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64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6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陆真真一听,心里略略做了思量。
  几个人又说了一些关于荷叶的事情,夜深大家便都散了。
  第二日,陆真真照常到城里帮忙,到中午时分,他们两个一起坐下吃了几个饼。
  吃完饼,陆真真与张汉说道:“张汉,你可有认识的兄弟姐妹是稍微可靠一些的?”
  张汉虽然知道陆真真有心想要扩张早点摊,却不知道她问他这个问题是做什么。“倒是有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
  “如此!好,若是可以的话,还要麻烦你帮忙介绍几个可靠的朋友与我认识。”陆真真双眼发着亮光。
  “姑娘要认识一些可靠之人做什么?”张汉好奇地问,虽然他知道这些他就算不问,接下来也会知道原因的。
  “我计划在城里多开三家早点摊。需要人手来帮忙。”这几个还是看店的帮手,若是这几个早点摊生意都不错的话,估计她还得找一个帮厨的。
  她一个人就只有两只手,如何能做得来那么多活,所以这个帮厨是肯定要找的。
  张汉显然有点不可置信,一次多开三家!
  “今天估计没那么早完工了,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其他几个地方下定金,然后下午还要回来烙饼,我明日要去临镇看荷叶去。”陆真真一边说,一边喝了口热汤。因为太热给烫了一下,哈着气。
  张汉点着头,“那新铺头的工人要在什么时候到岗?”
  “最好八月初一之前。”陆真真说完,再喝了一口汤。
  张汉再次点头,陆真真放下碗看起账目来,细数这段时间的盈利,心里小小得意着。
  两人收拾好铺头之后。便到其他农贸街下定金,下好了定金,两人又回到农贸街,张汉磨芋头,陆真真开始和面。
  一直忙到太阳西斜,才把手头上的事情全部做完。
  而等陆真真回到元下坊,早已经日落西山。元下坊家家户户也早已经是炊烟袅袅饭香飘飘。
  一进门。便见到木子峻坐在石台上,两人四目相望时,双双扬起嘴角。
  木子峻朝她走来,“怎么才回来?”这般轻轻问着,手缓缓抬起为她拂去沾在唇角的发丝,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心疼的感觉遍布全身。
  陆真真一手拍了拍肚子,“我快饿死。不知道娘亲可有烧好饭菜?”
  显然这不是在问木子峻,而是在期待。
  “你娘没烧菜。”木子峻挑挑眉,心里存了逗她的心思。
  果然,陆真真抬起头来,眼珠子微微抖动了下,随后轻轻摇头,“孺子不可教也!”
  “哈哈哈…你也知孺子么?”木子峻笑得好不得意,“你娘是没烧菜,不过三姐来帮忙烧好菜了。”
  陆真真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顿时皱着眉一脸气鼓鼓看着他。
  木子峻见状,忙低下头来认错。“别生气……”
  见到他低声下气的样子,她的心开始荡漾了。
  这时候三姐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哎哟,也不晓得真真那丫头什么时候才回来,这天都黑了。”
  陆真真听罢,吐了吐舌头,低声问:“子峻哥,你可吃过饭了?”
  木子峻点头,“快进去吃吧,我在石台泡茶等你。”
  陆真真羞涩地低下头,而后点了点,也不去看木子峻,便转身进了正屋。
  正屋里,饭菜显然已经做好有一段时间了,大家都还坐着等她。
  三姐一见陆真真进来,嘿嘿笑了几声,“这刚念曹操曹操就到。”
  “我原还在好远便听见干娘的呼唤,哪还敢耽误,只怕侯叔怪我磨蹭了干娘的时间呢。”陆真真边走到椅子上坐下,边开口取笑三姐。
  三姐本来还想再哈拉两句,被陆真真这么一堵,她这老脸也微微涨红,却是不敢再说话了。
  陆真真很满意这个的效果,忙伸手拿了筷子招呼大家:“吃饭吧都凉了。”
  大家都拿了筷子吃饭,只是…陆真真看向阿全,他似乎心情有点怏怏的,以前都是跟陆展贺一样抢着先尝味道,今天却愣愣地拿了筷子就扒饭。
  “阿全,吃菜。”陈氏夹了一块肉放到阿全的碗里,再夹了一块给陆展贺:“展贺你也吃。”
  今天儒是进城去给木子峻买纸墨正好叫她碰上,她抓着人不放,非让他帮自己带些肉回家才肯放人,要不然今天晚上哪有这顿肉食吃。
  阿全看着碗里的肉,盯了有一阵,才夹起来往嘴巴里送。
  陆真真觉得他今天很奇怪,但是又不好意思问,打算等一下找陆展贺打探一下情况。
  几个人吃过饭,陈氏收拾碗筷,阿全溜回家去了,陆真真拉着陆展贺进了他的房间。
  陆展贺被陆真真这偷偷摸摸的样子搞得有点不好意思,他虽然还是小孩子,不过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如今已经开始懂事,所以有点排斥姐姐这么拉着他神神秘秘。
  “展贺,阿全是怎么了?”陆真真低声问,边瞅了瞅房间门口,“怎的吃饭也没啥精神?”
