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60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6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陆真真已经站在庙门口等着他们,见他们迟迟都没跟上,便双手叉腰俯视着山坡下面的风景。
  身后有人近前来,低低唤了声:“真真,你也来求符?”
  陆真真回过头,眼前是一个年约十六七的美艳女子,身后跟着个十三四岁的丫鬟。仔细一想,记起这女子便是陆依依被香香咬伤那日跟她一起出现在自家铺头的贵女。
  虽然她跟陆依依是一起出现在她铺头的,不过好在她帮自己开了口,眼中对自己也没有敌意,那时虽然不知她是谁,却也没有故意刁难。
  “小姐安好。”陆真真微微点头,不温不冷问了声好。
  那女子眉头微微动了动,嘴角向上翘起说道:“真真,这段时间你……过得好么?”
  想来真的是认识原主的,陆真真心里暗自摇头,要是有丁点儿原主以前的记忆就好了,这时候人家主动跟她问好,她却不认得人家。每次都要跟人说明白,自己受了伤不记得以前的事情,说一次没什么,说多了便显得烦乱。
  正好这时候钟想几跟木子峻两人终于跟上她,钟想几一见陆真真身后的女子,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了僵,随后扯动嘴角用了极其尖酸的语气说道:“哟,原来是胡大小姐啊!”
  耶?莫不是这钟想几也认识她?自然了,钟想几认识原主,而原主认识这个胡小姐,这么算来他认识胡小姐也不意外。
  胡小姐全名胡佳碧,突见陆真真身后的钟想几时,她的嘴角也是狠狠抽动了两下,脸色也跟着煞白。“想、想几哥哥……”
  “这个称呼我只允真真一人唤,胡大小姐还是称我钟公子罢。”钟想几说罢,走上前拉着陆真真的手道:“我们进去吧。”说完,又回头看着木子峻道:“木兄,虽说此地已归钟天师所管,不过难免有不怕死的小鬼小怪偷偷潜来,我们还是进去吧。”
  木子峻挑眉,看了胡佳碧一眼,淡淡的表情升起一抹好奇,随后朝胡佳碧微微点头绕过她,与陆真真钟想几一道进了钟馗庙。
  胡佳碧站在原地,听着钟想几言语中的讥讽,心里微微抽痛,却觉得他所说的话不全错。低着头与身旁的丫鬟说道:“走吧。”
  陆真真被钟想几拉着进了钟馗庙,她始终觉得她跟胡佳碧还有钟想几之间定有什么渊源,于是开口问道:“想几哥哥,那胡大小姐……跟你有仇么?”
  钟想几松开陆真真的手,回头看了木子峻一眼,颓然摇了摇头说道:“你倒是忘得一干二净,跟她胡佳碧有仇的不是我,是你。”
  陆真真被钟想几指着鼻子,心头一皱,头忙向后退了退。
  木子峻便觉更加好奇了,挑挑眉道:“既然进了庙,便先尊拜钟天师吧。”
  钟想几听罢,又在陆真真额上敲了敲,这才转身去与庙祝低声说话,想来是捐香油钱的吧。
  陆真真伸手揉着额头被钟想几敲的位置,嘟着嘴巴朝他的背影做鬼脸,却被站在她身旁的木子峻看了去,只听见木子峻忍俊不禁的低低笑了声。
  白了木子峻一眼,她这才抬脚走到钟想几身旁跟庙祝拿香。
  三人求了驱鬼符之后,便在庙外的一处空地坐下。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日子,天空万里无云蔚蓝似海,身旁花丛处处蝶舞翩翩,地上嫩草翠绿悠然惬意。
  “想几哥哥,那胡佳碧到底是……跟我有什么仇?”陆真真一坐下,便迫不及待地问钟想几。
  木子峻嗤笑一声,伸手轻轻抚了抚陆真真的秀发,回头看着钟想几。
  钟想几嘴里喳喳两声,“她与你本是闺中密友,我道你怎地被逐出陆府便流落到城外荒野了,原是她见死不救!”
  原来如此,他是在为自己鸣不平,想来平时她跟胡佳碧感情应该是很好很好的才对。可是胡佳碧却在自己落难时退缩不予理会,致使陆真真一家三人流落乡村无片瓦遮头。
  “哎,这又怎么能怪胡佳碧呢?我落难,出于名声胡佳碧就算想要出手帮忙,胡家总不会不顾她的名节放任她随心所欲吧!”她可是被指与下人有私情的,任何想帮她的人都得掂量掂量呢。
  “此等事情何须她亲自动手,随便叫吩咐一个下人都能办好!”钟想几愤愤地说道,“分明是她从小嫉妒你容貌胜于她,又比她更得各家长辈的心,这才故意为之。”




☆、第一一七章 好事成双

  还有这样的事儿?陆真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心想着我如今黑乎乎像碳头一样,她该是不会嫉妒了吧!
