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双调·大德歌·春(父子)--优轩主人_论坛_西陆社区 www_xilu_com >

第1部分

双调·大德歌·春(父子)--优轩主人_论坛_西陆社区 www_xilu_com-第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社区帮助
                        功能服务
                        用户管理
                        主题频道
                        版主站务
                        精品论坛


                        社 会军 事
                        文 学情 感
                        娱 乐游 戏
                        贴 图体 育
                        I T生 活
                        经 济教 育
                        汽 车健 康
                        传 媒房 产
                        数 码职 场
                        学 术艺 术
                        其 他

                        新手帮助
                        站务帮助
                        产品客服
                        社区活动

                        排行查询
                        帖子搜索
                        论坛申请
                        咖啡屋
                        聊天室
                        短信中心

                        资料管理
                        个人相册
                        密码找回
                        西陆邮箱

                        文学
                        情感
                        娱乐
                        军事
                        观察
                        图片
                        游戏
                        数码

                        文学站务
                        情感站务
                        娱乐站务
                        图片站务
                        观察站务
                        文章推荐

                        精品主页
                        精品站务



            西陆…》 社区…》 文学…》 忘忧谷 '13178。bbs。'  

         
                  双调·大德歌·春(父子)——优轩主人 

            作者: 小龟kame 发表时间: 2006…09…19 21:13:34 点击:830次'收藏' '修改' '精华' '标题' '来源' 
            '删除'  
                  遇 

                  子规啼,不如归,道是春归人未归,几日添憔悴。 

                  虚飘飘柳絮飞,一春鱼雁无消息,则见双燕斗衔泥。 

                  起始 

                  高段子的唱功和上眉眼间的嗔情痴态、嬉笑怒骂,将一段《双调·大德歌》演绎的鲜活灵动、刻骨铭心。融门四旦的名声也不胫而走,在一夕间传遍大街小巷、高楼广厦。 


                  融门四旦:双瓣桃倌、四瓣莲倌、单瓣菊倌、六瓣雪倌。 

                  每一张脸都是国色天香,要一一描述就太难了。只有亲自去一趟“清音园”,便是没机会见着西施、貂禅,也自可领略何谓沉鱼落雁了。 

                  至于去了见得着谁见不着谁,就得看您那天的机遇了。 

                  融门四旦,“清音园”的班主每天只挂一个人的台场。 

                  但这也怪不得他,要知道这京城达贵之家,办喜事的多,融门四旦忙得是连歇嗓的时间都没有,若不是班主求情,怕是连一个人的台场还挂不出来呢! 


                  可不要以为我是在说笑,求情这事儿可是正在发生呢! 

                  第一章 

                  “我不唱我不唱了,你今天要不让我歇一天,我明天要是在王大人家的寿宴上倒了嗓,我日后就不用唱了。我今天绝对不唱这个台场。”轻粉的两瓣桃影浅浅的绣在额际,漂漂亮亮的一张小脸却皱得几乎分不清鼻子眼睛。 


                  “我的小祖宗,我今天可是挂了你们融门四旦的台场,今儿个却只有你一个人有空啊。”龚翔苦着脸,又开始了他一天的苦难历程,戏是晚上开始唱,他却得午后就来劝他们去定妆,苦也。 


                  “班主大师伯!”小小的身躯从睡中觉的被子里钻出来,脸上则露出了闭月羞花的一个甜笑。清清脆脆的嗓子里还有着十四五岁的孩子特有的稚嫩。 


                  “哎!”龚翔明知道这小祖宗露出这种脸就是没得戏唱了,却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笑开脸。 

                  “你明晓得我没有拢莲的耳朵根子软,你还来求我,不是吵着我好玩儿嘛?”刚笑开的脸一下子的便绷紧了,倒还小有几分气势的呢! 

                  “哎哟我的小金宝,你昨儿个可没说你不唱呢,今儿个却不是难为我?”龚翔一下子又哀下一张脸。 

                  抿罗一看硬的不行,便立马换上一张哀哀凄凄的脸:“师伯,你就放人家今天一天假嘛,今天祁麟要回来,你就让我出去玩一天嘛!就一天啦!”抿罗水润润的一双眼瞅着龚翔,却听龚翔—— 


                  “快起来,起来搽脸,换衣!”龚翔一把掀了他的被子。 

                  “师伯!”抿罗跪在床上,扯住龚翔的袖子。 

                  龚翔扒了他的手,笑道:“换了衣服和祁麟出去玩啦!贪耍的坏孩子!” 

                  抿罗一听,立时便笑开了脸:“师伯大好人!!!”却又不放心的问:“那客人们怎么办?” 

                  龚翔心疼的揉揉他的发:“赔不是啊!总之是不能得罪了!你别管了,出去玩你的吧!记得,从后门出去!” 

                  抿罗点了头,换了衣服从清音园的后门出来,过了马路又往前绕了半条街,才终于看到了清音园的正门,拿手掩了额上的花影便往对门儿的“紫铭茶居”里去了。 


                  后又想想,今日是特地系了缚额遮了花影才出来的。便放心的甩开了双手走路,但练过花旦步子的他走起路来终归是与常人不大相同,刚近店门便被一堆人指指点点。 


                  抿罗咬着唇,心里嘀咕:戏子怎么了戏子?戏子就不能喝茶了么? 

