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游戏竞技 电子书 >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 >

第13部分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第1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有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会想,她会不会是他一次偶然外出时的调剂品,一场香艳的偶遇。只要有需要,他就会离开,就像他来的那样突兀,甚至不会来同她告别。想到伤心时,她甚至还会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大哭一场,但第二天肖恩来的时候,她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向他微笑。

    在见面的那一刻,洛络娅就已经预见了两人的分别。

    “白色幽灵”总是会离开的,肖恩也是。

    他们并不是一路人。他是声名狼藉,但却掌控生死的通缉犯;她是名声远扬,但却身份低贱的歌唱者。

    这件事从一开始就不会有结果,洛络娅知道这样的沉迷只会让最后的分别更为伤心。她想过制止这样的关系,但是只要一对上那双含着笑意的琥珀色眼睛,她就再也无法说出任何会让那狡黠笑意从琥珀色眼睛里消失的话语。

    算了吧。

    洛络娅心中酸涩地想着:至少她喜欢的人曾经喜欢过她,这就够了。世上有多少人能够这样幸福过呢?

    就算这样的幸福注定会变为过去式,可至少她曾经得到过。

    但就算洛络娅在心中想过千百遍肖恩离开的方式、离开的时间,却从未想过会在这样的时间以这样的方式突兀到来。

    这一天是七月三十一日,花火集会的第五天,也是最后一天。

    肖恩就像曾经那几天一样在夜晚敲响了洛络娅的窗户。

    “今晚有一场热闹,”肖恩向她笑着,狡黠地眨眼,“要跟我去看看吗?”

    洛络娅情不自禁地点头,然后就被肖恩抱了起来。看着他轻车熟路地翻上屋顶,奔向了王宫的方向。

    洛络娅搂着肖恩的脖子,夜色和人群在她脚下飞速后退。夜风微凉,但那个抱着她的手臂却结实有力,稳得让她感不到一丝颠簸。洛络娅感到自己的长发在风中飞扬了起来,似乎是挠到了肖恩的脸,他低笑一声,然后调皮地把脸在她头上蹭了蹭,将她原本就有些乱的头发弄得更乱。

    洛络娅笑了起来,带着半分恼怒半分甜蜜的心情在他肩上咬了一口。

    “嘶……轻点轻点,我很柔弱的!”肖恩夸张地嚷嚷着,然后在洛络娅气恼地嘟着嘴的时候一口亲了上去。

    “你——!”洛络娅脸红了,哼了一声,把脸埋在他的怀里,孩子气地打算以这样的方式杜绝某个家伙偷偷亲亲的行动。

    肖恩大笑起来。

    但就在这时,洛络娅听到风中有微弱的呼救声传来。微弱而绝望,就像是人濒死时候的呼喊和哭泣。

    啜泣声在夜风中断断续续,洛络娅的手一紧,望向了肖恩,但肖恩却是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就连神色都没有动一下。

    眼看那个呼救的声音就要彻底消失不见,洛络娅使劲挣脱了肖恩的怀抱,抓着他的手,迎上他愕然的眼神,急促道:“救救她!”以为肖恩没有听见那样的呼救,洛络娅回头四顾,努力想要为肖恩指出呼救声的方向,但她只是一个转身,就被肖恩按住了肩膀。

    “为什么要救她?”洛络娅听到肖恩的声音,依然是她喜欢的声音和懒洋洋的语调,但此刻却只剩下了漠然,“没有这个必要吧。”

    洛络娅僵在了原地。

    是的,他当然没有这个必要。在这个大陆上,没有任何人必须拯救他人,没有任何人必须帮助他人……可是,可是这样的话真的是从肖恩口中说出来的吗?

    它真的是从那个就算被人指着鼻子骂多管闲事,也要全力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的肖恩说的吗?真的是那个就算花掉最后一分钱也想要救下战俘的肖恩说的吗?

    这样的话从任何人口中说出来洛络娅都不会感到惊讶,但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它会从肖恩的口中说出来。

    洛络娅感到全身冰凉,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惶恐从心里的每一个角落涌出,几乎要将她淹没。

    她转过头,从肖恩的眼中看到了冷酷和漠视,就像是她曾经见过的每一个贵族。

    高高在上,居高临下,漠视生命。

    他变了。

    “你变了……”洛络娅哑着嗓子,声音有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哽咽。

    他真的……已经变了。但她竟然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

    “为什么?”

