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游戏竞技 电子书 >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 >

第11部分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第1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希莉娅小姐,请。”

    …

    望着那辆辘辘远去的马车,一个褐发的少女慢慢从后门冒出头来。

    她感到心脏在胸口狂跳,双脚又麻又软。

    不……不行……

    一定要告诉团长!

    褐发少女,也就是南茜转身冲进歌剧院,提起长长的裙子,闷头向前跑着,但却在转角时一个不小心撞倒了什么坚硬的东西,蹬蹬后退两步,到底还是没稳住脚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诶呀!”南茜听到了一个少女惊呼,“尤兰德!”

    南茜撞得头晕眼花,但下一刻,她就被一只温暖修长的手扶了起来,温和的声线在她耳畔道:“这位小姐,你没事吧?”

    南茜抬起头,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一个惊讶的声音从旋转走廊的尽头传来,“南茜?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个声音……是团长!

    南茜瞬间振奋起来,挣脱了那人的手,扑向了索菲团长,声音颤抖道:“团长!希莉娅她……她……”

    没等南茜说完,下一刻,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肩上,强硬地将她转了过来,金色的眼睛注视着她,竟让南茜生出了一种被野兽盯上的恐怖感。

    “希莉娅怎么了?”

    …

    摇曳的烛光下,一个样貌依稀能够看出年轻时的英俊的中年男人优雅地擦了擦自己的嘴角,道:“希莉娅,莫非是饭菜不合你的胃口吗?”

    频频走神的洛络娅努力收回自己的视线,强笑道:“失礼了。”

    利特子爵摇了摇头,用看宠物一般宽容的目光望着洛络娅——不得不说这真是让洛络娅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丝滑的声音不知道带着何处的奇怪口音,道:“不必这样拘束,我亲爱的希莉娅,我很乐意倾听你的发现……你刚刚在看花园不是吗?我有这个荣幸知道方才是什么幸运的东西吸引走了你的注意吗?”

    “不……”洛络娅摇头刚想敷衍过去,利特子爵的目光却突然严厉起来,冷冷地看着她,虽然笑着,眼中却已经毫无笑意,“敷衍可不是一位乖巧的淑女该做的事。你看到了什么?我可爱的希莉娅?”

    利特子爵的语气强硬,洛络娅却是一惊,完全不明白这位利特子爵为什么会突然发怒。

    看着洛络娅略带惊恐的目光,利特子爵向洛络娅倾过身,放缓了声音,道:“来吧,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洛络娅心中的违和感越来越重。

    难道……那里真的有什么吗?

    最初她会向那边望去,是因为她感到在那一个方向有着让她很不舒服的东西,但在向那边注视的时候,恍惚间却好像看到了一个金色如同十字架一般的东西……

    它代表着什么吗?

    还是说……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蹿了上来,洛络娅一边努力维持着自己惊恐不安的表情,一边在心中毫不犹豫地决定——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子爵大人……我……我只是看到了一只青色的夜莺而已。”洛络娅说着,极力让自己的语调柔弱而悦耳。

    “青色的夜莺?”利特子爵用审视的目光瞧着洛络娅,显然并不相信洛络娅说的话。

    “是的,青色的夜莺。”洛络娅柔顺地垂下头,“就在方才,在月色下,一只手掌大小的夜莺从希莉娅眼前飞过,先是靠近了花园中美丽的蔷薇,然后似乎不满蔷薇的柔弱,落在了花园中的青衫木上,从希莉娅眼中消失。”不知不觉中,洛络娅的声音越发轻柔,在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原本清澈柔和的声音慢慢染上了魔性般的魅惑。

    洛络娅全然不觉,只是低下头心脏狂跳,努力思考着该用什么样的借口敷衍过去:“希莉娅看着那只青色的夜莺美丽的羽毛,一直在想着它是不是会开口歌唱,所以才……”

    洛络娅抬起头,愕然发现原本神色冷厉的利特子爵此刻却是一脸的恍惚,就像是半梦半醒一般。

    这是……

    洛络娅一惊:“子爵大人……你……”

    利特子爵恍然回过神来,望着洛络娅微笑道:“青色的夜莺吗?我也看到了,的确就像是希莉娅一样可爱啊!”

    洛络娅心中骇然。

    利特子爵……在说什么?

