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89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89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最后是羽秦走最前面,蒋言在后方,陈茜在蒋言前面,而我和潇洒在中间,潇洒在我的前面。

    我们依次进入到了地洞里,人手还拿了一个强光手电筒,而汽车我们就丢在了树下,没办法~~要出去是绝壁带不走汽车的,地洞里面高度我本以为需要我们弯腰才能行走,进去后却发现高度大概有3米多(实际上地道并不是L形状的,而是下去后 有一小段斜坡,所以高度才会有3米),而宽度完全可以2人并肩前进,地洞四周就是最原始的泥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人挖出来的?潇洒说动物也有可能会挖出这样的效果,可是我说道:“我真的想不出什么动物可以挖出这大的地洞。”

    潇洒说道:“也许还真有。”潇洒这话说得意味深长。

    因为现在是夏天,我们在封闭的地洞里走得已经全身都是汗,而且地洞的通风效果估计不好,反正我是没感觉到有什么风的,走起路来人觉得特别的闷热,开始的时候潇洒还会问问后方的人都跟上没有,慢慢的潇洒也很少说话了,在这样接近封闭的环境里讲话会非常消耗体力,大家就这默默的前进着。

    这个地道似乎很长很长,而且还不是完全直线,我们一直走到后方的起点处已经看不到亮光了,才知道地道不是直线的,他的弯度非常之小,小到我们走了好远才发这点。

    还没有走出地洞,可是现在已经无法回头了,因为已经走过了那长的路,估计回去的话,大家都没力气走了,只有继续前进,也许出口离我们不远了,这时我已经不光是感觉到累了,而是感觉到呼吸非常之困难。

    “大家接下来走路不要过快也不要过慢,跟着我的节奏走,进来不要说话,呼吸的话要慢且均匀的呼吸,这里面空气越来越稀薄了。”羽秦在前方突然发话道。

    羽秦如果不说,我还以为是我走累了啊,我是说~~虽然我平时不锻炼身体,但是也不可能走一下路就累啊,之前我们步行从小溪边走到森林里跟踪盛毅时。走了那么远都没觉得累,当时可是走了整整一天半啊,现在才走多久,就已经累得腿有点发软了,原来是空气稀薄了,哎哟~~毕竟不是专业的盗墓贼啊,刚才完全不懂得这点,可是羽秦为什么知道?而且他既然知道了,为什么一开始不提醒我们?

    算了,不能继续思考问题了,这样会让我呼吸无法控制成匀速呼吸。

    现在眼皮子越来越重,脚底迈步子如踩着棉花一样,我回头想去看看陈茜怎么样了,毕竟她是个女孩子,而且神志还有点不清醒,估计走起来比我们男的还困难。

    我回过头去一看,心中陡然一惊,背后怎么没人?我的脑袋瞬间炸开了。

    后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没看到,我赶紧举起了手中的强光手电筒朝后面照去,这个手电筒在这样的地方可是可以照相当远啊,可电筒的光已经照射我后面地洞的拐角处了,却还是什么人都没有看到,我赶紧使劲喊了下前面的潇洒和羽秦,让他们停下来,他们停下来后,潇洒就先我怎么了,我赶紧告诉了他们,我后面的蒋言和陈茜不见了。

    说实话,蒋言虽然是那个女副总要求我们来找的,但是我们压根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当时只是想利用女副总的资源而已,可是陈茜对于我们来是绝对不能不见啊。

    潇洒侧着身子朝着我这边挤过来,他还不信,也是用强光手电筒超我后照射了一番,并且还大声朝后没喊了喊蒋言的名字,背后是还是没有任何回应的声音,我这人属于没主心骨的,正准备问潇洒怎么办,这时潇洒低声说道:“梓睿,我知道陈茜对于我们的重要性,可是现在我们最先要办到的是找到出口,你懂吗?如果出不去,我们可能全部都完了。”潇洒的声音虽然小,但是口气异常严肃,潇洒说完没多逗留,就让我赶紧走,这次潇洒让我走前面,他在我后面,等于现在是羽秦和潇洒把我夹在中间继续前进,哎~~都这种时候他们2人还是把我当弱者一般保护着。

    我们继续前进着,我寻思着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出口处啊,不会真的死在这里吧?正在我思考的时候,忽然我听到一个声音‘是潇洒哥吗?’

