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22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22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潇洒看我不说话,估计他也知道我是想不明白,潇洒用手指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想问题要多用脑子往细的方面想,昨天程清最开始说是问你家有啤酒没,你个穷吊丝说没有,但是你又不想让程清失望,于是你说想出去买,就去楼下的超市买,因为很近所以一下就可以买到,可当时程清的表现是什么?她突然说不需要啤酒了,问你家有没有其它的酒?你是不是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程清作为客人而不想麻烦你?我告诉你啊,这里面可是有很大的讲究的,就是因为这几句话就让我把程清看穿了,我问你,作为一个喝酒的人,你仔仔细细想想,喝酒的人有谁会是洋酒、啤酒、红酒、白酒样样都喜欢喝?样样都精通的?一般的人只会喜欢喝其中一种酒,而其它的酒就不是怎么喜欢喝了,当然也有少数人会喜欢喝其中两种。||

    “程清作为一个女子,本来女人喜欢喝酒的就少,现在就假设她是少数中喜欢喝酒的女人吧,而且还是一个喜欢喝2种酒的女人,她喜欢喝的是啤酒以及其它任意一种类型的酒,可按正常逻辑,如果你是一个作为喜欢喝2种酒的人,那时你作为程清知道一个穷吊丝家没有你喜欢的2种酒中的一种啤酒时,你会怎么说?你会是问‘家里还有其它酒吗?’还是直接说道‘家里除了没有啤酒外?难道没有XX酒?’这里的XX就是你喜欢的喝的另外一种酒的名称,当然这要建立在你同时喜欢喝啤酒以及XX酒的情况下,我相信你心中是有答案的吧?你扪心自问觉得我的分析有误吗?”

    我不得不佩服潇洒的逻辑思维能力,他想问题的方式不光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还是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来思考啊,其实很多聪明人想问题都可以站在自己的角度分析,但是很少人能站在他人的角度,或者是多人的角度去分析,虽然有部分人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像潇洒这样灵活运用到生活当中已经形成惯性的人,我看真的是少数,潇洒竟然能通过小小的喝酒就发现程清逻辑上的不对劲,我对他真的是服了。

    可是~~~我对潇洒的逻辑服气是服气,但是他的分析还是有漏洞啊,不可能就是因为程清没让我出去买酒就是想控制我的行动吧,而且程清在之后我拿来二锅头后从始至终都没有喝过一口酒,也许她压根就不是一个喜欢喝酒的人,从最初她也不准备喝酒,那么这些酒对于她来说就只是个道具,她需要的是这个道具所起的功能惩罚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人,所以她才说随便什么酒都行,这样的逻辑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也是能成立的吧?我对潇洒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潇洒揉了揉眉心,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态说道:“算了,我已经完全放弃你了,你再不要打断我话了,也不用思考了,我不指望凭你自己的能力能思考出什么,你就把自己当白痴或者是傻子吧,反正脑袋全部放空听我继续说便行。

    “从刚才那点分析出程清在买酒上是对你撒谎了的,如果你觉得没撒谎也行,我们进行假设,因为程清的一句不知道是真话还是假话的话,让你本来要出去下楼到小卖部买酒这个行动给‘制止了’,请注意,这是程清第一次‘限制’了你的行动,后面还有。

    “之后当当你个穷吊丝发觉就算程清答应只喝二锅头的情况下,家里却没有下酒菜,连你这样不怎么喜欢喝酒的人,都知道喝二锅头这样的酒需要下酒菜,难道程清会不知道?就假设程清不知道吧,可当你再次提出要出去买点下酒菜时程清还是制止了,她就算真的不知道二锅头要配下酒菜,但是至少这个是生活常识,她会不懂?她这次还是跟刚才一样,一句不知道是真话还是假话的话,让你本想会出去买下酒菜的人还是没有出去成功。这是第二次‘限制’了你的行动。

    “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这样会真的让我误以为你是白痴的,听我继续说,还有第三次‘限制’你行动的事,我们现在把时间往前推移进行回忆,当你刚带程清来屋里时,因为客厅放着我们的监控屏幕,你为了不想让她看见这些就把门快速的带上,并在门外跟程清解释是因为家里太脏之类,想先让我在清理下家再进去,而程清当时的举动是什么呢?她却趁你不注意以开玩笑的方式抢过你钥匙快速的打开了门,并且把你也拉进了屋里,当你们两人都进来后,她竟然比你这个房子的主人还主动,先把屋子的门给快速关上了。

