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14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14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偌由衔蚁氲轿颐窍衷诳墒2个大男人啊,未必还怕他一个看着清秀的娘娘腔?我把窗户再次摇下伸出脑袋口气非常不耐烦的说道:“你给我快点让开,别惹我•••”我话还没说完,他就冷冷的看着我并打断我的话说道:“我要和你们一起去跟踪程清。”

    什么?他怎么知道我们要去跟踪程清?我还在思索的同时,潇洒就已经很平静的让那人上了车,那人上车准备直接坐后排,可是潇洒让我下车去坐后排,而让那个人坐副驾驶,这期间潇洒对我做了个眼神,我一下就明白过来了,这种默契只有兄弟的长期接触才会有的,潇洒是怕那男人有危险,如果让他坐我们后面,那随时都有可能被偷袭,如果让他坐副驾驶,而我坐后排,一是他不方便偷袭我们,二是如果他要偷袭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另外一个人那时都可以帮上忙解围,我立马就按照潇洒说的换了位置,而那个人也没因为我们的‘举动’而多有疑虑,直接从后门那又走到副驾驶门边并上了车,看来这人是个没什么心眼的‘新兵蛋子’啊。

    不过潇洒也有点怪啊,似乎并不在意这男的是谁,刚才也那么轻易就让他上车了,现在那男人上车后,而潇洒又什么都不问,我忍不住问了下,那男的到底是谁,怎么知道我们在跟踪程清?而他又为什么要跟踪程清?

    “你要带我去哪?”那个男人突然对潇洒说道,咦~~~潇洒似乎没在跟踪程清那计程车,而是走的另外条路,而这条路上几乎没什么人,附近都是没什么人的废弃功底,面对那男人的质问,潇洒并没有理会那男人。

    那男人见潇洒并不理他,只是简单的说了2个字‘停车’。

    潇洒还是照旧没有去理会他,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汽车突然刹停,潇洒看着那男的冷不丁的说道:“你到底是谁?”

    那男的冷冷的盯着潇洒久久没有说话,潇洒这时又继续说道:“我问你话呢,这附近没有任何人,你一个人是不可能对付得了我们两个人的,你到底是谁?”

    那男人竟然完全对潇洒的话无动于衷,他还用居高临下的口气对潇洒说道:“你给我开车继续去追程清。”

    估计潇洒被他这种态度给彻底激怒了,潇洒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扳手以很快的速度朝那男人的头上砸了过去,我还没来得及思考潇洒这一下会不会把眼前这个看着并不强壮的人砸死时,结果那个男人用拳头以更快的速度朝潇洒拿扳手的手腕打了过去,只听到‘啪~’一声似乎是骨头断裂的声音,我看到是潇洒的手腕受了伤,潇洒就已经松掉了扳手,虽然潇洒没去喊叫,但是我都能感觉得出潇洒强忍着痛楚,从他现在瞬间就冒出来的满脸大汗就足以说明一切。

    那个男人似乎并没有想进一步伤害潇洒,从他只攻击了潇洒的手腕处之后再没任何动作便可以看出来,他这时从副驾驶回头看向了我,我不敢说话也不敢有任何动作,而他只是对着我冷笑了一下便打开车门下了车去,对于他刚才那声冷笑我觉得完全是看不起我啊,而我确实不敢对他有任何反抗,连潇洒那种为了当好的侦探而特地去学了功夫的人都可以轻易让他秒杀,更何况我这样的人呢?

    不过看到受伤的潇洒,最后我还是鼓足了勇气拉开门对着远去的背影喊道:“你到底是谁?”

    他头回都不回的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他的背影显得是那么的落寞。

    车里的潇洒这时喊我进去帮下他,我进去后问他是要我打急救电话吗?潇洒这时似乎不想和我开玩笑,脸上的汗珠越来越多,他让我双手抓紧他的手掌千万不要松开,让我要用最大的力气拉扯着,我使劲的点点头,在我抓紧他的手掌后,潇洒一声怒吼的同时使劲把手腕往身后方向一拉然后在往我们这边一推,我再次听到‘啪~’一声骨头的声音,刚才手还不能动的潇洒,现在已经能自如的把手从我的双手中抽出来了。

    似乎潇洒会自己‘治愈’那双手,不过我看到潇洒虽然手没事了,但是刚才的打击的疼痛似乎还没全部消失,他拿了根烟边抽边喘着粗气说道:“刚才那男人如果想要我命的话,现在你见到的就是我的尸体了。”

