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80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8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看着这么难受的她,他恨不得此刻躺在床上受苦的人是他自己,所有的一切苦痛只要他能代替的他都愿代替。
  过了两柱香的时间,大夫取下银针,再次为陆真真诊治,这才吁了口气说:“姑娘高烧已退许多,只要抓了药给她服下,明日一早便能醒来,再按药方喝药,过几日便能痊愈。”
  听见陆真真已经有好转,大家悬着的心终于都放松下来。
  “不过,姑娘身体虚着,得好好养着,可千万别太辛劳了……”大夫有些尴尬地看了看木子峻跟陈氏,能不能让这位姑娘好好休养是人家的事情,他座位大夫也只能这么交代一遍,最后到底有没有遵照只能看她的家人们了。
  “我送大夫出去。”木子峻起身走在大夫前面,把大夫引到院子里,眼神看向院子暗处,眨眼间便从暗处走出来一个汉子。
  来人正是张汉,朝木子峻双手抱拳鞠躬说道:“公子。”
  木子峻微微颔首,望着大夫说:“你且送大夫回去,明日店铺的事情便由你看着。”
  “是,公子。”张汉施礼过后,望着大夫又施一礼。“大夫请随小人来。”
  大夫望了望木子峻,似乎不放心,刚刚‘请’他来的汉子让他到此时都还心有余悸,眼前这个汉子可丝毫不比刚刚那个汉子好到哪里去!
  “这位是里面姑娘城里店铺的大掌柜,大夫且放心随他进城。”木子峻总不能说张汉是他手下的头头,专门为他开道进城的吧!
  大夫听完,将信将疑地看了张汉一眼,此时苦于半夜三更,自己不识得路也无法进城,要不然他非自己回去不可!“那就有劳大掌柜的。”
  “大夫请。”张汉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便提着灯笼走在大夫身后出了陆家院子。
  至于他们是怎么回去的,便是刚刚那个汉子急忙中从城里某客栈门口随手‘借’来的马车……!
  木子峻转身进屋,陈氏正为陆真真擦拭额上的汗珠子,见到木子峻进来,有些窘迫地低头看了看依然昏睡的陆真真。“这里……就暂且先交给你,我、我去做些夜宵来。”
  木子峻微微点头,接过陈氏手里的毛巾,坐在床沿上,伸手小心翼翼为陆真真擦拭额上的汗珠子。
  擦着擦着,他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陆真真时的情况,见到她被姨娘跟妹子欺负却傲然与之抗争的样子……那么吸引他的目光。
  后来,她为了陆展贺能读书识字,在龚里长面前要留他在她家住下时,他心里却早已经喜欢上她那份睿智了。
  陆真真躺在床上,似乎察觉到有人坐在她身旁照顾她,她想醒来却始终无法睁开双眼,睡梦中不断出现龙王树下与木子峻缠绵的吻,一转眼又梦见龙王树下木子峻与龚小秋相拥缠绵的身影……!“子峻哥…龚小秋……“
  木子峻伸手把她被汗水沾湿的发丝拨开,嘴角微微往下,苦笑着说:“傻瓜,你到底在想什么呢?难道你昨天晚上跟我到了龙王树下?”
  一想到此,他苦笑又变成微笑,她果然是跟着去了,原来他猜得没错。她看到龚小秋与自己抱在一起的情景了吧?她也看到了龚小秋亲了自己的情景吧?
  难怪,这个傻丫头,难怪会这么突然生病,昨天夜里,她应该很晚才睡觉吧!因为吹了寒风,这才发烧生病的吧!
  原来她生病全是因为他,他究竟做了些什么!只为一时赌气,竟然不顾她心情不佳便转身离开,还小孩子气地期望她能来与他求和!!!
  身为一个男人,竟然就这么点儿度量,他第一次对自己的人品产生怀疑。
  最后她真的追来了,他却因为别的女人让她伤心。看她虽然紧闭着却依然有些微肿的眼皮,昨天夜里她应该哭了吧!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无论如何,他不会让她伤心流泪。
  “傻丫头,我又岂会我那种三心二意的人?”木子峻握着她的手在嘴边亲吻,“若我是那种人,怎么敢在钟想几面前发誓一生只悦一女!”
