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144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144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看着胖子那边也说完了,大家也安慰完他了,我们这边紧接着就把刚才在大石门那遇见的事跟大家说了,并且说希望在这等个几天,过几天再去那门附近看看情况。

    如果那石门后面是另外个通道的话,也许我们就能继续前进了,其实大家都不愿意去走岩壁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小洞,一是因为那洞太小,人进去完全得爬行,二是因为那些洞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就算洞里没有危险,我们光是要靠那些洞继续前进都不知道那条才是正确的,如果要我们一个一个的来找,那估计等我们累死都找不完,再说这里的供给现在也不够了。

    其他人问难道我们现在就一直呆在这里?等几天他们觉得还无所谓,主要是怕住在这里的人回来了,还不知道住在这里的人是敌是友。

    潇洒想了想说道:“不管那么多了•••”

    “强子???”我刚才看到强子了,我忍不住喊了出来从而打断了潇洒的话,强子刚才在这个土包的外面。

    潇洒的话被我打断后并没有生气,其他的人也都转过身朝我说的方向看去,可是现在土包外什么人都没有,潇洒还说我是不是眼花了。

    我没有说话,我心里明白刚才绝壁不是眼花,外面月光照射下刚才明明看到了强子那张苍白的脸,他在小心的往我们里面看着,当时也是怪我不小心喊了出来,而强子在听到我叫声的同时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了。

    胖子在旁边开着玩笑说道:“你别是眼花了吧,外面哪里有人?该不是被我刚才所说的事给吓着尿了裤子吧?小胆子梓睿。”

    我还是没有理会胖子,我对潇洒说道:“我刚才确定没有看错,就连当时在武汉最后见到强子时那苍白的脸色我都记得一清二楚,刚才在外面看到的强子脸色也是那么的苍白。”

    潇洒看着我许久没说话,最后他看向羽秦说道:“你刚才听到什么动静了吗?”

    羽秦出奇意料的说道:“没•••有,刚才我想事情去了。”看羽秦的神情不像是撒谎,他平时都是比任何人都谨慎的,怎么却在刚才那么重要的关头去想事情啊?他能想什么事?

    这时床上的小孩突然醒了,他丢掉胖子的衣服直接跳下了床就往土包外面跑,羽秦反应快,在那小孩还没跑出土包时就把他抓住了手腕。

    看情况那个孩子似乎发现了什么,我注意到那孩子的目光一直看向土包外面,嘴里一个劲的似乎在发着声音,不过也听不清他是在说什么,潇洒这时让我们都别说话,他走过去摸着那孩子的脑袋想让他安抚下来,那孩子在潇洒过去后确实安抚了许多,但是目光还是看着土包外面,潇洒这时问羽秦如果这孩子真跑起来,羽秦尽全力还抓到吗?

    羽秦点点头,潇洒随后再次摸了摸那孩子的脑袋,对那孩子说道:“你是要出去找人吗?”

    那孩子这时目光终于转到潇洒的脸上,他对潇洒点了点头,潇洒随后站起来对我们说到:“刚才梓睿也许真的没看错,估计这个孩子是发现了什么,我觉得更大的可能是发现了自己的同类,梓睿刚才~~你可能看到的不是强子,而是这孩子的同类,胖子~你现在能动吗?”

    胖子对着潇洒笑笑然后还活动活动了肩膀说道:“当然可以,现在让我杀人都行。”

    我虽然心里不赞同潇洒的推测,但是我嘴上没说什么,我明白刚才看到的一定是强子!

第两百一十四章:‘蜘蛛侠’() 
潇洒点点头随后留了点时间给大家考虑,也没有多长时间就看向大家说道:“那大家那就准备准备吧,大家动作尽量快点啊,我们现在跟那孩子出去,也许这个孩子可以带我们找到刚才梓睿看到的人,这个人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他是梓睿很好的兄弟名字叫做强子,我们从武汉来到这里,多数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所以我和梓睿无论如何就算前方再危险,我们现在都要出去找强子,我告诉你们这些,是因为你们如果愿意的话就跟我们走,如果不愿意可以在这等着,我个人的建议是大家一起行动,这里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好了~~羽秦、梓睿我们要出发了。”

