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87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8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敢情他们母子两个进门这么久都没跟龚里长说明他们到此的目的。龚里长那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实在令人看了好笑。
  何忙收从地上爬起来。朝龚里长嚷道:“我娘常骂秀秀嫁过来这么长时间也没生下个娃儿,这阵子进城做活儿又似乎在外头有了相好的汉子。”何忙收说着。伸手抹了把眼泪,“今天九月九,她本来中午想回娘家的,谁知我娘不让回,说她是想趁机去私会相好的汉子,便把她给关小屋子里了。”
  何大嫂听到这儿,连忙拉住儿子不让再说。
  可何忙收这会儿正气愤着。怎么可能会听她说。“我刚刚去给开门喊她吃饭时,发现秀秀她……她、她上吊自杀了!”
  上吊自杀了!
  陆真真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早上她还跟秀秀一起做活儿,送东西进城呢,怎么一转眼一天的时间不到,她就上吊自杀了呢!
  她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但是何忙收那哭得不着地的样子又不像是说假话,这使得她突然之间有种罪恶感。
  她一直都知道何大嫂百般刁难秀秀的,而且刚开始那会儿,何忙收也打了秀秀,后来虽然没有再看到伤痕什么的,却经常无意间见到秀秀低头暗自难过的样子。
  这些她都知道的,可是她却什么都没做!
  “你媳妇儿……当、当真上吊自杀了?”龚里长吞了吞口水,他自当里长以来,还没遇上过这等关乎性命的大事儿,心里头有点儿没底。
  “龚里长以为我们跟你闹着玩呐!这会儿便一起到我家看去。”何忙收说着,走到龚里长身边伸手就拉着他往外走。
  龚里长被何忙收半拉半扯地到了门边,这才发现陆真真跟小李家媳妇二人在自家屋内,奈何被何忙收拉着往外走,想停下来说两句都不成。
  何大嫂见状,连忙也哀嚎着一起出了屋门。
  陆真真看了龚小秋房门一眼,与小李家媳妇对望点点头,便跟着出了屋,紧随几人身后。
  走在路上,她一句话也没说,只听见小李家媳妇的声音嗡嗡嗡在耳边响起。心里不停地出现N多种何忙收喝醉酒乱说话的想法,而秀秀其实好好的在家绣着花纳着鞋底……
  可是心底的那份不安,使得她浑身颤抖着。
  经过自家院门口时,见到木子峻从里面匆匆而出,在见到自己的那一刻,脸色突然一松,嘴角上扬。
  她知道,他是在担心自己了。
  “你怎么出来了?”
  “我心里不安,出什么事儿了?”木子峻快步走到她身前,伸手抓住她的双肩,发现她竟然浑身发抖。
  陆真真摇摇头,“我也不敢确定,只是在龚里长家那何忙收说秀秀出事儿了……她上吊自杀了。”
  木子峻眉心也跟着一皱,见到前面小李家媳妇回头好奇看着他跟陆真真,便低声说道:“我跟你们一起去看看吧。”
  于是,三人急匆匆到何家院子,一进门就听见何忙收那似乎要把天给震破的哭声,还有何大嫂依然尖锐的骂声。
  龚里长在屋内,无奈地说道:“哎呀,这。这到底什么个事儿嘛!”低头看着静静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秀秀,他又长长叹了口气道:“这人好歹活着,怎就自寻短见了呢!”
  何大嫂哼了一声,盯着躺在床上死寂的秀秀,“谁知道是不是怕被人发现她在外面做下的丑事!”
  她说这句话时,陆真真正巧进屋,听见这话,她心里便狠狠一抽。“何大娘!”
  屋内的几个人被陆真真突然的大喊声吓一跳,齐齐转头看向门口,这一看,还不止陆真真一人。
  陆真真指着躺在床上已经死去的秀秀,颤抖着声音哽咽着说道:“她已经死了!你竟还这么侮辱她么!”
  “莫不是么!”何大嫂竟然毫无悔过之心,回头看了秀秀一眼,缓缓抬高头来扬起下巴,似乎咬着牙齿说道:“她葵水迟来十数天,这几日我常见她跑到院子里干呕,定是有了身孕。”
  “有了身孕!”对,陆真真突然想起,何忙收说他娘害死他媳妇儿子,即是说秀秀有了身孕!“她有了身孕,你竟然把她关在小屋子里,逼得她悬梁自尽!”
