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20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20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刚好放茶几上我们面前一人一瓶,可是我又想到没有下酒菜啊,我觉得再怎么着不能在妹子面前丢脸,要不然太寒酸了,决定还是下楼去一趟,必须得买点下酒菜,程清再次喊住了我让我不用下去了,她说道:“我们又不是真的喝酒,买什么下酒菜?”

    听她这话,我和潇洒一下都愣住了,不喝酒那把二锅头拿出来干什么?当摆设?

    程清现在是反客而主了,她招呼我去找来1张纸和3支笔,我莫名其妙的拿来了纸和笔后,程清把那张纸折叠了几下,然后顺着折印撕成了若干小纸片,抽出其中12张纸片,程清把这12张纸片平均分到我们3人手中,最后跟我们才说明道:“我们现在玩个游戏吧,我们现在每人手中都有4张纸片,每人面前也有瓶二锅头,我们先每人在各自的第一张纸片上写上各自的号码,我是1号,梓睿是2号,潇洒是3号,然后再每人拿出自己的另外两张纸片,在每张上写上各自要问另外2个人的话,只写要问的内容,不要写名字,而且每张纸片上只能写一个问题,特别注意的是这个问题是不能同时问2个人的,只是问一个人,最后一张空白纸片上写上想和对方做的一个动作,也不能写名字,只能写动作,这个动作只能是两人完成的,动作可以是拥抱或者是握手•••”

    潇洒趁程清还没说完就打断道:“那是不是代表还可以写亲吻之类的?”程清看着潇洒尴尬的笑了笑,不过既没拒绝也没答应,我感觉应该是默认了,潇洒趁程清没看到他,他挑逗着他的眉毛对我做了个相当猥琐的神情,就好比QQ表情里那个带墨镜还在挑逗眉毛的表情。||

    说到这其实我也懂了,程清玩的就是类似‘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啊,尼玛要知道这个游戏一般都是我们去KTV想办法忽悠着妹子来一起玩的啊,一般妹子都知道玩这个游戏比较容易被男人吃豆腐,所以那些妹子必须要我们动破脑筋忽悠才会和来我们玩,要知道妹子身处在那种一帮人人都在起哄的环境下,妹子就算心里不愿意,但是碍于面子还是会服从游戏里的安排的,哈哈~~~这也方便了一些色狼,苦逼是每次出去玩从来没抽到我和妹子干些刺激的事,只能说老天爷实在是太不开眼了,今天程清竟然主动说和我们玩这个游戏,这尼玛不好好吃下豆腐那完全是对不起祖国,对不起生我养我的父母啊!

    潇洒催促着快开始写纸条好快点开始游戏,程清这时拦住了潇洒正准备写字的手,她说道:“别那么急嘛,时间多得是,纸片上写的内容,除了第一张写各自字数的可以让大家看到外,其它纸片上的内容都不能让互相看到,这样玩才有意思,写好了折叠好然后再集中在桌子上。”

    潇洒听到后脑袋点得比小鸡啄米还快,我们各自背过身子去写纸片上的内容,我写完代表我号码的那张号码后,准备写另外三张是我却一下停住了手,我想到我确实是很想吃程清豆腐,可是对比这段时间跟踪程清发现越来越多无法解释的事,我更想知道的是后者,因为这些关系到我的兄弟强子的生死行踪,我看了看低头在那边一脸兴奋的神情正在‘奋笔疾书’ 的潇洒,我想了想决定还由潇洒去吃豆腐便可以了,他是我们亮的代表,他这段时间干的所有事毕竟是为了我,刚才还累得几乎都起不来床,而我现在决定要问清楚程清关于她的事,想通后我在第二张纸片上‘你和你外公关系好吗?’

    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关键,到底是不是那老头如我们所想的和程清关系很差,让我接近程清是因为某种我们未知的原因?开始让我们误以为那老头和程清关系好都是因为片面的听了老头一个人的话,所以让我们只看到了表面,之后又通过我们自己的分析感觉出老头撒谎,所以现在我要问问程清本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张纸片上我再次犹豫了,虽然我考虑好了纸片的用途了,但是我想知道关于程清的事,实在是太多了,要全部写出来的话那绝对这2张纸片是不够的,我现在只能挑重点了,目前摆在我面前的有两个重点,第一个、程清和女神经到底是什么关系?那天晚上女神经喊程清出去后,她们到底去哪了?女神经现在又在哪?第二个、刚才程清家里那个躺在床上抽搐的人以及从床边死角趴地上的人到底是谁??