    “程清作为一个女孩子,应该是很讨厌脏乱的环境,作为女孩子的心里肯定更愿意等我把房子收拾干净再进来,而且程清作为一个跟我们不是很熟悉的女孩子,应该可以明白就算我们房子不是真的如你所说是脏乱的,至少也有不想让她看到的隐私吧,这个是一个稍微懂点礼貌的成年人都应该明白的道理,而程清却抢过你钥匙打开了门,这说明什么?可以说明两个问题,第一:程清就是想知道我们屋子里到底有什么是不方便让她看的?第二:程清想快点进到我们屋子里。

    “我左想右想都觉得应该是第二点,因为程清如果只是想知道我们屋子的有人不让她看到的话,她没必要在打开了门后还快速的把你拉了进来,并且还主动的快速关了门,这个动作对于她的目的来说是多余的,所以按照第二条来分析,程清其实是想把你快点拉进这个屋子。

    “最后要注意一点的细节,也是你发现的,可惜你这个傻逼却从没注意到过,程清昨天晚上急促的脚步的离开家后,你不是去过她家吗?难道你忘记了她连自己家的大门都忘记关了?之后她回来上楼后,竟然可以连自己家的门没关这事都不管,却先抢着进我们的屋子,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她就是想寸步不离的在你身边,这更加证明了我的观点,她要限制你的行动。

    “综合以上几点,我可以大胆的推断出,程清昨天晚上的目的不是别的,就是想把你的行动给限制在这间屋子里!!好了,我的分析完毕,掌声在哪里?”潇洒说完竟然自演自导的给自己拍起了巴掌。

    看到潇洒这个嚣张的样子,我真的是想继续反驳,可是现在的我真的一句都反驳不出来,真心是无力了,难道程清昨天的目的真的是限制我的行动?什么趴在我肩膀上哭什么的都演戏?和我说的话也是假的?可是她为什么要限制我的行动啊?我对潇洒问出了我的想法。

    潇洒这时起身站了起来走向窗台,潇洒说道:“记得程清在我们从一起卧室里出来的时候她站的地方吗?就是这个窗台,当时她说是为了不想我们谈话的声音被她偷听到,以开玩笑的方式敷衍了我们,这样的方式敷衍你还行,我可是一个非常注意细节的高级侦探啊。

    “你有说过,程清之前下楼的脚步是非常急促的,而在程清下楼之前,你用监控屏幕在她家的卧室里还看到了2个人,一个躺床上的人,一个是从地下‘冒’出来的人,躺床上的人先不说,那个从地下‘冒’出来的人,是被程清推着离开了镜头,程清也跟着离开了镜头,之后你才听到程清急促的脚步声。

    “我只能猜想是不是程清和那个人发生了什么矛盾,而那个人一气之下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从程清家跑了,程清是下楼去追那个人了,之后可能一直没有追到那人,至于那个躺着的人,为什么趁程清离开后去她家看却没看到人,这个我现在还无法解释。

    “而程清在我们家时站在窗台这边,我怀疑可能不是看什么夜景,而是看她追的那个人自己回来没?而我们现在只要弄清楚了一件事的真心,那么所有的答案就挥之欲出了,那就是程清为什么要控制你行动的同时,还想知道那个人回来没有?这两件事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只要知道了这个联系是什么,那什么解释都通了。”

    我跟潇洒这时一人点了一根烟,互相之间都没有说话,潇洒估计是分析完了觉得自己正是牛逼的时刻,而我的心里却是有种说不出的不爽,那种不爽不知道是来自程清对我的欺骗,还是来自我自己没能帮程清反驳潇洒成功,我自己都有点弄不明白现在到底是哪一点了。

    “梓睿你看!!!程清出现在卧室里了!!她竟然白天出现在了卧室,她现在在开衣柜的门!!”潇洒说这话时拿着烟的手都在颤抖了!

