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97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9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真真一个姑娘家哪能扶得稳?
  于是,梯子连同陆志山还有陆真真一道全摔到地上去了。
  陆真真还好,只是摔倒,而且她年轻,只擦伤了一点点。那陆志山就没这么好运气了,他本是站在梯子上的,这会儿一倒地,双脚被卡在梯子中间。
  陆真真忙走过去,把他扶起来,可他才稍微一站起来,便痛苦得连忙又坐下。
  “你、你怎么样?”陆真真扶着陆志山坐下,见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与他这般亲近,本是父女,竟有种这么强烈的陌生感。
  是啊,她穿越过来时,便已经被赶出陆府,对陆志山的了解也仅限于陈氏所描绘。但是这个身体却本能地不希望陆志山出事,更加不希望他难过。
  如今她很是纠结,其实叫声‘爹’并不难,只是她需要一个台阶下……!
  陆志山忍着痛,摆了摆手说:“没事没事,我没事。”
  看着他强装出来的没事,陆真真嘴角动了动,最终是一句话没说。
  “我、我进屋去。”陆志山说着,准备站起来,却又把他痛得咝咝直叫,身体直接跌坐回去。
  “爹!”陆真真忙伸手扶住他跌坐下来的身体,嘟着嘴嗔道:“痛就直说,我扶你进屋便的。”
  陆志山看着陆真真出了一会儿神,这才嘿嘿傻笑起来。“好好,扶我进屋吧。”
  陆真真还是嘟着嘴,手上却扶着陆志山慢慢走进了屋。
  见到陆展贺在在房内写字,陆真真随口喊道:“展贺,你到木府去问问看前些天住在木府给老夫人看病的大夫可还在,若还在的话,便请借大夫来为爹看看脚。”
  陆展贺从房内探出个头来,盯着陆真真眨巴了一会儿眼睛,才点头说道:“哦,我知道了!”
  看着陆展贺那鬼精灵的样子,陆真真嘴角抽了抽,扶着陆志山进了陈氏的房间。
  到得天擦黑,陈氏笑盈盈地在院子门口跟三姐道别之后一进屋,便听见陆真真说陆志山摔了,把她急得!
  后来进了房间,跟陆志山耳语一阵,又被告知真真已经原谅了他!又把她乐得急急忙忙便去厨房忙活。
  大夫给陆志山看过,没什么大碍,只是扭伤了。休息了一个晚上,大年三十那天便自个儿能到院子里活动了。
  这个年过得很是热闹,一家四口人吃了满满一桌菜肉,其乐融融且很温馨。
  年夜饭吃得早,天还没黑,四处就能看到穿着新衣衫的小孩在放鞭炮。一时间元下坊这个平时很安静的小小村庄也变得很是热闹。
  街坊邻居们也都早早吃过年夜饭,男的凑一堆玩竹牌,女的也凑一堆说八卦,也有些勤快的正打扫庭院。
  陆真真坐在石台上的雪人身旁,远远瞧见木子峻朝这边走来。
  木子峻今日也换上了崭新的衣衫,是老夫人为他准备了一年的新衣衫,听老夫人身边的丫鬟说,从去年春节过后,老夫人便着手为木子峻准备这件衣衫。
  陆真真笑着朝木子峻跑去,拉着他的手张开,左看看又看看,然后点头说道:“老夫人年岁虽大,这针线活儿却还是一流的好。”
  木子峻笑了笑道:“你以前不是去青竹绣庄学过刺绣?以后为夫的衣衫就全交由你来缝制了。”
  陆真真甩开他的手娇嗔道:“别开口闭口为夫为夫的,我还不是你过门的妻子呢!”
  “莫不是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悔婚?”木子峻挑挑眉,得意地看着他。
  这段时间,他故意让所有人都知道,陆真真是他的未婚妻,而且经常出双入对,为的就是不想在成亲之前出现什么突发情况。上次突然出现一个钟想几说是与她从小指腹为婚,他就已经很受不了了,这种事情他可不允许还有第二次!
  陆真真抬脚重重一跺,气得双颊通红。
  木子峻拉着她的手,朝屋里走去。
  屋内,陆志山跟陈氏两个坐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陆志山品着茶,陈氏则在为陆真真绣成亲时要用的红盖头。
  陆展贺早领着香香不知跑哪儿去了,吃过饭,他便提着一个竹篮子也不知放了什么东西,说是阿全临走时交代他的事情,他要去完成。
  陆真真想着陆展贺总有一天要长大,很多事情她以后就是想管也管不了,便没去过多干涉。
  陆志山一见木子峻进屋,便笑着说道:“子峻来啦!”