  “我可没逼着她自尽,是她自己无颜面再活着而已。”何大嫂一口咬定秀秀在外面有相好的汉子,不管是对秀秀或者是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有排斥甚至厌恶的心思。
  “娘啊!”何忙收回过头来,双眼泛着狠戾的光,盯着何大嫂喝道:“她是我娘子,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难道我不知道么!”
  何大嫂一噎,盯着何忙收一副就想把他吃了的模样。
  “老何家的,不管怎么样,这秀秀人都已经死了……你们再如何争执都没用。”龚里长又望了秀秀一眼,轻轻摇头长叹一声道:“赶紧地将这件事情报给她娘家才是当务之急啊!”
  “呸!”何大嫂直接往床的方向吐了口水,“这小贱人明天直接让她娘家的人接回去得了,我可不愿意花钱给她办丧葬。”
  ‘啪’很清脆的巴掌声,何忙收狠狠抽了何大嫂一巴掌,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已经断了气躺在床上的秀秀,又一阵痛哭。
  何大嫂捂着被儿子抽的脸颊,有些错愕地看着自己生养这么多年的儿子。“你这个不孝子,竟然打老娘!”
  何忙收茫然似乎没听见何大嫂的咒骂哀嚎,见状,何大嫂更来劲儿。“看老娘不打死你这个不孝子!”说罢,她竟然抬手就朝何忙收的头脸打去。
  可惜何忙收正值伤心难过之时,根本没想过去还手,龚里长忙伸手拦住了何大嫂。“老何家的,你可别这样,这孩子那是伤心媳妇去世,过头了说胡话做胡事。”
  陆真真正想上前两步,却被木子峻拉住,“别去了,人都死了,跟他们计较也没用。”
  “可是……”陆真真还想说什么,却听一直没吱声的小李家媳妇竟暗自饮泣。




☆、第一五五章 何家要倒霉

  “李婶,你这是怎么了?”
  小李媳妇轻轻摇头,“这本不是我家中事,只是……这老何家的也太……”李婶说着,也没再流泪,“你们二人可还想继续留着,我可是要回去了。”
  陆真真心里似乎有点明白小李媳妇为何流泪,定是在痛惜秀秀这么如花儿一般的年纪,而何大嫂身为婆婆,不但听信外人谗言,还生生将她逼死。
  陆真真看着秀秀,心里难受得不得了,也许她的这份难受并不比何忙收要少,只不过……
  木子峻握紧她的手,低声道:“我们也回去吧。”
  她不明白木子峻为什么要让她回去,这个时候他们不是应该留下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木子峻见她迟疑,低头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有的事情,他们母子两个清醒之后就会觉得不应该张扬……”
  家丑不外扬!
  他说得没错,此时此刻何忙收跟他娘都处于极度气愤的当口,若到气消时,便会觉得有的事情还是不要张扬的好……
  只是如此一来,龚里长在这中间似乎……不太好做。
  她还想继续停留,木子峻却拉着她就往外走,小李媳妇早就先走了,黑暗之中只能隐约看见前头有个人影在晃动。
  两人就着黑暗回到陆家院子,陈氏揪着陆展贺衣服站在院子里,见到他们两个走进来,拍了拍陆展贺的脑袋说道:“这不回来了么!”
  “娘,怎么站在外头?”陆真真走上前,拉着陆展贺,看了看陈氏。
  陈氏努努嘴,说道:“他刚刚说要出去找你。我知子峻已经出去找你了,便拉着他没让去。”
  “哦!”陆真真低头看着陆展贺,“赶紧进屋吧。”
  几个人一起进了屋,三姐问:“出去这么久,何家到底什么事儿?”
  陆真真望了木子峻一眼,这才坐到椅子上,颓然说道:“秀秀……上吊自杀了。”
  话一出。除了知情的木子峻跟不懂事的陈竟深之外,其余人皆齐齐回头看向陆真真。
  三姐问:“这、这好好儿的,怎么就上吊自杀了?人呢?”
  “人已经去世,听何忙收嚷嚷,应该是何大嫂经常说秀秀在外头有相好的汉子……加上秀秀有了身孕更令何大嫂质疑,今日重阳秀秀本是要回娘家一趟的,谁知何大嫂不让回还把她关小屋子里头……她这才一时想不开。”陆真真低声解释着。说起来这么简简单单,却是关乎一条人命的事情。
  屋里沉默,这秀秀是自杀,何大嫂又没打没骂的,想说报官官府也不会接这种案子。可是这秀秀去得太突然也太冤枉,她才未满二十岁,腹中有一个小生命即将诞生,这个世上还有好多好多事情她没有经历过……怎么突然就去了呢!