    细细一想我这两个问题貌似也不是完全的2个问题啊?程清等下会不会耍赖?算了,先问重点,因为女神经关系到我的兄弟强子在哪,要知道调查程清的这段时间,我只要有时间就会给强子电话,可是每次都是关机中,而这时我只要想到视频里的强子,我就真的好担心他的安危。

    我在第二张纸片上写下了‘你和住你隔壁的女的到底是什么关系?’

    至于第三张纸片,我其实已经现在没什么心情吃程清豆腐了,有时就是这样,当心境不一样了,哪怕面前放的是山珍海味也觉得索然无味,我第三张随便写下了‘让另外一人刮下鼻子’,我觉得刮一个看着很漂亮的女生的鼻子,看着她那俏皮的小嘴崛起想发脾气,但是又不好发作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可爱了,想想都过瘾,而且最重要的是万一我写的是亲下嘴,可是抽到的号码是我跟潇洒,那该怎么办?我可不想和个男的嘴对嘴啊。

    当我写完后,他们2个人也似乎早就写好在等着我手上的纸片,我们在号码纸片现在分别摆在我们面前,我是2号、程清是1号、潇洒是3号,接着程清把三张号码纸片折叠起来然后混在一起放在旁边,之后把我们已经折叠好的‘真心话’以及‘大冒险’的纸片也折叠起来放在另外一边,这时桌子上显得比较空,让我才注意到那3瓶还没动的二锅头,程清好像到现在都没说过这三瓶二锅头是干什么用的?她刚才又说过二锅头不是拿来喝酒的,那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潇洒这时冷不丁的突然来句:“万一纸片上写的问题,没人愿意回答,再或者纸片写要完成的动作没人愿意做那怎么办?”

    程清歪着头看着潇洒笑了笑,那个笑似乎把潇洒那小心思都看穿了一般,程清说道:“那我肯定有办法惩罚这样的人(说实话,我估计潇洒现在最怕就是程清违反规则,程清现在还说会惩罚这样的人,估计潇洒听了心里乐开了花),接下来我不是正准备说么,你急什么?为了保证没人违反游戏规则,这里有3瓶二锅头,如果有人不愿意回答问题或者不愿意做纸片上安排的动作那也行,把面前的二锅头任意一瓶一口气喝完就算了,不过我这里还有个规则,就是每当抽到2个人完成动作时,另外个没被抽到的人也得喝瓶二锅头,这个是为了增加游戏的刺激性,最后说明一点,关于号码纸片,如果之前抽出的是‘问题’相关的纸片,那么号码纸片就只能抽一张号码来回答这个提问,如果之前抽的是关于动作相关的纸片,那么号码纸片必须抽2张号码来完成这个‘动作’,整个游戏直到3瓶二锅头完全喝完为止。”

    潇洒听了这还不依不饶啊,还建议让我们三人一起发毒誓,说自己回答的问题绝对不会撒谎,唉~~~~潇洒啊!!

    听到刚才程清说的喝酒规则,我突然想到难道程清是因为之前太伤心了,现在想故意借酒消愁?她定的规则完全是找机会喝酒啊,我想程清知道我家住着潇洒和我2个大男人,所以故意借理由来我们家让我们陪她喝酒?我想着的同时,程清已经让我们准备抽纸片了,每次一个人抽,先从那堆写着‘真心话’以及‘大冒险’的纸片抽,一人主抽一次,第一轮按号码是程清抽,她把抽出的纸片慢慢的打开。

第二十九章:意外的巧合?() 
“第一次还在吗?”程清读出这几个字时声音很小,从我家的灯光下看似乎脸都有点红了,这不用看潇洒那边猥琐的神情就已经告诉我这个问题是他写的,接着程清去号码纸片中抽出了一张,我心里到是蛮期待是程清所属的1号,至于潇洒看期待的眼神,不用说,他想法和我一样。()

    “2号。”我勒个去,当程清读出这号码时,她脸上洋溢出牡丹花开一般的笑容,而我瞬间就犹如跌落了谷底一般苦逼,

    现在变成潇洒在旁边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了,这让我怎么说得出口啊,可是面前那瓶二锅头一下让我喝完,我还真的怕扛不住,而程清又一句话没说,只是在旁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最后我硬是鼓足了劲从牙缝处蹦出了两个字‘是的。’

