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89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8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陆真真点头没回话,转身与木子峻两人缓缓朝自家院子走去,独留下龚里长跟何大嫂两个还在说些什么。
  “我得给秀秀娘家送些银钱过去,还有秀秀这些日子的工钱……我也要照数还给她娘家。”陆真真边走,便自言自语说道。
  木子峻低头看着她毫无表情的脸。轻轻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他似乎也有点责任,毕竟张汉是自己的手下。
  两人一起回到陆家院子,陈落斌正牵着江氏跟陈竟深的手走到屋门口,回头与陈氏说着什么话。
  陆真真走上前,问道:“舅舅要走了么?”
  陈落斌回头看了陆真真一眼,笑着说道:“放心,舅舅就住城里。一有时间便会来看望你们。”
  “舅舅可以多住几日,也好陪陪娘亲,她这些年……太牵挂舅舅了,一相聚却又要离开,想来娘亲心里定难受。”说着,她看向陈氏,见还真是那么回事。其实她了解陈氏,难过舍不得是肯定的,除非陈落斌以后就在元下坊住下。
  陈落斌突然回头很严肃地对陈氏说道:“姐姐莫要牵挂,若是实在念着弟弟,便到城里来与我们同住。”说罢,他脸色又低沉几分,双手紧握成拳。“这次,我定查出但年陷我陈家于不义之人,将之碎尸万段!”
  这话说得有点惊悚,江氏忙拉过儿子捂着儿子的耳朵轻轻揉搓。
  陈氏听罢。眼泪顺势而落。“姐姐知道。就是担心,若是一切安好。我便也没什么牵挂不牵挂的,若是得空……我定进城去。”
  陆真真从陈氏的目光中看都了犹豫,她应该是在想着,进城若是碰上陆家的人……!
  “舅舅,你进城若是有什么需要真真相助的可千万别跟真真客气,我也很想看看当年的事情到底是谁所为,定要为娘亲跟舅舅这么多年来所受的苦讨回个公道!”陆真真说罢。拉过木子峻说道:“舅舅无需担心,不管是城中富贵还是高官,咱家有个王爷可以压得住。”
  木子峻哭笑不得,伸手在陆真真头顶上轻轻一敲,“你啊!”
  陆真真吐吐舌头,本来就是嘛,自家有这么好的资源不利用,简直是浪费!
  他们两个的打情骂俏倒是把身边的几个人都逗笑了,江氏微微笑着说:“大姐,那我们……便走了。”
  陈氏点头,“看好深儿,有空一定回来。”
  陈落斌跟江氏两个齐齐点头,便往院门口边走边说道:“姐姐你放心吧,我之所以请皇上特赦我不必久留边疆,便是为了回来与姐姐相聚,只要那件事情办妥,我便与姐姐盖座大院子,一家人住在一起其乐融融。”
  说话的空档,已经到了院子门口,马车就停在院门口,见到主人家出来,忙拉开车帘,放下蹬脚,请几人上了马车。
  陈氏站在院门口目送着马车帘放下,然后伸手挥了挥,似乎是送即将远离的亲人。
  陈落斌则是把头从马车窗伸出来,大声喊道:“姐姐回去吧,进屋去吧!”
  陈氏边点头,边挥着手,直到陈落斌放下马车窗帘,而马车也一路远去,她这才转身准备进屋。却在见到陆真真跟木子峻时想到,“真真,那何家……这会子怎么样了?”
  陆真真低头,“秀秀的尸体被娘家的人抬回去埋葬了,何大嫂如何都不愿意让秀秀的牌位进他们何家的祠堂。”
  陈氏轻轻摇头,“没想到竟有这样的人,人都死了,还计较那么多做什么!”