    我不敢相信平时一贯嚣张无比的潇洒哥现在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我本来还想调侃下他的,结果潇洒接着说道:“以后我们离这个男人远点,尽量不要跟他起冲突,他不是一般人,梓睿我没和你开玩笑,一定要听我的。”

    看着潇洒严肃的表情再加上我刚才现场看到那男人一招秒杀潇洒的事实,我这时也没心情开玩笑了,重重的对着潇洒点了点头,潇洒这才发动了汽车。

第二十章:偷拍摄像头() 
我问潇洒现在去哪?潇洒说回我家,现在程清那边是跟不到了,鬼知道那计程车跑去哪了,现在也只能回家了。()

    很快我们就回到了家,开门时我不小心看了眼隔壁的门,不自觉的就想到刚才那男人,整个人愣着出了神,心想果然是牛逼的人才会不在乎房子是不是凶宅啊,最后在潇洒的催促下才赶紧进了门。

    潇洒和我分析着刚才那个男人是个怎么样的人,潇洒说别的不说,他一定是个身手很好的人,要不然一般人不可能那么快的速度以及那么准确的直打潇洒的手腕处,而且那人好像也不想伤害潇洒,只是单纯把潇洒的手给打脱臼了。

    潇洒说以一个专业的格斗家的角度来说(这个专业的格斗家是潇洒他自称的),在今天车里那种情况下,空间不是很大,而且那小青年面对是潇洒这样身经百战的格斗家,一般人要把一个人手腕准确的打脱臼比要一个人的命还难,而那个小青年可以那么精准的打到潇洒的手腕而没伤害到潇洒,足以证明那小青年有多么的厉害了,他不是无法要了潇洒的命,而是今天是他放了潇洒一命,潇洒是觉得要不是自己冲动想去先发制人,自己也不会倒霉到手腕脱臼,不过我和潇洒同事觉得,那个看是似乎冷傲的年轻人也许并不是那么坏吧。

    我和潇洒接着分析,不过他租下我隔壁的房间也是有问题的,那屋子就算房东或者是中介不说,可是任何一个租下那房子的人只要稍加打听,定会知道那房子里发生过什么,而那男人可能是明知那房子发生过凶案却还是租了下来,就这件事本身都不得不用匪夷所思来形容了,换做一般人如果知道住的屋子发生过凶案,哪怕不要那租金了,也会赶紧搬走的,特别是在中国,很多人都是迷信的。

    再者这男的跟踪程清是出于什么目的?他会不会是程爷另外安排的人?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可是也不能说没有可能性,最后那男的怎么知道我们在跟踪程清?这个是最不可思议的,跟踪程清这事只有我和潇洒知道,而那个男的又是怎么知道的?我有问过潇洒会不会我们被那小青年跟踪了,而我们不知道,唯一也只有这种可能,才能解释他为什么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了,而潇洒的回答非常之嚣张,他说道:“你是在侮辱我的职业吗?我是干什么的?专门跟踪人的,我跟你说,现在能跟踪我还不被我发现的人,几乎还没有出生。”我看潇洒似乎要发脾气了,也就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探讨下去了。

    潇洒和我接下来商量的是程清那边继续跟踪,那小青年的那边暂时不要跟他起冲突,平时就算在楼道见到了也当没看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事情要先一步一步的来,要知道我们弄清楚程清这边的原因,是为了通过她知道关于女神经的事,再从女神经那知道强子的事(因为手机里的视频是从女神经的苹果手机上知道的),如果最终我们在调查明白这一切后,隔壁那男的并没有和我们的事有什么冲突的话,我们就算了,如果有冲突,按潇洒的话我们明的玩不赢就只能到时想办法来玩暗的了。

    现在白天是跟踪不了程清拉,只有等她回家,按照潇洒以往的‘经验’,程清应该是晚上大概7点左右回家,那小青年的让我们跟丢了程清这事,潇洒也并不生气,而是笑着对我说道:“其实我还有第二个计划,本来是想等白天跟踪完了再告诉你,现在就提前告诉你吧,程清白天只会去某个地方发呆,也看不出什么情况,她这么有‘规律’的举动完全是查不多什么有意义的了,我是想到不如晚上我们偷偷去观察下她,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有些人往往是一个晚上单独在家时最可能会暴露平时没有暴露的秘密。”

    说完潇洒就从他包里拿出了很小的摄像头,那摄像头小到让我想到了一些变态用的偷拍摄像头,我问这是要干什么,他对着我很猥琐的笑了笑,一副你懂的表情,看到他那副表情以及联想刚才他说要偷偷‘观察’下程清,现在老子用‘下半身思考模式’瞬间就明白了,他是想拿这微型摄像头放到程清家去偷拍,我本想正义的拒绝他这种行为,真心是太卑鄙下流了,可是潇洒丢句:“就算没发现特别的地方,但是至少能看到程清那种美女换衣服,你难道不想吗?”

