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双调·大德歌·春(父子)--优轩主人_论坛_西陆社区 www_xilu_com >

第6部分

双调·大德歌·春(父子)--优轩主人_论坛_西陆社区 www_xilu_com-第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事情要去办,你代师父去回了他。” 


                  抿罗问:“那不都事拢帘在替师父办的么?” 

                  融千茴说:“师父以前是觉得你孩子气,如今是觉得不也能成事儿了,不要不去,我还叫拢帘!” 

                  抿罗笑说:“难得师父夸我,就冲这句话,别说是月来酒家,就是凤阳城啊,我今天也给师父您跑一趟。” 

                  抿罗便换了衣服出去了。 

                  到了月来酒家,便问小二,他师父约的人在哪。 

                  那小二殷勤的便领了他上楼,赫赫然的,在一间雅间门口停了,偌大一个“桃红”就写在那雅间的门牌上。 

                  小二说:“就是在这了!”便下了楼。 

                  抿罗推开门,却发现那客人是冯剑年。 

                  两人都有些吃惊,抿罗还是掩了门,进来之后说是:“师父说他今日约了人却有没有空儿来了,差我来回了你,如今看来,又是如上次那般被他给算计了。” 


                  冯剑年笑道:“你就算是来回我,既然来了,就多呆会儿再走吧!” 

                  抿罗问:“你怕人说三道四了?” 

                  冯剑年说:“你已经来了,该看见的人也都已经看见了,长说是说,短说也是一个说,不还又句话叫‘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么?” 

                  抿罗原想是不是该回他一句三人成虎,终究只是笑了笑,坐下来,斟了杯茶吃。 

                  冯剑年便命小二上酒菜,抿罗见了,终于是没有推却,取了筷子来吃。 

                  冯剑年吃酒,便邀他作陪。 

                  抿罗原不想吃的,但想想再园子里时也曾吃过几次倒也无妨,也想看看冯剑年说的好酒时何滋味,便应了。 

                  谁知这酒却不似他每尝在园子里喝的是那么清淡的薄酒,后劲一上来,抿罗便显得醉了,虽不至于神智不清,却也自觉手脚乏力,昏昏沉沉了。 


                  冯剑年见他先前是爽快的应承了,却,没想他酒力那么差的,见他双颊嫣红的艳丽,担心的问问他可还好。 

                  抿罗只说,我却不陪你吃酒了,又取筷子来吃饭,却是如何也夹不稳了。 

                  冯剑年才知他已经是醉了。 

                  正问着时,却有校场里的人来报备冯剑年说,皇上差人来送信,要冯剑年亲自回去接信函。 

                  冯剑年原想要差那人送抿罗回清音园,却见那人回话时,眼神只往抿罗那处游荡,又想起抿罗那夜冲他吼的话,便犹豫了。 

                  抿罗是伶俐人,只道:“你便先去吧,待我只酒劲过去了,我自己回园子里去就好了!” 

                  冯剑年看他那番风情,又想想酒楼也不过是龙蛇混杂之地,开口道:“随我去校场,晚些了,我亲自送你回去!” 

                  抿罗掩唇,一径儿的笑:“那时又要惹得满城风雨了 ,我却不招惹你!” 

                  冯剑年走到他身边拉他起身道:“你乖乖的随我去,便是传了风言风语我也不怪你!” 

                  抿罗依托着冯简走出来,只觉得高一脚低一脚的,待上了马,直觉得眼冒金星,抿罗知他是有事要赶急,便只缩在冯剑年怀里,难过也不吭一声。 


                  待到了校场,冯剑年扶他下马时,才发现他一张小脸已是惨白。 

                  看他那单薄身子,自己方才却将那马儿骑的那么快。 

                  问抿罗的状况时,抿罗已是答不出话,却倚着廊柱推他速去见官,莫理会他。 

                  冯剑年知他拗起来却是个犟脾气,只得赶紧去了,只盼着早些回。 

                  抿罗见冯剑年走了,终于挣不住的倚着廊柱滑的往地上坐了! 