  自己这个身体到底有多漂亮她是不知道啦,刚穿越过来那会儿被刘氏砸得头破血流,哪还看得出来漂亮与否,到后来头终于好了,她人也晒得差不多黑了!
  木子峻则是挑挑眉不置可否,在他心中,陆真真的美不只局限于外表,更多的是她身上那种自信与从容向上。
  钟想几瞧了瞧陆真真,轻轻摇头,“如今你美貌不如从前,她自然傲娇想与你接近了,如此方能衬托出她的美貌来。”顿了顿,钟想几盯着她嘿嘿笑了两声,“不过在我心里,她永远比不上你。”
  哎哟,这是赤果果的示爱么!陆真真偷偷拿眼角看了看木子峻,见他一副淡定的样子,心里才稍稍安下来。
  “何必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呢?管那胡佳碧以前如何对我那也是过去的事情,我都已然忘怀,你何必耿耿于怀呢?这大好风光错过了可就要等明年了,何不好好赏玩一番。”陆真真说着,左右瞧了瞧身旁的两个男人。
  哎,都是很优秀的人啊!木子峻从容优雅,超凡脱尘;钟想几潇洒不羁,俊逸非凡。若是换了任何人,都会左右举棋不定吧!
  只可惜,她已经喜欢了木子峻,便不不会再喜欢上钟想几。有时候死心眼也不是件好事!
  两人听了陆真真的话,皆点头表示赞同,于是三人边下山边欣赏周边风景,秋季已经到了,有些树木依然郁郁葱葱,也有些已经开始变得金黄。
  沿路风景倒是都还好,只是刚刚来时她一路都心思不安,这才错过了。
  三人回到元下坊,已经到中午时分,陈氏跟三姐两人已经做好了饭菜等他们。
  木子峻跟钟想几同行。自然就留下来吃午饭,这些菜都是三姐烧的,陈氏虽然偶尔也会烧菜,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陆真真跟三姐在做。
  吃过午饭,木子峻搬出他的茶具,几个人围坐在树下的石台上,纳凉喝茶。瞧着好不惬意。
  陈氏跟三姐两人在收拾碗筷,忙得不亦乐乎。
  院门口走有人走进来,陆真真抬起头一瞧,原是老侯。见他脸上笑得合不拢,一看就知道有什么喜事!
  “侯叔,瞧你笑得,可是有什么喜事儿?”陆真真说着。腾出个位子来让老侯坐下。
  这老侯没来还不觉得。他这一来让陆真真觉得,似乎好久没见着侯长生了。
  老侯腼腆笑了笑,走到陆真真身旁坐下道:“倒是让你瞧出来了。”
  陆真真哈哈笑了笑,“侯叔这喜事儿都写在脸上了,任谁都能一眼瞧见。”
  老侯又是嘿嘿笑了两声,就见木子峻倒了茶递给他,忙接过茶杯连连点头。
  “什么喜事儿啊?”身后响起三姐的声音,笑哈哈的显然也挺开心。
  陆真真心里估摸着。她莫不是又跟陈氏两人商量什么‘好事’了。
  老侯见三姐,忙低了低头,随后低声说道:“我、我就快当爷爷了。”
  此话一出,四周先是一片寂静,似乎大家都还在接收这个讯息,而后是几个人七嘴八舌的恭喜之类的话。
  陆真真眼尖瞧见,三姐说了几声恭喜之后,便低着头站在原地盯着老侯瞧。只是老侯这时候被钟想几跟木子峻还有后来的陈氏三人问着话,没有注意到。
  三姐的那点儿心思陆真真怎么能不知道,若是别人也就算了,她可是亲眼见到老侯跟三姐两人藏在内心底的暗事儿。那种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痛苦,确实很令人苦恼,这不她正接受这考验呢么!
  三姐也是个苦命的,无儿无女,丈夫也去世得早,虽与老侯有心却碍于重重顾虑不能在一起。“侯叔,这天大的喜事儿,是否想过要好事成双哪?”