  “娘,进屋吧。”陆真真说着伸手搀扶陈氏。
  陈氏却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道:“后院那两株吊瓜个儿老长不大就烂了,前日我整理却见有一个干瘪了,心想着把那些个瓜籽儿留着,看看来年种下去还能不能长大个儿。”
  陆真真这才想起来,后院那两株如珠如宝养着的吊瓜,到最后都没有收成,原因是瓜儿才长到拇指粗一些时,便开始发黄然后烂掉。这曾令她很头疼,也问过三姐,她说是被蜂蛰的,来年若再种,一长出小个儿,立马得包起来,这样才不会被蜂蛰。
  她觉得有道理,因为上一世见到很多种蔬果水果,一长果实便用透明袋子包起来,似乎就是这个作用。
  “那我去帮忙吧!”陆真真朝木子峻望了一眼,见他脸上一抹嫉妒一闪而过,她更是得意地笑了笑。
  还没等陈氏回答要不要她帮忙,院子外便传来一阵马车声,陈氏以为是陈落斌去而复返,却见来的不是同一辆马车,而从马车上下来的是钟想几并非陈落斌一家子。
  陆真真见到钟想几,心里顿时一阵喜悦,因为秀秀的事情带来的惆怅也得到暂时的缓解。
  钟想几下了马车便直接往里头走,见到他们三个站在院子里心里微微一愣,随即朗声大笑道:“竟能得几位这么隆重相迎,惭愧惭愧啊!”
  几个人听罢,脸上皆黑线无数,而钟想几却似乎没有看见似的,直接伸手做请的姿势道:“走走进屋去,都是一家人,何必这么客气。”
  几人无奈相视一笑,齐齐进了屋。
  一进屋,陆真真便走到钟想几面前说道:“想几哥哥,那个……子峻哥是……”
  她其实想跟他说木子峻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当今杞王,但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
  木子峻见陆真真扭扭捏捏的样子,笑着说道:“不用解释了,那日他已经收下我所赠的极品雪顶毛尖,事情皆已经知晓。”
  陆真真瞪了他一眼,这件事情她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他还好意思这么大言不惭,真是欠扁。
  陈氏只到门后拿了锄头,便朝几个人说道:“你们且坐,晚饭就在家里用,我先到后院忙。”
  钟想几回了话,“今日当留下来叨扰了。”
  陈氏笑了笑,转身走出屋门,屋门口,陆展贺正坐在廊下逗着香香玩儿。
  屋里,木子峻坐在陆真真身边的椅子上,看着满面春风的钟想几问:“钟兄今日可是有什么喜事儿,竟乐得满脸通红。”
  钟想几哈哈笑了两声,说道:“今日在街上遇见一奇女子,令我如今想来依然心系之。”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果然谁都如此。”木子峻说罢,目光落到陆真真身上,他不也是如此么!
  “想几哥哥,那件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陆真真才不管木子峻那含情脉脉的样子,她比较关心的是麒麟山的项目。
  “我今日来,便是要与你商议此事的。”钟想几说罢,点头道:“真真且先详细说说你的计划吧!”
  陆真真点头,说道:“城中富户无数,而这附近城镇的富户就更不用说了,若我们能把麒麟山开发成集住宿、休闲、娱乐、游玩、美食于一体的大型旅游胜地的话,日后加以宣传,定能成为这附近城镇人尽皆知的好去处。”
  钟想几跟木子峻两人皆沉默,他们来来去去听了好多次,说法都差不多,可是好多东西他们并不知道,什么‘集住宿、休闲、娱乐、游玩、美食于一体的大型旅游胜地’此等他们是想也没想过。
  陆真真见他们两个似乎有点懵懂,便道:“你们想想,若有几个富家千金相约外出游玩,便要选一个好地方吧!而麒麟山便是这个好地方,到了麒麟山,得有的好玩,然后再有好吃的东西招待,她们走得累了,有个地方可以舒服地泡个温泉按按摩,然后在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如此难道不是人生一大乐事么?”
  木子峻与钟想几对望,心里幻想着若这有这么一个地方,当真是谁都无法抗拒。




☆、第一五八真 有心了

  “需要多少银两?”钟想几问陆真真,如今他手头的银两可不多了,若真如她所说的要把麒麟山改造成这么奢华的地方,单靠他如今的财力可绝对不够。
  “不管多少,集你我之力,莫不是还不够?”木子峻侧目看着钟想几,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缕探究。
  钟想几看了他一眼,很诧异木子峻竟然也要进来插一脚。像他这样的人物身份,屈居在这种地方已经很匪夷所思了,如今竟也想亲自动手做生意。
  陆真真也看着木子峻,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自从上次生病之后,她深切知道他有多么在乎她,如今他又突然这么决定……。
  “同甘共苦。”木子峻只淡淡说了这句,然后望着陆真真一脸愣样,才又微微笑着说道:“你我的人生,从此以后不应该有距离。”
  陆真真听罢,先是感动地望着木子峻,随后,突然想起钟想几就在身边,顿时双颊绯红,**辣地不知所措。她心里暗想,木子峻肯定是故意的,在其他人面前都尚且还好,就是在钟想几面前他总是会故意说些暧昧的话。
  钟想几低头,伸手在鼻尖摸了摸,轻笑道:“有木兄加入,此事定成。”
  说到事情上,陆真真很快把刚刚的尴尬抛却脑后,抬头看这钟想几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便要开始规划事情的步骤了。”
  木子峻点头,钟想几说道:“麒麟山占地面积大,山上多顽石。山路更是崎岖不平,只怕要花些时日了。”
  陆真真点头,关于这点她自然知道,若从明日起便开始投入人手做准备的话。至少也要一年左右才能正式完工。这个时代没有机器,没有汽车,一切的工作都需要靠人的一双手去完成。试问效率又怎么可能会好到哪里去呢!
