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107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107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鹞艺飧鲆晌剩切┩ǖ涝诘谝桓銎俨悸渌愦π纬闪似琳献璧擦四切┯恪

    那么新的疑问又来了,大叔说他是碰巧进入到的那个水下通道里,这个不管是真是假,我也懒得继续问了,到目前为止对大叔的疑问已经到此为止了,可是陈茜和蒋言的疑问又进入了到我的心中,从他们脱鞋子这个动作可以看出他们是有准备才下水的,难道他们事先就知道水下有通道可以安全通过?想到这里我心中一惊啊,他们怎么可能事先就知道这个?为什么知道了却不告诉我们?

第一百五十九章:大叔的阴谋() 
想到这里我突然记起了一个可能忽略问题,当时在瀑布积水旁,我们和蒋言他们分别时,我回头看到了陈茜看我的眼神,那种眼神有点复杂,我当时一下说不清是怎么回事,现在细细想来,虽然还是不明白陈茜的眼神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让我到是明白了一件事,那时陈茜的眼神似乎是聚光的,和正常人的眼神差不多,难道那时的陈茜已经恢复正常状态了?如果真的如此那陈茜一定是有什么事隐瞒着我们,甚至是要直接避开我们,可是她为什么那么的相信蒋言呢?

    可是再细细一想我这个猜测还是不对啊,我们这边跟她情况差不多的艺轩不害一直都保持着现在这般痴呆的状态吗?既然艺轩都没回复正常状态,那陈茜又是怎么恢复的?这个想法又让我否决了第一个想法。

    不过这时我又蹦出了一个新的想法,还是不对~~会不会艺轩和陈茜只是表面‘症状’看似一样,实际上两人的内在‘症状’完全不同呢,也就拿感冒来说,一般人的感冒几天就好了,如狮子这样的‘感冒’,表面症状一样,但是实质压根不是一种病,如果是这种可能的话,那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陈茜有可能早已恢复正常状态了,而艺轩却还是那般老样了。

    我看着想着大叔在旁边也没说话了,我估摸他之后说的那些话也不像是假话,现在我也确实没什么可问的了,我转身准备走回潇洒那,可是这次小卖部大叔却拉住了我的手,我回头看着他用眼神询问他还有什么事,他看着我半天就是不开口,还摆出一副扭扭捏捏的神态,如果现在是个妹子在我面前这样,我怕会忍不住去抱住她,可是一个中年快进老年的大树在我面前这样,看着真心是够恶心的,我让他有什么就快说,并且甩开了他的手。

    “我老婆还好吗?”他终于开口说话了,可是让我没想到的这次是他反问我,而且是这个问题,我听了他的问题后我是算彻底迷糊了啊,刚才他和我说没回过小卖部我还是半信半疑的,现在他又问我这个,到底是他真的没回过小卖部?还是为了掩饰刚才的谎言才补充的这个问题?我一下都闹不明白了。

    最后我想了想现在跟大叔还是实话实说算了,等下在单独有什么先跟潇洒说,他的脑子比我聪明,总比我一个人在这瞎想强些啊,我说道:“你老婆啊?她过的好得很。”

    “呵呵~那就行那就行。”大叔笑着说道,看得出来他的笑容是那种欣慰的笑。

    我再次朝潇洒他们走去,可是我发觉大叔没跟上来,我问他怎么不走?他说我不是已经问完所有问题了吗?他还要赶路去白药谷呢,我QTMDLGBD,敢毛的路啊,我直接拉着他回了潇洒他们那,我肯定一下不会放他走,除非潇洒同意他可以离开,要不然鬼知道他刚才的话中有多少是敷衍或者是忽悠我的?

    我们刚走过去,潇洒就问我大叔说得怎么样了,那口气就是如果大叔回答得不好,旁边一副凶神恶煞的胖子定会上来教训下他,我都还没来得及回答呢,大叔竟然代替我回答了。大叔说道:“很好啊,我们聊得很愉快。”我本来想直接反驳,可是看着潇洒之外的其他人,说实话,我不想把什么事都告诉了其他人,尤其是大叔说的金子的事,也许其他人从另外的人嘴中再次确认白药谷是真的有金子,他们也许就会现在变得图谋不轨啊,要知道那句话三个和尚没水吃,谁都想把谁留着自己吃,刚才和我对话的大叔就是典型的例子。

    我这时只能是硬着头皮对潇洒笑着点点头,算是赞同了大叔的说法,我决定等下单独再跟潇洒说。

    而其他人似乎见我没什么疑问,他们还是不放心的样子,不过又不好直说,我估计有机会他们都会跑来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哎~~有的我应付了。

    而大叔因为我的‘赞同’,竟然变本加厉的对潇洒说道:“你一看就是这里的带头大哥,大哥~~我该说的都说完了,那我们后会有期了,我还要赶路。”说完大叔就要走。

    怎么可能让他走?我还没开口阻拦呢,潇洒就已经先开口说道:“不行,你现在还不能走。”

    大叔一脸苦逼的问潇洒为什么说完了还不能走?

