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94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9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刘春阳落马归案。好让仇恨她的人手刃仇人。
  “舅舅,如今……可如何是好?”到这点子上,陆真真觉得这件事情有必要让眼前这两个男人来解决。
  陈落斌看了看木子峻。而后问道:“子峻有什么好提议?”
  木子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梁,双眼微眯,低声说道:“将证据找齐,我们便只需坐观结果,自有一人会秉公办事。”
  “谁??”陈落斌跟陈氏两人齐齐出声,对于这件事情,最痛恨的莫过这两姐弟了。因为刘春阳一个人的野心。导致陈家多少条人命就这么无辜死去!
  “莫不是张定平?”陆真真思来想去,目前最有可能处理这件事情的,便是被皇帝派到此处来办公的张定平了,若不是他,难道木子峻想自己出动不成!
  木子峻看着陆真真。心想着,她越来越能了解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了,这样很好。
  “钦差张定平如今在城里?”陈落斌显得有些惊讶,“我虽知皇上派他到南方办事,却不知道办的什么事情,更不知在哪里办事,原来他人竟在城中!”
  “没错,只需将刘姓二人的证据交给他,我却不相信当真有能力逃脱得了罪责。”木子峻说罢。看了看陈落斌,又道:“若当真如此,便让小婿与舅舅二人亲自出动,那些小人自无处可逃。”
  这句话陈落斌最满意了,其实事情有钦差张定平来处理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木子峻为了多给一层保障。竟说若张定平处理不了的话,他要亲自出动!
  “放心,那二人的证据皆被我掌握在手,只需张定平出现,必能将他二人擒拿。”陈落斌说罢,回头看着陆真真问:“真真也认识钦差大人?”
  “钦差大人早前便来了,曾为我斥责过刘知府。”陆真真回忆当时情景,对张定平颇有好感。
  “竟有如此!”陈落斌听罢,点点头道:“既然他也对刘知府此人略知一二,那我所掌握的这些证据就足够了。”
  木子峻挑眉,能不行么?这件事情若由他出面,张定平想赖都赖不掉,而且稍有差池此事必被皇上知道,谅他也不敢不重视。
  “既然如此,落斌可万不能再冲动了,一刀杀了他们也太便宜他们二人,唯有让他们二人老死监牢之中,整日与蟑螂老鼠为伴,方能抵过这么多年来我们姐弟二人所受的苦。”陈氏难得有把话说得这么狠心的时候,让屋里大家听了都精神振奋。
  “不错,我太冲动了,定不能让他们死得那么痛快!”陈落斌望着姐姐点头,似乎是在为她的崛起而开心。
  陈氏回头看了看木子峻,问:“子峻,此事你说当如何呈报给钦差大人?”
  木子峻沉默一会儿,望着陆真真道:“先去找张定平,再由舅舅把证据呈上。”他跟陆真真的关系很有必要让张定平知道,如此张定平即使不畏陈落斌,也当会畏惧自己的身份。
  “我瞧着不如再进一趟城里,揭发此事。”陆真真说罢,扫视了大家一便,见大家都没什么意见,转身看着木子峻问:“你与我一道进城么?”
  这段时间有他的陪伴,早已经成为习惯,如今走一步便想有他陪着……习惯还真不是很好!
  木子峻点头:“自然要与你们一道前往。”
  “我也一道去吧,正好直接把证据交给张定平。”陈落斌说罢,站起身来准备走却又停下脚步回头朝妻子说到:“你且在家中陪着姐姐,我们很快回来。”
  这句话他都不知道跟她说过多少次,而她每次都只能点点头,祈祷他平平安安回来。
  几人出了门,上了陈落斌的马车,直接往城门口而去,上次张定平跟她说过他住的地方,这次走起来熟门熟路倒是很快。
  在经过陆府大门口的街道时,见路边敲锣打鼓,人人身上穿着大红衣衫,看着超喜庆。再一抬头,却见陆府大门口走出来一个被媒婆扶着的新娘子。
  新娘子虽然盖着红盖头,但是陆真真是绝对不会认错的,这个新娘子是陆依依!
  这个不知与自己有没有血缘关系的庶妹,怎么的今天竟然出嫁了么?
  对于这个惊天消息,陆真真显得有点不可思议,陆依依所嫁何人?竟这么匆忙便成了亲,看着路边放着的嫁妆,并没有陈氏之前所说的那十里红妆的阵仗,反而……缩减了太多太多,十分之一都没有!
