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游戏竞技 电子书 >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 >

第16部分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第1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肖恩,也会是她。

    但是……为什么朱莉小姐会帮助他?

    朱莉小姐是一个家族荣誉感很重的人,洛络娅十分清楚。她会帮助当时“布莱恩家族的女仆”,因为就算暴露了,也不会给安诺家族带去什么大麻烦。但是“布莱恩余孽”或是“白色幽灵”却不同……

    他是“白色幽灵”,是通缉令贴满了十三个小国四个公国和一个帝国、臭名昭彰的通缉犯。无论是被谁知道了她和肖恩的关系,都会给安诺家族带去天大的麻烦。

    身为安诺继承人的朱莉小姐,她怎么会做出这样事?

    可是她依然做了……

    那么……朱莉小姐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不祥的预感就像是冰面下的暗流,慢慢地翻涌流淌着。

    洛络娅凝望着肖恩,手指轻微痉挛了一下,但又立即强迫自己松开,并露出了微笑。

    不要去。

    洛络娅想要这么说,但是最终说出口的却是“一路小心。”

    肖恩回头向她一笑,转身离去。

    目送着肖恩的离开,洛络娅没有说任何挽留的话,她知道她也不该说任何挽留的话,因为她早已决定在肖恩离开的时候,也一同离去——去一个没有任何人认识她的地方。

    虽然说过要在一起,虽然她曾想过只要他和她都能够活下来,那么无论什么都不能阻拦他们。但这一切都在她得知自己真实身份的时候化作泡影。

    她是魔王。他是人类。

    他们是天生的死敌。

    他们之间相隔了这么长这么远的距离,甚至连相识都变作了一个错误。

    到了这个时候,她又有什么坚持的必要?

    洛络娅从来都不是一个乐观的人,她过于理智,又或是过于悲观。她总是习惯于在成功之前想到失败,想到那些令人不安的后果,所以她很少去尝试那些不能够确定的事、去挑战那些看似危险的东西。

    直到肖恩的出现。

    因为他的存在,她鼓起勇气向前走了这么多步,但终于却依然在离终点几步之遥的地方遗憾地停下。

    作为魔王的转世,她是不可能和身为人类的肖恩有结果的。

    她甚至无法想象,在得知她的身份之后,肖恩究竟会用什么样的目光看她。

    所以他们应该分别,他们早就应该分别。

    但她在得知了自己的身份后却依然没有离开,而是怀着连自己都不明白的期待和侥幸,陪着肖恩在这个小小阁楼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她就像是不经意拿走了不属于自己的贵重物品的小偷,一边抱着这样珍贵的东西暗自窃喜,一边又心怀忐忑。

    可是偷走的东西终究是要还回去的,分别的时候到底还是到来了。

    洛络娅不舍的目光在小阁楼中流连,心中伤感。理智告诉她,她应该尽早离去,但是情感却拉住了她的脚,一遍遍地哀求道“再让我看一眼,拜托,最后一次”。

    而现在……

    洛络娅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微颤:“再……”

    “咔!”

    窗外细微响动声打断了洛络娅的话。

    洛络娅迟疑了一下,推开窗,只见早已经离开的肖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爬上了窗台,迎上洛络娅惊诧的目光时,肖恩老脸一红,但又马上露出一个“英俊潇洒”的笑容,道:“小络娅,今晚等我回来好吗?”

    洛络娅一惊,以为被肖恩发现了自己离开的意图,顿时升起一股莫名的心虚,讷讷道:“怎么了……”

    “今晚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肖恩向她俏皮地眨眼,笑容里带着一股小得意。

    洛络娅迟疑:“什么地方?”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肖恩说这,风一般扑到洛络娅脸色偷了个香,而后又迅速后退跳下窗台,在窗台下向洛络娅使劲挥手,“等我回来!”

    等他“回来”吗?