    潇洒说道:“你得和我们一起进洞穴,认识了就是缘分,怕你一个人进去不安全。”

    大叔也明白人,知道潇洒现在是不让他走了,他就只能无奈的坐了下来吃着自己包里的干粮,而我估计潇洒也放心不下我一个人和大叔的聊天,应该是明白了刚才我‘点头’的苦衷,所以才强行留下大叔,潇洒和我的关系就是不一般,很多事不需要嘴巴说大家都心里明白。

    本来我也还想休息下的,本来疑问就一个接一个的往我脑中送,把脑子都想破了,终于可以休息下了,这时不省事的大叔再次又站了起来,他对大家说道:“我看~~要不然大家就别在这里继续干坐着了吧,我们现在直接一起去洞穴那边吧,反正我看大家衣服也晒得差不多干了,而且一帮人在这大片旷阔的草原上目标实在是太大了,也不知道周围酒精有没有什么危险,连个遮风避雨的地方都没有,更别说等下躲避危险了,虽然洞穴里面有什么危险我们现在不得而知,可我们可以把进洞穴就在洞穴的入口处那里呆着啊,在那里多好啊,如果变了天,我们周围还有遮风避雨的地方,我们又不贸然进到洞穴里面去,只是在洞穴口的话,如果真有危险完全可以做到进可攻退可守。”

    我听了大叔的话,我突然心中一惊啊,这尼玛这超级狡猾猥琐的小卖部大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正经了?正经得让我都无法相信刚才那番道貌岸然的话是出自他的口中啊。

    我惊讶的看着大叔,意思是他怎么突然变了?可是大叔看都不看我一眼,只是盯着潇洒,潇洒先是看了看四周的情况以及大家晒着的衣服,然后皱眉想了想,最后再次扫视了大家一圈,那个其他人的眼神中可以明显读过都是赞同突然变得无比伟岸的大叔所说的意见的。

    潇洒说道:“这个意见我也是赞同的,我看大家也应该赞同吧(大家这时纷纷激动的点着头)?那大家快点穿好衣服,然后我们直接朝洞穴那边去吧。”

    潇洒话说完后,我还注意到大叔现在不光是嘴皮子积极,还主动帮着大家拿着衣服,给人一种非常积极的感觉,这让我不由得起了疑心,我趁人不注意快速的走到大叔的身边小声的询问他道:“你他大爷的不会是在耍什么套路吧?”

    大叔现在还反过来白了我一眼说道:“你这臭小子难道不知道尊老爱幼吗?再怎么说我都是你的长辈,你不尊敬我不说,竟然还老怀疑我,你滚开,我不喜欢和你这样目无长辈的人在一起,我们没有共同语言,不是一路人,你没看到我正在帮大家忙吗?你不帮忙不说还打扰我,闪开闪开~。”

    哟~~大叔现在是越来越正直伟岸了,这下还说是我妨碍了他办事,我本来想着是不是应该和潇洒说下注意下大叔,可是想想还是算了,有什么事等进了洞穴入口大家休息的时候,再单独跟潇洒说吧。

    我们一行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往洞穴那边走去,大家都走得格外小心,因为不知道前方会突然出现什么危险,特别是越靠近那洞穴,心里紧张的程度就越高。

    最终现实并不是小说,并不是何时何地都会有危险的,我们全部人都安然无恙的走到了洞穴口后,因为这个洞穴是从上往下斜着延伸下去的,再加上非常之黑,就算我们现在到了洞穴入口还是看不清洞穴里面到底是有什么,潇洒让我们就地休息吧。

    休息的期间,大家现在其实都无心休息了,劝都有意无意的看了看那洞穴里面,可是我发现大叔却没有看,他不是特别想来这洞穴吗?怎么现在反而不好奇了?

