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35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35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完全没必要,但是他们2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也有自己的分析,我分析程清之所以带你去那酒店,她的目的是想让老头以为你已经知道‘他和程清那未知的对话’,而老头也在刻意的回避关键信息,因为他拿不准你到底是真知道了那‘未知的对话’,还是压根就不知道,他这样谨慎的人是不敢轻易去试探你的,只要老头是这样的心态了,那么程清也许目的就达成了,她就是想让老头误以为你什么都知道了,要不然为什么对话到了关键这里程清就离开了酒店?而且程清的对话里有2次提到不要把你卷进来,那么程清让老头错误的以为你知道这些信息的目的是什么?是想害你?还是为你好?我就不得而知啊,我只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程清非要拉着你去酒店,而等把你拉去了却说些你听不懂的话,而且问题最最最关键的一点足以说明老头现在还是不足表面那般信任程清,程清已经动情的2次说起让老头别把你卷进来了,可是最后老头却还是给了你20万,还是让你去追程清,这代表什么?老头压根没把程清的话当回事!!”

    听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了老头究竟有多可怕了,我对潇洒说道:“会不会老头就是因为拿不准我到底知不知道那个所谓的‘秘密谈话’,所以才没有让老虎动我?而并不是如老头表面所看到的那般是想招我为他外孙女的老公。

    “其次在程清走后,老头就开始动脑子了,最后他把我这种人的心态摸得实在是太准了,把那20万的银行卡放我面前,就让我忘记了所有,压根都没去注意他们谈话细节方面的问题了,之后随便讲了个大婶鬼魂的故事就把我注意力转移了?等于说老头和我谈的每句话他都是在耍心眼?”

    潇洒点点头,我现在第一反应就是把这银行卡给退掉了算了,我不想惹祸上身,而潇洒并不有让我去还的意思,他说道:“你就算现在去还这银行卡再加上之前的2万,我相信老头也会以各种方式来拒绝你,搞不好最后钱没了不说还得继续被老头利用,我劝你现在是走一步看一步,实在不行最后这20万可以作为你离开这座城市的资金啊,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我当然懂潇洒的意思,潇洒说得太严重了吧?难道我以后还要为了躲老头而离开这座城市?不过如果现实真变成如此的话,那这20万其实就不多了,我本来之前还想着好好挥霍一番的,现在看来要省着点花了。

    从程清喊我出门那时我跟潇洒一直都没睡,现在当事情都完了疲惫感也袭来了,我喊潇洒一起先去休息,而潇洒却站在客厅大门前低声的对我说道:“你知道为什么从刚才到现在我都一直站在这里吗?”

    我摇摇头,潇洒说道:“我一直在注意程清什么时候回来,可是从你们出门到现在程清一直都没回来,你不是说她早就离开了酒店吗?”

    我思索着程清不是早就离开酒店了吗?她怎么可能现在还没回来?她在武汉除了老头又没什么亲戚朋友的,现在都快凌晨3点多了,她现在都不回来会去哪了呢?

    “我们现在还不能睡,我到要看看程清什么时候会回,如果她真的一晚没回,那我更加确认了我刚才的分析,她今天晚上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机会的,带你去见老头只是她计划的第一步,她;离开酒店后应该还有计划二。”潇洒虽然神态看似有点疲惫,但是他说话的语气显得相当之亢奋。

    今天晚上一直都在听潇洒讲,我从来没见过潇洒会这般兴奋,看来他真的是天生敢侦探的料。

    潇洒这时神秘的说道:“你还记得你出门前我对你说过还没说完的那话吗?”

    我记得被程清拉出门前,潇洒好像是在和我分析程清杀人麦尸的事,而潇洒要先听我的分析,等我是分析全部说完后,潇洒说我的分析漏掉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可惜还没听到潇洒说出,就被程清给拉走了,我问潇洒是不是这话?

    潇洒点点头亢奋的说道:“对~~就是这,你想听我继续说完没说完的分析吗?”

