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168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168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洁莹显然不是LISA那般大方,被我们2人同时用一副lsquo;求知若渴rsquo;的眼神盯着,希望她能说说自己的经历怎么比LISA还可怕,她似乎被我们这样的行为弄得还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过好在旁边的LISA吐了口眼圈然后对洁莹说道:“有什么就说吧,反正我都已经说了,你看~~这警官不是没说什么吗,你还有什么不敢说的?我们现在也许说的一切都对以后找到雨欣有帮助。”

    洁莹想了想这才说道:“在雨欣失踪前的那段时间我有点担心雨欣了,那时LISA还没和我说雨欣的事,我也就不知道雨欣还有这样恐怖的事,当时的我就只是觉得雨欣多数可能是谈了个新的男朋友,如果真是这样,我肯定会为她高兴,甚至是理解每次我们找她时都说lsquo;很忙rsquo;这个理由,女生嘛~~谈了新男朋友可能都会这样,不是说过热恋中的女人眼中只有自己的男人吗。

    “可是我还是怕万一不是我想的这样怎么办?毕竟雨欣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之一,于是我就抽了个白天的时间找到她家去了,她也刚好在家,并很热情的请我进去坐坐,看到雨欣那热情的态度以及说话的语气,我当时当真是一点都没怀疑雨欣有所变化啊,雨欣把我请进去后让我说话小点声以及走路的声音轻点,因为她的男朋友正在卧室里休息呢连雨欣自己走路啊、包括给我倒茶啊、都是非常的小心,我可从来没见过雨欣会为了谁能这样做的。

    说:

    晚安啊

    :

第两百四十九章:报仇() 
老头往酒店的单人大沙发上一靠,敲着二郎腿自己点了根小白龙悠闲的抽了一口,然后对我说道:“我到有办法帮你追到我外孙女,不过你现在得跪着喊我声爷爷,反正只要你追到了我外孙女,迟早也会喊我爷爷的,晚叫不如早叫啊。 ”老头说这话满脸的笑容。

    我心想:我喊你大爷的爷爷啊,老子刚才那是为了脱身没办法才撒的谎,但是我不能这样对老头说,好不容易把老头忽悠成功了,现在可不能再露马脚了,要不然等下可脱不了身。

    我装作一副牛逼轰轰的态度对老头说道:“给你跪着就算了?我不需要你的帮忙,凭自己的本事追到了程清那是牛逼,如果追不到那也是命我认了,就这样我还有事要告辞了,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敢做对程清任何一点不利的事,我绝对会跟你拼命。”走完我就大步流星的朝门外走去,这次那个大块头伸着脖子看了看老头,老头只是摆摆手,大块头就让我过去了,终于安全的离开了酒店。

    不过在我离开酒店房间之前,老头还是让我把他交待的任务继续进行,如果程清有什么异样就立马汇报给他。

    出门后我就快速的回到了家里,潇洒还在睡着觉,而监控屏幕里的程清也还在睡着觉,回忆起刚刚老头给我讲述的事,我心里想着,原来一切都是我自己单方面的一厢情愿,果然最终问题还是出在程清这里,程老头怀疑程清不是没有道理的,而我所希望出现那个如普通人一般的程清,也只是程老头回忆中的程清,和现在监控屏幕里的程清完全不一样,那现在的程清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呢?

    “梓睿,该你去休息了,我已经休息好了。”潇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卧室出来,我看得出他虽然嘴里说已经休息好了,其实脸上那疲惫的眼神就已经出卖了他,他估计是想让我多休息会儿,看着潇洒这样,我对刚才偷偷出去的事觉得更加之愧疚了。

    我没多说什么,甚至因为心虚都不敢去跟潇洒有过多的眼神交流,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便低着头走进了卧室,在床上心里想着程清的身世我不由得对程清更加有了好感,原因很简单,程清是个孤儿,而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我是一个在部队里长大的孩子,准确的说是一个被部队收养的孩子,小时候我所生长的环境是属于部队的军区大院,我那不知道长什么样的亲生父母,在我还不能记事的时候把我丢到了部队的军区大院门口,在他们丢下我的同时,我的命运就彻底的改变了。