                  一双水润润的眼便在店里找祁麟的人。 

                  “抿罗,抿罗慢死了!”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抿罗顺着声音看过去时,便见祁麟小小的身子蜷做一团蹲在椅上仍是一身衣衫褴褛的打扮,却还是喜不自胜的往楼上跑。 

                  “没有啦,我很快的!时间都是耽误在求情上面了啦!师伯今天挂的是我的台场,我可是甩了戏园子出来的呢!”抿罗急急的解释。 

                  “你走路怎么这种样子?”祁麟倒也不以为意,反正他每天闲着也是闲着。只是他那种闲散中却隐着一种贵气。 

                  一听说到走路,抿罗便垮下了一张脸,那表情在那美丽的小脸上真正显得楚楚可怜:“从你回了赣州那时起,师父便把我们的脚给缠了,若不是师伯替我们求情,怕是到今天还缠着脚呢。” 


                  祁麟一听,奇了:“不是只有女人才缠脚的么?” 

                  抿罗厥起嘴:“我们是花旦啦,唱的是女人的戏,命啊,比女人还贱呢!” 

                  “抿罗!!”祁麟有懒洋洋的唤一声,顺便捞个痒痒,落了一桌的草屑。 

                  “好好我不说!我是来求你去看看抚缨的,可能是他最小的缘故,缠了脚之后,日日里疼得在床上打滚,拆了都好多日了,却还是下地就痛得直掉泪珠儿,戏得唱啊,还被师父骂,瘦了好多哦!”抿罗咬咬唇,将个衣袖早绞得起了皱纹。 


                  “说重点啦!”祁麟好笑的看着他那个样子,又没痛在他身上,反倒是他比别人还难受了。 

                  “是想求你跑一趟凤阳,去花大哥那配几付药回来,最好是请花大哥过来一趟,拢帘他们也是到今日还懒于走动呢!”抿罗说着,竟红了脸了,他最怕祁麟笑他了:“还有你,怎么又搞得那么肮脏?” 


                  “我的乞丐师父还在京城,在他走之前,我不仅要衣衫褴褛还得天天讨饭呢!”祁麟皱起眉:“不过,你拜托我去找花非花,我到解脱了。” 


                  “那你今天陪我去逛春郊可好?”抿罗睁大眼,如小狗般乞怜。 

                  “哇,跟乞丐一起去逛春郊?很破坏景致的呢!”祁麟夸张的喊。 

                  “陪我去嘛!我好难得才有闲的,等一下我请你吃饭,吃你最爱吃的芙蓉鸡片!”抿罗从袖子里掏出钱袋,一把塞给祁麟。 

                  祁麟接过袋子,装模做样的掂量掂量,故做为难的道:“那就没有办法了。” 

                  抿罗笑不可抑的指着他的鼻子骂:“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小蹄子!” 

                  “孽缘哦!”祁麟躲开他的兰花指:“你再骂我我就不回应天了。” 

                  抿罗便也不再取笑他,离了座,说说笑笑着,两人便走了。 

                  说是出去逛,也并没有走太远,抿罗喊累时,两人就又回来了紫铭茶居,随便叫了点茶点吃了,抿罗又叫人送了一杯茶过来解油腻。 

                  “我看是那戏子演了几场花旦,当真便以为自己是个小姐,耍起脾性来了。” 

                  正润着喉时,却听楼梯处走上来一群华衣锦服的公子,说话的是其中那个穿蓝紫色武将官服的男子。 

                  “倒也不是那样讲,人都有病着的时候,更何况,融门四旦是一群如何细致的人我上次可是见到了的!”一个长相极为俊雅的男子接过话头如是说。 


                  “如果他是去别家宴席上去唱戏去了倒还好,我就担心今日里病的这个偏巧就是他了。”另一个白衣的公子颇为沉静,眉宇间也沉郁些。 

                  “逸旋,你到是清醒些好了,若真是个花旦,便是有那么几分棋艺也不过是他们以色示人时抬高他们身价的衬头,值不得你这个新一代的淮南棋王去拜访的。”那武将官服的男子以一副鄙夷的嘴脸如是说。 


                  “哎呀,你把草屑弄到我碗中来了!这可怎么喝哦!”抿罗一双大眼满是火气的瞪着祁麟,却是一甩手,将那茶往那武将泼了去。 

                  “啊,这是哪个不长眼的?”那武将就地就是一声长吼。 

                  “呀————”就看那抿罗立时被吓得捂住了双耳:“谁…谁在那里嚎呀?” 

                  “你泼到人了!”祁麟配合的为他指出答案,声音洪亮到只要是店里的人都听的到。 

                  抿罗怯淖常『媚俏浣舱勺潘?

                  凌厉的眼瞪得抿罗几乎是缩了缩身子,才俏生生的立了起来夸张的绞着衣袖往那武将的身畔走。 

                  祁麟看着他的那个样子,几乎要忍不住的狂笑出声,却有不敢坏他的事。 

                  “官爷来时恰是我一不小心将那茶泼出去的时候,真是对不住了。”到他身前,抿罗取了帕子搽那比他足足高了一个头的武将脸上的茶渍,末了,又跟一句:“我本是无心的,但官爷那样一吼,却险些吓破了我的胆了!”水润润的眼烟波氤氲的,微微撇着拇指盖大小的嘴儿,好生委屈。 


                  那武将却是一时呆了,武场上爬滚惯了的人,本以为身畔的两个男子已是极精细的了,如今身前却忽然冒出一个比瓷娃娃还要精细的孩子,便是女人也没有这般单薄了,方才的咄咄尽失,口拙的道:“不不,只能说我来得不是时候!吓着你了还真是对不住!” 


                  “哈哈哈哈……”祁麟非常不给面子的笑了场,就见他满脸的泥污中,一双眼满是嘲谑的睨着那武将。 

                  那武将回眸一低,恰见抿罗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准备走人。 

                  大掌一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