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8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王九妹本只是想朝陆家讹些银子花,却没想这陆真真伶牙俐齿,她不但要不到一分钱,反而让陆家拾了便宜。
  回头看着白岳明,王九妹上前揪着他耳朵说道:“不就几条小鱼嘛!你把人打成那样,瞧瞧你要是闹出人命可如何是好!”
  “哎呦呦唯……我的娘亲,您倒是松手呀,我耳朵都给您揪出来喽。”白岳明伸手捂着耳朵根,痛苦得整张脸都扭曲在一块儿,让人看着就觉得这王九妹教训儿子是不是太严重了!
  “娘,放开岳明吧,小孩子哪有不闹事的……”白柳月见王九妹这次是真动手揪弟弟的耳朵,忙上前护着弟弟。
  王九妹实也只做做样子给围观的乡亲们看,现下有白柳月阻着,她自然而然松开了白岳明,可嘴巴上却没停下:“看你这几天不给老娘好好呆着去,若是让老娘再见到你出门闹事,定不轻饶你。”
  白岳明显然很不服气,狠狠盯了陆展贺一眼,随后目光落在阿全身上。“你这猴崽子,妄当初还经常跑到我们家去蹭饭吃,如今反过来竟跟别人一起捣鼓我。”
  阿全抬高头颅,不疾不徐道来:“我、我只是说真话。”
  这一句真话,让白家人更没办法待下去了。阿全本来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他在村子里从来没有说过谎话。所以他说的真话,绝对能让围观的乡亲们相信,并且再次对白家指手画脚。
  “舅母,瞧瞧岳明那耳朵都红肿了,还是带着他回去用凉水敷一敷吧。”侯长生瞧白家跟陆家一直不散的话,这热闹必是还有得看,所以便朝王九妹开口,眼神却朝白柳月使了使。
  白柳月本来就一直注视着侯长生,最会察言观色。便对王九妹说道:“娘,表哥说的是,还是先回去吧,爹爹也快回了吧!”
  王九妹瞅了侯长生一眼,再白了陆真真一眼,伸手在白岳明胳膊上用力揪下去说道:“还不给我回去,下次若再惹事,看老娘不打断你的胳膊腿!”
  “哎呀娘……”白岳明的声音被王九妹拉着往后而去。
  白柳月临走的时候朝侯长生使了个眼色,低着头娇羞而去。
  陆真真把白柳月对侯长生的意思明明白白看在眼里,转头朝侯长生看去,却见他眉眼间有些不耐烦。
  难道是妹有情郎无意!
  白家人一离开,围观的村民们也跟着作鸟兽散而去。此时已是黄昏,陆真真低头拉着陆展贺的手臂轻声问:“展贺,怎么样疼么?”
  陆展贺伸手轻触额,摇摇头。
  陆真真有些生气,轻声斥责陆展贺道:“你为何要跟白家儿子打架,就算别人说咱们家哪里不好,也不要跟人动手,动手打人就是不对的知道么!”
  “真真姐姐你误会展贺了,那白岳明说陆大娘是被赶出了陆家,还说真真姐姐不是清白之身……”阿全见陆真真斥责陆展贺,忙开口帮陆展贺道明大家的原委。
  听了阿全的解释,陆真真先是沉默了一会儿,而后抬起头来对陆展贺说道:“展贺,记得以后若是再有人这般说,你也不必理会,所谓清者自清懂么!”
  陆展贺轻轻点头,没有开口。
  “走吧,回去把伤口清理一下。”陆真真拉着陆展贺正准备往回走,却听见身后侯长生的声音唤住了自己。
  回过头,见到侯长生还站在身后不远处,又想起刚刚幸而有他阻止了王九妹的那一巴掌。陆真真回头朝陈氏说道:“娘,你先带展贺去清理一下伤口,把上次长生哥送的那些药膏擦一些上去。”
  陈氏见侯长生似乎有什么话要对女儿说,便点点头,柳眉微蹙拉着陆展贺的手往自家院子而去。
  “长生哥,刚刚真是多谢你阻了白大娘的那一巴掌,若不然我弟弟肯定伤得不轻。”陆真真走上前,朝侯长生微微颔首以示谢意。
  侯长生有些别扭,便道:“其实我舅母这人的性格就是这般,还希望你不予计较呢。”
  “怎会,大家都同住元下坊,以后互相帮忙的事情可多了。”陆真真微微露出笑意,虽嘴上这般说,可白家人只怕以后都不会对自家有好眼色了吧!