  把她的手放进被窝里,低头看着她冒着汗的脸,低头在她额上轻轻一吻。“我发誓,这一生我只悦你一人,所以,你不要再伤心,不要再难过,等你病好,我们就成亲。”
  陆真真睡梦中,好像有人跟自己承诺了什么,但是一转眼又消失不见,她伸手想抓住点什么却怎么也抓不住。
  木子峻守护着陆真真,他刚刚对她所说的话,尽数被送点心来的陈氏听了去。
  站在房门口,沉默了一会儿,这才把点心送了进去。
  送了点心,她让陆展贺跟阿全两个赶紧去睡觉,而她则是捧着阿全那件厚衣衫坐在屋内的油灯旁一针一线地缝制。




☆、第一四五章 来年三月三

  半夜时,那抓药的汉子回来,把那药材递给陈氏后便消失在黑暗之中,也不知是离开还是隐身于黑暗之中。
  陈氏接过药便到厨房去熬药,直过了大约一个时辰才把药熬好,端着药进房间,一小口一小口地喂陆真真喝下,这才让木子峻安心陪伴着她。
  天微亮时,陆真真有点艰难地睁开沉重的眼皮,四周扫视了一遍,在床沿处见到木子峻那疲惫不安的睡颜。
  记得自己病得糊涂时,有人一直在照顾着她,他在这里守了自己一夜?一夜未合眼?
  看到他那紧皱在一起的眉心,她心里顿时觉得委屈万分。明明是他有错在先的,怎么一转眼她却觉得自己好像也错了!
  把手从被窝里伸出来,轻轻探到他眉间,想抚平他那深沉的眉心,却没想到刚才一碰触,他便咻地睁开双眼。
  木子峻一张开眼,便见到陆真真半张开眼看着他,心中一阵激动。“真真,你终于醒了!”
  陆真真靠着枕头微微动了动嘴角,“累么?”
  木子峻拉着她的手轻轻摇头,似乎怕惊扰了什么似的。“不累。”
  陈氏从厨房煮好早餐进来,便听见房内有声音,心知定是陆真真醒了,连忙放下手里的碗筷进了房。“真真。”
  陆真真抬头看陈氏,低低唤了声:“娘。”
  “你醒来就好,醒来就好。”陈氏走到床头蹲下,伸手探了探陆真真的额头,脸上露出舒心的微笑道:“不烧了,终于不烧了。”
  陆真真嘴角微杨,问道:“我烧得很严重么?”她记得只是有些头昏脑胀而已。并没有这么严重啊!
  “还说呢!”陈氏不满地嘟哝说:“你这都昏睡一个晚上了。”
  陆真真看着窗外发白的光线,果然过了一个晚上,她最后还清醒时记得天已经黑了,这会儿天亮了,可不正是一个晚上么?
  “娘,铺头的事情……”
  “都病成这样了,还有心思关心这些个事情!”木子峻伸手敲了敲陆真真的脑袋。不满地说道。
  陈氏这会子也同意木子峻的话,点点头说:“你不必担心,荷包饭秀秀已经送进城了,至于铺头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这几天张汉会过来给你交代。”
  陆真真点点头,看来就算没有自己,那几个铺头还是能运转自如。自己还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昏睡也没好好昏睡!
  “我刚刚熬了粥,正好你跟子峻一道吃一些。”陈氏说着,笑嘻嘻地起身走出房间。
  不多时便听见外面有碗筷轻碰的声音。
  陆真真有点狐疑地看着木子峻,“子峻……”
  木子峻挑挑眉,微微笑着把她的手紧了紧。
  “我娘什么时候与你变得这般亲近了?竟然管你叫子峻……”
  “许是你娘亲终于知道我是个可靠之人,想把你委身于我呢?”木子峻见陆真真有心思问这些问题,表示病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本来一直揪着的心也算放下一大半,说一些轻松无伤大雅的话也无所谓的。
  只是,正好此时陈氏端着两碗稀饭进来。把木子峻的话听了去。陆真真暗想。完蛋了,陈氏难免会白上一眼。
  谁知陈氏竟然反其道而行之。施施然把两碗稀饭放到桌上,在床头出坐下,把陆真真扶起来,顺手拿过放在桌上的稀饭说道:“子峻说得没错,我便想把你委身于他。”
  不止是陆真真,就连木子峻也被陈氏这突然的转变感到诧异。他只是随口那么一说,也没想到会被陈氏听去的。没想到竟说中了她的心事?
  看着惊讶的两个人,陈氏笑了笑道:“不用感到诧异,我这也不是突然的决定,只不过昨天夜里之事让我下定决心而已。”
  “娘,你不是……一直喜欢想几哥哥么?”