    关于这个问题潇洒作为我的朋友其实早就知道了,不过估计他喜欢看我在女生面前承认自己是处男这个尴尬的神态吧,他在后面乐呵呵的,而程清听了我的话后还是在那似笑非笑的也没多说什么,她让我们继续游戏。

    第二次是我来抽,我心里不停的祈祷着能抽到我想要问程清的那两个问题,当纸片打开后我再次失望了,并不是我写的纸片,上面写着‘你喜欢什么样的花?’这个是什么傻逼问题啊?我偷偷的看了看潇洒,他也疑惑的看了看我,虽然我们就那么一瞬间的眼神交流,但是我立刻也明白了,这个纸片上的问题应该是程清所写,看来程清真的是想借酒消愁啊,要不然不会写出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估计也是跟我第三张纸片上写的东西一样是敷衍人的,我估计等下抽到她的纸片,她一定会借理由喝酒的,想到这,我忽然想到,等下不会等抽到了我的问题,程清故意不回答而去喝酒吧?那我的努力就白费了啊。

    “3号。”我抽出的号码纸片上面写的是潇洒的号码,潇洒快速的说道:“菊花。”看他那神情就知道是胡乱说的,我知道他压根不想在这样‘无用’的问题上浪费时间,而程清也没因为他的态度多说什么,我这时到是疑问起来,难道刚才潇洒发的毒誓说自己会认真且真实的回答纸片上的内容,他已经忘记了?唉~~~~我们立刻进行了下一轮。

    这次是潇洒作为代表出来抽,他抽到的第一张纸片上写着:“你和你外公关系好吗。”哈哈~~~老天爷有眼终于抽到我了问题了,而且是程清没喝酒前,潇洒看到这问题时估计也知道是我写的,他赶紧抽出了号码纸片!

    看到潇洒抽出的号码纸片我心里是乐开了花啊,老天爷今天太眷顾我了,抽出的号码就是程清的1号,我这时紧张的看着程清,害怕她说要去喝酒。

    程清微微皱了皱眉头,我估计她是在思考为什么有人会写这个问题,不过也就那么一会儿,程清说道:“我和外公的关系很好啊,他现在是我妈之外最疼我的人了。”

    我没想到程清会这样说,但是事实真的如程清所说这样的话;那我和潇洒之前的推断就都得推翻,可程清和她的外公关系这么亲,那她外公为什么还要我去跟踪她呢?作为亲人我觉得没必要干这样的事吧?

    “让对方刮下鼻子。”程清读纸片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刚才那个对于我来说纠结无比的问题,似乎对程清来说并没什么,她很快就又进行了一轮,这次的纸片怎么又是抽到我写的?还是做‘动作’的纸片,今天我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等等!!不对啊~~~~!我记得第三张纸片上我写到的字是‘让另外一人刮下鼻子’,可是刚才程清读的却是‘让对方刮下鼻子’。

    为了保险起见,我偷偷的瞄了眼程清手上的纸片看是不是她读错了,可是在我确认后知道她并没有读错啊,纸片上确实是写的‘让对方刮在鼻子’,难道说是潇洒或者是程清中的一个人写了跟我一样的‘动作’纸片?这个动作可是刚才我随便写的一个啊,只是因为我觉得这样刮女孩子鼻子很过瘾,潇洒平时没这个习惯啊,难道是程清写的?她也有这个习惯?

    这时潇洒已经抽出了号码纸片,“1号和2号,2号是先抽出来的纸片,1号是后出来的纸片,所以按规则应该是2号刮1号的鼻子。”说完程清就面对着我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我去刮她的鼻子,其实刮鼻子这个动作只是一直在我心里重复了无数遍,但是从来没实践过而已,现在•••我•••

    当刮完了程清的鼻子后,她久久的没有去张开眼,只到潇洒在后面嚷嚷着早刮完了赶紧下个环节,程清这才睁开了眼睛,她似乎是有点害羞啊,这时我有种感觉,程清好像并不像她表面表现的那么的骚,刚才我看到她睁眼时看我的眼神有点闪烁,如果是真正的骚货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眼神?

    “等等,潇洒哥, 你貌似忘记了一个游戏规则哟?”程清边说边把桌子上的一瓶二锅头举到了潇洒面前,潇洒现在的神情别提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