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69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69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现在是什么情况,那是完全看不到。

    “大家千万不要下车。”对讲机里突然传来了李浩睿的声音,从李浩睿的口气可以听出应该是外面出现了什么危险的情况,我们手都已经放到车门的把手上,立马就缩了回来,潇洒连忙拿起对讲机,我估计他是想通过对讲机问问到李浩睿底发生什么情况,为什么现在连车都不能下?结果其它人已经先我们一刻从对讲机里问李浩睿究竟怎么了?

    可李浩睿那边的对讲机里这时没有任何声音,李浩睿究竟怎么了?

    这时我发现羽秦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他一副大家吵闹了他的瞌睡的神情,那神情能看出他现在是极度不爽了,他看了我和潇洒一眼,我刚准备解释,结果他听都没听就把他那边的后车门给打开了,潇洒赶忙说道:“不能出去啊。”潇洒的话也是还没说完,羽秦就已经下了车并往前面跑去。

    突然一声枪声划破了天际,这枪声是怎么回事?我脑子中竟然出现羽秦被干掉的画面,潇洒赶忙下了车,嘴里还说道:“糟糕,石头开枪了!”对啊~~~这枪只有石头,如果有枪声肯定是他开的,羽秦就这样死在石头手上?

    看得出来,潇洒和我不同的是,他现在是真的很紧张羽秦,怕石头开枪把羽秦杀了,虽然羽秦身手厉害,可是身手再怎么厉害,也干不过手上拿枪的人啊,我也赶忙下了车,完全顾不得刚才李浩睿的警告和潇洒一起朝前方跑去,期间2号车已经3号车上的人都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们,李浩睿那警告还是很有震慑力的,他们现在不管是怎么样现在都不敢下车。

    我和潇洒快速的跑到了1号车旁,还好~~羽秦没有任何事,他站在李浩睿的身边低头在看着什么,1号车旁现在李浩睿、石头都早已下了车,也如羽秦一样在低着头,我注意到石头手中拿着那把警枪,而汤振宇一副惊魂未定的神态躲在车里透过1号车的玻璃看着车外。

    我和潇洒走近了才凑过去往地上一看才发现,地上竟然出现了一只没见过恐怖动物的尸体,看那动物身上流血的血以及它身上的子弹孔,我瞬间就明白了,刚才石头那枪是射杀的这动物。

    地上这恐怖的动物我确实是从没见过,不管是现实生活中也好,还是电视上我都敢保证没见过这种恐怖的动物,我甚至是问潇洒见过这种动物没,我想潇洒见多识广的人,应该是知道的,没想到他这次也摇摇头,说从来没见过这样奇怪的动物。

    地上那动物咋眼一看和毛驴差不多,但是绝壁不是毛驴,它除了提醒更毛驴一样以及有一条如毛驴一般的尾巴,其它没有一点毛驴的特质啊,因为他的爪子看着特别的锋利,试问毛驴有爪子嘛??让人感觉就好像如果被它那爪子抓一下,估计命都没有了,它的脑袋虽然有点点像毛驴,但是更多的却是一头凶狠的狼,也就是它的脑袋介于狼和毛驴之间,而它的牙齿更脊霸恐怖,嘴里是一口锋利的牙齿,光看到他牙齿上尖尖的刺,都足以然人心寒,看到他牙齿的心里恐怖成度,绝壁不亚于当年看到电影《大白鲨》里那条恐怖大白鲨的牙齿那般让人害怕,它身上的肌肉看得非常之壮实,就像现实社会中人类里那种身材健硕的运动员一般,它全身的毛显得特别的粗糙且看得粗硬,甚至我都有点感觉,觉得它的毛都可以把人的皮肤给刺破。

    “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了?”潇洒边说边拉着羽秦,把他往我这个方向拉,我明白潇洒的意思,之前已经和羽秦沟通过了,在我和潇洒面前怎么表现无所谓,但是在别的人面前不求他还像失去记忆之前那样如大家闺秀那般的演技,但只求他能在我们旁边不吭声就行了,因为这一切是还不知道他化妆混进我们团队的目的,现在不暴露自己实际上是为羽秦自己着想,这方面他还是非常‘通情达理’的,我把羽秦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刚才我去方便时被这东西咬住了手臂,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甩开他,然后迅速的跑回车上关好了车门,这怪物竟然直接就朝车门撞击了过来,那力度好比现实中一辆高速行驶的摩托车撞击过的力度,是石头开了枪才杀死了这怪物。”听完李浩睿的话,我同时看向了李浩睿的手臂以及他身旁的车门,他的手臂被自己的衣服缠绕着,刚才我还没在意,现在仔细一看,衣服上竟然都已经透出了鲜红的血,而他身旁的门上现在也凹了很大一块,李浩睿的车可是大切啊,竟然能把大切的们撞击成这样,可想而知地上这动物有多大的力气。