    出乎意料的,肖恩笑了笑,道:“这不是很好吗?每个人都要长大的,我也不可能永远都是那个一腔热血的蠢货了……洛络娅你难道不高兴吗?你以前不是一直希望我能够更冷静一点吗?”

    原来这就是长大吗?

    原来他就是这样评价曾经的自己的吗?

    洛络娅哑然。

    直到这个时候,洛络娅这才注意到那双琥珀色眼中最初吸引她的那抹光和火、让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明白的东西早已经熄灭,只有一片被风和时间沉淀下来的冰冷灰烬。

    他终于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贵族。

    无论是言行举止……还是他的心。

    他终于变成了洛络娅最初所希望的样子……但洛络娅却觉得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泪水无法控制地从眼中滚落,洛络娅哽咽道:“你变了……你最开始不是这样的……肖恩少爷!”

    似乎终于感到了不耐,又好像是恼怒,肖恩语气生硬地说道:“谁能够永远都不变?而且真正变化最大的那个难道不是你吗洛络娅!是你告诉我什么是贵族,是你告诉我该怎么面对平民!”

    “而事实证明,你的确是对的……所谓的正义……所谓的热心……最后都只是为了满足自己虚荣而做出的损己利人的事,它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世上最重要的只有力量和权势!”

    “不是的……”洛络娅哽咽着。

    “不,就是这样!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无论好人坏人,都只是成王败寇,因为失败者的声音没人能够听到!”肖恩激动地说着,“我去救别人,谁会来救我?我的母亲和妹妹死在了那一场大火中,我的父亲和哥哥在我眼前被吊死在塔上……那个时候谁来怜悯过我?!谁怜悯过我?!”

    “所以我只要力量和权势就够了,其他的都不重要。”肖恩的声音徒然冷酷下来,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向洛络娅望来,“我变了?对,我变得更现实了,因为我早已经看清了这个世界。”

    “你也变了,洛络娅……三年过去,你却变得越发天真了。”

    这是洛络娅第一次在那双琥珀色的眼中见到冰冷,冷得让洛络娅全身发寒。

    三年前布莱恩的覆灭,难道她忘记了吗?

    如果那个时候的布莱恩有权势、有力量,那么布莱恩就不会覆灭了,那么无论是布莱恩夫人还是男爵大人又或者是奥雷少爷和奥丽娜小姐都不用死了。可是他们死了,因为他们没有权势,也没有力量。可是……

    “可是……不是这样的……”洛络娅喃喃着,那三年的流浪的时光在她眼前一幕幕闪过,“不是这样的……”

    世上最重要的东西……难道就只有权势和力量了吗?

    不,不是,一定还有更重要的东西的吧?

    它支持人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它让人们能够感受到美好,就算跌倒也会再站起来,就算哭泣也会再次展露笑颜。

    一定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吧?

    虽然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但是是那个无形的东西支持她不停地走着,就算居无定所生活漂泊,就算遇到再大的困难和痛苦,她都走了过来……难道这些都是凭着力量和权势吗?

    但……如果有权势和力量,她也不必活得这样艰难了不是吗?

    所以肖恩才是对的吗?是她越来越天真了吗?

    洛络娅想要反驳,但又无法反驳。

    洛络娅想要对他说很多很多,想要告诉他很多很多,但是对上那双没有丝毫回转余地的眼睛时,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们终究走上了不同的路……

    洛络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楚而绝望地意识到这件事。

    他们终究不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身份不再是问题,那他们也不会得到结果。

    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那一晚的打算不了了之,他们开始冷战。又或者是洛络娅单方面的冷战。