    我瞬间便来了精神,我当然想啊,当时我已经觉得自己的分析相当完美了,可是潇洒却不赞同,我还真的想听听潇洒的观点到底和我有什么不同。

    潇洒先是从猫眼里看了眼外面,估计是看下程清回没,接着便转身对我说道:“你说是程清把某个人杀掉,然后放进我发现的储物室里,最后寻找着机会趁没什么人的晚上,把那尸体用旅行箱装起来带到小树林给埋掉对吗?

第五十一章:交换信息()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如果你在一间一个人住的屋子,有必要把人杀了后还非要专门建造个储物室给藏起来吗?何不直接放到卫生间锁起来?或者是最简单的就放在卧室,然后把卧室门关起来,第二或者是第三天再找机会出去处理掉尸体,这不简单许多吗?特地把尸体放进储物室是不是有点多此一举?

    “可我们的邻居程清大小姐还是这样做了,我相信人不可能干一件毫无目的的事,那么一定有某种未知的原因是必须要让程清把尸体放进去,这是我分析出第一点不合乎情理的事。||

    “当然我这里有2个猜测,第一个就是为了让那储物室隔离尸体腐臭的味道,可是那间小储物室不是完全封闭的啊,靠衣柜这边就是一层木板,也起不到多大的隔离腐臭味道的功能,第二就是未知目的。

    “第二、你有说过程清曾在你躲进衣柜时对着那衣柜流过眼泪,现在看来她是对着你后面储物室那里面的尸体在流泪,程清在武汉没什么亲戚朋友,那么她会对谁流泪呢?可能性最大的就是死去的大婶,也就是说储物室里有可能存放的就是大婶的尸体,可程清为什么要欺骗老头呢?甚至买通了殡仪馆的人让老头误以为大婶的尸体已经火化,实际上大婶的尸体却让程清放在了储物室,其实当自己的亲人死去,有很多人会依依不舍,甚至很多新闻上都报道过,有的人人因为不能接受自己的亲人死去,甚至还把死去亲人的尸体放在卧室里,跟那尸体同住同睡一张床。

    “可是如果程清真是这样的人,那疑点又出来了,程清为什么没多久就又要把大婶的尸体给拖到小树林给卖掉呢?这个举动和上面的分析是对立的啊。

    “所以我们必须把所有的信息全部串通起来思考,我先给你提示下,首先你曾在监控视频里看到过程清家的卧室出现过三个人,一个是趴地上的人,而你之后也在楼梯上的拐角看到过一个在墙上爬的怪物,他们之间有没有联系现在先不说,我想至少有某种共同点,比如趴着的那人是出现在了程清家,而在墙上爬的那怪物也是往楼上程清家爬去;其次当时卧室里的第二个出现的人是在床上不停抽搐的一个人,程清甚至在床上这个人抽搐的很厉害的时候跪了下去,你想啊,一般作为你自己来说你会给什么人下跪?答案很简单,自己的父母或者是其它长辈!这里是不是跟程清在衣柜门前哭泣一样的道理?我严重怀疑当时床上抽搐的人就是已经死去的大婶,如果要不是你说在衣柜里碰到过和你说话看似‘活生生’的大婶,我是怎么都不会联想到这一点的,这听起来真的不可思议,死去的人还可以出现在床上抽搐,还有•••”

    听到这里我实在是忍不住身子不由自主的抖动着,我真的是害怕了,我非常小心的打断了潇洒的话,我说道:“你是意思说大婶的尸体还~~~魂~~~了~~~?”

    潇洒看了我一眼并没正面回应我,他说道:“我也不说不清,这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了,哎哟~~你大爷的,别打断我思路,我刚才是说到哪里了?

    “哦~~想起来了,还有就是如果我上面分析床上抽搐的人以及储物室里真的都是大婶尸体的话,那说明程清对大婶还是有感情的,要不然不可能又是下跪又是流泪的,可据你所说,当你在衣柜里看到大婶时,大婶在衣柜里的表现却好像很害怕程清一般,那代表程清和大婶之间也发生过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程清做过了让大婶害怕的事,试想如果是你的女儿,你觉得她做了什么事你才会觉得害怕她呢?我的分析是女儿要杀我!所以说老头的话也许是半真半假,大婶也许真的是程清所杀,或者这样说吧,程清至少动过杀大婶的念头,所以衣柜里那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鬼魂的大婶非常之害怕程清,而且程清杀大婶的目的我怀疑有可能是迫不得已的,要不然你会对一个你杀过的人的尸体又是流泪又是下跪吗?

