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91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9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第一六零章 挽救亲情

  第二日一早,陆真真睁开双眼,便见外面下着瓢泼大雨,就如有人在屋顶上泼水似的。
  眼见这个情形,她只在被窝里动了动身体,便又闭上双眼。
  穿越到这个时代之后,除去上次生病,她从未睡过懒觉,今日定要睡个懒觉!
  反正这么大的雨,店铺那几个都是木子峻手下的人,自然知道要如何做,她也不用再如之前那么操心。
  只是……不知今日张汉可有到店铺去报到,也不知道昨天木子峻是如何处置张汉的。
  心里想的事情多,躺在床上想睡却也睡不着,许是习惯吧!
  睡不着,便躺在床上听着外头的风雨声,还有陈氏起床开门的声音,更有陆展贺对着窗户低声念书的声音。
  本来以为只有三日时间会很吃力,如今多出几日来让自己做准备,却又缺乏动力了。
  在被窝里躺了良久,直到陈氏跟陆展贺两个在客厅里压低了声音说话,那种即使压低了也掩饰不了兴奋激动的声音,令陆真真听了不禁怀疑,又有什么好事令他们两个高兴成这样!
  好奇心强,便从被窝里爬起来,随手拿了一件衣衫套上,悄悄走到房门处,打来房门。见到陈氏跟陆展贺两个正围着桌子说悄悄话。
  因为背对着她,所以她看不清楚他们两个到底在嘀咕什么。
  于是,她走出房门,静悄悄走到他们身后,看到他们竟然围着桌子对一颗鸡蛋指指点点!
  “娘…展贺,你们这是在做什么?”陆真真指着桌上的鸡蛋,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问:“你们对着这颗鸡蛋说什么呢?”
  陈氏抬起头来。“你起来啦!”
  “姐姐,你不知道,这鸡蛋是咱家的鸡下的!”陆展贺却显得很兴奋,这似乎是阿全走后,他第一次恢复到之前的样子。
  自己家的鸡下的蛋……对了,那几只养了那么久的鸡仔,如今终于到下蛋的时候了。
  难怪昨天喂鸡的时候。总听见那几只鸡咕咕咕咕叫个不停,敢情是因为要做母鸡了呀!
  陆真真忙上前拿过桌上的鸡蛋,白白净净,很大的一颗鸡蛋,而且摸着还有点儿暖暖的。
  “好大一颗鸡蛋呀!”就连她看了,心里都免不得震惊一下,那鸡才多大?却能下一颗这么大的鸡蛋!
  “我这便去给你们两个做碗蛋羹。让你们尝尝这新鲜下的鸡蛋是什么个味儿。”陈氏说着,从陆真真手里接过鸡蛋,喜滋滋地出了屋门往厨房而去。
  陆真真上一世从来没吃过这么新鲜的鸡蛋,穿越到这里之后虽然经常能买到当天下的鸡蛋,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新鲜还热乎乎的鸡蛋。
  心里头一乐,望着陆展贺傻傻笑了起来。
  陆展贺见罢,嘴巴扁了扁,低声咕哝道:“都要嫁人了,还这个小孩儿模样。”
  望着陆展贺变得有点像小男人的样子,陆真真哭笑不得。
  看来。大家都在成长。时间……真的是把利刃。
  “把你的文房四宝借给我用一下。”陆真真拍了拍陆展贺的脑袋,笑着说道。
  陆展贺抬头看了看陆真真。“你什么时候也爱写字了?”
  “什么!”陆真真回头,佯装生气地说:“谁说我不爱写字了!”
  陆展贺没再回话,进了房间,没一会儿便取了毛笔,磨好的墨水,还有带着杂质的宣纸。“喏。”
  陆真真接过,嘴里却骂道:“什么态度!我可是姐姐。”
  “安啦。我知道如今家里你最大!”陆展贺说罢,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说:“谁让我姐夫是当今杞王!”
  被他这么取笑,陆真真有点生气,从她知道木子峻的真实身份之后,她从来就没有想过有什么好处坏处。却没想到,她身边的人竟然这么介意。
  她与木子峻成亲之后,若木子峻是王爷,她便是……王妃了么!
  “只是说笑,姐姐别生气。”陆展贺见陆真真动真格生气,连忙道歉,与陆真真似乎有了少许生疏。
  陆真真心里一惊,到底是谁跟他说了什么,竟然让他对自己有了生疏感!一惊一乍之间,她只觉得心里似乎被万蚁所噬,竟不知不觉间与他们两个产生距离了么?