  这时候的陆志山已经知道,令陆家败家的幕后主使人是木子峻,开始时虽然有点诧异跟痛恨,可后来慢慢的,他也就明白了,木子峻为什么要那么做。
  如今,他已经放下了对木子峻的成见,买了好些佛书没事便看看佛家讲的佛理。
  木子峻跟陆志山还有陈氏拜了年之后,便领着陆真真到陆府,给老夫人拜年。
  过年总是这样,你到我家去拜年,完了我就到你家去拜年。
  麒麟山下的汉子们成了家的都回家与家人团聚去了,没有成家的还依然在麒麟山下。夜里的时候,钟想几跟陆真真木子峻几人特意到麒麟山与那些个汉子喝酒说话,每人都拿到了过年的红利是,直把汉子们乐得笑呵呵。
  于是,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这个年三十也算过完了。




☆、第一六九章 荣归故里

  春节过后,大地回春,麒麟山原本被耽搁得进度有些慢的工程,也随着天气逐渐暖和而增加速度。
  如今看去,能见到麒麟山上亭台楼阁无处不有,一出城门,更能看到麒麟山上人工引造的飞流直下三千尺。一时间,城里城外,附近的好些城镇都在议论麒麟山。
  传说得神乎其神,说乃是当今皇帝派风水师看过,说此处造亭台楼阁飞流直下可旺大唐;又有人说是山上仙狐显灵,给了大把银子让人把麒麟山改造成她所需要的样貌。
  总之听过无数种版本,陆真真直是哭笑不得。
  此时已经是二月天,春天虽至,但是微风吹来却仍有点刺骨的寒。
  这几天,龚里长忙前忙后,陆真真看着他家中似乎有什么大事!
  见到他再次从自家院门前经过,陆真真忙上前拉着他问:“龚里长,您这几日常进进出出,莫不是家中有什么事?”
  她这句话本是出于好意,龚里长也是这般理解,当下笑呵呵地说道:“大事是大事,我家闺女与城中魏家已经定了好日子,月底完婚。”
  啊!龚小秋要成亲了?陆真真瞪着眼问:“什么时候定下的事情?”
  龚里长显然对这门亲事很满意,笑着说到:“前几日才定下的,那魏家夫人病重,想让儿子娶媳妇儿冲冲喜,我家闺女所嫁的乃是魏家的三公子。”
  陆真真有点抑郁地点了点头,龚里长见她没啥大反应,更没有恭贺两声。撇撇嘴轻咳一声说道:“那我先忙活去了,时间有点紧呢。”
  “诶!”陆真真胡乱应了声,看着龚里长离去的背影转身回到院子。
  陈氏正在井边打水,见到陆真真一脸惆怅。便问:“真真,何事忧心?”
  陆真真走到井边,帮陈氏提水。边说道:“龚小秋二月底便要出嫁了。”
  陈氏抬头看着她说:“她龚小秋出嫁你惆怅什么?”
  “我是替阿全着急。”说着,陆真真放下水桶,重重叹了口气,说道:“阿全是因为龚小秋这才随杨秀才进京的,若他回来后知道,龚小秋已经嫁做他人之妇,不知他该如何伤心了。”
  陈氏倒不以为然。微微笑着说道:“我倒是觉得阿全与龚小秋若是结合了反而不好。”
  “娘,这又是为何?”陆真真好奇地看着陈氏,显得有点不可置信。
  陈氏边打水边说:“龚小秋一看便知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阿全若是大富大贵人家倒也罢,偏他不是。若娶了龚小秋,那往后苦的是他自己。”
  听了陈氏这般解释,陆真真点点头。这倒是跟她之前的想法一样,而且龚小秋根本就不喜欢阿全,若当真在一起了,这一生也就徒添悲伤了。
  这么一想,陆真真心里也没再那么焦急,不过她还是希望阿全能早点回来,他去时答应过三月三之前一定赶回来。龚小秋二月底成亲,跟自己的日子是紧挨着的。若阿全早回来几日,说不定能留住龚小秋。
  陆真真再一次为自己的天真失笑,阿全凭什么能留住龚小秋?一没家世二不为龚小秋所爱。
  轻轻摇了摇头,这些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她只能希望阿全能快些回来。
  这个时代通讯极其缓慢,若从京城发一封家书,至少得要个把月时间才能到,所以,从阿全他们离去之后,便一直没了音讯,大家都不知道此时他们到了哪里,一切事情顺利与否。早就过了春试时间,也不知道杨逸有没有中榜。
  时间在陆真真的担忧之中一天又一天过去,如抓不住的沙子,即使不张开双手,也会不知不觉从手指头缝里流逝。
  终于,在距离龚小秋成亲之前的一天,传来了隔壁村庄杨逸考得榜眼的好消息。既然消息已经传来,既表示他们两个已经回来了。
  杨逸没中状元,中了榜眼,虽说有点遗憾,但是无论如何,天下之大文人不知凡几,在这么多竞争之下能中榜眼,已经足够表示他十年寒窗苦读之用功。
  陆展贺飞奔回家,脸上洋溢着这大半年来少有的激动与兴奋,“姐姐,姐姐你听说了么?那杨秀才中榜眼了!”