    “最后还有一件事是我非常之不理解的,按照老头的说法是大婶死后程清通知的大家,程清也是大婶死前没多久回家的,那么衣柜后方的储物室是谁建造的?那可不是一个程清这样的女孩1、2天时间就可以造好的啊”

    潇洒这次是真的把我提醒了,建造那个储物室绝对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建造好的,而且当初建造它时,我相信建造它的主人都已经想好是拿它来干什么的,既然都知道了目的,那到底建造的人是谁呢?程清藏尸体的地方,她当然需要这个储物室,可是她却没时间建造啊,肯定不能说是大婶自己啊,未必大婶知道自己要被杀了,还先给自己建造好一个可以很好藏自己尸体的地方吗?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

    我看见潇洒现在还时不时的会看下门外的猫眼,他这次又和我说道:“这里还有一个关键人物,那个趴在程清家地上的人,也许那个储物室就是他建造的,他到底是什么人,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头绪,至于程清~~~今天晚上一定有问题,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就完了,前面的努力就白费了,现在不管程清是杀人狂也好是什么也好,我们要快点知道女神经的下落,已经拖了这么多天了,强子那边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内心其实还是在思考着,为什么一个看似女神一般的程清家里竟然会隐藏着这么多恐怖诡异的秘密?难道在江边在我家里和我说悄悄话的那个程清只是一个戏子吗?我真的有点不相信。

    我问潇洒现在到底准备怎么办?潇洒想了想说道:“我们现在只能求助于别人了。”潇洒说这话时相当之无奈。

    别人?还能求助于谁?

    “隔壁的冷傲青年,我们需要他的帮助,他手上似乎有我们不知道的信息。”潇洒没好气的说着。

    也是的啊,我们能掌握的信息就只有目前的这么多了,一切的结论都是我和潇洒自己分析的,虽然我们自认为很接近真实的结果,可是事实呢?谁也无法确定,也许我们分析了半天的结果,最后就被残酷的事实给全部推翻了,至于冷傲青年那边,他从一开始的目的就和我们一样,也是要跟踪程清,虽然目的不详,但是我和潇洒都觉得他可能会知道我们还不了解到的信息,也许结果会帮助我们尽快的找到自己的兄弟强子!

    潇洒看了看墙上的时间,还没到凌晨4点钟,我本以为他现在终于会提出要睡觉了,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提出现在就去敲隔壁冷傲青年家的门!!!

    我还没来得及阻拦潇洒,我想要说的是,尼玛现在是三更半夜的,如果别人在睡觉,潇洒这样闹醒了别人,那冷傲青年会不会发脾气啊?要知道我们2个人加起来估计还打不赢他一只手啊,可是潇洒那虎逼这时已经敲响了冷傲青年家的大门,我感觉今天的潇洒已经分析问题亢奋到了疯狂的境界。

    让我没想到的是门很快便开了,我也没看出冷傲青年有任何的倦意,他也没如我想的那般像老虎那样发脾气,潇洒只是微微一笑简单的说道:“方便到我们家聊聊吗?”

    冷傲青年也是非常简单的回答了一个字:“行。”

    很快黑暗的夜晚我们3个男人犹如要计划着一场很大的阴谋一般坐在我家的客厅前,三人中谁都没有先说话,潇洒和我点上了烟,冷傲青年不抽烟只是而是会盯着我看看,让我真的是有点不自在,之前猜疑他的基老的念头又一次冒了出来。

    还是潇洒先开口了说道:“都是邻居了,我们还没有自我介绍呢?互相都不知道名字,我叫付潇洒,别人都叫我潇洒,我旁边这位叫梓睿, 你呢?”

    “羽秦。”他还是很简单的回答到,原来冷傲青年的名字叫羽秦啊,可是羽秦似乎话太少了,按正常聊天来看,现在应该是轮到他礼貌性的问我们找他来干什么啊,可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闷不吭声,一副冷漠的神态。

    潇洒尴尬的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们明人也不说暗话了,请你过来是想和你互相交换信息,我们的目的想必都是一样,要跟踪程清知道她的一些不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