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52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52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正在这时对讲机里传来艺轩让大家停车的声音,我们停好车后艺轩让我们下车走到前面去,有紧急情况,我这人最喜欢看热闹了,一听是紧急情况连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挤到前方一看~~我日~~我差点吐了!

    前方有一具腐烂的尸体,上面爬满了虫子完全区分不了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了,一看就知道是在无人区单独遇难的人啊,看到这具尸体的瞬间,大家都安静了下来,也都知道这具尸体的意义,也许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之后都会变成这具尸体,所以大家都没说话。

    盛毅这小子突然对大家说道:“我们进都已经进来了,也应该想过进到神农架无人区可能碰到这样的情况,现在如果有后悔的,还可以退出队伍,原地待命,明天白天再自己出去,我们现在还没有深入,应该还回得去,如果还愿意继续前进的,那么到时再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大家自己想想吧。”

    “我不回去。”我没想到最先表态的是郭玉婷,看来这个妹子的不是如表面看的那么柔弱,紧接着钟晓航也出来表态,并向郭玉婷走了过去,边走边笑嘻嘻的对郭玉婷说道:“美女,我支持你,你到哪,我就到哪?”郭玉婷却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我想这美女太冷傲了吧?

    接着李浩睿、盛毅也都表态了,那么其它的人都必须继续坚持下去了,因为什么?因为四个汽车的主人都已经答应了,那其他没车的人留下来不就是等死吗?

    这之后其他人全部都陆续表示愿意继续。

    这时我有看到潇洒一个人默默的靠近了那具尸体,我走过去拍了下潇洒肩膀,问他怎么了?

    潇洒拉着我和他一起蹲下指着尸体脚上的鞋子说道:“这个是强子和雨欣他们团队的人,你记得照片中他们统一的某品牌防滑鞋吗?和这具尸体脚上穿的是一模一样的!”

第七十六章:可疑的曹班() 
我往那尸体的脚上定睛一看,那鞋子还真的是那样的,要知道强子他们的合影上那统一的某品牌防滑鞋实在是太过显眼了,让人不能不记起啊。||

    我小声对潇洒说道:“你说这个人会是谁啊?不会就是强子吧?那我们才真的是白来了。”从这尸体的打扮上还真的看不出到底是男还是女。

    潇洒从旁边找了根树枝把这尸体的衣服挑了挑,然后小声的对我说道:“你仔细看其实这尸体里面有穿内衣,这尸体应该是个女性,那就不可能是强子。”

    在知道尸体是女性后我心安了许多,至于到底是什么人死了我就并不关心了,不是我冷酷无情,只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只能有精力去顾住自己的人,潇洒拉着我转身准备离开这里,那具尸体实在是腐臭味太大了,再者潇洒是觉得不能在尸体旁边呆长了,以免引起别人的怀疑,要知道其他的人看到这具尸体后都是没多久就躲得远远的,像我们这样还蹲下来看,确实容易引起怀疑。

    起身准备离开,可是这时我这时却感觉到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我低头一看,地上的杂草中竟然有一部小型摄像机,这种摄像机是属于DV那种类型的,大小估计单手就可以拿着。

    我赶紧捡了起来并快速的放进了我随身背着的双肩包里,我知道这部摄像机肯定是这具尸体的,我之所以不嫌弃它是死人的遗物还把它捡起来,原因很简单,这女尸生前带着这摄像机,不可能就只是把它当摆设,一定用它拍摄过什么,也许这部摄像机里有强子他们团队的相关信息也说不定,潇洒是看到了我的举动的,他不光没吭声不说,还很配合我的用身体帮我挡住了捡摄像机这个动作,这才没有让其他人看见我的举动,潇洒这才是真正配合默契的兄弟啊。

    我急于上车想看看这部摄像机里到底有什么内容,拉着潇洒快速往车那边走去,可是艺轩叫住了我们,让我们和大家一起再开个会,当我和潇洒走向艺轩那边时,我突然眼角看到了灯光一闪,我偏过头一看,刚才我和潇洒所站的尸体旁,现在站着的是曹班,看到他手中拿着一个数码相机,难道刚才他在给那个尸体拍照?因为闪光灯只闪了一下,现在也无法确定曹班到底是在拍别的照片,还是真的如我所想给那具女尸拍照,正在我思考的时候,曹班也朝艺轩那边走去,从头到尾我都在盯着曹班看,可是曹班却没有往我这边看一眼,难道他真的没注意到我在非常明显的注视着他?还是说~~他现在不敢和我目光接触?

