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39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39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院,我出院后会靠自己的关系调查全国有祭拜神龙这样习俗的地方有哪些,他说希望是在国内吧,如果是国外那就没戏了,毕竟这个神龙,有可能是中国的龙也有可能是国外的龙。

    听到潇洒的想法后,我实在是无语了,我说到:“你尼玛还真的相信是神龙啊?这世界上哪可能有神龙?我看还得是用别的方法找找。”

    潇洒问我用什么方法找?我•••实在是回答不出来,只是觉得以潇洒那个思路去找非常不可靠啊,所以刚才才说用别的方法,最后实在是没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还是同意了潇洒的想法,我和羽秦先离开了医院。

    回家路上羽秦突然问我之前在卧室里听到的歌声,以前出现过没?我回答没有啊,只是这段时间调查程清开始诡异的事不断发生,那事只能是众多诡异事中的一件不大不小的事而已,我甚至开玩笑道:“连你也是我遇见的诡异事中的一件,你的身手比电视里的好牛逼啊,你是在哪学的?”

    “我师傅。”羽秦简单的回答着,我心说现在还有人说什么师傅啊,我继续开玩笑的口气说道:“那你的师傅估计是近年来华山论剑里的第一高手吧?”

    羽秦说道:“什么华山?我师傅不是什么山里的高手?是当时的第一高手。”这个羽秦说话真怪,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华山论剑我只是句玩笑而已,他说话还挺嚣张,说什么是‘当时’的第一高手,那他的意思是‘现在’第一高手就是他?

    我和他实在是讲不进去话了,谈话牛头不对马嘴啊,一路无语各回各的家,回家后我突然记起了件事潇洒好像分析过程清可能一直在反过来监视着我们,难道说我们家有监视器?我记得上次我家被别人翻得吓死人时,那时没看到什么摄像头啊?

    为了确认,我再次把家里仔仔细细的都找了一遍,连衣柜的后面,沙发下面都找到了,摄像头我没看到,但是让我奇怪的是,我到看到了一朵枯萎的花在我家的床下,这花虽然枯萎了但是还是能看出个大概,我可是没见过这花啊,我家里从来不买花的,我觉得这东西浪费钱不说,又不能吃又不能长放的,纯属浪费钱,而且这是什么花我也不认识啊,其实换做以前像我这样思想上粗枝大叶的人,绝壁把花一丢,倒头便睡,管尼玛花是从哪里跑到我家床下的,可是现在的我不同于以前了,我在潇洒身上学到了任何一点小的细微都可能是我所需要的线索,我把花拿出去问了下小区外面的花店老板这是什么花,别人花店老板摇摇头回答我可能是什么野花吧,反正她不认识。

    我特地用苹果手机对着花拍了个照片(自己的手机像素低了,所以用的那部苹果),拍好后总觉得这花放我家里觉得心里怪怪的,便把那花丢了。

    我好好的休息了下,第二天便去找老头,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老头离开了那里,我问酒店工作人员老头去哪了,别人都是摇摇头,没人知道老头去哪了。

    果然接下来的几天潇洒的思路是错的,现在的天朝ZF打击崇拜鬼神实在是太厉害,整个天朝完全没什么崇拜神龙的地方,而关于强子的失踪我也去报警了,警察那边的答案永远都是正在调查中,其它的狗屁答案都没有,潇洒让我别指望警察那边,强子这样的小市民失踪了,警察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只能是靠自己。

    而隔壁的羽秦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我们和他也没打过照面,这一切的一切甚至让我以为强子将会永远都找不到了,然而命运有时就是在你要放弃时会给你点希望。

    “你看这是什么?”之后的很多天,潇洒突然来到我家,给我看了一张相片,相片上面竟然有强子!!