    我停住了脚步,左右看着,潇洒和羽秦也停止了脚步,说明刚才不是我一个人听到了那声音,可是这狭窄的地道里,就只有我们三人啊。

    “刚才到底是什么人发的声音?”我问道他们2人,他们2人还没来得及回我的话,那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潇洒哥,你们要出去得看上面,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到底是谁?”潇洒喊了起来,可是黑漆漆的地道里没有任何的人回应我们,刚才潇洒那喊声,我也能感觉出潇洒已经是强撑着了,在这样下去大家可能都会有事,我看了眼羽秦,他就只比我们稍微强点而已。

    “你们抬头看看好像上面还真有条通道。”羽秦这时抬着头说道。

    我和潇洒赶紧抬头看去,果然上面还有条地道,可是我们走的这条地道当时下来的时候不是很深啊,怎么可能上方还有条地道呢,如果真有,那不早塌陷了,除非•••除非我们现在走的这条地道实际上是倾斜朝下的,只是坡度可能和这个地道弯度一样很小,所以我们没感觉出来,如果是这样就很好的解释了,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越走空气稀释的越快,因为我们离地面越来越远了。

    平日里非常谨慎的潇洒,也顾不得到底刚才那人的提醒到底是不是陷阱,直接让我们朝上面走去,羽秦先翻上去的,我和潇洒随后翻了上去。

    幸亏有羽秦在,第一个翻上去的人是最难的,有他在,我们借着他的力量很快也都上去了,上去后也是一个一样的地道,潇洒低声跟羽秦说道:“你小心点,我们跟着你。”羽秦也没有畏缩,点点头便第一个向前走去,我紧随其后,潇洒还是走在最后面。

    大家便一言不发的继续前进,随着这次前进的时间越来越长,我本以为力量会消耗殆尽,结果确实我们的力气在慢慢恢复,我明显感觉到了有空气供我们呼吸,因为恢复了力气,潇洒也开始说起了话,我听到他说得最多的便是‘我们这条路走对了。’

    最后终于到达了洞口,而洞口站着2个人,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站在洞口的竟然是陈茜和蒋言,他们是什么时候比我们先出来的,而且他们好像并不知道我们会从这里出来,因为我们出来时看到他们还在张望着四周,看那神态似乎是在熟悉周围的环境啊。

    我立马朝蒋言喊去,当他们看到我们后也是一惊,当然惊的真是蒋言一个人,陈茜的目光还是呆滞的。

    潇洒走过去拉住蒋言说道:“你们是怎么出来的?怎么比我们还先出来?”

    蒋言甩开潇洒的手凶狠的说道:“你还有脸说我们?我还要好好说下你们,刚才陈茜因为是个女的实在走不动了,我在后面喊过你们,可是你们却一刻都没停下来,这算是同伴吗?”

    啊~~蒋言在后面喊过我们?我真的没听到啊。

第一百三十四章:瀑布() 
潇洒说道:“我们是真的没听到你的喊声,要不然我刚才也不会那么去质问你了,你也知道在刚才那样的环境中,人的反应能力比平时迟钝许多,毕竟大家现在都是一个团队的,再怎么着也不会丢下你们,就算你不信我的话吧,至少我们是来这里找陈茜的,不可能把陈茜丢下不管吧?”

    蒋言说道:“不要和我耍花枪了,其实我看也就是因为你们根本没把我们放在心上,如果是梓睿不见了,你们还会这样的平常心吗(为什么突然提起我·;·;·;)?也是老天有眼,我们因祸得福还是出来了,让我们出来了,哼~~只是没想到你们也出来了。”

    蒋言说话有点呛,但是潇洒并没有生气,估计潇洒和我一样觉得内疚,也许蒋言真的喊过我们,而我们却没听见(之后才知道潇洒那不是内疚~我还是不够了解潇洒)。

    我知道这时蒋言对我们是敌对的态度,怎么跟他解释估计他也听不进去,但是蒋言这人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呢,不像我和潇洒这样的人,如果是我们觉得被出卖了,这会儿肯定直接上去打人,蒋言还能在这里不骂我们的祖宗和我们聊天已经算不错了,证明蒋言这人的内在素质还是不错的。

    但是蒋言又对我们态度不是很好,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

    所以我上去抢在潇洒前面对陈茜说道:“陈茜,你们刚才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啊?我是真的没听到你们的呼喊。”我知道这时和蒋言说什么已经没用,就只有直接去问陈茜。

    当然我是知道问陈茜也许没有任何答案的,现在陈茜这个状态能回答我才是怪,我是想通过逼问陈茜逼蒋言开口。

    似乎陈茜是蒋言的一个宝,我刚问完,蒋言就把陈茜往自己的背后拉,蒋言刚才对潇洒说话时都没有高八度的声音,这时却对我高八度的声音说道:“你有什么不能直接问我吗?”

