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99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9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两个丫鬟跟在她身后,脸上同样有着微笑。
  为首的那姑娘走到陆真真面前停下,眨巴着大眼睛问:“你便是陆真真?”
  认识自己?陆真真努力回想了下,除非是原主之前便认识的。要不然她记不起什么时候见过眼前这个姑娘。
  轻轻点了点头,她抬起头看着她,问:“你是?”
  那姑娘一笑,脸颊处出现两个浅浅的酒窝。“我叫李纤云,是峻哥哥的表妹。”
  陆真真瞪大了双眼盯着眼前叫李纤云的姑娘。心里陡然一抖,竟是慌了心神。“纤云姑娘,你是……木子峻的表妹?”
  “是,我们两个从小有婚约。”说罢,她又低下头去,嘟着嘴委屈地说道:“只是,峻哥哥说他已寻得心仪之人,不愿娶我做妻子。”
  陆真真听罢,身体有稍许石化。吞了吞口水看着李纤云问:“那……”
  竟是说不出话来了么?刚刚还满心期待着明日成亲时的情景,这一转眼,一个自称是木子峻从小有婚约叫李纤云的女子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
  一时,她只觉心很痛,是否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个李纤云,莫不是来阻止她与木子峻的婚事的?她站起身。朝纤云缓缓福了福身,“纤云姑娘……此行何目的。”
  李纤云不知道陆真真为何要这样,嘟着她的嘴巴又是盯着陆真真瞧了好一阵,这才问:“便是来看看峻哥哥心仪之人长什么样子。”
  只是如此么?陆真真看着眼前的李纤云,看她的样子一派天真,并不像说假话的样子。“让纤云姑娘失望了。”
  纤云摇摇头,又笑了。“真真姐姐长得好看,比纤云要好看,怪不得峻哥哥会喜欢真真姐姐。”说完,她似乎怕陆真真不相信,忙补充道:“就连纤云也喜欢真真姐姐呢!”
  呃……陆真真一时间倒是愣了,不明白这纤云突然出现在元下坊,出现在自家院子里,便是为了来看看她长什么样子么?
  “本来我以为,峻哥哥要是娶一个比纤云要难看的女子为妻,纤云肯定不服气的,我与他从小便有婚约。”说罢,她歪着脑袋笑嘻嘻认真地看着陆真真说道:“如今亲眼看到真真姐姐,纤云服气了。”
  就为了服气不服气?这个看起来还一派天真的纤云,似乎不像是说假话。
  正当陆真真要开口说话时,钟想几的声音却在院门口处响起。可是这次他所唤之人并非自己,而是眼前这个叫纤云的女子。
  “纤云!”一出现在院门口,钟想几脸色黑得很难看。
  纤云回过头,看到来人是钟想几,又见他脸色阴沉难看,连忙绽开笑颜,欢喜地蹦到钟想几面前撒娇道:“想几哥哥,你怎么也来啦?”
  陆真真看着钟想几,还有亲昵地拉着钟想几手臂的李纤云……一时之间,脑袋打结各种混乱!
  钟想几先是看了看陆真真,阴沉的脸色缓了缓,又对上纤云眨巴着无辜的双眼,脸色立马又拉下来。“不是说了让你明日去木府看么?为何今日便跑来?”
  纤云眯了眯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娇滴滴地摇晃着钟想几的手臂说道:“我等不及了嘛……就想着好玩,过来瞧瞧明天的新娘子长个什么样儿。”
  钟想几看着李纤云那撒娇的模样,本来想大声说出的话却生生给咽下肚去。“你啊!”伸手在李纤云额上轻轻一推,再回头看着陆真真。见她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钟想几这才想到,这会儿李纤云正挽着自己的手臂好不亲昵。“真真…纤云是……她就是……”
  陆真真想了又想,终于想起来,好久之前似乎有听见钟想几说过遇上了一个有趣的姑娘……莫不是,那个有趣的姑娘便是眼前这个李纤云,与木子峻从小便有婚约的女子?
  看着陆真真那带着疑问的表情,跟那双逼着自己非把事情说清楚的双眼,他终是拉着纤云的手说道:“我打算,待麒麟山竣工时,便到纤云家中提亲。”
  虽然在她的意料之中,但是陆真真还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回头看着李纤云,见她小脸上两个浅浅的酒窝,甚是惹人怜爱。“她……是木子峻的表妹,便是郡主了?”