    洛络娅怔怔地看着,一点点弯起唇角。

    “好。”

    这是私心……但……

    请让她再多留一会儿吧。

    …

    当夜色|降临大地,明月高悬的时候,洛络娅听到了窗户叩响的声音。

    她推开窗,然后惊在了原地。

    ——长而坚韧的羽毛,锋锐的如同刀锋的喙,直立时近乎五米,而展翅时则宽达十数米……这是影翼鸟,是一种十分珍贵的、唯有王室才能够骑御的飞行兽,而肖恩现在就站在这只鸟的背上。

    洛络娅掩唇惊呼一声,将目光投向肖恩,不明白为什么眼前会突然出现这样一只珍贵的飞行兽。

    但肖恩却只是向她神秘一笑,然后向她伸出手。

    “跟我来。”

    就像是被蛊惑了一样,洛络娅将手放在肖恩的掌心,然后她觉得身下一轻,眼前就换了个模样。

    烈风从耳畔呼啸而过,原本高而远的明月此刻已经触手可及,原本威严耸立的城池也化作了小得可爱的方块,甚至是那平原、那森林……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眼中远去,唯有可以自由遨游的广袤天空。

    她张开手,就好像自己也飞起来了。

    这些天的隐忧和抑郁似乎在此刻一扫而空,唯有无尽的激动和兴奋。

    “小心一点!”肖恩低笑一声,从背后揽住洛络娅,然后蹭了蹭洛络娅的脸颊,轻快道,“好玩吗?”

    洛络娅用力点头,心中的激动和兴奋仍未散去。

    而就在这时,肖恩松开了手,绕到了洛络娅的面前,单膝跪在她的面前,右手指尖轻贴在胸口,而后抬头,琥珀色的眼睛含笑望着她。

    “以月神芙洛特的名义起誓,我愿意对我眼前的人宣誓效忠,用我的勇气、武力和智慧为她服务,终其一生,不离左右。”

    他清朗的声音在夜风中响起,那双含笑的琥珀色眼睛在月色下熠熠生辉。

    他望着洛络娅,向她伸出了手,柔声道:

    “你愿意接受我的效忠吗?”

    这一刻,恍若梦境。

    或者说,就算在最美的梦境中,她都不曾想过这样的场景。

    但它却真实地发生在她的面前。

    她听到教堂的钟声响起,祈祷的歌声直入天际;她看到漂亮的鸟儿飞旋,在月色下轻轻掠过。

    洛络娅含泪笑了起来,将手放在肖恩的掌中。

    “我愿意。”

    她曾经犹豫,曾经徘徊,曾经迟疑,甚至质疑自己的决定。

    但是只需要这一句话,就可以赋予她无穷的勇气,让她一直坚持而坚定地走下去。

    肖恩站了起来,笑着将她拥入怀中,在她耳畔轻声道:“惟愿此刻永恒。”

    洛络娅将头埋入肖恩怀中,语带笑意:“惟愿此刻永恒。”

    惟愿此刻永恒。

 第21章 chapter。11

    洛络娅开始给自己染发。

    她将那一头像月光一样美好,但也像月光一样显眼的银发染成了同肖恩一般的黑,再提上菜篮,像一个普通妇人一样清晨起床出门采购,然后回家做好早饭,把赖床的肖恩摇醒,再把哀声叫着的他提到饭桌前,虎视眈眈地瞪着他,让他吃完早饭。

    在吃完早饭后,终于清醒过来的肖恩有时候会坐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忙碌的洛络娅,然后在洛络娅回头时向她露出一个又傻又甜的笑容,如果洛络娅装作没看到,他还会十分沮丧地垂下头来;有时候他又会像大猫一样,不住地在一旁挨挨蹭蹭,目的或者是在于把洛络娅拐骗到床上去,或者是求亲亲求蹭蹭求摸摸。

    日子就这样平淡而幸福地过去了三天。

    三天后,肖恩从外头回来,对着一张纸条若有所思。

    “怎么了?”

    洛络娅好奇地向那张纸条探过头,肖恩却眼疾手快地将纸条揉成一团,若无其事道:“没什么,只是我要出去一趟。”

    洛络娅一怔,“现在吗?”

    “现在。”肖恩肯定道。

    洛络娅定定地看着肖恩,直到他开始心虚地闪避她的目光时,这才微微笑了起来,道:“好,我等你回来。”

    肖恩挠了挠鼻子,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不问我去哪里去多久吗?”

    “没有关系。”洛络娅上前两步,轻轻抱住了肖恩,将头埋在他怀里,温柔地说道,“不管你去哪里,不管你去多久……我都会一直等你,直到你回来。”

    肖恩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张开手用力抱住了洛络娅。

    “最后一次了,小络娅……等我回来!”