    在连续两晚叩响窗户洛络娅都没有开窗时,洛络娅感到肖恩在她的窗外伫立良久,而后转身离去。

    在感到肖恩转身离去的那一刻,洛络娅心痛得无以复加。

    但这才是正确的道路。

    洛络娅这样告诉自己。

    既然是错误,就应该早早结束。

    第三天他没有来,洛络娅告诉自己这才是对的。

    可是第四天的晚上,她却闻到了窗台上浓厚的血腥味。

    在她惶恐地开打窗户后,她看到一身白衣都被鲜血染红肖恩站在她的窗台上,面色苍白地对她笑着,道:“不要再生气了,洛络娅。”

    “我错了……你可以骂我,但是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我们和好吧。”

 第17章 chapter。7

    肖恩伤得很重。

    在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他就毫无知觉地倒在了洛络娅的身上,多得让洛络娅惶恐的血液从他的衣服里渗了出来,就连洛络娅的衣服都被尽数染红。

    “肖恩……”洛络娅颤抖着伸手抱住了他,感到他在她怀中呼吸越发微弱,泪水夺眶而出,“你怎么了……醒醒……求你……”

    无尽的绝望和混乱思绪涌上心头,痛得洛络娅几乎喘不过气来。

    但就在她最无措的那一刻,她听到混乱的脚步声从远处靠近阁楼,火把燃烧的气味、盔甲碰撞的声音、严厉的呼喝声……洛络娅感到她的灵魂似乎“扩散”了出去,所有的一切都被她收入眼中。

    她看到索菲团长一路小跑追上前头的银甲骑士,努力说着些什么,试图将他拦下,但却被骑士毫不留情地推开,狼狈地跌坐在了地上。

    “国王下令,捉拿刺杀科姆特公爵的通缉犯,阻碍者,杀!”

    洛络娅悚然一惊,那样就像做梦一般的状态蓦然散去。她望着昏迷的肖恩,惶恐、惊惧、难过、不安……重重情绪一齐涌了上来,让她脑中一片空白。

    但就在这一刻,她听到有什么声音不屑而轻蔑地笑了一声,然后洛络娅惊恐地发现,她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

    她感到“她”动作不紧不慢地擦去了脸上的泪痕,轻柔地将肖恩放在了地上,然后站了起来,一手提起染血的长裙,优雅地走向了门前,就好像“她”手中的并非普通的布裙,而是华丽的宴服。

    在那一瞬间,洛络娅觉得眼前似乎有水一般的光泽闪过,她感到世界似乎多了什么,又好像少了什么。而“她”则勾起唇角,伸手,轻轻拉开门,踩着同猫一般轻柔的步伐,走出门外。

    洛络娅猛然惊醒:“她”想要做什么?!

    “她”现在一身血,这样走出去难道不就是在告诉别人通缉犯就在“她”房内吗?!

    “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洛络娅剧烈地挣扎起来,试图挣脱捆缚在自己灵魂上无形的网,但却被毫不留情地镇压了下去。

    “安静。”洛络娅听到有什么声音冰冷地说着,“看我怎么做。”

    尽管那个声音冷得让人发颤,但这一刻,洛络娅却突然知道了“她”究竟是谁。

    “她”不是她,却也是她。

    所以“她”不会做出任何伤害肖恩的事,就像“她”不可能会伤害自己。

    洛络娅感到自己慢慢漂浮在了空中,就像神灵一样居高临下地看着脚下的一切。

    所有的感情似乎都慢慢淡去,曾经徘徊在她心中的悲伤与绝望、美好和希望都逐渐离她远去,无尽安谧的黑暗向她涌来,温柔地将她淹没。

    “睡吧……”

    洛络娅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细细说着。

    “睡了……就不会再有烦恼了……就不会再有……”

    “若你睡去,你就永远也看不到你想看到的人了。”如同惊雷一般的声音将她从无尽的黑暗中唤醒,把她从那温柔的黑海拉了出来。然后她听到那声音冷笑了一声,漠然道,“他现在还不算安全,你要就这样放弃他吗?”

    放弃他?

    “不!”洛络娅惊惧地喊道,“不……绝不!”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让洛络娅撕开了那束缚着她的无形的网,瞬间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她站在原地,她感到夜风拂过她的裙角,她感到冰冷的气息爬上了她的背脊,她感到自己在发抖。

    她回来了。

    但她不是“她”。

    她会害怕……她很害怕。

    但是没关系的。

    洛络娅对自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