  双喜临门!在场所有人都回头盯着陆真真看,四周顿时又是一片安静。
  陆真真从左到又扫视了一遍,最后目光停留在老侯身上。
  老侯被陆真真盯得有点发愣,然后目光看向三姐。
  在场的人本就顺着陆真真的目光看着老侯,这会儿老侯把眼神落在三姐身上,大家自然而然地看向三姐,瞬间都明白陆真真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三姐浑身一僵,目光闪烁在众人之间,最后也落在了老侯身上。
  老侯有些犹豫地坐在原地,拿着茶杯的手都有点发抖,似乎做了错事的小孩般盯着三姐看。
  陆真真见状,老侯是在害怕,如今他跟三姐两个人虽然不能在一起,总算能从容面对;若是这会儿说这件事情不成,那以后两人见面不是尴尬便的无话可说,那样岂不是得不偿失。
  可是他们两个若是不打破眼前的障碍,那么注定一生只能两相遥望,无论如何都走不到一起。三姐对自己一家人如何她看在眼里,更记在心上,所以她希望三姐能幸福。
  陆真真俯身向前,在老侯耳边轻声说:“侯叔,其实这件事情…长生哥也知道。”顿了顿,又道:“若是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便是只能与我干娘隔河相望了。”
  老侯低垂着眼睑,双手紧紧握着茶杯,就差没把茶杯捏爆。
  三姐本就站在石台旁,居高临下看着老侯纠结的模样,心里微微抽痛。想上前说些什么,身体又似灌了铅般千斤重。
  陆真真看着老侯那般紧张,微微皱眉,回头朝木子峻眨了眨眼。
  木子峻会过意,朝老侯微微笑着说道:“侯叔为人忠厚老实,谁若能与侯叔携手一生,乃前世修来的福分。”
  陆真真见木子峻折返赞美的话令得老侯微微脸红低下头去,就知道已然奏效,随后她忙朝钟想几使了使眼色。
  钟想几得意洋洋笑着说道:“我府中有一管家,年三十有三还未曾嫁人,若是侯叔不嫌弃,我倒是乐意当个媒人与侯叔牵线。”
  这话够绝,才一说完,老侯跟三姐两人皆愣了愣,随后老侯忙抬起头来,“有劳钟公子,我、我心中实有所属。”
  哦哦哦!这下想逃都逃不掉了吧!
  所以说乡下的人单纯,钟想几这也只不过随口一说,瞧瞧两个当事人立马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三姐虽然没开口,但是脸色突然变白,很明显担心钟想几当真给他家的女管家做媒。
  三个人使了使眼色,挑眉得意。陆真真问:“侯叔,何不就大胆了说出来,瞧,我们这不是都站你这边的么!”
  侯叔看了看陆真真,又看了看旁边的几个人,最后看着三姐。缓缓放下茶杯站起来,走到三姐身旁,低声问道:“你…你可愿意?”
  三姐难得羞涩,低着头双手不定搅动,近乎六神无主的样子。
  陆真真想如此下去可不是办法,若三姐这会子当着众人的面拒绝了老侯,他们两人这一生只怕难了。
  于是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陈氏,朝她使了使眼色。
  陈氏本不是很清楚三姐跟老侯之间的事情,不过到了眼下这一刻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当下便走到三姐身后说道:“三姐,老侯当真是难得的老实人,若有心,便成其好事吧!”其实陈氏还想多劝导两句,不过她想,她的事情三姐都知道,她都这般说了,三姐自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便不再开口。
  三姐抬头看向陈氏,竟是连她也这般劝道自己。一时之间除了对不起丈夫之外,似乎再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但是回想起丈夫临死时跟自己说的那些话,让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幸福……!
  随着三姐的沉静,四周也跟着安静下来,只剩下木子峻身旁的炭炉上突突突的开水声。
  时间似乎停止跳动,大家都在等着三姐的回答。
  老侯更是紧张得嘴唇都发紫,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三姐看。
  三姐低着头,想着这些年来与自己丈夫的点滴,还有与老侯的点滴,心里万般委屈。
  她本是跟老侯情投意合的,只可惜老侯的父母无论如何都不许他们两个成亲,最后老侯被迫娶了白家的女儿。
  而那时自己正伤心,就自然而然与丈夫走到了一起。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年华不再,村里一朵花也早已凋零,却是到这个时候,才能与老侯在一起。
  心中说不出是酸楚还是喜悦。
  曾无数人让她改嫁她都拒绝了,别人不知道老侯却是知道的。这一生,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跟老侯之外,再无人能让她委身下嫁。
  随着三姐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所有人都呼地松了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