  陈氏轻轻点头。“你想几哥哥自然是好,娘也相信你若嫁与他,他这一生定会好好照顾你。”
  木子峻微微皱眉,“既然如此……”
  陈氏伸手拦了木子峻的话。“如今想几正是要把钟家发扬光大的年纪,必定没多少心思照顾于你,反倒是子峻…能有更多精力爱护你。”
  呃……只因为这个原因么?
  若是这样的话,那可不止木子峻有这个本事!
  “更重要的是你与子峻两情相悦,娘想过了,只要你开心,娘便也开心。”陈氏说罢,小心翼翼地勺了一口稀饭举到陆真真嘴边。
  陆真真张嘴把稀饭吃下,她会不会太幸福了?
  以前从来不敢想,有一天母亲会坐在自己床边喂生病的自己吃饭,更加不敢相信陈氏竟然一夜之间想明白接受了木子峻!
  边吃,眼泪边流了下来。
  “傻丫头……”陈氏跟木子峻两人竟异口同声地开口说了一句话,而且还齐齐伸手想为陆真真拭去脸上的泪珠子。
  陈氏看着木子峻,心里想着,以后就算自己老死,疼惜女儿的事情也会有人帮她来做了。
  木子峻则是愣了一愣,便把手缩了回来,心想,如今陈氏已经答应了把真真嫁给他,那么以后如此时这般照顾真真的机会也会随之减少,她必定会想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吧!他乃君子,又岂能不成人之美?况且,真真迟早都是要嫁给他的,以后他珍惜她的机会大把,不急在这一时。
  “先吃,先把稀饭吃完。”陈氏眼眶湿湿地说着,又举了一口稀饭到陆真真嘴边。
  房间门口,阿全跟陆展贺两个一左一右站在外面偷听,当听见陈氏说要把陆真真嫁给木子峻时,两人是开心的,但是……
  阿全有点为难地望了陆展贺一眼,“若真真姐姐成亲,而我却不在元下坊……可如何是好?”
  陆展贺听罢,微微皱眉,随后拉着阿全的手臂进了房间,“娘,先生,姐姐。”
  “大娘,先生。”阿全朝陈氏跟木子峻点了点头,望向陆真真时,脸上微微笑了笑:“真真姐姐醒了,真好。”
  是啊,陆真真一个人病了,昨天晚上也不知道多少人跟着睡不着呢!
  “姐姐,你什么时候跟先生成亲?”陆展贺一点兜圈子的心思都没有,如今他算是陆家唯一的男人,有些事情他觉得他也可以参与做主了。
  陆真真被陆展贺这么一问,脸上挂着一丝红晕与尴尬。
  木子峻则脸上淡然稳如泰山地看着陆真真,心里却激动得想尖叫。
  陈氏低头沉思了一会儿,问:“腊月十八是个好日子,便选在那时如何?”
  “腊月十八……”阿全重复了一遍,声音很低很低,却让站在他身旁的陆展贺听见了。
  “不行。”陆展贺当下便望着陈氏说不行。
  这下子连陆真真跟木子峻都好奇地看着陆展贺,只除了阿全。
  “你这孩子,说什么话呢!”陈氏脸色严肃地看着陆展贺说道:“成亲是大事,腊月十八那日是个好日子,最合适成亲。”
  “我知道那日是个好日子,但是阿全今日便要随杨秀才进京,到那时他们都还没归家,若是在那时成亲,那他们岂不是见不到姐姐当新娘子!”陆展贺反驳着陈氏,说罢看了阿全一眼,表示对他的支持。
  陈氏跟陆真真还有木子峻三人齐齐看向阿全,这才为他们的自私感到羞耻。阿全一会儿就要出发离开元下坊半年了,而他们选择在阿全离开的这段时间内选日子成亲,竟然还口口声声说把阿全当一家人看待……
  “那……等到来年的三月初三,那时半年早已过去,不管中不中状元,杨秀才跟阿全都应该回来了才是。”陈氏想了想,便这么说来。
  阿全听陈氏说来年三月初三,心里一下乐了,而他一开心便全写脸上了。
  木子峻挑挑眉看着陆真真,两人相视一笑。
  陈氏见状,知道大家都觉得来年三月三是个好日子,便说道:“子峻回去之后可得先把聘礼下下来,若不然我这个女儿可是随时会被其他人家相中上门说亲的……!”
  木子峻再也坐不住,站起身来朝陈氏鞠了一躬说道:“小婿谨遵岳母大人吩咐。”
  他这称呼改得太快,令在场的几个人都先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除了陆真真酡红着脸外,其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