  “竟落魄成如此了么?就是不知所嫁和人……”陆真真喃喃自语,看着马车外忙得不亦乐乎的那些穿着红衣服的下人。
  木子峻回头看着满脸惆怅的陆真真,心知她并非在因为陆依依这么匆忙出嫁而感到惋惜,而是在感叹命运。
  “她所嫁之人乃是城中齐姓员外,年六十有三,相信以她的能力,不出三载那齐家必是她囊中之物。”木子峻解释完,伸手搂了搂她的肩膀,说道:“她运气可比你差多了。”
  陆真真听罢,回头盯着他看,扁了扁嘴问:“为何这么说?”
  木子峻浅浅一笑,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发丝说道:“陆依依嫁过去之后还得奋斗几载,而你却不需要做任何事,我已经是你的囊中之物。”
  “什么囊中之物不囊中之物的!”陆真真娇嗔一声,也不瞧瞧马车之内还坐着陈落斌呢!
  木子峻抬头,陈落斌只望着马车外,并没有在听他们两个说话,许是知趣所以故意看着外头的。
  “老爷,到了。”此时马车外面正好响起车夫的声音。
  陈落斌回头,见陆真真跟木子峻两个已不再纠缠,便道:“走吧。”
  木子峻步下马车之后,伸手托着陆真真的手,助她轻松跳下马车。
  三人一起来到张府敲门,没多久,便有一个看着四五十岁的老汉开门。“几位找谁?”老汉上下打量着几个人,有些戒备地看着他们。
  “大爷好,我们是来找张定平钦差大人的。”陆真真长得最为无害,若说这老汉为何这么戒备地看着几人,定是陈落斌的关系。
  “我家公子在书房,几位可留下姓名,容老夫进去通报公子。”老汉见陆真真说话斯文有气质,便点头应下。
  “小女叫陆真真,之前蒙张大人相助于农贸街,今日特来拜会有事相求。”陆真真低下头朝老汉微微致谢。
  老汉听完,‘哦’了一声说道:“几位且等一等,我进去通报公子。”
  说罢,老汉转身关上府门,留下三人站在府门口静候。
  没多久,府门被打开,老汉脸上堆着一丝笑朝陆真真说:“我家公子有请几位到书房一聚。”
  陆真真回头看了木子峻跟陈落斌一眼,点点头跟老汉说:“有劳大爷带路。”
  老汉腼腆笑了笑,似乎是在为他刚刚表现得太草木皆兵而感到惭愧。
  张府不大,正经说起来不像钦差大人所居住的地方,就跟麒麟山下的木府差不多。花园处摆了一个篮子跟一把修剪花草的剪子却没见到园丁,抬头看着前面带路的老汉,想来这修剪花草的园丁便是他吧!




☆、第一六五章 谁比谁的效率高

  穿过花园,便到了张府的书房,老汉示意几人稍后,推门进去没多久便出来,恭敬地说道:“几位,我家公子就在书房李里面,有情几位。”
  陆真真朝老汉鞠一躬说道:“多谢大爷。”
  回头朝陈落斌跟木子峻两个微微点头,走在前头轻轻推开书房门。
  书房并不大,里面所放的书本却差点让陆真真窒息。果然文人都喜欢博览群书的,她只见到张定平所在的书案被大大小小的书架包围在中间,书架上放着厚薄不一的各类书籍。
  “小女陆真真,拜见钦差张大人。”陆真真朝张定平稳稳施了一礼。
  埋首于书本之中的张定平笑了笑头也不抬说到:“无需多礼,且稍后。”
  说罢,张定平头也没抬继续埋首于书本之中。
  陆真真抬头看了看木子峻跟陈落斌,她倒是无所谓啦,无名小卒一个,但是这两个男人一个是带兵领将的将军,一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张定平不管是不是皇帝钦点的,也都只是个三品的文官,这让在场的二位情何以堪!