    当年因为新中国刚成立没多长时间,因为当时特殊的历史环境,很多家里穷得要饿死人的家庭,就会把孩子丢在军区大院门口,而自己出去去要饭,那时的人心和现在不一样,特别是部队里面生活的人,他们的人心都很淳朴,看到有孩子丢在大院门口,往往有时回家或者是出门路过的军人干部他们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多数的军人干部当初就会把这些孩子收养起来,当时的他们想法都很简单,大不了以后家里多双筷子而已,并不会如现在的人们所想,多一个孩子以后的学费、医疗费、结婚费等等谁来付?正因为当时大家的想法很简单,所以很多像我这样的孩子都活了下来,不过在那个特殊的时期军人干部的生活水平确实比一般老百姓家庭强许多。

    对于收养我的那个家庭来说,我是非常之感激的,甚至觉得可以用我的一生去换取他们一辈子的笑容我都愿意,可是时间不等人,收养我的那个家庭是一个当时夫妻双双都年过半百的家庭,那对老夫妻人真的很好,男人收养我的时候是部队里负责机密文件保管的,听说之前还参加了当年的抗美援朝,在那个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的异国他乡,男人遇见了当时在后方为前线战士做饭的女人,他们双双坠入了爱河,在那个年代而且还是在战争的环境下,爱情这个东西对于当时战场上的人们来说是多么的奢侈的事啊,也正是因为有了爱情,让男人在战斗中异常的勇猛以及会格外小心的进行战斗,因为现在的他不在是为了自己一个人,而是为了后方那个为他每天揪着心过活的女人,后方的女人曾对前线的男人说过:“如果你哪天回不去了,放心,那我也会跟着你留在这片土地上,我要陪着你,以免你一个人在这里衣服破了都没人帮你补。”男人当时听到女人说的这话,表面上只是憨厚的对着女人笑了笑,可男人内心当时已经暗自对自己发誓mdash;mdash;这场战争绝对不能死,不光为了自己,也要为了眼前这个自己深爱的女人。

    万幸的是男人和女人最后都回到了祖国,那个年代只要是能从战场上回来的,多多少少都会提干,男人提干后就作者文件保密工作,工作相当轻松,过着跟现在退休干部差不多的生活。

    男人和女人过着战后幸福的生活同时,这个幸福的家庭却迎接来了厄运,再多次医生的检查下发,因为男人战争中受过伤的原因无法让女人坏上孩子,知道这个消息后的男人和女人伤心过,可伤心过后生活还是要过生活,直到他们收养了我,才让这个原本幸福上有个缺口的家庭真正意义上圆满了起来,而我的童年也跟其他的孩子一样幸福,没有苦难、没有饥寒,更多是欢声以及笑语。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幸福的时光是那么的短暂,我刚20出头的时候,男人和女人因为年事过高,分别都在前后不到半年的时间离开了我,男人先离开的人世,女人在男人走后的半年里每天都是闷闷不乐的,终于女人在告诉了我的身世后也跟着男人的步伐离开了人事,之前男人和女人为了让我从小健康的成长,从来都很小心把我的身世隐藏着,不过最终还是在女人最后的半年里,经过她思想上的挣扎把事实真相告诉了我,而我却因为失去了两个在人世间最亲的亲人,以及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而变得沉默寡言,最终我选择搬离了那里,过上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活。

    所以对于程清我现在更加有种想向她靠拢的想法,我明白作为一个孤儿,有时思考问题的方式可能都和普通家庭里的孩子不一样,这时如果有个身世一样的人作为可以倾述的对象,说不定心里压力会小许多,而且程清比我更加不幸,她是从小都知道自己是被人收养的,反观我,至少老夫妻为了我健康成长,一直都好好的保守着这个秘密。

    想着想着我慢慢的进入了梦香。

    。。。。。。刚爪欢圾。

    短信的声音把我从睡梦中给唤醒了,本来我的睡眠就很轻,再加上平时我怕没及时看到重要的短信,短信铃声设置的是那种声音很大的铃声,所以现在很轻易便醒了过来。

    起床坐起来看了看窗外已经是黑夜,现在整个屋子都是黑漆漆的且没有开灯,只有从客厅处可以看到一点点微弱的光源,我想可能是潇洒还在盯着监控屏幕在看吧,我调侃的口气对着卧室外面喊道:“潇洒,你别是现在在看毛片吧?怎么连个灯都不开?”

