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游戏竞技 电子书 >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 >

第19部分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第1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或许她可以希望这孩子一生都不会被人发现他身上流淌着的魔族血脉,但……她却做不到这样不负责任的乐观。

    她从来都想得很多。若是只有她自己,那么只要能够跟肖恩在一起,无论做什么都可以的,做什么都不必计较后果。可是她却不能不为这个混血的孩子着想。

    若她真的生下这个孩子,那么万一有一天这个孩子身上魔族的血脉被发现,他又要如何自处?

    人类容不下他,魔族也容不下他,那么他那时候又会有什么样的心情?他会不会怪她将他生下来?会不会怪她将他带到这个世界?

    只要稍稍一想这个孩子可能会面临的困境,洛络娅就觉得心痛如绞。

    可是,不生下他吗?

    她……忍心吗?

    洛络娅咬紧了唇,心乱如麻。

    但没有等洛络娅想太多,她就听到了远处大雪被踩得陷入地中的吱嘎声。

    肖恩回来了吗?

    洛络娅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脸上就浮出了温柔笑意。

    她站了起来,轻快地走到门前,但在准备拉门的时候却顿住了。

    为什么……是两个人的脚步声?

 第24章 chapter。14

    为什么是两个人的脚步声?

    是谁?

    洛络娅感到了无形的恐惧如影随形。她五指微曲,想要聚集魔力,但自怀孕后就开始消散的魔力在此刻越发显得稀薄。

    冷汗从洛络娅的后背渗了出来。

    她想要努力说服自己,或许这两个脚步声只是迷路旅人的拜访,就像是前些天在山腰碰到的名为艾克的青年……但危机感却在她脑中吵嚷着,刺得她头昏脑涨。

    洛络娅的目光在屋中游走着,试图寻找能够保护自己的东西,但就在这时,木门被人从屋外猛地踢开。

    强风从屋外卷了进来,将洛络娅的衣袍都吹得鼓荡起来,但那并非是风雪,而是斗气所卷起的风暴!

    斗气?

    谁?!

    洛络娅回过身来,但在看到那骑士的面容后愕然怔住,不确定地说道:“霍……恩?”

    尽管那人的面容都笼罩在了铁甲下,但是洛络娅却记得他的气息——是的,他的确就是霍恩,曾经的布莱恩家族的侍卫,那个曾被她见到一晚上同两个侍女滚进草丛中的侍卫。她还记得,无论是他,还是他私下交往的名为爱丽丝和玛丽的女仆,都在她与布莱恩夫人去帝都的前半夜生了重病,留在了格拉格。

    洛络娅本以为他们早已在三年前的那一场混乱中死去了,但是他竟然还活着?更重要的是,他……竟然从一个侍卫变成了正式骑士了吗?

    为什么?如果霍恩有身为骑士的天赋,那么他根本就不会留在布莱恩家族,成为布莱恩家族的侍卫和仆从。

    究竟发什么了什么事?

    洛络娅的头一抽一抽地痛,不祥的预感和猜测涌上心头,让她忍不住战栗起来。

    布莱恩家族的覆灭之下,到底藏了什么?

    听到洛络娅的呼唤,那铁甲的骑士俯视着她,良久,突然发出了一声有趣的嗤笑:“洛络娅?原来是你?”

    洛络娅直觉霍恩的语气奇怪,而下一刻,她就感到肩上一柄冰冷长枪压下,那沉重的生铁压得她一个踉跄,肩膀有一瞬间的麻木,然后就是猛然炸开的刺痛。

    洛络娅的脸色立即苍白起来。

    “和肖恩在一起的女人,就是你吗?”霍恩或者,声音里是说不出的轻佻和恶意,还有轻蔑,“叛国者的女儿和叛国者的儿子,果然是绝配!”

    洛络娅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

    “你说……什么?”

    但霍恩却明显没有为她解惑的意思。

    他抬起了长枪,厉喝道:“去地狱向国王和神灵忏悔吧!”

    长枪反射的厉光刺痛了洛络娅的眼,但就在这一刻,她听到破空声响起,好像有什么从高空带着万钧之势落下。

    “锵!”

    长刀出鞘,那人自天而降,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甚至比手中的刀锋更为刺眼,带着厉风将那包裹在厚重铁甲下的手臂砍断。

    长枪和手臂落地声同时响起,鲜血喷溅,霍恩哆嗦地看着自己失去的右臂,不可置信地惨嚎起来。

    但肖恩却一眼都不曾看过他,而是向着洛络娅伸出手,焦虑道:“小络娅,没事吗?”