  陆展贺轻‘哼’一声坐到床上,“今日我们两一起去了他家那屋子,却发现他家那屋顶松松软,随时都会掉下来。”
  咦!原来是这样,头无片瓦,这还真的是件挺令人担心的事情。
  “那……那他有没有怎么样?”陆真真继续小心翼翼地问道。
  陆展贺白了他一眼:“还能怎么样,哎……那屋说实在的已经没办法修葺,只能重新盖了。”
  重新盖!以阿全或者陆家目前的经济情况,是不可能有本事重新盖的呢。“可是…如何盖?”
  陆展贺嘟着嘴,“要是知道如何盖,他还能愁成这样么?”
  也是,陆真真心里纠结着。
  阿全从小便没了父母,吃百家饭长大,如今房屋老旧退化,他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别说盖房子,有能力养活自己就已经很不错,偏生在这个时候还出这等事情!
  回头看着陆展贺,她眼珠子转了转,说:“展贺,若是阿全搬过来与你睡一个房间,你可愿意?”
  陆展贺沉思。
  陆真真当然知道,他以前是陆家的嫡子,就算陈氏不得宠,他还是有一定位置的。如今不仅要他一个人睡这么小的房间,而且还要再与人同住这么小的房间,换做任何人,都会有心理落差的。
  “莫不是……你不愿意?”
  陆展贺摇了摇头,“有何不愿?到元下坊之后,我与他基本形影不离,很多事情都是他照顾我,他帮助我,若是他有难而我不愿出手相助,岂是君子所为?”
  听罢陆展贺这一席话,陆真真感觉心里异常震撼。
  什么时候,陆展贺竟然变得这么…怎么说呢,说他君子嘛他还只是小屁孩一个。可是明明就变化很大,而这种转变,应该跟上学堂有关系吧!
  在他这一席话之下,陆真真只感觉自己再无颜面来面对他,悻悻然问道:“那你适才又犹豫那么久?”
  陆展贺白了陆真真一眼,“阿全与我一起上的学堂,我学到的东西他自然也学到了,本来日日在咱们家吃饭他已经很愧疚了,如今若是再住到我们家,他岂不是无地自容?”
  哎呀!这也还真的是个问题。
  她那时候初来元下坊,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阿全,他趴在破旧篱笆便扔进来一个莲蓬时的情景。
  那张酷似王宝强的脸,在慢慢变得忧郁,慢慢开始思考人生。若他父母不曾去世,应该会比此时的他强百倍不止吧!
  “待明日,我们便劝他一劝吧。”陆真真说完,看了陆展贺一眼,走出他的房间。
  正屋里,陈氏刚刚洗过澡,此时又是围着油灯缝制被褥。这天气眼看着逐渐转凉,厚衣裳跟被褥是都该早做准备的。
  她没有在正屋里停留,而是直接走到院子里。果然看到石台处,炭火光芒下木子峻的侧脸。
  微微笑着朝石台靠近,木子峻听见有人靠近的声音,回过头见到来人是陆真真,嘴角微微上扬。
  陆真真走过去坐下,木子峻为她倒了一杯茶,两人一起品茶。
  “你明日要去临镇寻荷叶么?”
  陆真真一愣,随后微微点头。
  “什么时辰去?”木子峻提着咕噜咕噜翻滚的开水,往茶壶里冲。
  “天亮便出发,要不然一天只怕不够用。”陆真真放下茶杯,任由木子峻为自己满上茶水。
  木子峻微微笑,“那我随你一起去。”
  陆真真诧异回头看向他,“子峻哥不用给孩子们授课么?”
