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双调·大德歌·春(父子)--优轩主人_论坛_西陆社区 www_xilu_com >

第4部分

双调·大德歌·春(父子)--优轩主人_论坛_西陆社区 www_xilu_com-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抿罗这才从呆楞中回过神:“我自己来就好了!”慌慌张张的蹬了鞋子抽了袜子就将那脚往盆中踏。 

                  却被烫的泪珠儿一滚,就要抽脚出来。 

                  偏偏冯剑年就是按住他的脚不让他动,抿罗原想骂的,可看冯剑年的一双手也是浸在盆子里,便不做声了,鼻子没由来的发酸,只掉泪珠儿。 


                  待那药汤渐渐冷了,冯剑年才将他的脚从盆子里抽了出来,取了布巾给搽干,看他哭的抽抽噎噎的,便抱了他往床上走。 

                  明明不是爱哭的人,泪珠子却掉个不停。 

                  冯剑年看他红红的眼圈儿,问:“你今天哭两回了,哭什么你可不可以告诉我?” 

                  抿罗说:“我要回去,你送我回去!” 

                  冯剑年一头忙着给他盖被子,一头说:“你师父可真是辛苦了,竟要带你们这种小孩子。不晓得园子里的那几个有没有哭呢,如今又送一个回去可怎么办哟!” 


                  抿罗便想到抚缨,就拿了被子蒙了头往里面钻,这次倒没有人拦他。 

                  及至第二天早晨朦朦胧胧醒了,一睁眼,却看到一张大脸,才晓得夜里就那么浑睡了去了。 

                  抿罗想轻手轻脚的起来,一动时,才发现腰被圈在冯剑年怀里了。 

                  想想昨夜冯剑年那般温柔待他,又忆起师父交代的话,心下自思:若他能一直这般待我,虽说要我去顺一个男人勉强了些,是他的话却也不讨厌了。 


                  正想着时,却见一双眼忽的瞪的虎虎生威的,吓的抿罗实实的惊了一回。 

                  却听冯剑年一大早的就笑开来了。 

                  “你做怪吓我的??”抿罗不依的问:“你昨天明明说好不欺负我的!” 

                  “昨天是昨天啊,谁说今天也一样了,今天要再立新规矩!”冯剑年正说着,就将抿罗的一双小拳头招呼了过来,忙忙的一边抓了他的手一边喊:“夜里失了盗也不晓得,你瞧瞧你的衣裳!!” 


                  抿罗低头一瞧,昨夜里合衣睡的,如今,却只剩下两件贴身的小里衣,当下便把被子往身上拢,叫道:“你你你…………”却没个下文。 

                  “你又不是没穿,这么紧张做什么?”冯剑年好笑的问。 

                  抿罗一想,却也是,便把被子往冯剑年头上扔,笑骂道:“有穿着是好,只别是你将我脱光了又重穿回去的就不好了!” 

                  冯剑年扯了被子往旁扔,问:“我脱光你,你小脑瓜子想什么坏心思?” 

                  本是无心的抿罗一听,便红了脸。 

                  “你看看你的脚还疼不疼?”冯剑年顺势便转来话题。 

                  抿罗试了一试便惊喜了,道:“一点也不痛了。” 

                  又道:“你却行行好,将那方子给我好么?” 

                  “已经好了,你还要那方子做甚?”冯剑年问。 

                  “便是抚缨几个还在痛呢,我不帮衬么?”抿罗问。 

                  冯剑年想了一想,又看抿罗一脸诚恳的,便说:“你我先起来了,我帮你弄去!” 

                  两人收拾好了,冯剑年留抿罗一个人在房间里吃早餐,自己拈了一个饼就离开了。 

                  抿罗刚吃了一小会儿,便有个小厮传话给他说,“清音园”里派人来接了。 

                  抿罗说吃完饭就走,实则是在等冯剑年的方子。 

                  偏是苦等却不来,那小厮又催的紧,抿罗有找不着人传话,便只好就那样走了。 

                  上了车,走了半条街,便听见后面有人喊‘抿罗’,抿罗叫停车,下来看时,正是冯剑年骑着马追他,便迎身过去。冯剑年下马,递与一个包袱,闻着便知是药材类的东西。 


                  “我要你与我方子,你却给我这个做甚???”抿罗疑惑的问。 

                  冯剑年笑道:“方子岂是轻易给人的?便是你也不能给了,这可是祖传秘方!!” 