  “真真且说说,接下来我们要如何做?”钟想几说着,身体往后一仰,微笑地看着她。
  陆真真看了看他们两个,点点头说:“首先,要把麒麟山的范围圈出来,然后规划好各个项目所需的占地。再确认。”
  木子峻跟钟想几两个静静听着陆真真的解说,他们两个都是聪明人,这倒也没什么难处。
  “确认好用地之后,便要开始造路,从山脚到山顶的路。与此同时,选园区正门侧门同时动工。”陆真真边说脑子里边飞快思绪着,“路修好之后,各处项目开始动工,初步规划有男女温泉所各一处,有住宿酒楼一家,有高级餐馆一家,有亭台楼阁数处,有男女休闲会所各一处。有书画馆一处,各处均饰以繁花异草无数。”
  她说着,觉得木子峻跟钟想几两个看自己的眼光似乎有点……惊讶!
  当然,一个普通的女子,又如何能想到这些计策,即使是文采过人的才女。也只懂得书上写的那些大道理,哪有人能想象出来如陆真真说的这些东西。
  这想让他们两个不好奇还真是困难呢!
  “如此,真真还是把这些都写下来……不知三日时间可够?”钟想几问道,这三天,他们几个要分工合作,陆真真负责出点子,他负责筹钱与接触供应物品的商家,而木子峻则负责进度,至于人手方面……听闻他身旁光护卫就有好几十跟随,更别说那些没跟随的。
  陆真真眉心皱了皱,最后重重点头道:“成。”
  “好,那便这么决定,这三日我负责与需要供应物品的商家戳谈,而木兄则负责找到足够的人手,真真你便负责把计划写出来。”钟想几说罢,站起身来,严肃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好!”木子峻也站起身来,笑着说道:“钟兄倒是很会安排,各施所长。”
  钟想几略略低笑,“如此,我便尽快回去安排了。”
  “想几哥哥不是答应了我娘要留下来用饭么?”陆真真跟着站起来,见到他们两个并肩走到屋门口,心里还真是好奇了。
  之前他们两个一见面气氛总是很奇怪,如今倒好,称兄道弟不说,竟还有说不完的话题了。
  “今日又得负伯母了,不怕,来日方长不必急于一时。”钟想几说罢,“若我们的计划成功,还怕没得时间吃伯母这顿饭么!”
  他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只能送他到门口,再三确定三天之内一定把计划写出来,钟想几这才安心上了马车离去。
  剩下两人站在院子门口,木子峻问:“现在如何?”
  陆真真低头想了想,脑子里除了计划之外,却浮现出秀秀娘家人的匆匆离去的背影。
  “去秀秀娘家一趟吧,把秀秀的工钱拿去,顺便送上我的小小心意。”
  木子峻点头,“我陪你去。”
  “你不用忙么?”陆真真抬头看着他。
  他这些日子以来,不管有空没空都陪着她,似乎怕她会像上次那般在他毫无准备之下便病倒……!
  木子峻笑了笑说:“你觉得我有什么事情好忙的?”
  她扁了扁嘴,他身为王爷……似乎真的没什么好忙的。“即是如此,那便一起吧。”
  木子峻低头看着她微微笑,并没有回话。
  她回房拿了银子,秀秀的工钱是一两多一些,她拿了三两银子。
  三两银子对于有钱人家不算什么,但是如一般的乡下人家,这几两银子可是够一家人吃几个月的伙食费呢!
  两人走在田野间,陆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