    他越这样我越觉得他是有阴谋,而羽秦似乎对这里并不敢兴趣,就靠着旁边的岩壁闭目休息去了,大家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慢慢的闭目休息,因为潇洒说现在大家先休息,等休息好了在商量怎么进洞穴,我知道潇洒现在也是没拿定主意,对于这个未知的洞穴真的是一步都不敢贸然前进。

    我走过去想低声先跟潇洒说下大叔和我说的话,可是我刚走到潇洒身边,就听到潇洒朝我背后大喊:“你他娘的给我站住。”

    我专身看去,大叔已经消失不见了,而所有人这时才全部醒悟过来,大叔刚才趁大家不背一个人跑进了幽黑的洞穴,胖子本来想去追,而羽秦这时坐了起来也准备去追。

    潇洒喊住了他们说道:“别追,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陷阱,那大叔是有准备的,要不然作为正常人肯定是往洞穴外面跑,绝不会往洞穴里面跑。”

第一百六十章:李浩睿的坚持() 
大叔就这样跑了,而我们因为对洞穴里的危险的未知而不敢继续去追,眼睁睁的看着他跑不见了,说实话,我是真的好不甘心。|ziyouge;c|

    我是说之前大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伟岸正直,积极的帮着大家整理行李还出谋划策的早早的来到这里,原来他早有预谋,就是为了等这个时刻好跑进洞穴里,可是大叔难道就不怕洞穴里未知的危险吗?

    先不考虑大叔的事吧,跑了就跑了,最多是他抢先去找那些金子去了,现在大家再次要考虑的问题已经不是大叔究竟是怎么回事了,而是我们现在应该继续呆在洞穴入口处还是直接进到洞穴?再或者退出洞穴口在去到积水旁?毕竟这个是大叔喊我们来到这的,就怕他除了逃跑外,还在这里设了其它的陷阱等着我们。

    最后在大家的商量后,还是决定既不进入到洞穴也不出洞穴,就先在洞穴这里过一晚再说,毕竟在洞穴入口处只需要防着漆黑的洞穴便可,而洞穴外的广阔的草原,一眼就可以看到头,如果真有什么人或者之前遇见的怪物过来,估计他们还没跑过来,我们就已经准备好可以还击了,而且万一这里真的下雨了,我们现在的位置才是最好的避风避雨的地方。

    我们就在这里原地休息,晚上随便吃点,大家这次都吃得很少,因为要节省供给,期间潇洒把李浩睿单独拉到了旁边,不知道他们在说着什么,反正两人一脸严肃的说了老半天,我们其他的人都各自找了个位置坐着休息,说是休息还不如说是发呆,因为实在不清楚这里的危险是怎么样的,所以我们连生火都不敢,只能是在洞口借着非常微弱的月光勉强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在这样的漆黑视线下,大家睡又睡不着,唯一能做的就是发呆。

    我这时非常自责,回想起大叔和我的一些对话,虽然表面都有理,可是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我之前真不应该既顾及又顾及那而没直接跟潇洒说出来我的疑问,也许我所顾及的东西在潇洒那看来什么都不是,结果让大叔跑了,就算我等下找机会把和大家大叔的对话告诉了潇洒,而潇洒也发现了问题,也已经没用了,脊霸大叔跑都跑了,也许我这个小小的错误判断就会导致大家有危险,我真的非常的自责。

    过了许久李浩睿和潇洒终于谈完话走了回来,两人表情还是异常的严肃,李浩睿看了没看我们一眼就从我们身边走过找艺轩去了,而潇洒只是坐到我身边双手搭在膝盖上低着头想着事情。

    我看这时周围的人也都在想着自己的事,而我左边坐的是潇洒,又边靠着闭目养神的是羽秦,我想这时说话别人应该听不到的,我用胳膊轻轻的碰了碰潇洒,潇洒抬头看了我一眼,问我有什么事?我压低声音跟潇洒说道:“你刚才和李浩睿说什么去了?说了这长时间才回来?怎么搞得现在这么的严肃?怎么啊?你是对他表白被拒绝了?”

    潇洒看着我半天,最后叹口气说道:“你这样的傻逼就是好,时刻都不用操心着急,因为你压根就不知道应该操什么心。”

    我看到潇洒还会开玩笑,心想他心情不至于坏到什么程度,我这次就原谅他了,没去和他对着讥讽,我说道:“不开玩笑了,你刚才到底和李浩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