  “明日儒是带他们练字。”顿了顿,木子峻怕她又问为什么要去,便直接道:“秋时,我想去瞧瞧是如何收莲藕莲子的。”
  陆真真没再开口,嘴角噙着一缕缕甜蜜的笑。他这是在担心自己一个人,不放心呢……




☆、第一一三章 寻荷叶(一)

  第二日一早,木子峻果然很早便起床来,陆真真出屋门时,他已经站在那儿等着了。
  洗漱完毕,陆真真手里拿了一包十个饼,腰上别了水壶,理了理头发,便跟他一道出了家门。
  临镇虽说不是很远,但是光靠走路的话至少得走上半天。
  陆真真本想着到外面大马路时寻来驴车牛车什么的搭上一程,可是在大马路上走了好远好远一段路,依然没见到驴车或者牛车经过,更别提马车了。
  于是两个人一直走一直走,将近一个时辰后陆真真双腿快承受不住,终于听见身后有赶牛车的声音。
  一时间兴奋地抓着木子峻的手等在路边,等那牛车近前来时,嘿嘿笑着朝赶牛车的大爷说道:“大爷,我们是这附近元下坊的村民,需往临镇上办点事儿,无奈走得双腿发软,这天又还热得很,希望大爷这牛车能搭我们一程。”
  那赶牛大爷瞧了瞧陆真真,又望了望木子峻,最后笑意盈盈地点头道:“老头这牛车后斗还甚是宽敞,二人且坐上来吧。”
  陆真真跟木子峻两人心中皆是一喜,对望一眼,朝大爷鞠躬谢了又谢之后走到牛车后斗,木子峻托着陆真真的腰扶她坐了上去,而后他才跟着坐上去。
  赶牛的大爷见他们两个眉来眼去的模样,笑了笑嘴里大喝一声,扬起手里的鞭子抽在牛屁股上,老牛吃痛,缓缓向先走去。
  “你们小夫妻二人是要到临镇省亲还是行商呀?”前头的大爷边赶着马车,边笑盈盈地问身后的两人。
  陆真真跟木子峻听了大爷那句‘小夫妻’,心里顿时甜蜜万分。“我们是去寻荷叶的。”
  “寻荷叶?”大爷似乎不太明白,发白的眉头皱了皱,随后摇摇头,“现在年轻人啊,老头我懂不得咯!”
  想来老大爷以为他们两个是去游玩的,寻荷叶。不就是去看荷花这些么。陆真真不禁微微一笑,却没去给老大爷解释。“大爷,您怎的这么大年纪还赶牛车出门呢?”
  老大爷哈哈笑了几声,“老头我一日呆在家里便觉浑身不舒服,所以还是出来赶赶牛车。赚几文钱也好让自己浑身舒坦。”
  陆真真与木子峻又是相对一笑,人老了,总是越发的希望身边有人陪伴,哪怕没人陪伴,也不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
  就算是跟一群陌生的人呆在一起,一整天也没说上一句话,也比一个人呆在家里安安静静的好。
  陆真真就曾见过一个老头,听说隔壁玩得挺好的一个老头去世,便吓得门都不敢出。似乎那个老头死了,下一个死的便是他。
  可是人生在世谁能无死,不管是害怕或者的豁然接受,都难免一死。
  一路上有了老头的陪伴,再加上有牛车坐,倒是过得很快。她把带过来的饼递了两个给老头吃,余下的他们两个也毫不客气吃了,刚刚出门都未曾吃过东西呢。
  到中午时分。终于来到临镇,坐在牛车上颠簸了半天,陆真真骨头早就散了。
  老头送他们到镇门口,便要离去,陆真真忙拦住他从荷包里拿了铜板出来,“大爷,这一个铜板是给您买些东西吃的,您且收下吧。”
  大爷看着陆真真手里的铜板,随后哈哈笑道:“老头我儿子是打猎的。儿媳妇是卖菜的,婆娘帮人绣花缝衣的,什么都不缺,小姑娘还是与你家郎君一道去吃个热食吧。”说完,大爷扬起手中的鞭子抽在牛屁股上,缓缓走远。
  走出好远,陆真真还能听到他爽朗的笑声。
  回过头,见木子峻正看着她,“你、你瞧着我做什么?”
  木子峻没说什么,依然是微微笑着看她。然后走过来伸手揽着她的肩膀,两人一道走进城门。
  两人先在路边寻了一家客栈打尖,匆匆吃了午饭,两人便在路边找人问了路。
  还好这个镇小,而且种荷花的也就那一家,很快便问到路。
  小镇风景如画,木子峻此行还真是来对了,陆真真心想着,或许他无意要来看风景,却有意外收获。
  对于木子峻来说,这次确实无意来看风景,见到小镇风景如画,确实是意外收获。他这段时间一直无好画作,便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