    我快速的扪心自问自己是那种人吗?然而得出的结果我~~~真的想看,最后生理冲动战胜了我的正义感,我急忙问潇洒准备怎么去安这个摄像头?潇洒从他那包里又拿出了一个像是笔的东西,开门就拉着我上了楼,在程清家门口,他让我负责看着楼道的方向,注意有没有人,而他用那只‘笔’在程清的门上捣鼓着,没多久门就开了,潇洒进门的瞬间告诉我这笔是万能开锁器,如果没这个那还谈什么跟踪人啊?有时他的顾客是要捉‘现形’的,他必须要做到随时能开启被跟踪人的大门。

    我们2个快速闪散进了屋子,本来我对大婶的遗照还有点怕,想着进屋子后大婶的遗照有可能会‘盯’着我们,在遗照的‘注视’下进去是不是有点不好?可是进屋后我发觉原本放大婶遗照的地方已经没有了照片,怎么照片没了呢?我想了想可能是每个地方的习俗不一样,有的地方遗照就只放几天就收起来,有的地方会一直放下去,可能程清那边的规矩就是放几天吧。

    潇洒带着我走进了卧室(我们这小区的房子多数都一室一厅,原因很简单,因为大家都穷),潇洒巡视卧室一圈最后目光停留在了衣柜门上,我也扫视了这卧室下,房间很简单也很干净,床单的被窝叠着整整齐齐,至少可以看出这是个很爱干净的女孩,通过潇洒的目光,我想潇洒可能是想把这个摄像头藏进衣柜里吧,潇洒快速的拉开了衣柜,并且同时还小声对我猥琐的说道:“说不定衣柜里有程清的内衣哟。”因为潇洒这话我的注意力就集中在里衣柜门上,等着衣柜门被来开的瞬间希望能看到让我兴奋的东西,至于我说的是什么•••我相信大家都懂的。

    在拉开衣柜门的时候我竟然忍不住喊了起来,衣柜门里竟然放着大婶的遗照!而遗照因为是立着放着,它所在的方向是正对着我们,就好像遗照里的大婶在盯着我们一般。

    虽然是大白天的,可是在没有任何心里准备的情况下,刚打开衣柜门就看到大婶的遗照,大家说这是有多慎人啊,潇洒久经沙场的人了,他虽然没喊起来,但是也是被吓着了,之后在我们2个的互相调节安慰下才强了许多,我们也没过多时间考虑为什么大婶的遗照不在客厅专门放遗照的地方,却在卧室的衣柜里,这无论按什么地方的说法都应该没有这样的风俗吧?现在得赶紧把摄像头安装好,以免家里回家了人。

    潇洒很熟练的安装好了摄像头,还别说从外面看甚至是打开衣柜门来看,还真的一点都看不出这摄像是安装在哪,如果开衣柜的人仔仔细细的在衣柜里查找,要不然我打包票一般人是找不到的,而且这个衣柜也很适合偷跑啊,这门是百叶窗那种样式的门,以后我如果生女儿,绝壁不让她的房间衣柜安装这样的门,一定要是实心的,嗯~~~我今天又学到了知识。

    看潇洒安装摄像头熟练的动作,我甚至是起疑到他以前到底是为了完成单子安的摄像头,还是因为‘其它’的个人原因安的?

    安装好摄像头后我们便急忙的下楼回家,还好这个过程中都没有撞见任何人,回家后我和潇洒一人点了一根烟,因为现在的我们还在因为看到衣柜里有大婶的遗照而有点后怕,需要香烟来自我调节下,这时的我和潇洒互相之间都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我先说话的,我对潇洒说道:“你跑的地方多,你见过有哪个地方的人或者是哪个国家的人会把自己亲人的遗照放进衣柜门这样的风俗吗?”

    潇洒摇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