    他站在血泊中,满身血迹的模样说不上好看,甚至可以说是狼狈。但在洛络娅的心中,却比任何时候都让她感到心动。

    他说过,他会追随她,保护她,终其一生,不离左右。

    而他也做到了。

    洛络娅笑了起来,握住肖恩的手,投入他的怀中。

    “我没事。”

    肖恩犹自不信,手在洛络娅的身上小心翼翼地触碰着,就怕她有什么闪失。

    直到终于确定洛络娅的确是没什么事之后,肖恩这才将目光投向地上早已晕死过去的铁甲骑士。

    那骑士倒在血泊之中,头盔滚落在远处,因而肖恩一眼就认出了他的面容。

    “霍恩!”肖恩的神色瞬间沉了下来。

    洛络娅略带紧张地扯了扯肖恩的衣襟,肖恩这才脸色稍缓,拍了拍洛络娅的手背。

    “别怕。”肖恩将洛络娅的头摁在自己怀中,阻止她看到一旁恐怖地蔓延开来的血迹,心中飞速地思索着。

    霍恩竟然还活着?

    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他为什么想要杀洛络娅?

    无数疑问涌上心头,但眼看地上的霍恩就要因为失血过多而死,肖恩小心地将洛络娅送进卧房,匆匆叮嘱几句,走到门前把地面打扫干净,这才单手拎起晕死过去的霍恩,走出小屋。

    ——明明是一个那么高大的男人,还有一身那样沉重盔甲,但被肖恩提起来的时候,却轻得像是没有重量,唯有踩在雪地中深深的脚印映衬出了这骇人的重量。

    在门外的雪地上,肖恩看到从山下蜿蜒而上的两行脚印,还有一行凌乱地跑向山下的脚印。

    大概就是那个叫做欧卡的猎人吧?

    等到他从霍恩口中问出想知道的东西,再去杀了他好了。

    肖恩冷漠地想着。

    先饶他一命。

    肖恩提着霍恩,走向了不远处的地下室:那里本来是用来储存一些酒和吃不完的食物,不过现在想来,也只有那一个比较宽阔的地方了。

    但没走多远,肖恩就听到身后洛络娅的声音:“肖恩!”

    肖恩回头,看到洛络娅倚在门前,欲言又止地看着他。肖恩心中奇怪,道:“怎么了?”

    洛络娅凝望着肖恩,突然一叹,但又马上笑了起来:“不,没什么,早点回来,肖恩。”

    叛国者的女儿吗?

    不,已经不重要了。

    或许她曾经无比想要得知自己的身世,想要知道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要丢弃自己,但……已经不重要了。

    肖恩一怔,然后向洛络娅笑了起来,点点头,转身离去。

    他走过铺满大学的森林小道,风雪扑打在他的身上。严酷的冰寒将霍恩流血不止的断臂冻了起来,但对于肖恩来说却只是指尖微青,就像是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保护着他,阻隔了这酷寒的风雪。

    拂开大雪,肖恩掀开了地下室的铁盖,随手将霍恩扔进了地下室,肖恩也随之跳下。

    地下室的光芒很暗,肖恩看不见,但却敏锐地感到霍恩不稳的呼吸声。

    “既然醒了就别装死了。”肖恩淡淡地说着,转身拉下头顶的铁盖子,又点燃了蜡烛,毫不在意地将后背暴露给了霍恩。

    霍恩的呼吸急促起来,但昏迷前的那一刀却死死地震慑住了霍恩,让他甚至连拼死一搏都不敢。

    而且,就算是拼死一搏,失去了一条手臂和武器的他又能做什么?

    他本以为,那个能够在王城中纵横无阻的所谓的“白色幽灵”只不过是夸大其词的传言罢了:这很好理解,一个既没有魔法天赋也没有斗气天赋的人,怎么可能有什么出息?

    但……

    想到方才那猝不及防、摧枯拉朽一般的一刀,霍恩抖了抖,心思电转,终于一咬牙翻身坐起,色厉内荏道:“叛国者的后裔!你想怎么样?!”