第五十七章:照片(感谢 烂苹果)() 
说是相片,其实是用那种A4纸打印出来的‘彩色照片’,现在很多激光打印机都有这样的功能,相片上是一群人如中学毕业照那般站成上下2排的合影,当然~~前面那排人是蹲着的,我大致数了下照片里的人,加强子一共有9个人,看照片里那帮人照相的背景,应该是在某林子前照的相,那照片可以显示的背景画面着实是不多,我说背景是林子也只是我的个人猜测而已,也许那背影只是某小区的一片绿化带前,也有可能他们是在一片大森林前照的相,以上的猜测都是有可能的。()

    我有注意到他们的穿着,不是我观察仔细啊,我又不是潇洒搞侦探那行的,实在是他们的打扮太过吸引眼球了,照片上几乎每个人都背了一个很大的包,大概就是电视里哪些野外求生存的人所背的有差不多半个人那高的背包,现在是夏天,但他们每个人身上的衣服都是那种长袖的贴身衣,裤子也都是差不多比较紧身的那种,要说他们衣服裤子的种类差不多,但是样子颜色都不一样,可是看到鞋子时大家却是出奇的统一,统一的是某运动品牌的登山防滑鞋。

    另外一点吸引眼球的地方,就从每个人的神情可以看出他们是一种压制不住的兴奋感,就好像小学时每当老师发我大红花,明明我很开心,却还要一副谦虚的样子去上台领取大红花,要压制着自己的喜悦,表现出一副谦逊的态度,觉得自己的努力还不够,这个大红花不应该得到等等之类的•••

    照片我终于看完了,我问潇洒这照片是哪来的啊?难道是强子现在有线索了?潇洒摇摇头道:“有屁的线索啊,如果有线索,我不就把强子给找回来了吗?这相片是我一个客户给我的。”

    我说道:“啥?客户给的?你客户给你强子的照片干什么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你客户认识强子?”

    潇洒靠近我指着照片上的一个女的说道:“喏~~就是她,我的客户是她的母亲,想让我帮忙找到她,说这相片是她女儿最后一次给她发的彩信,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照片只能打印出来,在那彩信下面附着一段文字,是她女儿给她发的,上面是‘妈咪,我去寻找我的幸福了。’她说收到这彩信照片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她的女儿了,她怀疑女儿被坏人骗了,所以也已经报了警,但是和我们一样,警方那边一直没给消息,她想到只能靠自己,介于我在这个圈子的名气,于是花钱想请我帮忙找到她女儿,就把这相片给我看了,开始我看到这相片时也激动了,可是我不能当女孩母亲的面表现出来啊,要知道我在外界的名声可是无所不能的侦探大神啊,如果让客户知道我连自己的朋友都找不到,那不是砸自己招牌么?所以我不动声色把照片收了过来,想先拿来给你看看,想听听你的想法。”

    我回道:“让我仔细想想。”我知道潇洒还是那习惯,肯定已经有自己的想法分析了,只是想听听不同的意见而已。

    潇洒说道:“那你先慢慢想啊,我去找小羽聊聊天,我好多天都没见到他了。”说完潇洒就转身出了我家的门。

    这些相片上的人我目前敢肯定是一帮驴友,他们每人这身穿着打扮多半是那种去丛林深处探险或者是爬山的穿着啊,可是我记得最后一次联系上强子,他跟我说的是他在学习啊,怎么学习的人去当驴友啊?我突然想到~~难道说强子所说的‘学习’,墙上就是去学习怎么当驴友了?还别说~我觉得真的有这个可能,要知道强子那逼从来都不喜欢当驴友的,更别说什么去学习了,以前和他说起驴友,他甚至问我那是什么?可以吃不?作为一个以前从来不和这些接触的人,如果突然哪个神经不对要去当驴友的话,必须要经过学习培训的,要不然就算你想去吧,其它的专业驴友也没人愿意你带啊(美女除外),怕你出了什么事把大家都害了。”

    “梓睿~~小羽怎么不在家?你这段时间有见过他的人吗?”潇洒又回到了我家,说话声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摇摇头道:“我哪知道他呢?他那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也好多天都没见到他了。”

    潇洒似乎没见到羽秦还很失落,我弄不清他是怎么想的,我让他过来,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潇洒说道:“我最先开始也这样想,可是那女孩的母亲告诉我,她的女儿压根不喜欢这些户外运动,而且这相片也看不出他们到底是在什么地方照的,所以我也不敢肯定啊,刚才我之所以不先说自己的想法,而想听你的,就是想知道你是不是跟我的想法一样,现在看来大家想法都一样。”