    呵呵~~就等蒋言这句话呢,我其实就是想问蒋言,只是刚才•••

    潇洒看了我一眼,和我心领神会,既然蒋言现在要我们问他,那就问吧。

    潇洒接替我说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啊?”

    蒋言说道:“哼~你们没管我们后,老天还会管着我们,陈茜因为是女性早就体力不支,你们用脑子想想就应该明白陈茜是不容易跟上来的。

    “因为体力不支她躺在我的怀中,和你们不同,那一刻我是怎么都不会丢下陈茜的,也就是陈茜躺在我怀中的时候,我发觉她的眼神好像有点聚焦了,陈茜那时好像是在看什么东西,而她看着的地方正是那地洞的上方,我用强光手电筒顺着她看的方向看去,我们头顶竟然有另外一条路,而且头顶那条路距离我们的距离刚好我凭自己一跳就可以够上去,我赶紧先上去用强光手电筒看了看情况,觉得没什么危险,就把陈茜也拉了上来。

    “虽然我当时也不敢保证这条路就是出口,但是看到陈茜的眼神,我就觉得可以试试,结果走着那条新的地道,最后没多久便走了出来。”

    蒋言也是看到了头顶的出口?那说明头顶的出口不止我们发现的那一个,但是蒋言发现的另外一条通道距离地下的距离好像比我们的矮些啊,而且蒋言的口气好像他走那条路没多久便出来了,那说明蒋言走的头顶的通道和我们的不是一条。

    我问蒋言是从哪个出口出来的,这附近没看到啊,蒋言指了指他的后方说道:“在前面的一个草丛遮挡的洞穴里,我出来后就这样一直走着想寻找之前的路,这不是走到了这里,没想到再次遇见了你们,我到是想问问你们又是怎么出来的?”

    现在轮到蒋言问我们了。

    潇洒想了想还是如实说道:“我们出来的方式也和你们一样,我们也发现了头顶的通道,只是发现的位置和你不同而已,出口也不同,我估计走的通道也不同,我们的出口就在那里,喏~”潇洒说完就朝我们后方不远的洞口看了看。

    “你们是怎么知道头顶有另外的通道的?”蒋言继续问道。

    “说出来也许你也不会相信,但是我也只能告诉你事实真是如此,当我们在地道里快走不下去的时候,突然地道里有个声音告诉我们‘你们要出去得看上面’,所以我们就看到了上方的通道。”潇洒说的时候很随意,蒋言估计被潇洒这个随意的样子气着了,但是他又不好发作。

    “梓睿,有个事刚才在地道里没来得及说,现在到是要说说,你有注意到地道里那个声音有点熟悉吗?”潇洒突然跟我说道。

    潇洒直接无视了蒋言而直接跟我对起了话,我知道潇洒在知道了蒋言的答案后,蒋言对于潇洒来说已经没什么用处了,潇洒就是这么的现实。

    潇洒突然这么一问,我到是觉得很奇怪,刚才到底是谁跟我们说的话?要不是那人我们估计已经死在了地道里,而且那人似乎还认识潇洒,要不然不可能喊潇洒为‘潇洒哥’的,潇洒现在这么问我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有点熟悉,但是一下想不起是谁,因为在那种封闭的地洞里,和平时人与人之间对话的声音是不同的。

    我实在是想不出是谁,于是对潇洒摇摇头,潇洒这时却神秘秘的说道:“刚才那人的声音和死去的钟晓航说话时的声音好像!!”

    我背后瞬间犹如一盆冷水泼下一般,从头凉到脚,现在仔细一想,那声音和那说话的语气还真的跟钟晓航有点像啊,可是钟晓航明明死了,我们可是亲眼看到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