    就像是梦游一般,利特子爵走到窗前,喃喃道:“我看到……它原本想要落在花园中的蔷薇上,但却厌恶蔷薇的柔弱,又折身落在了青衫木上。我在等待它开口歌唱,但它却没有歌唱……”

    利特子爵重复着洛络娅先前的话语,视线模糊,就连瞳孔都似乎在慢慢溃散。

    洛络娅大惊失色,手中的餐刀再也握不稳,“叮”地落在瓷盘上。

    利特子爵全身一震,慢慢转过头,因久居高位而显得威严的脸上此刻满是疑惑:“我刚刚说什么了?夜莺?哦,夜莺!我亲爱的希莉娅,你真的不用在意这个,如果你想的话,过几天我可以送你一个更可爱的小家伙!”

    洛络娅指尖微颤,惊疑不定地看着利特子爵。

    似乎……已经蒙混过关了?

    可是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有注意到洛络娅此刻的僵硬,利特子爵含情脉脉地望着她,扬声道:“夜色这样地美好,希莉娅,你觉得呢?”

    洛络娅心中微沉,笑道:“的确是很美的夜色……不过已经这样晚了,希莉娅也该回去了。”

    “是吗?”利特子爵似笑非笑,“我可爱的希莉娅,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在我面前装傻,你明白吗?”

    洛络娅硬着头皮道:“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子爵大人。”

    “好吧好吧,美丽的女士总是有可以任性的特权的。”利特子爵走到洛络娅身前,声音柔滑,手下却强硬地捏着洛络娅的下巴,强迫洛络娅抬起头来,“我,要可爱的洛络娅你当我的情人,你明白吗?”

    洛络娅心中愤怒不已,“抱歉,利特子爵,我不会当任何人的情人!”

    利特子爵恍若未闻,伸手想要抚摸洛络娅银色的长发。洛络娅扭头躲过,利特子爵顿时眉头一皱,下一刻,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洛络娅捂着自己剧痛的左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利特子爵。

    “我觉得你需要明白一下你的身份,我可爱的希莉娅。”尽管刚刚还毫不留情地打了洛络娅,但利特子爵此刻的声音依然轻柔,就连注视着洛络娅那含情脉脉的眼神都没有变过,温柔道,“能够当我的情人,是你的荣幸……不要让我有觉得你不可爱的机会,我的希莉娅,不然……”利特子爵矜持地笑着,“你不会希望看到后果的。”

    洛络娅全身都在颤抖着,死死地盯着利特子爵,眼中的愤怒就像是火焰燃烧,无边的戾气不知不觉挣脱了那无形的牢笼,蔓延开来。

    ‘杀了他!’

    原本听不到的声音已经变得隐约可闻。

    ‘你做得到的!’

    那个声音虽然遥远,但却慢慢清晰起来。它咆哮着,如同风雷,带着毁灭一切的气势。

    ‘杀!!’

    突然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洛络娅头顶响起:“勉强一位美丽的淑女可不是贵族该做的事,利特。”

    利特子爵一惊,厉声道:“谁?!”

    洛络娅抬头望去,但就在这一瞬间,一袭披风从天而降,盖在洛络娅的面前,遮住了洛络娅的视线,也遮住了她身前喷溅的鲜血。

    洛络娅听到有什么东西带着厉风扑下,一声闷哼和利器刺入肉1体的声音同时响起。她看到有什么东西倒在了她脚下,鲜艳的颜色汩汩流淌到她的脚下。

    “如果你能活着,”洛络娅听到那个懒洋洋的声音拉长了语调,轻快而俏皮地说道,“或许我会考虑告诉你。”

    “虽然我觉得这不太可能。”

 第14章 chapter。4

    熟悉的声音在身侧响起,阔别三年的重逢,竟然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刻。

    又或者说,这只是她的梦吗?