    洛络娅伫立在窗前,凝望着肖恩的背影逐渐远去直至消失,终于轻叹。

    肖恩究竟去了哪里,又去做了什么,洛络娅即使只是猜,也能猜出个七八分。

    当年参与过、害死过布莱恩一族的贵族,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但是在这三年中,死亡的人已经不仅仅是当年参与过布莱恩覆灭的贵族,还有各种洛络娅从未想过、也从不知道有什么关联的人。

    洛络娅不知道肖恩究竟为什么要杀他们,就像洛络娅不知道曾经的肖恩潜入利特子爵的府邸是为了什么,但是她知道,肖恩这一次的出门,大概又是为了杀人。

    肖恩并不想让她知道他究竟是谁,也不想让她知道他在做什么……因为他憎恨杀戮、憎恨鲜血。

    就算“白色幽灵”杀了这么多的人,恶名早已传遍了整个大陆,但他从来都没有认为“杀戮”这件事是对的,尽管他可能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件事。

    就像他们阔别三年后的第一次见面和第一次出现在洛络娅面前的杀戮,他也用披风遮挡住了她的视线,不想让她,或者说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杀戮的样子。

    他试图把他伪装成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就算知道她可能心里早有猜测,但他依然拒绝承认,他依然想要在她面前做一个再普通真实不过的人——会任性、会中二、会撒娇也会悲伤的人。

    因为他爱她,他想要她看以前的笨蛋肖恩那样看他,而不是那个恐怖的“白色幽灵”。

    就像她爱他,她希望他能够像看一个普通的女人那样看她,而不是……魔王。

    再好不过了。

    虽然他们相互隐瞒,但是却依然相爱。

    再好不过。

    …

    这是肖恩离开的第二天。

    洛络娅像往常一般醒来,转过头却只看到空空的床。

    对了,肖恩已经走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呢?

    只是离开了一天,洛络娅就感到像是已经走了很久很久。

    洛络娅坐在窗前,用手托着下巴发着呆,直到肚子开始咕咕叫,洛络娅才发现她已经在窗前坐了大半天了。

    算了,先去吃饭吧。

    洛络娅摸了摸肚子,这样想着。

    洛络娅用长长的袍子将自己裹了起来,放下兜帽遮住自己的脸,这才走上街道。

    从希莉娅的“失踪”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天了。关于“希莉娅”的讨论早已被各种八卦或是小道消息取代,甚至连夜莺歌剧团寻找希莉娅的告示都被撕下,随意丢弃在地。

    或许洛络娅应当感到悲伤才是,为了这样轻易遗忘曾经辉煌的人们,但是她却只感到一阵轻松。

    再给她一点时间……那么曾经的“第一歌者”或许再也不会被人记得了。

    那么她也不必再染发,也不必把自己包裹成这个模样才能上街了。

    她想做一个普通的人:既不是第一歌者希莉娅,也不是魔王,而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罢了。

    而现在看来,她的目的已经快要达到了。

    洛络娅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走出小巷,踏入了阳光之下,而就是在这一刻,她听到有一个不可置信的声音喊道:“希莉娅?”

    洛络娅一僵,愕然回头,这才发现在小巷的尽头,竟然有人站在那儿,那双金色的眼睛即使在被黑暗笼罩之处也熠熠生辉。他大步走近,激动得看着她,那张温和俊秀的脸布满了近乎劫后余生般的庆幸,语无伦次道:“你没事?太好了……太好了你没有事……”

    他靠近了她,隐约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冰冷的手牢牢地按住了她的肩膀,在那一刻,洛络娅甚至有一种看到他眼中有泪光闪动的错觉。

    洛络娅懵了。

    她记得这个人。他叫尤兰德,是一个佣兵。

    但是……为什么他会这样激动?

    他们明明只不过见了一面而已。

    似乎终于回过神来,尤兰德察觉到自己的失礼,苍白的脸上浮出两抹淡淡的红晕,松手后退两步,这才凝望着洛络娅,弯起了眼,道:“请跟我回去吧,希莉娅小姐,夜莺歌剧团都十分关心你。”

    洛络娅皱起眉来,刚想拒绝,便眼尖地瞧见有什么鲜红的东西从尤兰德的盔甲内渗了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