  她不希望这样,哪怕木子峻是天皇老子,若跟她成亲,便只是她的夫君,她不希望因为他的关系令她跟家人有隔阂,更加不希望家人因为他的关系而疏远自己。
  “展贺,过来坐下。”她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让陆展贺坐下。
  陆展贺嘴角微微抽了抽,最后还是乖乖坐下,心里带着一丝不安,与一丝对陆真真的陌生感。
  陆真真见状,心里火气不打一处来,当真是对自己已经疏远成这样了!
  “展贺,你觉得木子峻当你姐夫如何?”
  陆展贺哪里知道她想说些什么,愣愣点了点头:“自然是好的。”
  “那好在哪里?”她盯着他,似乎想看穿他。
  陆展贺想了想道:“姐姐与他情投意合,只要姐姐幸福,我与娘亲都不会有意见。”
  这么伟大的想法,陆真真听罢差点没为自己的自私而晕过去。“可是,为何你与娘亲却对我疏远了?”
  “姐姐想多了,我与娘亲还是原来那般与姐姐相处。”陆展贺连忙解释,但是他眼神之中的慌张之色却掩盖不了他的心虚。
  正巧这会儿,陈氏端着一小锅蛋羹进来,脸上笑着说道:“蛋羹来喽!”
  陆真真接过那一小锅蛋羹,放在桌上后说道:“娘,您坐下。”
  陈氏看了看陆展贺又看了看陆真真,心里好奇,见到女儿一脸严肃,却也没多说什么便坐了下来。
  “娘,你与展贺为何对我越来越疏远?是否因为木子峻的身份?”
  陈氏没想到陆真真会问这个,先是一愣,而后沉默了一会儿笑道:“确有此因。”
  陆真真心想,果然不出她所料!“娘且说来听听。”
  母子几人彼此沉默了一会儿,陈氏才幽幽说道:“木子峻乃是当今杞王,有兵权不说,你舅舅说与我们知道,他以前是个无所不用其极之人,为了夺取皇位甚至想要弑杀自己的亲叔公。”
  “娘啊……”陆真真听完陈氏的话,有点为木子峻难过。“他身为先帝的儿子,当今皇帝坐拥的这个天下本就应该传位于他,若他不保护自己,便会被别人伤害,你们又岂知当今皇帝当时没有打算伤害子峻哥呢!”
  陈氏一噎,也说不出话来反驳,真真说得有理,木子峻若不伤害别人,就会被别人伤害!
  她被刘氏母子几个设计逐出陆府,对这种事情应该感同身受才是,却因为彼此身份不同而忽略了这点。
  倒是陆展贺,一听完陆真真这么解释,当下微微皱着眉头,想着事情的正反。
  “娘,他的身份虽然是王爷,但是他已经不再理会朝廷的事情,他日我们成了亲,他更是娘的女婿,展贺的姐夫。”陆真真说罢,低下头淡淡说道:“娘亲跟展贺理应理解他当年之为。”
  陈氏跟陆展贺两人对望一眼,而后陈氏说道:“娘亲糊涂,竟然视自己的女婿为猛兽,幸而真真明白事理,若是让别人知道了这件事情,难免生出风波来。”
  “姐姐,我与娘亲也只是谨慎,并无他意的。”陆展贺看着她,目光之中带着诚恳。
  陆真真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沉默了一会儿,这才扬起嘴角说到:“不管以后如何,我与娘亲展贺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亲最近的人,任何人任何事都没办法改变。”
  陈氏跟陆展贺听完,更加无地自容,双双低下头去。
  陆真真见状,笑着说到:“我去取碗来,这蛋羹凉了可不好吃。”
  “我去!”陆展贺话音未落,人已经站起来朝屋门口而去。
  陆真真跟陈氏摇头看着他的背影,随后相视一笑。
  “娘,以后可不许再胡思乱想,更不许随便听别人说事儿知道么!”说罢,她又补充一句道:“何家可是听信谗言最好的例子。”
  想起秀秀因为何大嫂胡言乱语而上吊自杀,陈氏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接着一阵的颤抖。“断然不会。”
  陆真真扶着陈氏的手,两母女坚定的目光似乎在宣布什么。
  陆展贺一进门便见到这情景,笑着说:“碗取来了。”
  陈氏抬头看着陆展贺,笑呵呵说道:“给我,我给你们姐弟两个装蛋羹。”
  “娘,还是我来吧,你坐着。”说罢,陆真真结果陆展贺拿来的碗,一碗一碗装好,一个鸡蛋做了三小碗蛋羹,水多鸡蛋少,却散发着各种幸福的味道,令人向往。