    潇洒虽然说大家怎么走选择是在自己,其实我明白我们现在这几个人没人愿意分开,李浩睿如果不和我们一起,他是明白的靠他一个人是绝对找不到艺轩的,这里是危机重重,现在我都感觉到羽秦应付起来都有点吃力了,这里唯一可以什么都不怕的,我看只有超人了,再说我们过几天要去的那个大石门,也许就和找到艺轩有关,现在的胖子和之前不一样了,看得出来他渐渐的再向石头靠拢,和石头一样要变成一个死忠,而大叔也是个聪明人,他似乎知道和我们一起才是安全的,所以我、潇洒、羽秦外的人其实和我们现在都是很团结的,而潇洒问那句话完全是多余的,我个人是这样感觉的。

    等我们都准备好了,羽秦就放开了那个孩子,让这个孩子自己走出去,可能是因为我们准备的时间长了点,我本以为那孩子被羽秦放开后会如一阵风一样跑出去,我都已经做好了鼓足劲去追的准备,可是结果却是我们慢慢的跟在那孩子的后面,那孩子在前面不紧不慢的走着。

    那个孩子首先是走进离我们最近的土包房子,我们紧随其后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难道里面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如果真是这样,那简直是太可怕了,这个土包离我们之前呆的那个土包这么的近,说明危险之前是时刻都伴随在我们左右啊,结果~~~~里面坑爹什么都没有啊,我们还怕是看漏掉了什么,仔细打量着里面的环境,这尼玛我们这么多的人挤在这里就算再小的细节也应该跑不掉啊,可是那个小孩这时看了眼没多久便走了出去,我们在后面赶忙跑出去紧跟着他,看到那小孩子出去了,我心里纳闷难道刚才那土包里什么都没有?这个小孩也不确定那个人在哪里?

    紧接着小孩又带着我们走入了下一个土包房子,这房子里我看到小孩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我们这次聪明了,再没有一帮人如傻逼一样仔细的在土包房子里找细节了,而是紧紧的盯着那个孩子,果不其然,那个孩子看了一眼土包屋子后最后再一次走了出来,在这之后,我们就这样一处一处的跟着那孩子几乎把这里所有的土包房子全部都看了遍,可全部都没有什么发现啊。

    这孩子到底是在找什么?甚至是不是真的在找强子我都表示严重的质疑了。

    我正准备让潇洒再问问那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别TMD是在耍我们吧?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一帮大人被一个孩子耍得团团转,那才真的是好笑啊,那还不如我们自己出去找强子。

    结果这时潇洒让我们大家全部安静,我注意到这个小孩这时竟然站着抬起头看着周围的岩壁,他到底是在看什么?那孩子边看嘴里还在边发着声音,好像是在说话,但是具体是说的什么完全是听不懂,我疑惑着的时候,那孩子突然停止了声音,他用抬起手指着某个方向看向了潇洒,虽然头顶的熔岩现在有月光,可靠这点月光还是不足以让我们看清远处岩壁上有什么,我们也没有办法啊,我们现在唯一的光源就只有那防火打火机,光靠那个还不如月光呢,可是我就再次纳闷了,我们都看不清岩壁上有什么东西,这个孩子怎么能看到呢?难道说孩子的视力比我们大人好?

    潇洒这时估计是终于忍不住了,他对那孩子说道:“你是要我们看什么啊?我们什么都没看到啊。”

    那孩子听到潇洒的话后再次回头看了看岩壁然后使劲的指了指那方向,然后又一次回头看着我们,边看边指,他的意思就好像是在说:“你们怎么能连那都看不到呢?”感觉那孩子比我们还着急。

    最后那孩子估摸着我们是真的看不到,不是和他在开玩笑,他直接不搭理我们了,他快速的朝前方跑去,我们紧随其后跟着他,看着他朝岩壁边跑去,我心里寻思着他往那边跑干什么?只看到他跑到岩壁边后一点都不带犹豫的就朝岩壁上面爬去,这下我们也没办法了,我这时甚至怀疑这一切是不是这个孩子阴谋,想趁这个机会跑掉?而且我更惊诧于这个孩子怎么能比我们成年人还厉害,瞬间就爬上岩壁?潇洒快速的喊着抓住他,旁边的羽秦快速的冲到了前方并且也怕上了岩壁把那孩子的脚给他拉住了,那孩子一个劲的啊啊直叫,似乎他很急着上去。