    一群人围着李浩睿,李浩睿说大胡子向导告诉我们,现在天马上要完全黑下来了,晚上的时候最好不要继续前进了,虽然我们有车,但是万一出了什么情况,在神农架无人区的原始森林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也许有猛兽什么的,向导怕大家有危险。

    钟晓航这时打趣道:“有什么可怕的,就算这里有什么猛兽,我们的车子完全可以撞过去,就算车子真出了问题,我们大不了晚上的时候关好车门就行了,等到白天在继续前进,所以我觉得大家不用怕。”

    向导这时小声的在艺轩耳边说着什么,我发觉这个大胡子向导似乎不愿意和大家说话,每次有什么只是单独跟艺轩或者李浩睿两个人说,从来没跟我们中的其他人说过什么话,我想一个大胡子壮汉怎么还这害羞啊?

    艺轩走到正中间对大家说道:“向导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走了,如果他不走,我们自己也无法继续前进,我觉得大家还是听向导的话吧,毕竟在这个地方他比我们熟悉,我们现在大家都赶紧上车吧,找个树木不是很密集的地方扎帐篷休息。”

    除了钟晓航外其,他人似乎还被离我们不远处那具突然出现的女尸,给在心里上蒙上了阴影,大家还是非常希望听从向导的话,而钟晓航也会给自己找台阶下,他脸上挤出笑容说道:“既然美女都这样说了,那我还是喜欢听美女的话。”

    对于他的玩笑,大家现在都已经无心去听了。

    各就各位赶紧上车,还是李浩睿的车在最前面,我们的车在最后,这次我让汤振宇坐到前面副驾驶位置上,而我想要去坐后面,因为只有我一个人在后面,才能方便不让汤振宇知道我在看摄像机里的内容,毕竟我还是比较防着汤振宇的。

    汤振宇这逼还非常不懂事的问为什么突然要让他坐前面?说什么后面位置大还可以睡觉等等,他不想换座位,最后还是潇洒眼睛瞪得鼓鼓的对汤振宇说道:“要你坐前面你就坐,我告诉你啊,我的脾气非常不好,你能理解吗?”

    “理解、理解!”汤振宇这样的人还是得潇洒来收拾。

    我坐在副驾驶的正后方,这样汤振宇是看不到我在后方干什么的,潇洒也知道我的意图,所以上车后一个劲的和汤振宇聊天让他的注意力不在后方我身上,汤振宇那单纯的孩子立刻就跟潇洒展开了闲聊,我在后面偷偷的拿出了背包里的摄像机,从外观上来说这摄像机除了脏了一点,其实并没有任何损坏。

    我按了下摄像机按键,屏幕并没有亮起来,我尝试着继续按了下开机键,乖乖~~~我忘记了一件事,尸体都已经腐烂那长时间了,更何况是摄像机,这部摄像机早就没有了电,我想着如果真只是没有电了,那还好说,我怕就怕在原始森林这样潮湿的环境里,这部摄像机里面的线路会不会因为潮湿的环境早已坏掉?

    我失望的把摄像机放进了背包里。

    而我们汽车也在不久后就停了下来,车队找了一个还算比较空旷的地方,各自都下车按照之前的计划各自扎着帐篷,我和潇洒的帐篷自然是汤振宇帮我们扎,因为我们2个压根不会扎帐篷。

    帐篷扎好,男的在周围找着适合当柴火的树枝,女的就准备弄吃的,虽说大家都准备好了压缩饼干,不过那是为了实在没食物或者是下雨天无法生火的情况下才吃的,除了那我们还带了面条调和油等一些基本调料,汤振宇和我们说过,人不可能长期不吃这些调料,那人的抵抗力都会下降,在这样的环境中,如果生病了可能会就此丢掉性命,靠吃压缩饼干过活,那是在实在没办法的环境中才会选择的事。

    等火生了起来,以郭玉婷为首的那帮女的已经开始准备煮香喷喷的面条了,大家可能是到了这样无助的环境里,再加上之前看到尸体时心里上的恐惧,早就忘记中午吃的东西了,现在肚子都是饿咕咕的。