  侯长生跟陆真真两人边说着话,边往村里走去。差不多到侯家时,侯长生突然说道:“对了,今日回来本来是想跟你说一件事情的。”
  陆真真有些疑惑,心里猜测着莫不是前几日托他的事情有着落了!
  果然,侯长生笑得轻松,且有少许激动说道:“那日你托我办的事情,我还真给打听到了,在我做活的药铺不远,有一家挺大的绣庄正需要找绣娘,我已经跟绣庄的老板娘说过了,她说让你明日便去试试。”
  陆真真一扫刚刚的满脸阴霾,转而激动笑道:“果真?”
  侯长生见陆真真笑得如开得灿烂的花儿一般,只重重点了点头,却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那太好了,我可需要准备些什么?明日要几时进城?”陆真真边问侯长生,边自己心里合计着。
  “瞧瞧你。”侯长生突然很想伸手抚摸陆真真的头,可这于理不合便只能作罢。“明日卯时一刻,你且在你家门口等着我,你我一同进城便可。”




☆、第十六章 进城

  “如此甚好,那我先回去准备一番,长生哥也到时候吃晚饭,瞧瞧侯大叔正要往外寻你呢。”陆真真看了一眼侯家院子,侯大叔正准备出门,见到侯长生就在自己院门口,便拍拍手站在屋门处。
  “那我便…先进去了。”侯长生眼中有些许不舍,可想着明日一早二人可一同进城,到也没有太过执着。
  陆真真点头,转身往大路一直向前走去,自家院子里,见到陈氏站在井边给陆展贺清理额上的伤。
  “如何?疼么?”走到陆展贺身边,她轻轻附身低声问道。
  陆展贺微微勾起嘴角笑了笑说道:“姐姐莫担心,其实这不是我的血,是白岳明那几条鱼儿的血,不小心给粘上来的。”
  陆真真本来还挺心疼的,听了陆展贺这么说,脸色当即垮下来。
  “姐姐别生气嘛,确实是那白岳明先说我们家的不是……”
  陆真真突然一笑,轻轻敲了陆展贺脑袋说:“姐姐没生气,就是担心你被人欺负……”他们一家人刚到元下坊住下,纵然好人定是有的,可也有的人看不得他们好。所以他们一家人才要更加亦步亦趋走好以后的路。
  陆展贺回头看着阿全说:“怕什么,有阿全呢!”
  阿全被陆展贺这么一说,嘿嘿笑了,不敢出声。
  “娘,长生哥已经帮我在城里谋了活,明日我便随他进城去做活。”陆真真突然站起身来朝陈氏说道:“娘亲先去烧饭给展贺吃,我去把那玉米秧子上的荒草抽了,明日不在家,怕娘一个人忙不过来。”
  陈氏听陆真真说明日要进城去做活,心里抖了抖,望着她的眼神是极其不舍,却又无可奈何。
  便没再多说什么,低着头钻进厨房开始动手烧饭。
  “姐姐我帮你弄吧!”陆展贺倒是积极,估计是还担心她会责怪他跟别人打架。
  陆真真也没有拘着他,点点头说道:“当心点,千万小心了别把玉米秧子给拔了。”
  她的话才落下,一直站在旁边的阿全也跟着附身下来帮忙。别看阿全平时愣头愣脑的样子,做起活来还是有条不絮的,这兴许跟他从小在村子里长大有关系。
  等把玉米秧子上的荒草都抽出来之后,她认真数了一遍,总共活下来的有十九颗,有两颗叶子都干枯了……!
  虽然心疼,可陆真真暗自在心里跟自己说,已经很不错了,第一次种植……。
  屋门口传来陆展贺跟阿全两个的激动叫声,陆真真忙小跑过去看看什么情况。
  “姐姐,快来看,这荷花已经长出来一片叶子了。”陆展贺手指着铁盆里莲子发出来的嫩芽。
  陆真真附身仔细看了看,确实是每一个莲子都长出了一片长长的荷花叶子。叶子只有手指头那么大,两边卷曲起来,看着就像新生儿一般的脆弱。
  “真的是长叶子了……”
  “姐姐,现在要把这些小荷花苗种到后院的池塘里。”陆展贺说着,伸手准备端起铁盆,却被阿全抢在了前头端起就往后院跑去。
  陆真真见他们两个,才短短几日,这两个人也不知道是通过什么沟通成为这般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不放心他们两个就这么跑去后院倒荷花苗,于是跟上他们的脚步移往后院。见他们两个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样子,她不禁一笑。
  看到那些荷花苗一颗一颗放进池塘里头,然后一片一片小小的荷叶偷偷露出水面的样子,陆真真似乎已经看到荷花盛开的模样……
  “你们几个在看什么?这天都黑成这样,还不快来吃饭。”陈氏的声音从厨房门口传到后院他们几人耳中。
  陆真真拍了拍陆展贺跟阿全两个的肩膀,示意他们两个赶紧回去吃饭。其实说吃饭,不过是白米粥配咸菜加蒸芋头。虽然没见到好东西,几个人却是吃得很开心。
  夜里,屋内只点了微弱的灯光,陈氏坐在椅子上沉思着。
  陆真真刚从侧边小屋沐浴完进屋准备睡觉,见到陈氏一个人坐在屋内愁眉不展,便走过去问道:“娘,为何还不歇下?”