    这孩子再次被羽秦拉着回到了我们的人群中。

    潇洒走过去跟那孩子说道:“你不能上去,因为我们跟不上去,怕你有危险。”潇洒最后那句真假。

    “上面好像有人。”胖子这时抬头看着上方和大家小心的说道。

    听到胖子的声音后大家全部都快速的抬起头朝上方看去,刚才因为我们离得岩壁很远,所以因为光线的原因看不清楚岩壁上的情况,可是现在我们人是在岩壁边,视线比刚才好了许多,这样抬头一看,竟然看到我们头顶上方的一个岩壁小洞里探出了一个脑袋,那脑袋好像是在看着下方的我们,不过能看到是个脑袋,这也是我们目前最大的可视度了,光源的限制我们压根看不清楚那人到底是不是我一直寻找的强子。

    那人在小心的看着我们,当看到我们抬头看他时,他也没有躲避,这时小孩子嘴里一个劲的说着什么,而上面那个人似乎也在回应着什么,他们两人的对话我们其他人完全听不懂,这时更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上面的那人竟然慢慢的探出了整个身子,随后整个人如蜘蛛侠那般灵活就如在平地上爬行一样快速的爬了下来!!

    看着黑影在高高的岩壁上快速的爬行,扎眼一看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会以为是一只大蜘蛛在爬行,绝壁不会相信是一个人在爬行。

    一个人这样的在岩壁上爬行还是尼玛倒着脑袋朝地爬行,真基霸看着让人接受不了,而更让我接受不了的是,这个人下来后就如正常人一般站立了起来,他这时对着我们不停的笑,似乎是在和我们示好,而我这时也终于看清楚了他的长相,他竟然是我苦苦寻找的好兄弟强子!我草草草~~!

    潇洒也是看了后整个人都震惊了,我相信今天要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强子,我肯定会冲上去紧紧的抱住他,甚至会激动得眼泪都忍不住流下来,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我和潇洒两个人只能呆得如傻逼一样站在原地张着嘴巴哈气而已。

    而强子的目光在只在我和潇洒脸上扫视了一下而已并没有过多停留,看那样子就好像完全不认识我们一般。

第两百一十五章:和小孩的对话() 
我这时自然是要跟潇洒对视一眼的,看到潇洒对我做了一个眼色,这个眼神因为和潇洒的默契让我瞬间就明白了,潇洒的意思是让我和强子先打招呼,不要多说别的,我明白后,这边刚准备去跟强子打招呼的,却看到强子这时对我们笑完后,就突然蹲了下来紧紧的抱住那个孩子,随后还一个劲的和那孩子打着手语,嘴里还在‘嗷嗷~’直叫,看得出来强子非常激动,激动得就好像它看到了那个孩子比看到我们还开心。

    这下我才明白了为什么之前那孩子和我们说话时虽然每次只说1、2个字,但是至少还是我们能听得懂的话,而刚才在找强子以及看到强子后,他跟强子说话都是发出那种我们听不懂的声音了,是的~我终于明白了,而明白后我却顿时心中一紧,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完全忍不住的那种,心现在是好疼好疼那种,我的兄弟强子~到底是吃了什么苦,变成了现在这般,甚至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强子现在完全就跟哑巴一样,打着只有他自己和那孩子才能明白的哑语(和那种电视新闻里专业的哑语完全不一样),嘴里哼哼唧唧的发着声音,就是那种哑巴想说话却说不出话来的声音和那孩子交流着(难怪声音多数情况下都是‘嗷嗷~’的发着声音),而那孩子之前嘴里发着我们不懂的声音,也许是就只有强子才懂得的‘哑语’。

    我之所以会明白这个,是因为以前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过一个贫穷的家庭,其中老公犯了某种病后竟然导致哑巴了,家里因为喷穷看不起病,也是因为贫穷甚至是去哑语学校学习的钱都没有,本来别人都觉得夫妻两人无法狗腿了,但是他们夫妻两人过了没多久还是可以照样进行沟通,用着平常人不懂的手语,发着平常人不懂的声音,这些都只有他们夫妻自己懂得,凭着这些~他们夫妻两人完全可以交流自如,而现在强子和那孩子就和那对老夫妻差不多的状态。

    “强子~~你到底怎么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