  陆真真用袖口抹掉他额上因为奔跑而出的细密汗珠子,重重点头说到:“自然知道,这会儿不是在这儿等着阿全回来么!”
  陆展贺随手抹了抹额头,期待地透过篱笆院子朝外看去,期盼着阿全的身影快点儿出现。
  陆真真也顺着陆展贺的目光看去,只看见满园庄稼爆发着顽强生命力所绽放出的一片嫩绿色中,出现了一行人的身影。
  因为距离远,看不清朝这边而来的这一行人是谁跟谁,但是其中一个穿着大红色袍服的人却十分显眼。虽然看不清对方的面目,但是陆真真猜想,这人便应是杨逸吧!
  他中了榜眼,理应回家去给他娘报喜的,这会儿怎么朝这边而来!
  眼见他们越走越近,陆真真拉着想跑去迎接阿全的陆展贺,站在自家院子里,然后看着他们一群人越走越近。
  终于看清楚来人是谁了,为首那个穿着红色袍服的果然是杨逸,而跟在他身后穿着一身暗绿色锦缎的正是阿全。
  阿全本是抱着赚几两银子的心思跟杨逸进京的,没想到杨逸果然不负众望一举中榜,这倒让阿全无心插柳柳成荫,成了杨逸身旁最得力的人。
  看着他们越来越近,然后饶了一圈,出现在院门口。
  陆真真看着与往昔大大不同的杨逸,此时的他,比当秀才时更加意气风发,也更加沉稳有气势。
  杨逸也看着她,隔着有四五米的距离,便这么对望着。
  陆展贺挣开陆真真的牵制,跑到阿全身前,用力在他肩膀处锤了一下说道:“我还道你们两人是打算不回来了!”
  阿全露出他招牌式的傻笑,被陆展贺这么打了几下,也没回手,只愣愣地看着他傻笑。
  杨逸抬脚朝陆真真走近几分,而后朝她重重施了一礼。
  陆真真见状,很是诧异,无端端地给自己施礼作甚?而且还是这么大的大礼!
  杨逸嘴角含笑,朝陆真真说到:“杨逸要谢真真。”
  “谢我?”陆真真更加诧异了,自己什么忙都没帮过他,如何说谢她???
  阿全这时候跟陆展贺已经聊开,看了看身后跟着的一帮杨逸的手下,转身走到杨逸身边,得意地说到:“真真姐姐有所不知。”
  看来,这一路去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看阿全那准备讲故事的表情,便知此行定给他带来无上的收获。
  “那日我与杨大人路过一处险峰时,突遭风雨袭击,险峰的路本就险峻,后来我们两个连人带所有东西一并摔落谷底。”阿全说着,挽起袖子说到:“瞧,我这手便是那时摔坏的。”
  果然,在阿全的手臂上,清楚地看到一块很大的伤痕,虽然已经愈合,但是那疤痕却依然那么触目惊心。
  杨逸见阿全说来说去始终没说到重点,低叹一声接过他的话说到:“真真所买之驴摔下山谷后当场死去,而我们被困山谷十日有余方才找到出口,彼时天寒地冻,这期间若非有驴肉与陆家所送的那些干菜棉被等物,我与阿全只怕早已死于荒野无人收尸。”
  听罢,陆真真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回头看向阿全,见陆展贺也同样注视着阿全,心里有些难过。但是又想来,既然找到了出路,两人如今也平安归来,这也算是大好的结局。
  “所以,此次荣归故里,我第一个来拜谢真真与陆家。”杨逸说罢,轻声叹息,“只是陆大娘不在,若在的话,我定要当面感谢她。”
  “杨逸哥哥太客气了,你出发进京那日我正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