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66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6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叫一个不懂琴棋书画的人来看你画的画,自然是千百般的好。”陆真真微微笑着走近。
  木子峻并没有停下手里的画,依然继续低头作画。
  陆真真转身走到窗边的斜榻坐下,见桌上有两本书,应是刚刚他趁着自己洗澡下去买的。
  随手拿了其中一本翻开来看,是一本讲解江南风光的书,上面写得很详细,哪些地方风景如画,哪些地方民风淳朴。
  看着看着,不知不觉间困意袭来,她最终斜躺在斜榻上沉睡过去。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感觉有人把自己抱到宽大的软床上,为自己盖好被子,然后顺便坐在了床边。
  她微微睁开双眼,见到木子峻正低头看着自己,那眼神中尽是柔情。
  木子峻见她睁开双眼,嘴角微微上扬,“把你吵醒了。”
  陆真真轻轻摇晃脑袋,“你困么?”
  木子峻没有回答,依然微笑着低头看她。
  “何不上床睡觉?”陆真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开口做这个邀请,哪怕这个邀请是很单纯的希望他夜里能睡得舒服。
  木子峻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低头看着她,眼神已经从柔情转为复杂。
  见他这样,陆真真忙低声说道:“子峻哥可别想歪了,只是、只是、那斜榻实太小,我靠着都尚且不舒坦……”
  木子峻微微一笑,僵在半空的手继续朝她而去,轻轻抚上她的脸颊。
  陆真真被他这一抚摸,头往后靠了靠脸微微一侧,似抗拒又似引诱。
  “你…不怕?”木子峻把她脸颊上的发丝轻轻挑开,眼光温柔的落在她脸上。




☆、第一二五章 相拥而眠

  他说话时所吐出的气息落笼罩着陆真真,令得她此刻的心脏‘扑通扑通’急速跳动。“子、子峻哥…”
  话还未说完,已被木子峻伏下来的双唇堵住。
  感受着陆真真身上的一阵颤栗,木子峻用舌尖缓缓启开她的贝齿,一阵芬芳随着她贝齿的启开而渗入他的嘴里,香甜可口。
  陆真真被木子峻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一跳,动也动不了,全身僵硬,只能凭他主导领着自己走向痴迷的巅峰。
  不得不说,木子峻接吻的技术真的很高。也因为这样,令陆真真不禁想起木子峻背后的家世。一个有身份的人,后院里怎么可能会凋零?说不定他早已经娶妻生子,而且妻妾满室。
  想到此,她忽然产生了一种抗拒心理,身体想向后缩去,无奈躺在床上是怎么缩也缩不到地上的,唯有把头往一边侧去。
  而木子峻正品尝着她的芬芳美好,见她突然的躲避自然不会让她得逞,本来抚着她脸颊的右手转而变成按住她的头,不让她退缩逃避。
  他的吻越发狂热,似乎在惩罚她刚刚逃避的行为,陆真真只觉得此时她已经双唇火辣辣,身体一阵又一阵的颤抖。
  两人的呼吸开始粗重,木子峻身体压下来,整个把陆真真拥在身下,感受着她的心跳,呼吸着她身上淡淡的青草味。
  陆真真有点迷离的感觉。心里暗想着,莫不是她与他便要在此处成就秦晋之好?
  心里有点害怕,毕竟这是古代。
  木子峻只觉心里头似乎有无数蚂蚁爬过,浑身燥热得让他想一把扯开身下人儿的衣衫,然后让所有要保留的不要保留的统统去见鬼。可是脑子里残存的一丝丝理智却告诉他不能,不能这么做!
