衣衫,用袖口擦干他额上的冷汗,她转身把从这间房间里面收拾的垃圾搬到外面。
  到了中午时分,陆真真把正屋里面的三间房间都收拾好,勉强能暂时睡下。正屋陈氏跟三姐两人早已经收拾好,厨房也收拾好,现在剩下西侧的屋子没有收拾。
  “真真,你先吃个馒头吧!”陈氏满头是汗,现下是初夏,虽然天不是很热,到了正午时分太阳还是挺猛烈的。
  陆真真肚子确实饿得已经是前胸贴后背,而且今天还这么干活,如果再不吃点东西垫垫,只怕一会儿自己真能倒下。
  “娘,您也吃吧!”陆真真走到正屋桌子边坐下,望着陈氏勾起嘴角微微笑。
  “是啊又嵋,你这从昨天都没吃下,也该饿坏了。”三姐拉着陈氏走到桌边坐下,继续说道:“中午我们几个就先把几个馒头吃了,到了晚上我再捣鼓些米过来,不用担心没东西吃。”
  陈氏有些别扭的望向三姐,低声说道:“这如何好意思,三姐您自己也要吃呀!”
  陆真真看着陈氏的表情,心里苦笑,像陈氏这种大家庭出身女人,只怕从来没有受过别人的恩惠吧!以往都是她给别人恩惠,如今换成别人给她恩惠,那种落差难免让她一时无法接受。
  “娘,您就吃吧,以后我们在元下坊住下,还怕没机会报答三姐么!”陆真真拿了馒头递给陈氏,望向三姐一脸至诚的说道:“不过还是要多谢三姐,今日我们母女几人如果不是遇见三姐,真不知要如何是好!”
  三姐咧嘴嘿嘿笑了几声说道:“不瞒你们说,我丈夫去世得早,我一个寡妇虽说平日里村里的人不至于欺负,可我总觉得孤单,今日见到你们母女几人,特别是见到真真,让我倍感亲切啊!当年我也曾有过孩子,只可惜……出世没多久就夭折了……”




☆、第四章 认亲

  陈氏跟陆真真听了三姐的话,皆是一愣,而后陆真真忙开口说:“三姐不必独自伤神,若三姐不嫌弃,我愿拜三姐为干娘,将来承欢膝下侍奉终老!”
  三姐咋一听陆真真这么说,本来欲抓馒头的手僵在半空,只定定看了陆真真好一会儿,才回过头望向陈氏问:“这、这可以么?”
  陈氏也是有些乱,咋一听自己的女儿说出认亲的话,她有些不知所措。可回头仔细想想,如果真真果真认了三姐做干娘,三姐今日的这些帮助他们母子三人也就能理所当然的接受了,毕竟以后真真会伺候她终老。可是真的认了亲,她又舍不得,伺候一个娘亲已经够吃力了,还要再多伺候一个娘亲那可如何能好?再说以后真真若是嫁了人,还有公公婆婆要伺候!
  “娘亲,您若是不反对,真真今日便认了三姐为干娘,以后定与亲娘一般孝顺。”陆真真看着陈氏有些慌乱的眼神,心里很清楚她也是没谱的,毕竟认亲她自己也是毫无准备。
  “三姐……若是不嫌弃我们孤儿寡母无亲无故,以后我们家真真便是三姐您的干女儿,你我以后姐妹相称,有福共享有难共担。”陈氏沉默一阵之后,心里不舍却也欣慰的点点头朝三姐说道。
  三姐别提有多激动,本来抓馒头的双手分别抓了陈氏跟陆真真的手,左右瞻望说道:“好,又嵋妹妹,真真,以后我们便是一家人!”
  陆真真笑了,在困难的时候有人愿意出手帮忙的这叫有难共担,这样的事情几率相当低。有福共享这种事情,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只可惜一旦有了难,那些共享荣华富贵的人定会跑得比什么都快!
  所以三姐是个难得的好人,更重要的是她在元下坊已经没了亲人,如此她认了三姐做干娘,以后在元下坊住下来很多事情三姐定是当成亲人来帮忙的。
  陆真真站起身来,跪在三姐跟陈氏面前抬头说道:“娘亲,今日我认三姐为干娘,请娘亲与干娘受女儿三拜。”说完,她朝陈氏还有三姐二人头点地拜了三下。
  陈氏跟三姐二人伸手把陆真真扶了起来,三姐笑得合不拢嘴,接着又蹙了蹙眉把手上一只白玉镯子取下来说:“这个手镯是我出嫁时娘亲给我的嫁妆,她说过要把这个白玉镯子传承给我的女儿,如今真真你是我的干女儿,我便把这个镯子当做信物传承于你。”
  “这……”陈氏本想开口推辞,谁料三姐忙阻了陈氏说道:“又嵋妹妹你不必推辞,这个镯子我始终是要给真真的,今天是真真认亲的好日子,就当讨个吉祥。”
  陆真真见这镯子今天无论如何是收定了,于是大方伸手接过三姐的白玉镯子说道:“真真多谢干娘。”
  陈氏见真真已经接镯子,也就没有再多做推辞,只能微微点着头没再说话。
  “好了,赶紧的吃了馒头,一会儿还得把院子里的杂草清理干净呢!”三姐说着,深深望了真真一眼,露出一脸柔和的微笑。
  陆真真抓了馒头往嘴里送,点着头附和道:“干娘说的是,一会儿我去割院子里的杂草,娘亲跟干娘把西边的侧屋整理干净。”
  “下午日头大,还是我们两个去院子割草,你去把屋里收拾一下吧!”三姐哄哄笑了声,大口吃着馒头。
  “是啊,你小姑娘家晒多了日头不好,日后想找个好人家都难!”陈氏附和三姐,两人对望了一眼微笑着说道。
  陆真真抬头看了看,看来她若是不答应,两个娘还得啰嗦好一阵,于是点点头说道:“知道了娘。”
  三人吃完馒头,三姐回家拿了割草的弯刀来割草,陆真真先回陆展贺房间看了看陆展贺的情况,见他烧似乎退了很多,擦干了他额上的汗珠后,去了侧屋打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