                  抿罗道:“我还满怀感激于你的,你却这般悭吝了,怪不得我不称谢字了!”说完,便匆匆上车走了。 

                  等得回了园子,融千茴看他仍是那不解世事的样子,便知晓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了,又见他喜沾沾的抱了个包袱进来,便问是什么。 

                  抿罗将包袱递给融千茴,如实答了,末了却说:“爷们做事,终归是要看心情的,不然却不与我方子!” 

                  融千茴将那包袱拆开看了。伸手就给了抿罗狠狠一个爆栗:“没见识的小蹄子,你却瞧瞧人家给了你什么好东西?人家就是给了你方子,你配的起这药么?” 


                  抿罗挨了一个爆栗,却也知道师父是不会无缘故的打人,便往那包袱里看去,然后抬头,腼腆的一笑:“都是不认得地东西!” 

                  “都是一钱万金的东西!”融千茴睨他一眼,看药材的用法。 

                  抿罗吐吐舌:“却不是错怪他了。” 

                  “人家待你如这情分,你却如何回报?”融千茴问。 

                  见抿罗不语又道:“他却是个实心人,你自己掂量掂量。再隔几日,也少不得将你们应给外头的人,你们是靠龚师伯的场面和‘融门四旦’的虚名给撑着,不然也轮不到今天让你们自己选人。也不要说师父要撵你们出去,如今这世道,花旦只有这种命,你要认清楚!”融千茴说了,便拧了包袱往厨房里问人熬药去。 


                  抿罗虽然知道师父说的都是实话,听了却好不心酸。 

                  望班主处问了才知道进天没有挂他们的台场,本准备找自家师兄弟说话去,却一个个苦不堪言的卧在床上,没一个如他这般轻松的,偏是那祁麟去了凤阳至今日没回。 


                  在园子里闷闷的坐了一上午,终于在快中午时,坐不住了,也不问是不是快要吃饭了,直接便换了朴素衣裳往后门出去了,终究是没事,便沿着街瞎晃荡。 


                  恍恍惚惚间,竟晃到将军府的门口去了。 

                  抿罗沉吟一回,便往门口去说与守卫,托他通报一声给冯剑年。 

                  那守卫说冯简往校场去了,尚未回来。 

                  抿罗便问校场怎么走,那守卫便一一告解与他。 

                  抿罗称了谢,便往校场去。 

                  走了一半时,抿罗忽然觉得好没道理。 

                  与别人不过就上一见了两回,而且还是见了两回便吵了两回,突兀然的,便将这如同终身大事一样的事儿压注在他身上,端的是毫无道理。 

                  自嘲的笑笑,定是被师父的某句话给蛊惑了。 

                  再想想自己,也不知道这一上午都烦了些什么。 

                  罢了,若真是命苦了,也就走一步算一步了,反正该过的日子还是得过,该吃的饭还是得吃。说到吃时;便觉得肚子饿了;恰是立脚在一家酒楼的门口;摸摸怀中;的确是带了钱袋子;便放宽心一笑;走了进去。 


                  店小二极殷勤的过来问吃什么,抿罗望了半天的菜名牌,腼腆的一笑说:“我只吃碗馄沌就好了。” 

                  若换了别人,等了许久不言语,末了,却只要一碗馄沌,小二定在心里骂人,但抿罗那一笑,却是美如花颜,便是心里有气也消的丝缕也无了。小二愉悦的应了,临走还回头多看抿罗几眼。 