    这时2号车和3号车的人也下车往这边走来,人群聚集的越来越多,大家看到现场情况后,都在议论地上这动物是什么?都说没见过,李浩睿说现在不是探讨这些的时候,让大家赶紧上车,因为不知道这动物还有没有同伴,怕大家有危险,如果真是有一帮这样的怪物,那还真的不好对付,李浩睿让大家得赶紧离开这里,他让汤振宇去开他的大切,让张广南坐到1号车来,好帮李浩睿处理下伤口。

    张广南这时对李浩睿说道:“你的伤口有点深,那动物也不知道牙齿有没有什么细菌,这伤口必须得消毒,你伤口太深了,需要的水一点是不够的,大家都把喝的水拿出一些来,我需要大量的水给李浩睿做最基本的消毒,说不定李浩睿的伤口需要进行缝合。”

    “不是有酒精吗?”许久不说话的曹班这时竟然这样说道。

    “我只呆了2瓶酒精,恐怕不够,所以需要水。”李广南说道。

    “可是•••如果我们一直出不去的话,水就不够用了啊。”钟晓航这时说道。

    人群这时安静了,现在的人们没有一个人啃声。

    我瞬间就明白了,大家的丑恶之心再一次暴露了出来。

    “算了,没什么大碍,如果需要的话,就直接帮我缝合吧,真的要消毒的话,等下直接帮我用酒精简单消消毒便行了。”李浩睿说着这话时,似乎受伤的手臂就不是他的一般。

    “跟他们说你来带路,我知道哪里有水源。”羽秦在我身后小声说着。

第一百零三章:盛毅的车出现了!() 
因为是羽秦说的话,我觉得他再怎么着也不会对我撒谎,虽然他人是凶了点,但是绝壁不是撒谎的人,可是我应该怎么跟大家说这话呢?直接说自己知道哪里有水源,那大家肯定会起疑我怎么可能知道?估计都不会相信我。…………

    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李浩睿竟然对潇洒说道:“等下你们当领头车吧,我受伤了,石头没驾照,汤振宇他也不适合当大家的领队,向导在你们车上,你们暂时当领队是最合适的。”

    听到这话,其他的人瞬间都哗然了,大家议论着都觉得再怎么着也应该是张广南来带这个队啊,现在怎么可能轮到潇洒来带队?

    哎~~潇洒之前还说要潜移默化的让这帮人把他当主心骨,可是现在那帮人却••••••

    “张广南要帮李浩睿治疗,除他们两人外,我觉得潇洒带队还是可以的,要不然其他人我谁都不服。”石头突然发话了。

    石头这时的发话可不同寻常。

    因为我有注意到石头说话时,大家都看向了他手中的枪,大家不知道是不是害怕那枪,所以这次都没吭声,对于潇洒暂时来当领队这事,李浩睿是支持的,石头也是支持的,潇洒自己也是愿意的,这时就差一个人的赞同,那就是张广南。

    都说过了,张广南是一个在关键时刻及其聪明的人,其实在刚才石头发话后,大家已经不敢在抗议,只是之前不答应潇洒当领队的话已经放出去,大家现在没有台阶下,而张广南这时出来说道:“你们呀~~谁当这个领队不都是一样的吗?只要好好的带好大家,比什么都重要,我相信如果带不好,我们大家就算不说,潇洒自己也会拒绝当这个领队,我赞同他当这个临时领队。”说完他还拍了拍潇洒的肩膀,张广南这人是老油条,他的话给自己留了后路,意思是先让潇洒当这个领队,只要日后潇洒有一点点失误,随时都可以让潇洒下来。

    潇洒这时笑了笑对大家说道:“那我就不好推辞了,一定带好这个队,大家放心。”说完还非常死皮赖脸的跟所有人去握手,我勒个去也就潇洒干得出来这样的事。

    很快大家就各上了车,一上车我就把刚才羽秦说的话和潇洒说了,潇洒那边是一点问题都没,只要羽秦说往哪开,他就往哪开,原因很简单,因为潇洒说羽秦既然昨天找到了鱼,那么他就一定知道水源在哪。