  于是在**与理智的双双抗衡下,他妥协了。
  他始终是理智胜于一切的人,这也可以说成他是君子。
  她在下,他在上,两人都喘着粗气。整个房内弥漫着浓厚的**,在秋风的调试下慢慢稀释。
  良久,木子峻翻身躺在陆真真身侧,同样喘着气却没刚刚那么严重。
  陆真真躺着一动不敢动,她不是无知的女人,有些时候她知道不动比动好。
  木子峻伸手拉了拉被子帮陆真真盖好,顺便给他也盖上。就这么和衣睡在了她身侧。
  两人挨着躺在大床上,却谁也不敢碰谁一下,甚至不敢开口说一个字。
  秋风徐徐,因为没有合上窗户,这会儿躺在床上竟是有点儿凉。
  木子峻翻身,轻轻拥着她,给她带来许多温暖。
  她感受着他身上的温暖。竟在不知不觉间伸手搭上了他的腰。
  两人都侧着身面对着面躺着。此时早已经没有了睡意,木子峻盯着陆真真殷红的脸,一眨不眨。
  陆真真眨巴着眼睛,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的眨巴一张一合,“子峻哥……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木子峻拥着她腰身的手缓缓向上,游过她的背,落在她殷红的脸上,“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
  被他这么一说,她只觉自己的脸更发烫。
  突然想起刚刚自己的疑惑,抬眼盯着木子峻,心里衡量着要不要问,咬着下唇不知所措。
  木子峻伸手抚平她咬着下唇的动作,“受伤了怎么办?明天回去你娘亲会怪我的。”
  “子峻哥……”吸了口气,她鼓起勇气低声问道:“我有疑惑……不知当问不当问?”
  木子峻心里滑过无数种她心中疑惑的可能,最后轻笑一声说:“问吧。”
  陆真真舔了舔嘴唇,低声问:“我、我观子峻哥通晓男女之事…子峻哥是否已然成亲?”
  木子峻刚刚见她舔嘴唇的模样甚是诱人,没想到一转眼却又被她的问题打回十八层地狱。
  “尚未。”
  他只是这么简单的两个字,却让陆真真的心狠狠撞击了一下,显然是开心的撞击。只是,没有成亲便有这么厉害的吻技,想来小妾应该有不少,说不定……孩子都老大不小了呢。
  木子峻自然看出了她心头忧虑的事情,心里某处温暖如水,伸手轻轻敲了敲她的脑袋。“我是有许多姬妾没错,但是那些不是我所爱,都是送来的礼物。”
  送来的礼物?不是他的所爱?但是,既然不喜欢不是应避而远之的么?怎么还…跟人家那个啥?
  回头一想,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要是面对那么些娇媚小妾还能定力十足的话,那才叫有问题呢!
  虽然这么想,可是她又不甘心。
  “我答应你,从此往后的一生,只拥你一女入睡。”木子峻见陆真真时不时的皱起眉头,竟不知不觉地许出自己的承诺来。她其实是不知道,身为男子,早在性。启蒙之时,便被逼着与不相干的女子发生关系,似乎有点家底的人家都会这么做。
  陆真真抬头看向他,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找到了些许慰藉。是的,他以前是怎么样的有什么关系,他们看的是未来,并不是从前。他说了从今以后只有她一人,那么那些姬妾便都会被送出去,这是他给她的承诺。
  “那…子峻哥、可有子嗣?”
  木子峻呆了一呆,突然忍着小声哈哈笑了起来。
  陆真真甚是疑惑,抬眼盯着他笑得好不欢快的脸,“子峻哥?”
  “我的孩儿只有丫头你才有资格生。”木子峻说完,不管脸上还没有消逝的笑,头向前靠去,又吻上她的唇。
  陆真真这次没有逃避,他刚刚说了,只有自己才有资格跟他生孩子,那么便是说他目前还没有子嗣。
  既然没有妻妾也没有子嗣,那么她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木子峻感受到陆真真突然的转变,刚刚即被动又逃避的人哪里还在!此刻的她主动伸出丁香小舌挑逗他的舌头,更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有点意外跟惊喜,更多的是犹豫。
  他在犹豫如此良辰美景是否是两人结合之日,理智上他想等到两人穿上大红喜袍之日在洞房花烛之夜再慢慢享受各自的美好,但是在**上……他却无时无刻想把她吃干抹净!
  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
  他将她拥在怀里,紧紧贴着她的胸前,彼此急促起伏的胸前产生着莫大的魔力。
  吻是热切的,但一吻结束之后,并没有发生像陆真真想象的事情来。
  不管怎么样,她这回是彻彻底底相信这个紧紧拥着自己躺在床上却一动不动的男子是彻彻底底的君子,因为此刻她的下身正抵着一根火辣辣的硬物。
  木子峻拥着她,心里想着:一定要尽快成亲,要不然他怕自己撑不到成亲那一日,那么这么长时间的维护便功亏一篑了。
  这一夜,两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醒来,陆真真睁开双眼,首先看到的便是正盯着她看的木子峻。
  木子峻见她醒来,最叫微微上扬,“醒啦!”