    吃面条的时候,李浩睿开始给大家分工,女的全部都是可以睡一晚,但是男的就得3人一组分别起来守夜。

    一共有9个男人,3人一组刚好是分3个租组,一个组收夜3个小时,大家总共睡眠时间规定在9个小时,在原始森林这样的环境里睡9个小时足以,再说这样的环境可不同于家里的席梦思,让你多睡可能你都不愿意睡。

    第一组:李浩睿、石头、汤振宇。

    第二组:潇洒、钟晓航、盛毅。

    第三组:我、曹班、张广南。

    吃面条的时候盛毅一直在讲着一些笑话逗着大家,虽然我看到那些人都在符合着笑,可是我却能感觉出他们的笑都很勉强,大家心里都有事。

第七十七章:苹果手机里第二个视频() 
晚上我当然是和潇洒进同一个帐篷,其他人的安排分别是:

    李浩睿和他的表妹艺轩一个帐篷。

    曹班和石头一个帐篷。

    郭玉婷和杨心妍一个帐篷。

    盛毅和钟晓航一个帐篷。

    张广南和汤振宇一个帐篷。

    大胡子向导自己一个人一个帐篷,他也是唯一不需要起来守夜的人。

    我和潇洒在帐篷里聊着天,我们其实都看出来了,李浩睿是故意在分组守夜时,把我和潇洒给分开的,甚至是把汤振宇都和我们分开了,从头到尾这帮人都不信任我们两人,现在甚至连和我们走得比较近的汤振宇都不相信了,要不然不可能这么明显的把我们3人给分开了。

    我又跟潇洒说起了曹班给那女尸拍照的事,潇洒打趣到曹班不会是有恋尸癖吧?潇洒觉得曹班的事不用在意,那样的人潇洒说来10个都不怕,反而潇洒让我还是多注意下那个叫石头的人,潇洒一路都在注意着他,那人喜欢低着头用眼珠偷偷的扫视着人群,一般现实中这样看人的人,只有小偷才会这样,潇洒总觉得石头是个藏得很深的人,他似乎也跟我们一样,和这帮人无法融入到一起。

    潇洒随后还问起我捡起的那摄像机里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内容吗?我摇摇头说道:“那摄像机完全打不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森林里潮湿的环境让它坏掉了?再或者是没电了。”

    潇洒说道:“如果是没电的话还真不用怕,反正我们有人工手摇式发电器,那个东西说不定可以给这摄像机充电,如果是潮湿的话就难办了,听天由命吧,往好的想,也许这摄像机里什么值得关注的信息都没有呢。”

    我想想也是,往往对一件事抱更大的希望,也许最后失望就越大。

    最后我有问过潇洒觉得强子还活着吗?潇洒说道:“我觉得应该还活着吧,一般进到原始森林的人都会是一起行动,而那具女尸是单独一个人行动的,可见她的死是因为和大部队分离而导致的,所以她死了不见得强子他们也死了,我们还是有希望的。”

    慢慢的我们睡着了。

    当轮到我起来守夜的时候,是潇洒进来喊醒的我,我问潇洒他守夜时有遇到什么特别的情况吗?潇洒说还好,不过还是让我小心点,并交给我一把铁铲,这是每个守夜的人员必备的工具。

    我这组一个是张广南,他是一个兽医,45岁的年纪,我都不知道跟他有没有代沟,另外一个虽然年纪和我差不多大,还是个老师,可是想着他有可能喜欢给尸体拍照,我就心里不停的发颤。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走出了帐篷,曹班这时也刚好走了出来,他和我的眼神有过短暂的交错,随后我们都同时移开了目光,而张广南却早已经站在帐篷外面。

    因为张广南在我们三人中年纪最大,所以今天晚上的守夜他是我们小组的组长,他安排我们3个人每隔半小时就围绕着帐篷走一圈看看有什么情况,如果没情况,其它的时间我们三人就坐在篝火旁抽着烟。

    虽说这个张广南年纪最大,但似乎他并不是个阅历很多的人,甚至都不怎么健谈,曹班也是一个劲的抽着烟,我实在是闷的慌了,我无话找话的说道:“你们真的相信能找到白药谷吗?”

    张广南用另外只没抽烟的手摸着自己的脑门子说道:“其实就当是来玩玩,管它找不找得呢!”

    曹班说道:“我是为了丰富自己的见识,回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