                  胃里翻绞的厉害,吐又吐不出来。 

                  却听头上一道声音说:“他就把你丢在日头底下了?我扶你到我那处去歇歇可好?” 

                  抿罗抬头的时候,便是那康家公子,温文尔雅的笑着,伸手要扶他起来。 

                  抿罗虚弱的笑笑:“不敢劳动康公子,我自个儿起身就好了。”抿罗便挣扎着要起来。 

                  那康乃勍终究还是扶了他一把。 

                  正是六月里的天气,又正好是晌午,抿罗的一身汗却不知是冷汗还是热汗,康家公子倒是将他放在廊里头走的,自己却有半边身子暴在日头底下了。 


                  抿罗觉得到他那份好意,心里着实相谢! 

                  及到了屋里,却是一间书房,抿罗问:“康公子原来是在朝廷里效力的?” 

                  康乃勍道:“那倒也称不上,只是看剑年的私义,为他做个谋士而已!” 

                  抿罗按他的指示往一张椅子上坐了,康乃勍自己便往书案前去忙他自己的事情去了。 

                  刚坐一盏茶功夫,却听见外面似乎私闹了起来,抿罗有些奇怪,但屋里与外面又隔了好几层厅。 

                  康乃勍说:“校场里头都是一群有蛮力没有脑子的人,打完了就没有事了。” 

                  抿罗张着耳朵听却像是冯剑年的声音。 

                  康乃勍看他一脸的担忧神色,便说:“你想看也可以出去看看闹什么,回来的时候顺便告诉我一声。” 

                  抿罗便高高低低着步子摇晃着出来,刚走到二重厅,便听门外冯剑年在吼:“是哪个吃了熊心豹胆的把老子的人给藏了?” 

                  抿罗忙跌跌撞撞的往外跑,却早已经是打起来了,便是冯剑年刚才的声音也是从一群乒乒乓乓的声音中传出来的。 

                  几十里阔的场子里头,一群人早已经打到场子中间去了,抿罗扯了嗓子嚷,却哪里嚷的应。 

                  习武的人都中气十足的,抿罗只得又往场子中去追。 

                  刚跑出两步长,却听见后面响亮的鼓声传出来,回身看时,是康乃勍已经出来了。 

                  而校场上的人听见鼓声也就都止住了动作,抿罗刚回身跌跌撞撞往回走 
                  ,就觉得后面一阵风刮过来,下一瞬间,已经是两脚悬了空,心中惊了惊,还没有来得及叫出声就听见头上又人吼:“这校场里都是一群狼虎之人,你却在这里乱跑乱撞,却是不想活了?” 


                  他骂是骂的粗鲁,却是担心抿罗,抿罗便也乖乖的没有反驳。 

                  却听康乃勍往校场上那群人道:“你们!” 

                  准备开溜的一群人终究是没有溜成,便认命的站住了。 

                  “狼虎场上,冯总教头一怒冲冠为红颜,诸家甘拜下风。对下联,对不出来就统统围着校场跑十圈!”康乃勍阴着脸笑装正经的说。 

                  方才与冯剑年动过手的人,一个个面面相觑,虽说围着校场跑十圈十会死人的,但是,又有谁敢拿他们的教头做联子? 

                  抿罗回想回想,便知从一开始康乃勍邀请他进屋时,就是为了作弄冯剑年,再看看冯剑年与众人的脸色,抿罗从冯剑年身上下来,偎依着他时道:“化日底下,众家兄弟千古奇冤难分辨,公子青红皂白。” 


                  康乃勍没有想到出声的人竟会是他,一时来了兴趣:“冤情有头,怨债有主,冤在何处,谁是债主?” 

                  “冤头在左,债主在右,冤在荒唐,债主坐庄!”冯剑年与校场中的人打起来本来就是康乃勍的手笔,现在却看他来劝解,岂不是债主坐庄是什么? 