    洛络娅全身僵硬,甚至连扯下披风,抬头看一眼那人的勇气都没有。

    在过去的三年中,洛络娅曾无数次地梦见那个人——他穿着样式古老的白色衣袍,猩红的长披风在他身后飞扬,宽大的兜帽将他的大半张脸都笼罩在阴影之中。

    她看到他行走在热闹的街道中,却又像是独自行走在荒野,就像是孤独的狼。

    她看到他的目光没有同任何人交汇,他的行走抗拒着任何人的靠近——包括她。

    她也曾梦见他离开的那一天,他落在窗台上,将玫瑰递给她,笑道:“最后一次了,向我笑一笑吧。”

    她梦见过很多很多,可是他活在属于他的世界里。

    她无法理解,也无法靠近。

    无论是那哪一个梦境,她都无法靠近他;但是无论是哪个梦境,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真切。

    她闻得到刺鼻的血腥味合着窗外的花香,糅杂成了古怪的味道;她听得到轻而冷的风拂过花园的青衫木,柔柔的沙沙声飘入耳中;看得到吊灯上摇曳的烛火投下的柔和光泽,和脚下鲜红的血迹。

    熟悉的白袍映入眼中。她看到他扯下利特子爵胸前的徽章,已经褪去了少年的稚嫩和青涩的声音笑了起来,似乎确定了什么,而后随手扔下那枚金色的徽章,转身就走。

    他离开了……他要再一次地离开她吗?

    来不及再想更多,洛络娅伸手拉住了那人的袍角,哽咽道,“等等,不要走,肖恩少爷……”

    那人僵立在原地,下一刻,洛络娅感到眼前一亮,盖住她的披风被猛地掀开,她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容凝望着她,喃喃道:“洛络娅?”

    洛络娅仰望着他,手指紧攥。在那一刻,她几乎脱口而出想要让他带她离开这里。

    但她只是强迫自己松开手,含泪笑道:“肖恩少爷,好久不见。”

    …

    当尤兰德闯进餐厅的时候,满地的鲜血刺痛了他的眼睛。

    无数可怕的猜测从尤兰德心中闪过,他惊慌失措地四处寻找着洛络娅的身影,在他抬起头的瞬间,他看到二楼窗台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

    “希莉娅!”尤兰德大喊着,冲了过去,紧张地抓着洛络娅的手,焦急地上下打量着她,道,“你没事吧?”

    一直恍惚地望着远处的洛络娅终于回过神来,茫然地看着这个金色眼睛的年轻人,迟疑道:“你是?”

    终于回过神来,尤兰德这才注意到自己紧紧抓着洛络娅的手,白皙的脸上染上了些微红晕,连忙松开手,又向后退了两步,赧然道:“抱歉我真是……失礼了!”镇定下来,尤兰德笑道,“是这样的,我是尤兰德,一个佣兵,受夜莺歌剧团团长所托,带你离开这里。”

    “团长姐姐吗?”洛络娅眼中浮出了暖意,然后向着尤兰德鞠躬道,“感谢您的相助,这位先生,不过……”洛络娅望着楼下开始涌入的惶恐的仆人,苦笑道,“看来我暂时是走不了了。”

    尤兰德也看到了那些仆人,但他却只是微微皱眉,然后就毫不在意地向洛络娅扬起了一个笑容,温声道:“没光系,跟我回去吧,我会保护你的。”

    洛络娅愕然抬头望向尤兰德,而尤兰德只是微笑着凝视着她,金色的眼睛澄澈得似乎一眼就能够望到底。

    恍惚间,洛络娅似乎看到了一个同样有着金色眼睛的人在虚空中望着她,轻声向她说着什么。

    但这样的幻觉只是一闪而逝,洛络娅心中一动,迟疑了一下,然后笑道:“好。”

    只不过是一个“好”字,对尤兰德来说似乎却像是莫大的鼓励。

    尤兰德眼前一亮,弯起了眼睛,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又回头看着洛络娅,道:“希莉娅小姐,跟我来吧!”

    在下楼时,洛络娅看到那个她曾在歌剧院后台见过的那个仆从愤怒地看着她,似乎认定是她害死了利特公爵,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最终只是低着头退下。

    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出利特子爵的庄园,洛络娅回头望着那座在黑暗中若隐若现的庄园,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请小心脚下,希莉娅小姐。”尤兰德向洛络娅伸出了手。

    洛络娅一怔,迟疑着将手放在尤兰德的手掌上,但却在触碰到尤兰德手腕的瞬间惊呼着收回了手。

    尤兰德已一惊,而在此时,一道金色的光在黑暗中闪过跌落在地,发出一声脆响。

    “咦?”尤兰德疑惑地拾起了那道金光,洛络娅心中却慢慢沉了下去。

    那是金色的徽章,同利特子爵胸前的徽章如出一辙。

    尤兰德奇怪地看了看这块徽章,不解地喃喃道:“怎么掉下来了?”突然,尤兰德的视线一凝,落在了徽章边角的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