  “给,娘先吃。”陆真真装好一碗,递给陈氏。“这碗给展贺的。”
  陆展贺却说:“应该先留给姐姐。”
  陆真真笑了,挑眉说到:“也行,那剩下的就都给你了。”
  陆展贺点头,接过陆真真递过来的碗,低头一看,却是鸡蛋最多汤最满的一碗。“这……”
  “你就吃吧,你姐姐知道你正长身体,故意逗你的!”陈氏说着,喝了口蛋羹,忙点头说到:“咱家自己养的鸡下的蛋就是不一样,不见腥味反而鲜甜。”
  “这还不都是娘的功劳……”
  “姐姐说得对……”
  “你们姐弟两就知道嘴甜……”
  ……




☆、第一六一章 老夫人

  大雨一直下了五天,才终于放晴。
  这五天之内,陆真真把麒麟山改造项目全部列好,有的甚至画上样式,把每个项目的地点表明,大概需要用到的材料什么的都写清楚。
  如此一来,当钟想几接过陆真真做的这份计划书之后,当时便傻眼了,盯着计划书看了许久,这才抬起头看着她问:“你确定木子峻没有帮你?”
  陆真真撅起嘴,“哼,这么瞧不起人!”
  钟想几撇撇嘴,不是瞧不起人,而是写得这么工整,又图文并茂的,能不令人起疑心么!
  “想几哥哥觉得还有何不妥之处,只管说出来也好趁早改正。”陆真真一脸谦虚地看着钟想几。
  上一世自己也不过是开了几个水果连锁店,从未接触过这么大的项目,虽然准备了很久,心里难免也会没底。
  钟想几摇头,“我从前是不知真真竟有如此大才,实在惭愧。”
  这么说,对于这个计划书他是全赞成咯!她心中难免有点飘飘然,“那何时可开始动工。”
  “木子峻已经准备好人手,而我这几天也早已与有需要采买的商铺商议好,如今计划书一出,明日便可开始动工!”钟想几边说边点头,心里思量着要从哪里开始。
  “那接下来可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自己计划书已经写完了,其他的事情似乎也没有她的用武之地,但是就这么被空闲着……似乎不太甘心。
  钟想几想了想,说道:“你便负责招人手。将来开业之时就不必太匆忙,还有要找合适的人来打理一切事物,自然还有厨师与你所谓的按摩师这一类的。”
  ……这样算起来,她的工作似乎是最吃力的呢!
  找人不难。但是要找到每一个都尽显其长又靠得住的,还真有点难度。
  “木子峻身份高,有他来镇压这些个工人他大气都无需喘一口。而我则继续负责与所有商户磋商各种需要采买的物品价格。”钟想几说着说着,点点头道:“我便去了,明天第一批物资需要运到山脚下,若再晚只怕会来不及。”
  陆真真见钟想几一正经起来似乎能忘却天与地般,还真是让她见到他与以往不同的一面。
  目送着他离去的背影,她撅撅嘴,心里暗想着要怎么去寻找这些潜在的人才……!
  想了许久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便也不想,起身慢慢踱步往麒麟山而去。前几日一直下雨,她都没到城里铺头看看,也不知这几日他们有没有在做事。
  下雨的这几天,除了第一天晚上木子峻有来看她之外。便一直都没见到他,这会儿经过麒麟山,其实有个打算是准备进去看看木子峻。
  经过木府时,木府的门半打开着,她往里头看了看,安静得很。可是大门半打开似乎不太对劲,于是伸手把门缝推开,走了进去。
  院子里很安静,连个仆人都没有。
  陆真真有时候在怀疑。木子峻当真是王爷么?当初在自家院子的侧屋住,就如一般落魄先生,而对他的身份来说,那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也许身在高位的人越发希望能得到平平淡淡的生活,那是一种令他们午夜梦回都会向往的生活,惬意、随心所欲。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以前看了好多电视剧电影都是讲男猪脚是亿万富翁。然后对一个毫不起眼的普通女孩子心动、恋爱、打破重重困难结婚,因为他们需要被一个简单的灵魂拥抱,使他们觉得其实他们也是活着的。
  在院子里逛了一圈,没见着人,她便想着进城去看看,这会儿才上午九点多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