                  抿罗自是没察觉了;他只是如个孩子般乖巧的坐在桌边等吃食。 

                  午时刚过这会子;酒楼里正是热闹的时候;抿罗坐在桌边等着时;便四处的望了望;恰看见雅座那边;冯剑年正与那康、楼两家的公子坐在一处吃酒。 


                  抿罗一见,便高兴的往雅座这边上楼。 

                  快乐的如个孩子般的望冯剑年这边奔了来。 

                  上了楼,冯剑年竟恰好将那目光往这边对过来。 

                  抿罗看他看过来,便笑了。却见冯剑年漠然的转了眼过去。 

                  抿罗的步子当时就定住了,忽而想起今早走那时错怪了他,单纯的想:却莫是生气了? 

                  因为想的单纯,便又往前走去,给冯剑年道歉。 

                  到了那桌前,抿罗笑着问楼、康两家公子的好。 

                  康家公子也是笑着应他好。 

                  末了,抿罗便孩子气的扯扯冯剑年的衣袖,说:“方子的事,是我错怪你了,师父教导了我,我这里就给你道歉儿。” 

                  这做小陪低的事儿,抿罗是鲜少做的,园子里的人可都当他做个宝似的,他去赔身下气的人,除了他师父,这冯剑年却还是第一个。 

                  岂料,冯剑年只是淡淡的睨着抿罗扯他衣袖的手。 

                  抿罗看他眼神不对,似换了个人般的冷漠,便识趣的将手收回来了。 

                  这时,冯剑年才开了口道:“我却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抿罗见他语调也淡淡的,好半晌不适应,终归还是陪笑道:“那你做甚么不理我?” 

                  冯剑年一边夹菜吃,一边应他道:“我是清清白白去理你,却给人安上个拈三拈四的罪名,再理你,到时是谁的错都分不清了。” 

                  抿罗一听,傻了,问:“这话是怎么说起来?” 

                  冯剑年说:“我早该想到的,昨儿个也不该留你,你想脱我的名红火,我也愿意收你做个名分上的兄弟,你却把我和你的关系往床头床尾扯,让世人说我冯简的三三四四,你倒高兴?” 


                  抿罗只觉得脑子里头一炸。 

                  忆起今晨时,“清音园”里来接他的车子也真是有些招摇过市的,想来定是被师父算计了。 

                  待要与他解释,这等风流韵事之流的误会,却不都是越,描越黑的?便也哑了口。 

                  冯剑年便哼哼的笑了。 

                  那样子让抿罗想起他初次说那句“以色示人”时的鄙夷表情。 

                  心中酸涩的想:终归还是将我也做那类人看了。 

                  眼神黯下去时,瞟过冯剑年的侧脸,忽然间觉得:其实这少爷们也活的忒天真了,若说是真懂得了他们的艰难,实在是不可能的事! 

                  先前看他对自己亲热,以为终于是找了个依托的人,到头来也不过是与外头要来讨了他们去的人是一样的,还多了一层恶心的假清高。 

                  抿罗一时却笑开了,娇俏的抬起手,妖媚的一推冯简,笑,甜腻腻的道:“好冤家,可是今晨被当家父母骂了?便是真有了怒气,暖帐薄衾里,你要我怎般缠绵我都是可以依你的,却不要作践人似的这般骂我啊!别人如何说我是不在意了,连你也这般我可就要伤心了!”因为想的灰心了,行事便也一时间自我放逐的轻薄了。 


                  看冯剑年那吃惊的表情时,抿罗更是笑的花枝乱颤:“我这时就先去了,想我时,通个信儿,我自知道的!” 

                  抿罗说着,就要走,心中却笑骂道:这人莫是痴了,竟天真到以为可以收花旦做兄弟的。 

                  那笑却是嘲讽的,也苦不堪言。 

                  临行,看到那楼家公子,又续道:“菊官这几日亦忙了,他要我回了你说,你那里他是去不成了,就这样了。”便下了楼。 

                  到楼下时,那小儿又殷勤的招呼他说馄沌好了。 

                  抿罗将银子付与他,只说来不及吃了,便出了店门。 

                  走到街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