  陆真真低头,泪珠子便无声落下,屋里的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因为面对一个熟悉的人死亡。大家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会有点难过的。
  木子峻走到她身边,伸手抚了抚她的发丝。
  夜渐深。陆真真流了一会儿泪,感觉困了,而陈竟深也已经躺在陆展贺的房内睡着,三姐起身说道:“夜深了,我也该回去了。”
  木子峻点头,“我也该回去了,大家早些歇息。”
  陈氏送他们两个到院门口。这才返身把院门关好,进屋之后把屋门锁好。她把她的房间让给陈落斌跟江氏,而她则到陆真真的房间睡觉。
  陆真真这还是第一次跟母亲一起睡觉,虽然对秀秀的去世还耿耿于怀,但是有陈氏睡在身边均匀的呼吸声,她的内心还是显得挺安稳的。
  即使如此,夜里她还是频频惊醒,第二天天未亮,她便起床了。
  没有秀秀帮忙做活儿,她一个人要做平时两个人的活儿,把她累得够呛,还好有陈氏跟江氏的帮忙。
  陈落斌一大早就起来在院子里打拳,这似乎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陆真真最后还是赶在牛车来的时候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木子峻倒是勤快,竟然坐在牛车上一起到了自家院子。
  “我是来帮忙的。”木子峻说着,接过陆真真手里抬的篮子,手脚利落地把几个篮子三两下便搬到牛车后斗上,然后人也跟着跳了上去,回过头朝陆真真伸出手:“上来吧。”
  陆真真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对他的这些个举动显然有点疑惑。
  “以后这些事情,便由我来做吧。”木子峻挑眉说道:“就把我当做是你的工人般使唤。”
  呃……这话连在院子里打拳的陈落斌听了动作都错乱,一个堂堂可以与当今皇帝抗衡的王爷,竟然到这元下坊来给人当工人做苦力!说出去别说笑死人,而是吓死人!
  见她还愣在原地,木子峻问:“莫不是早点摊生意好得大家都愿意排队等候买荷包饭?”
  陆真真这才反应过来,忙伸手拉着木子峻的手,就着力跃上后斗坐在他身旁。
  她一坐上去,牛车咕噜噜转动起来,朝麒麟山的夹缝而去。
  她心想,麒麟山的夹缝如今行走的人多了,路也变得平坦,到时候若投资做旅游也会方便些。
  木子峻见她一直没开口说话,心想她定是还在为秀秀的事情难过,于是伸手握住她的手。
  陆真真抬头看了他一眼,朝他微微一笑表示自己已经没事了,秀秀已经去了,这个是事实,她改变不了,也帮不了何家什么忙,只能晚一点儿回去拿点儿银钱到何家以做慰问,当然还有秀秀的工钱……!
  他们两人第一站便是张汉所在的店铺,张汉见到木子峻跟陆真真一起来,很惊讶地朝木子峻低下头。
  陆真真反正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他也没必要再装模作样,干脆地承认他是木子峻手下的事实。“姑娘。”
  陆真真回过头,看着欲言又止的张汉,低声问:“何事?”
  “今日,秀秀怎地没来送东西?”说话时,张汉双颊竟通红通红的,腼腆地看着她。
  她心中一惊,上次自己就曾怀疑过,传言中与秀秀相好的汉子会不会是张汉,看来……传言也并非空穴来风。
  木子峻拉着陆真真,回头朝张汉说道:“我与她一道来莫不是你不欢迎?”
  陆真真感受到他双手用力地握住自己的双手,抬头看着他,而他只给她递了个眼神,便松开她的手,给张汉让出条路好搬东西。
  张汉手里拿着一篮荷包饭,脸上嘿嘿笑了两声,边往锅灶走去边说:“公子亲自出动,张汉哪敢有异议!”
  木子峻嘴角扬起,淡然笑了笑望着陆真真,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道:“那我以后,每日都陪她一起来送东西。”
  张汉一愣,随后缓缓放下篮子,把荷包饭都从篮子里拿出来,一个一个整齐地放进锅里,放好之后盖上盖子。
  陆真真很明显地在张汉脸上发现,木子峻说以后每天都来时,他拿在手里的荷包饭竟然自己掉了下去!
  这……难道自己的猜测真的不错?
  木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