  “嗯,她便是西南王的女儿,她母亲乃是木子峻父亲的妹妹。”钟想几解释完,回头看着李纤云,一见到她那双大眼睛,他的心便很安。这点……就如他见到陆真真时一般。
  陆真真之于自己,不管是以前或者是现在以后,都只能是兄妹。而纤云……不一样,她跟陆真真不一样!
  看着钟想几看李纤云的眼神,陆真真微微笑了。对于钟想几,她一直都有愧疚,但是如今见到他看李纤云的眼神,她知道了,他终是寻到了自己的幸福。
  “想几哥哥,纤云姑娘,一道进屋吧。”她说罢,朝他们两个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早上我做了蜜香饼,想来纤云也会喜欢吃。”
  李纤云一听到蜜香饼,便回头看着钟想几激动地问道:“是不是,是不是就是老夫人常说的那个蜜香饼?”
  钟想几点点头,一提到老夫人,他看李纤云的眼神更加宠溺。
  老夫人的脾气令得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无可奈何,身为孙子,不管老夫人有什么要求,他都会尽量满足,但是老夫人有时候就是有办法把他气得每每都欲吐血!
  自从李纤云出现在钟府之后,老夫人几乎每天都缠着她,而她竟然不排斥老夫人,一老一小就像长不大的小孩般,整天玩得昏天暗地。每次他从外面忙碌回到家中,听见纤云跟老夫人的笑声,那种因为奔波所带来的疲惫便会一扫而空,转而被满满的温馨所取代。
  很少有十几岁的姑娘愿意陪一个老太婆说话,更别说玩到一块儿去了,就是每日晨昏定省也只不过做做样子。可纤云是完完全全的,毫无保留的跟老夫人交朋友,一老一小甚至还有她们的秘密……
  如此的女子,怎能不令钟想几动心。
  李纤云见钟想几点头,大笑着说道:“好喽,我们赶紧进屋,我要给老夫人带回去。”说完,她嘟着嘴盯着钟想几,用手指戳了戳他的手臂说道:“都是你不给老夫人吃那些小吃,老夫人现在每天都喊着吃吃吃!”
  钟想几无奈,只得笑着说道:“好好好,今日就让你尝尝什么才是真正的蜜香饼!”
  “有不一样吗?”李纤云抬头疑惑地问道,那些个蜜香饼她吃过,不过她从小锦衣玉食,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那蜜香饼她虽未吃过,但是味道却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钟想几抬眼看了看陆真真,温柔地笑着说:“自然不一样,蜜香饼乃是真真所创。”
  纤云看了看陆真真,突然上前伸手挽住陆真真的手臂,笑嘻嘻地说道:“果真是真真姐姐所创么?为何老夫人整日念着想吃?真真姐姐可否教会我?”
  陆真真先是一愣,随后便是被纤云的笑容所感染,抬头看了钟想几一眼,微微笑了笑,伸手搭上她挽着自己的手,轻笑道:“自然,先进屋吧!”
  钟想几看着两个许是他此生最在意的女子,脸上微微笑了笑,也跟着进了屋。
  而那两个丫鬟,也跟着走到门边候着。




☆、第一七二章 陆依依的近况

  几个人一进屋便是聊了大半天,直是聊到将近中午陈氏挑着篮子回家,这才消停。
  钟想几见陈氏回来,目光似贼般笑着说道:“此番终于能留在陆家用饭了!”是啊,他说了好多次要在陆家吃饭,可惜都阴差阳错没吃成,这次还不吃个回本!
  陈氏满脸笑眯眯地说道:“然然,我这便去做饭菜去。”
  李纤云笑得好不开心,陆真真也觉得跟这个天真浪漫的姑娘投缘得很,又是拉着她的手说了好一会儿话。
  最后,钟想几实在看不下去,便说道:“真真,还是把木子峻留下的茶叶拿出来一些,给我们品品吧。”
  陆真真这才回过神来,这都说了一个上午话了,几人面前的水早就凉透,当下便叫离座到石台上泡茶喝。
  李纤云自小喜欢缠着木子峻,自然知道他的茶都是一些名茶,一下子可把她高兴得那是又跳又叫。
  泡茶的功夫,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陈氏做好饭菜,几个人也早已经腹中如雷鸣,一听陈氏说吃饭,跑得比谁都快。
  因为热闹,所以吃得津津有味,特别的李纤云,边吃饭还边点评,一说菜好吃,便把陈氏乐得笑呵呵。
  陆志山中午没回家用饭,他一大早便进城去了,说是有些事情没办完。
  所以一桌子坐了五个人,其乐融融。
  吃过午饭,几个人再次来到石台上泡茶,可几人才出院子,便见到院子门口站着两个人。
  一个穿着粗布衣衫,头发有点斑驳。乃是陆志山。而站在陆志山身边是一个穿着华贵的贵妇人,竟是陆依依!