    在我的喊话声结束后就听到外面有点细微的脚步声,我心里纳闷潇洒不会真的在看毛片吧?怎么连话都不回我?这时我记起了短信的事,我拿起手机一看,发现发件人竟然是mdash;mdash;潇洒

    潇洒不是在客厅吗?刚刚还听到他的脚步声了,怎么在家里还给我发短信?我纳闷的把短信打开,lsquo;快来救我,江边小树林。rsquo;

    看到这条短信我脑子就像有人用一盆冰水狠狠的浇到我脑袋上一般,让我从头至脚都能感觉到透彻的冰凉,潇洒的短信让我去救他?而且地址是离我们家不远的江边小树林,潇洒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瞬间还有件事是不解的,如果潇洒不在我家客厅,而是在短信上那片小树林里,那刚才在客厅里发出声音的人又是谁???

    我赶紧起身贴着墙壁慢慢的往卧室的大门走去,等走到卧室里的门前时,我屏住呼吸小心的尽可能的用目光扫向客厅监控屏幕的方向,咦~~~屏幕前方有个人再盯着屏幕,不过是背对着我这边的,看不清脸,我现在还是不敢贸然冲出去,要怪只能怪自己刚才傻逼,为什么起来后非要扯嗓子喊几句啊,这不是明显的暴露目标么?

    可是我现在又不能一直这样在这里站着干耗着,潇洒的短信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紧要关头我也不敢分心贸然给潇洒打电话看看他现在的情况,因为我怕客厅里那不知道是谁的人趁我打电话时对我进行偷袭,最后我思来想去,为了潇洒不能再拖延时间了,我把手机的屏幕光打开,弯腰把手机顺着地板丢了出去,我想借着这个手机的屏幕光引开客厅外那人的注意力,我就趁这个机会冲出去偷袭那个人,丢完手机后我快速的冲到了客厅,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客厅里那人会攻击我的准备,老子现在准备是不管客厅是谁,直接冲上去打人。

    我日~~~现在小偷或者是说入室抢劫的胆子还真的很大啊,我借着手机屏幕的光以及客厅外的月光,看见我家客厅的大门是大大的敞开的,那人就站在客厅里回头用一副看傻逼的样子看着我,不过辛亏我机智啊,收住了正准备朝他打上去的拳头,如果我这拳头打上去了,那我估计小命也没了,眼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住我隔壁的mdash;mdash;冷傲青年。

    说:

    还有一章

    :

第两百五十章:大叔,还是大叔?() 
我问潇洒发现了什么情况?还tmd搞得这么神秘,老子直接在衣柜里呆过的人怎么会害怕呢?我使劲的摇着头并对天竖立起三根指头保证我绝壁不会害怕。

    潇洒神色紧张的说道:“你记得之前你在程清家躲进的那个最靠里的衣柜吗我使劲的点了点头?你不是说过在衣柜里看到了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大婶吗?之前我们还在监控屏幕里看到程清不知道是在那个衣柜前面,我们当时分析程清是用行李箱整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我一直记得这个事在,我一直觉得那衣柜里一定有我们没发现的秘密,于是我今天在程清家发现摄像头不在之后我并没有直接走人,而是把你之前藏身过的那个衣柜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你猜我发现了什么?潇洒卖关子的习惯又来了,我骂了他2句,他才接着说。

    “她的那个衣柜后方有个暗门,也就在挂着衣服的后方的木板上,稍微用手用点力气就可以把那个木板推开,要不然我是检查得仔细,一般人绝对是发现不到的,当我推开那块木板后,里面瞬间传出一阵扑鼻的腐臭味啊,我先以为是有死老鼠的,犹豫着到底还看不看,可是我又一想不对啊,如果是老鼠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腐臭味啊?我看着木板后面黑漆漆的,当时没办法,我怕程清突然回,给我思考的时间不多,最后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于是我强忍着腐臭味用手机当光源把脑袋伸进去看了看,里面空间不大,相当于一个小储物室大小,不过什么东西都没有放,也并没有死老鼠或者是其它的动物尸体,不过腐臭味相当巨大,我摸了摸储物室里面的墙壁,都是实心墙,也就说这间储物室再不会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