  陆真真也微微淡笑,“嗯。”
  这么简单的问候,却让两人都倍感温馨与甜蜜,虽然还没有成亲,但是有了此时此刻的对比,便会期待着成亲之后的每一个清晨。
  “睡得好么?”木子峻动了动放在她腰上的手,轻轻拨开她脸上的发丝。
  陆真真点头,“你呢?”
  木子峻挑眉,“很好。”
  “要起来了么?”陆真真低声问,其实此时天已经嚓嚓亮,也是到了该起床的时候。
  “嗯。”说罢,木子峻缓缓放下手来。
  陆真真撑着半坐起来,低头看向刚刚自己枕着的所谓‘枕头’,竟是他的手臂。
  木子峻也想起来,但是手臂被陆真真枕了一个晚上,早就麻痹得动也动不了。
  她见状,心里满是懊恼与自责。亏自己刚刚还问他睡得好不好呢!手臂被自己这么一枕就是一晚上,哪能好到哪里去!
  木子峻看出她心里所想,便微微笑着说道:“没事,我只是想多躺一会儿,你且先去洗漱,小二已经将洗漱用的水都放在门口了。”
  咦!小二都来过了?她怎么毫不知情?
  起床走到门口,轻轻打开门,果然门口放了两个脸盆,旁边用竹篮子放了两块毛巾还有两小撮盐巴。
  这上房还果然不一样,什么都备齐了。
  也没多想,把两个脸盆一一端进房间,然后再把篮子提进来,她先洗脸漱口。
  木子峻直过了好一阵,才缓缓坐了起来。
  陆真真朝他看去,显然他昨晚睡得并不是很好,眼神有点无精打采的样子。
  对于这点,她很是惭愧。
  而木子峻则在她惭愧心理才冒出一点由头时,走到她身后轻轻拥着她低声说道:“不必觉得愧疚,我希望以后的日子里能每夜这般拥着你入眠,每日清晨这般看着你醒来。”
  才洗过的脸唰一下变得通红,陆真真怎么的都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脸红了!
  把洗漱的地方让出来给他,陆真真走到窗口站定,看到远处荷塘之上有人在作业,心里微微点头,心里暗做打算。
  等到木子峻洗漱好,两人携手下楼去吃早点。
  小二见两人下来,眼珠子转了转,忙招呼他们坐下,然后给他们送上几样清淡的早点。
  吃过早点,陆真真便与木子峻说要先去找牛车,这些个荷叶至少要用上三四牛车。一牛车放一两千张荷叶是有的,三四车便是七八千张荷叶,足够一年的用度。




☆、第一二六章 小事多多

  等找好了牛车,已经到大中午,陆真真拉着木子峻随便在客栈吃了点东西,就跟着牛车去荷塘。
  牛车走不了河边的小路,只能绕了个大圈走大路,多花了不少时间。
  等到了荷塘时,那兄弟两家人正好吃过午饭继续摘荷叶,见到陆真真来,都笑得合不拢嘴。
  陆真真看着荷塘边堆满了那么多荷叶,心里暗暗想,荷叶包饭最好是能成功推出,要不然的话,这成堆成山的荷叶,还真不知要如何是好。
  把放在荷塘边那些摘好的荷叶先装上牛车,然后吩咐了赶车的人先装好先送到元下坊。元下坊离这边不算太远,这些赶牛车的人经常在附近活动,自然知道位置。
  等到最后一牛车装好时,陆真真跟那兄弟二人打了合约,便是以后的每一年,这荷塘的荷叶除了她之外再不能卖给其他人。
  那两兄弟心想着,这荷叶除了你要之外,还能有谁要?于是便应了下来。
  跟木子峻两人坐上最后一辆回元下坊的牛车,已经差不多是下午两点多,比预期的要早一点。
  牛车摇摇摆摆,艰难地驮着身后的重物向前走去。
  陆真真跟木子峻两个欣赏着沿途的风光,各怀心事。
  回到元下坊时,天色已经暗了,先到的那些牛车已经折回去,最后这一趟牛车收了钱之后也加快脚步往回赶去。
  陆真真看着自家院子地上堆满了荷叶,而陈氏便站在院子中央,盯着那些荷叶微微皱眉。
  陆真真见状,知陈氏心里估计难受,白花花的银子就买了这么些荷叶。这得往哪儿放呀!
  “娘。”陆真真走上前,拉着陈氏的手,低声说道:“娘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加倍加倍赚回来的。”
  陈氏还能说什么,所幸的是冬天的厚衣衫已经做好了,被褥什么的也都做好了。要不然一家人……哎!
  三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