    不过我提醒潇洒要扯个好的理由说服大家,要不然你当上这个临时领队就带大家找到了水源,大家会怀疑的,潇洒想了想从对讲机通知各位开车的一定注意集中精神,因为向导似乎记起了些路,对讲机里大家瞬间哗然了,潇洒让大家安静,有什么事找到水源再说,现在他也不确定向导记的路是不是正确的,对讲机里大家瞬间安静了许多。

    出发前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我对羽秦说道:“你带我们去找的水源不会是一片湖吧?”我尼玛怕他又把我们带到那片诡异的湖边,虽然那湖在我们面前消失了,但是我总觉得那湖不是消失了,而是自己‘跑’了。

    羽秦摇摇头说道:“那不是湖水,是小溪。”

    小溪!!!我和潇洒同时脱口而出,我知道潇洒想到了什么,而潇洒也应该知道我想到了什么,对讲机里传来催促的声音,我们现在没时间讨论这,毕竟还没看到真实的情况,有什么等见到了再说吧。

    车队很快发动,潇洒按照羽秦的指示走着路,羽秦给我们指路有点奇怪,他并不是如我所想的那般先让我们怎么走,然后再让我们怎么走,而是先让我们掉头走,走了大概不到1公里路,他就让我们停车,而当我们问他在怎么走时,他并没有回答,而是闭着眼揉着脑子,看样子似乎是在回忆,没多久他就又指出让我们往右边走,又是走了不到一公里就让我们停,继续做着似乎在回忆的动作,如此重复,这些动作一看就明白是什么意思,就是在回忆走到小溪边的路线。

    可是他这样让我非常奇怪啊,他不是失忆了吗?怎么现在似乎是在回忆着怎么去往有水源的地方啊?就算他之前去过一次,今天是在回忆昨天之前的路线吧?可是他之前捉鱼时又是怎么知道的路线?

    对讲机里那帮鸟人对于我们领头车走走停停似乎有所抱怨,直到潇洒在对讲机里说道:“大爷的,你们别再吵闹了,刚才向导说因为你们吵闹他脑袋有点疼,如果向导因为你们的吵闹,从而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我告诉你们,我绝对会跟你们拼命。”哎~~~潇洒这人撒起谎来,一般人真的比不了,对讲机里瞬间再次安静了下来。

    到了~~终于我们的车穿过一片树林就看到了一条小溪前,树林前边的视线相当之广阔,一条横跨2边的小溪出现了,小溪左右都是看不到头,小溪2边差不多都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宽的土地,而小溪本身却不宽,估摸着只有不到6米,水并不是如我想象般那么清澈,但是也不是如城市里的湖水那片污浊,目测正常饮用是绝壁没问题的,这个位置真心是适合我们‘安营扎寨吃饭撒尿’的好地方!

    大家把车依次停在了小溪边,一下车所有的人都朝一个目标冲了过来,那个目标就是羽秦,大家把他团团围住,各个都摆出了一副看到救世主般的神情,这尼玛换到现实世界就好比一般信徒看到了自己的教主那般激动,

    大家七嘴八舌问着羽秦记起来了什么,怎么出去等等,我和潇洒赶紧把羽秦拉了出来,说实话我是怕羽秦现在的脾气忍受不了那帮人,直接把他们全体KO了,那帮人却还一副不知好歹的样子对我们说道:“怎么啊?想带着向导自己出去?”说这话的人竟然是杨心妍,我怎么都想不到她会这说这样的话,可想而知这里生活的苦难以及诡异的环境,让这个原本表面上看来并不是喜欢说风凉话的姑娘都变成了这样,那么其他的人现在是怎么样的,大家都脚趾头想都能明白。

    突然羽秦竟然晕倒在了地上,潇洒走过去赶紧扶住起了他,众人正准备靠近,潇洒怒斥道:“你们够了没?他才刚刚有点记忆,你们就这样逼迫他,万一他的脑子有什么病,以后什么希望都没了,我警告你们,如果你们再敢逼他,我肯定和你们没完。”

    那帮人‘依依不舍’的打量了几眼羽秦,这才离开了我们向李浩睿走去,远处受伤的李浩睿似乎还在和大家交待着什么,我估计是交待扎营等一些事,交待完之后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