第三十二章:摊牌() 
听潇洒这么一说,我心中立即就一紧啊,光程清会出现在卧室这个都足以吸引我的眼球了,更何况•••我没时间想那多了,赶紧把目光投向了监控屏幕,等我看向屏幕时程清估计已经完成了开衣柜门这个动作,我本以为程清是打开了我们这个藏有摄像头的衣柜门,哪知她打开的是之前我藏深的那个衣柜门,现在只看到程清在我们的摄像头里只露出了不到半个身子,她现在站的位置就是之前我躲起来那个衣柜,从我们摄像头这个角度目前也只能看清这多了,程清就直直的站在衣柜面前,因为无法看清程清的面部表情,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站在那个衣柜前是在干什么?

    现在我们屋子里已经安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了,甚至可以说连呼吸时都是格外小心,注意力全部都在监控屏幕上,要知道程清虽然现在在衣柜门口站着不动,但也许下面一个画面程清就会做出什么出乎我们意料意外的举动,我想现在也许只要能让我们多看到一点点画面,说不定那点点画面就足以解开很多关于程清的谜题,所以我和潇洒现在是谁都不敢分神,视频里的程清在那直直的站着,而我和潇洒现在何尝不是直直的盯着屏幕陪程清耗着呢。

    突然我在监控屏幕里看到恐怖的一幕!!!

    程清竟然跟之前在卧室里出现的那个男人一样‘趴’下去了,刚才看到屏幕里的程清突然弯下腰,然后整个人消失在了镜头前,我第一感觉她就是趴下去了。

    我刚准备跟潇洒讲我的想法,这时程清又站了起来出现在了镜头前,我现在可不能分心去跟潇洒说话,现在任何一点的画面对于我来说都格外的珍惜,程清这次出现在镜头里的身体部分比较多了,似乎她从刚才站起来后整个人就往后站了点,所以这样我们的摄像头就看到了更多程清的身体,现在程清的脸部也可以看见了,面部表情也看得清楚,虽然程清是背靠窗户站的,但是因为现在是白天,所以还是能看清楚,看她的面部表情好像现在是在进行着思考,而且她是略微的低着头在看着什么东西进行着思考。

    不~我好像发觉到不对,仔细看程去的面部表情好像不是在进行着思考,而是在流泪!!

    只是因为她现在的泪水不像一般女神那样进行着低声抽泣,而是如一个男人一般坚强的把泪水强忍在眼眶不让它流出,因为是强忍着泪水,所以眉头都跟着眼眶一起在用劲,才让我刚才以为她是在思考着问题,程清为什么要对着衣柜门流泪啊?想到昨天程清在我的肩膀上流泪,以及她说的话,我的心现在竟然有点点微微的疼痛。

    程清没站多久,这时又走出了卧室,不过没多久便回到了卧室,她这次回到卧室时手中多了一个拉杆式的旅行箱,是她手拉着旅行箱的扶杆进的卧室,进到卧室后她就把旅行箱放倒在地上,随后她蹲了下去,好像在地上整理着什么东西,当然这个只是我的猜测,因为摄像头屏幕在程清蹲下去后就只能看到程清眉毛以上的部分了,至于程清是不是如我所想的那般,我实际上也是不清楚的,程清在卧室里一下子蹲下,一下子半蹲,一下站起来朝着地下看着什么,现在看来似乎真的是整理着什么东西,而那个东西是我们摄像头的死角所看不到的,反正总之程清这样折腾了大概有1个小时吧,终于程清再次把旅行箱竖立了起来,看情况程清好像是往旅行箱里装了什么东西。

    接着她就把旅行箱拉出了卧室,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次程清又是很快便回到了卧室,在我还想着她又会做出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时,她竟然还真的做了一件我出乎意料之外,但在之前还真心期待的事,这时的程清竟然‘奇迹’一般第一次走到卧室里的床上干一件对于普通人来说最平常不过的事睡觉!!

    程清似乎已经非常之空乏了,倒在床上后连被子都忘记了盖,衣服也忘记了脱,就已经完全进入了梦香,留我和潇洒在监控屏幕前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看着已经熟睡了的程清,潇洒说道:“我们两个也都累了,有什么事先休息了再说吧,现在开始我们两个轮换着去睡觉,不睡觉的人就盯着屏幕的程清,只要程清有动静了,就喊另外一个人起来, 我总觉得今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