  陈氏指了指旁边的位置示意陆真真坐下,待陆真真坐下后,陈氏才缓缓开口说:“真真,娘其实不希望你进城的……只怕会遇见……”
  “娘……别说这些,目前不是我们愿意不愿意进城这个问题,而是我必须进城做活,哪怕是赚得一个铜板也好。”陆真真知道陈氏想些什么,不过她自认为还好。第一她根本是穿越过来的,除被逐出陆府那日见过陆家人一面之外,基本上没有任何感觉;第二,不进城的话,他们几个人只怕日子难熬,陆展贺还长着身体,总不能天天吃芋头吧!
  陈氏唉声叹气的,最终却还是没多说,只低声跟陆真真说了早些歇息,便自个儿回房去了。
  对于陈氏,陆真真真的拿她没办法,一个人懦弱嘛怎么能懦弱到这种地步!若是她能有些心思,今日他们一家也就不用沦落至此了!至少在离开陆府时,应该连带着拿些值钱的东西嘛~
  没有想太多,陆真真进屋睡觉去,明日要进城,也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所以她一定要大气十二分精神。
  第二天天未亮,陆真真起床步出正屋时,陈氏已经做好了稀粥跟咸菜。
  匆匆吃过稀粥后,她手里捧着个芋头还未来得及吃下,便见到侯长生已经往自家院子而来。
  陆真真迎上前微微笑着朝侯长生打招呼:“长生哥,早。”
  侯长生也微微笑道:“可以出发了么?”
  “嗯。”说完,陆真真回头朝陈氏说道:“娘,我跟长生哥进城了。”
  陈氏从厨房内走出来,一直跟到院门口,才望着远去的陆真真跟侯长生默默流了泪。
  一出元下坊牌匾,侯长生便问陆真真:“可担心?”
  陆真真笑了笑说:“还好,就是怕做得不好,人家见我手势拙劣便不要我做活。”
  “哈哈。”侯长生朗声笑了笑说:“这个你倒是不用担心,可以从最简单的绣娘开始做起,有分一等二等三等绣娘。”
  “偶!”陆真真恍然大悟,朝侯长生微微笑了笑,心想,她应该是从三等绣娘做起的吧!




☆、第十七章 绣庄

  从元下坊到城里也就走了半个时辰多一些,两人到城里时,天色已经大亮。
  侯长生领着陆真真到一家名为青竹绣庄的店面门前,这家绣庄一看便知是富贵人家才消费得起的。一进门便看到有名的苏绣摆放在正中间,四周围有不同颜色不同材料的布匹,踏入绣庄门,便能看到在里面认真仔细绣着花的绣娘们。
  一个长得稍微有些胖的女子手执圆扇站在那些绣娘身后,安静地看着她们绣花。侯长生回头朝陆真真示意了一下,便走过去躬身对那女子说道:“冰大娘。”
  那唤作冰大娘的便是这家绣庄的老板娘,长得脸有些圆,皮肤倒是白皙。回头看了陆真真一眼,微微笑着走近说道:“怎生这般早!我道应是到午时才会过来呢!”
  陆真真见那冰大娘打量自己的眼神,有些尴尬的低下头去。这几天因为忙着种田,整个人都晒黑了吧!哎……
  “因为药店要忙,所以便一大早过来。”侯长生说着,拉过陆真真的手臂站在冰大娘面前,微微笑着说:“这位就是真真,往后还请冰大娘多多照顾!”
  冰大娘显然对陆真真还算满意,又见陆真真虽然是乡野出生,这双纤纤玉手倒是还保护得很好。“好姑娘,我让我们这儿的小师傅石小妹带着你,你就先跟她学习最基本的绣法吧!”
  “欸,多谢老板娘。”陆真真笑着朝冰大娘欠身,又回头望了侯长生一眼。
  没一会儿便走来一个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