  自从刘氏被监禁,陆依依便只剩下一个人孤零零的,那齐老爷被刘氏所杀,她本来应该痛恨刘氏令她这么年纪轻轻便成了新寡妇;但是齐老爷本就年老荒淫,陆依依哪里是心甘情愿嫁给他。若不是情非得已。她陆依依是绝对不可能嫁给那齐老头。如今齐老头死了,他偌大的一个家便顺其自然地落在后院一群女人手里。
  女人之间,有的是手段,齐老的正妻死得早。那些个儿子便是生出来的生不出来的,都被后院的那些姬妾害死的害死,残的残。便是一个有用的都没有。
  于是,齐家的家产便成了后院的女人最后的也是唯一争夺的东西。
  而今看陆依依的穿戴……齐家想是已被她所控制了吧!难怪,难怪当日木子峻会说以她的手段。齐家迟早都会落入她手。
  其实齐老死了,应该是顺了陆依依的心意吧!以陆依依的样貌,最挫也不至于嫁给齐老。
  陆志山朝院子里的几人看了看,又看了看陆依依,这才缓声说道:“进去吧。”
  陆依依一直注视着陆真真,一直看着她,直到陆志山的话在她耳边响起。
  她缓步朝陆真真走来。陆真真站在原地,也一样看着她。一直看着。
  陆依依是她同父异母的庶妹,不管刘氏犯下什么错,不管之前的恩恩怨怨到底怎么样,如今物是人非,原来的陆家没了,但是她们两个身上流着同样的血液这点却没改变。
  陆志山在陆真真面前站定,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在城里遇上,依依听说你要成亲,便说过来瞧瞧。”
  陆真真挑挑眉,脸上绽开一抹笑,“既然来了,便与我们一道喝茶聊聊天儿吧。”
  陆依依点头,无声地回头看了看石台上摆着的那套茶具,缓缓朝那边走去。
  钟想几看了看陆真真,李纤云抬头看了看钟想几,又回头看了看陆真真跟陆依依两个。不明白事情始末的她,隐约能感受到这中间有火药味儿。
  陆依依坐下之后,他们几个也坐了过去,陆志山则是看了看陈氏,进屋去了。
  “进来过得如何?”陆真真边跑着茶,便轻声询问陆依依近况。
  陆依依突然苦笑一声,抬头看着透过树叶照射在他们几人身上的点点阳光,眨了眨眼,似乎想把刚刚心酸涌上来的泪水给忍回去。
  “好与不好,日子总是过来了。”
  陆真真抬头看了看她,见她这个模样,当是过得不怎么样吧!
  “你知道我大哥么?”陆依依突然说道。
  “陆展祥?”陆真真疑惑地回头看了看钟想几,见他低下头去不说话,便回头问:“他怎么了?”
  “他死了。”陆依依说这话时很平淡,似乎那个人根本就与她没有关系,根本就不是与自己同母异父的兄长。
  “死了?”陆真真泡茶的动作一僵,很快又恢复过来。
  他死了关自己什么事情?他以前不是一直刁难自己,还出言辱骂自己么?而且,他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若说她对陆依依还有怜悯之心,对于陆展贺却是一点都没有,如今他死了,在她看来便只值活该二字。
  “他是生生被人打死的。”陆依依说罢,有点自嘲地笑了。“这城里,定有不少人想要把他生生给打死吧!”
  陆展祥以前嚣张跋扈,乃人见人怕的恶霸,也不知有多少人受了他的欺凌,以前若不是陆家跟刘知府撑着,只怕早就如今日这般被人生生打死。
  所以听到陆依依说他是被人生生打死的,她一点都不奇怪,只是好奇,无论如何陆依依都是他亲妹妹,为何能把他的死说得这么轻飘飘的?
  陆依依喝了陆真真递过来的茶水,嘴角微微上扬。“你可知,我为何会嫁给姓齐那个荒淫老头?”
  这倒是陆真真好奇的了,陆家就算是败落,陆志山跟刘春阳也不会让自己的闺女嫁一个年过半百的荒淫老头。以前木子峻叫她不要去在意,而她也确实觉得陆依依到底嫁给谁跟自己毫无关系,便没有去多打听。这么会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