  木子峻伸手示意陆真真不要冲动,张定平是认得他的,他很想看看一会儿他发现自己怠慢了杞王之后,会是怎么个反应。
  陈落斌见了木子峻的动作,虽然不知他安的什么心,却只明了的站着没出声。
  过了良久,张定平似乎忘记已经进门的几个人,看着书案上的书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恍然大悟。
  陆真真眼角余光看了看木子峻跟陈落斌。见他们都没有焦急之色,如泰山般站在一侧。她心里隐隐地为张定平捏了把汗,吞了吞口水,轻轻咳了一声。
  谁知张定平看书看得入神。竟然没听见陆真真的提示,见状,陆真真轻叹一声又加重力气咳了一声。
  这下张定平回过神来。似乎想起什么事情来,‘呀’了一声抬起头来,正好看到陆真真就站在书房进门处正对着书案。
  而书房内不止站着她一个人,另外两个分别站在她身旁两侧。
  这两个人一个是前段时间刚回京述职的陈落斌陈大将军,一个是游山玩水逍遥惬意的杞王李峻!
  噔噔噔!心里连续狠狠抽动几下,张定平本还带着歉意的脸上此时满是懊恼。望着陆真真扯了扯嘴角。
  陆真真无奈的撇撇嘴,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只是他自己太过沉迷于书本里的内容。
  张定平放下手里的书本,脸上除了尴尬之外倒是没什么,缓缓走向木子峻,“下官见过王爷,陈将军。”
  木子峻挑挑眉。看到张定平脸上那个表情,他很满意,站了这么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张大人何须多礼。”
  “下官不知王爷与大将军大驾光临,还请恕罪。”张定平又是一番道歉赔礼,这个钦差在上位者面前看着也挺卑微。
  一旁的陆真真看着都有点惭愧,要是自己早点提示,他也不必如此,毕竟他帮过自己也帮过城里的其他百姓,算得是个好官。
  “张大人无需道歉。是我等见张大人看书进入忘我境界,为不打扰大人看书雅兴这才不出声。”陈落斌本是老实人,没像木子峻那样存了玩的心思。“今日冒昧前来,实是有天大的冤情需要大人出手平反。”
  张定平听见陈落斌竟然说有天大的冤情,心里不禁一愣。他是堂堂护国大将军,身旁还跟着杞王。有什么冤情不能解决,竟登门造访来求于他!“陈将军言重了,只是……不知是什么冤情竟连王爷跟将军都无法平反?”
  木子峻道:“自然是因为我等涉及事件中心,不方便为自己平反,这才要劳烦张大人出手。”
  张定平连忙鞠躬道:“蒙王爷看得起,冤情平反本也属下官分内之事,还请王爷将军将事情原由说与下官知道。”
  他这么说虽然不错,但是一旁的陆真真再次为他捏了一把汗,这人当真不懂得世故,进门是客,况且面前的是两个官衔比他要高的人,竟连杯茶水都忘记奉上!
  “张大人……呃,小女,有点口渴了……!”陆真真轻轻咳了咳,有点滑稽地看着张定平,挤了挤眉。
  张定平恍然大悟,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伸手招呼几人落座,而后到书房外吩咐一个丫鬟去取茶水来。
  转身回到书房,张定平问:“将军可把事情原委细细说出,下官听之。”
  陈落斌望了望木子峻跟陆真真,舔了舔嘴唇,细细把当年之事说了一遍。
  整件事情才说完,门口进来一个端着几杯茶水的丫鬟,给几人一一上了茶水。
  “当真有此事!”张定平听完整件事情的始末,脸色有点沉重,若此事当真的话,罪魁祸首手里可是载了几十条人命啊!
  “此事乃我亲身经历,千真万确,且我已经掌握了两人当年犯罪的证据与证人!”陈落斌说罢,将怀中的一本账簿还有一小包用牛皮纸包着的东西交给张定平。
  张定平看完之后,双眉紧蹙,而后抬头看着陈落斌道:“若此事属实,下官赴汤蹈火也定将此二人抓拿!”
  陈落斌站起身来,双手抱拳说到:“如此,此事就有劳张大人出人出力,定要为我陈家洗清冤屈,还我清白之家。”
  “将军言重,实属下官分内之事。”张定平说罢看向木子峻,笑了笑说:“王爷今日看着气色不错。”
  木子峻也跟着笑了笑说:“张大人也是,彼此彼此。”
  看着这两人的笑容,陆真真总感觉他们以前似乎有过什么不愉快,可是又想就算有那也都是过去的事情。张定平是皇上钦点的钦差大人,与木子峻有过节也属正常。
  就如陈落斌与木子峻也有点过节是一样的道理。
  “子峻,此事劳张大人定夺,我们且先回去等候消息。”陈落斌见他们两个表现出的异样气氛,忙开口道别。
  反正这件事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