    这才是好玩啊,强子和那个失踪的女孩都是不喜欢户外运动的人,却都穿着整齐的驴友装备和另外一帮装备同样整齐的驴友在一起合影,这本身都是一件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要知道如果一个人特别是一个成年人要突然改变他的性子是一件非常难的事。

    我突然想到以前看过的很多新闻,一些驴友去的地方都是无人区,有的发生的集体遇难事件,而在城市里生活的家人却以为他们失踪了而找不到人,强子别是遇难了吧?想到这里我心里暗自祈祷着千万别是的啊,我也没把这事说出来,我不想把这种失望的情绪传染给潇洒。

    我想了想问道:“那女孩的母亲有说过这照片是什么时候发的吗?”

    潇洒说道:“2014年7月24号。”

    听到小是的回答,我惊诧的问道:“你确定你没听错?”

    潇洒也同时露出一副惊诧的神情回道:“我确定啊,怎么了?”

    我说道:“那时间上不对啊!我清楚的记得强子最后一次和我联系说他在外地学习,那是7月29号,但是按照相片上的时间来说的话,强子那时已经准备好了装备去当驴友啊,那就说明他7月29号他并不是如我所想是在学习当驴友的相关知识,而是在学习别的东西?还有一点是我更不敢相信你所说的时间,7月25号晚上我在我家小区楼下碰到过强子,他不可能是7月24号就准备好了装备,而7月25号当天晚上就回了吧?而7月25号之后强子就一直失踪,差不音讯,按常理来说你这相片应该是在7月29号之后照的,因为这样的日期才能解释强子失踪是因为偷偷一个人去参加驴友的户外探险了,那么我刚才的分析全部就可以对上了,可是你的相片却是在强子失踪之前照的,可惜时间不对头啊,我现在实在是分析不清楚了。”

    潇洒被我分析了一通后他也不说话了,只是一个人在那摸着下巴皱着眉思考着问题,没过多久潇洒就好像突然想明白一样说道:“我这里有猜测,也许是强子早就认识了那帮驴友,只是当时买好了装备还并没有进行培训,在拍了那集体照片后第二天晚上就因为什么我们未知的事回了这里,刚好和你碰到了,而那天之后强子离开了这里继续跟那帮人在一起,从而还进行了驴友相关学习培训,这样来看的话逻辑就合理了许多啊,虽然我解释不清强子为什么要突然回来,而且这个解释也有点强盗逻辑了,可也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说明一切了。”

    潇洒把相片从我手中拿回后转身准备走,说是要好好调查下照片上这些其它的人,要不然光我们2个人在这瞎分析,最多也只能分析出刚才的结果,忽然他出门的人停住了身子回头问我最近准备干什么?我摇摇头说道:“假期还没到,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强子失踪后心里总是惦记着这个事,不管干什么都没有心情。”

    潇洒转身再次走向了我;他拉起了我的手腕说道:“干脆你给我当助手算了,你上班之前跟我同吃同住,以免你这样每天闲着给闲出了病,而且说实话把你一个人丢这里我也不放心,这破小区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我那里可比你这里住得舒服许多。”

    我想想也好,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反而帮下潇洒,也许可以对找到强子这事上起到一点点作用,我把老头给的那张银行卡拿了以及一些零碎的现金,其它就没在带什么别的了,出了我的门,我的脑子中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我对潇洒小声的说道:“我们就这样离开这里,但是如果程清没有离开武汉怎么办?她或者是陈茜如果回来了,那我们不是不知道啊?”

    潇洒让我赶紧走,边走他边和我说这事,从潇洒嘴中得知原来她这几天早就一个人偷偷再次潜去过程清家,程清那天晚上喊我去程老头那去时连自己家的钥匙都没来,潇洒之后偷偷去程清家时发现大门的钥匙就随意的丢在地上,潇洒分析当时的程清压根没想到过要回来,所以干脆钥匙都不带了,而陈茜家里的封条一直给贴着呢,这样的封条如果有人敢私自撕了,随便哪个看一眼就可以看出有人回来过,到时不需要我们,警方自然会来调查,还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