                  康乃勍见他对答如流,又道:“庄家赔庄家富,庄家通吃庄家不下注!” 

                  抿罗思绪一转对道:“债主收债主放,债主赊银债主不赖帐!” 

                  康乃勍一时心情大好,对场上仍等着不知是否罚跑的人道:“今日看他的份上,你们散了吧!” 

                  众人一时如蒙大赦,心怀感激的看了抿罗几眼,却都一一被冯剑年给瞪了回来,各自心中笑笑,散了。 

                  冯剑年在众人都离开的时候,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又拿一双宠腻的眸子瞅着抿罗。 

                  康乃勍看他两个一隔依着一个偎着,却都不解风情,不禁觉得好笑。于是对冯剑年道:“不知你是怎么作想,方才把他丢在日头底下也不见你心疼,待人不见了却又着急!” 


                  冯剑年扶着抿罗进屋,埋怨道:“早晓得你这只狐狸在校场里头,我才不会去找他们要人咧!看到你时就知道又是你作弄我了!” 

                  康乃勍嗤道:“你放心,朋友妻不可戏的道理我尚懂得的!” 

                  冯剑年道:“你这话说到哪去了?” 

                  康乃勍笑问:“方才在场子里大叫‘是哪个吃了熊心豹胆的把老子的人给藏了’的那人是谁来的?” 

                  冯剑年一时哑了口。 

                  抿罗道:“冯公子前些日子不是刚因为这种事情生过气么?康公子却认为冯公子有那心了?” 

                  康乃勍道:“他可从来没有这么宝过什么人,他说他没有,还要看我信不信咧!” 

                  抿罗无可奈何的笑笑,道:“冯公子,我先前说过的,这不又是解释不清了?刚刚平静下来的事,如今又乱了。” 

                  冯剑年张了半天的嘴巴,想说点什么的样子,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抿罗又道:“你且差辆车送我回园子里罢,这里以后是断断不敢再来了的。” 

                  康乃勍说那些话,原意并不是要伤害抿罗,如今事与愿违,也有些无措了,便道:“几句顽话,你倒听真了。却也怪我一时大意将你作这校场里的粗蛮人看了,你若真不原谅我,我也没法子,但你须得醒了酒了,我才肯放你走得!” 


                  抿罗只好随他二人进了屋里,抿罗避嫌,与冯剑年隔了好开一段的坐着。 

                  三人俨然各拒一方,来去无话。 

                  正闷着时,却听二重厅里走进来一个人道:“今日倒稀奇了,校场里竟来了个娇客!” 

                  来人却是楼逸旋,楼逸旋看了抿罗几眼,落座到冯剑年的身边问:“听兄弟们说,他被你定下来了?可有这事??” 

                  冯剑年说:“你莫问了,再问几句,我就将你撵出门去!” 

                  楼逸旋碰了一鼻子灰,转向康乃勍道:“你又惹他了?” 

                  康乃勍笑道:“我今日得罪了的是娇客,你可别重蹈覆辙,乖乖的过来做你该做的事!” 

                  楼逸旋却也不甩康乃勍,走到抿罗身前问道:“冉冉最近好么?” 

                  抿罗疑惑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则个!” 

                  楼逸旋涩然道:“是了,你们称呼他为挽衿的!” 

                  抿罗道:“每天的日子还不都是那么过的,只要还没有被人讨出去就是好的了。” 

                  康乃勍听他那语调,便知道是抿罗的气还没消。 

                  楼逸旋哪里知道前面的那些事情,直觉的便道:“难道是剑年他待你不好么?” 

                  抿罗只差没有咬掉自己的舌头。 

                  冯剑年却终于是一甩手,立起身,出去了。 

                  抿罗看他那样,心里也是一样委屈。 

                  再看楼逸旋的一脸茫然,便将今日之事,从他师父的交代那儿一一的说给楼逸旋听。 

                  听完了时,楼逸旋道:“如此说来,你师父倒是有意咬撮合你们两个了!” 

                  抿罗道:“那也只是他再一厢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