    肖恩神色一冷,道:“嘴巴放干净点,谁是叛国者?我的确是杀了很多人没错,可是如果你敢随便给我父亲和母亲扣帽子……”肖恩左手握拳,锋锐的袖剑从他左手内侧“锵”地弹出,指霍恩,“我现在就杀了你!”

    霍恩脑中一懵,心中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测——如果足够幸运,这个猜测,甚至能够帮他从这个白色幽灵的手下留住自己的命!

    他看着肖恩,试探地说道:“难道你不知道吗?”

    “三年前,布莱恩集结了大批士兵,想要叛离公国。直到被路过的魔法师蒂尔达大人摧毁军队,活捉了布莱恩父子,这才没有让公国造成巨大的损失……这样的他们怎么会不是叛国者?”

    “你……不知道?”

    “笃笃笃。”

    沉稳而规律的敲门声在门外响起,换衣到一半的洛络娅一怔,望向了门口。

    有人吗?

    或许是太过于沉浸自己的思绪的缘故,洛络娅竟然完全没有感受到门外的人的靠近。

    “请稍等一下。”洛络娅说着,加快了换衣服的速度。

    会是谁呢?肖恩?不,如果是他的话怎么会敲门?

    那么是谁?

    完全没有感受到门外的人有其他什么思绪,洛络娅也无从得知来的人究竟是谁。

    不过既然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想来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事吧?

    洛络娅不确定地想着。

    或许是因为洛络娅的动作慢了些,敲门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来了!”洛络娅说着,一路小跑至门前,拉开了门,而后身体一僵。

    一柄冰冷的匕首贴在了洛络娅的脖子上。

    洛络娅僵立在原地。

    “好久不见。”来人冷冷地说着,将自己的兜帽扯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对洛络娅来说熟悉至极的面容。那人一步步逼进,贴在脖子上的匕首也将洛络娅一步步逼退,直到来人反手阖上门,这才停下脚步,“真是没想到,对不对?洛络娅。”

    洛络娅脑中一片空白,呆呆地看着那人,喃喃道:“奥丽娜……小姐?奥丽娜小姐?你没死?”

    三年前……三年前那一场大火,洛络娅以为奥丽娜就和布莱恩夫人一样,早已经葬身火海,但……她竟然没死?她若没死,就该知道这几年来臭名昭彰的白色幽灵究竟是谁,可是……为什么她从来没有找过肖恩?

    阔别三年,再次见到曾经的奥丽娜小姐,洛络娅却没有丝毫重见故人的激动。

    或许这是因为她此刻身为母亲的多疑,又或许是因为此刻架在她脖子上的匕首。

    “对,我没死。”奥丽娜漠然地说着,左手微动。在黑袍的晃动下,洛络娅似乎看到黑袍下左手手臂上那狰狞的烧灼痕迹。

    “你没想到,我也没想到。不过……”奥丽娜冷淡地说着,“这其实都是拜你所赐啊。”

    “魔王大人。”

    洛络娅骇然睁大了眼睛。

 第25章 chapter。15

    奥丽娜刚才……叫她什么?

    洛络娅后退两步;后腰撞在厚重的桌沿,疼得心都在发涩。她张了张嘴;却发现言语的能力似乎在此刻离她而去。

    她是谁?

    她是奥丽娜;曾经的三小姐;但是却又不仅仅是奥丽娜……为什么她会知道她的身份?为什么她会找到这里?

    洛络娅胸部急剧地起伏着,惊疑不定地看着奥丽娜;右手下意识地护住了还没有突显的腹部。但奥丽娜却没有再度逼近;只是用复杂的目光看着洛络娅,喃喃道:“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很多年前,有一个年轻人,他在与他的挚友因意外分离告别时曾发下誓言,无论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对方需要,那么必定会全力以赴来帮助对方。多年后,他们再度相遇,挚友告诉他自己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并将自己的儿子托付给年轻人,求年轻人能够代他照顾他的儿子一段时间,但谁也没想到,这一去竟然是永别。”

    “一年后,一个黑袍人在深夜敲响了年轻人的门,将一个女孩托付给年轻人,告诉年轻人这个女孩是挚友最后的子嗣,希望他能够收留她。当时,年轻人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但年轻人的次子死去了,于是年轻人称挚友的儿子为次子,而那个挚友的女儿……”

    奥丽娜向洛络娅笑了起来:“你猜,是谁?”

    ·

    “布莱恩一直对二十多年罗斯特家族的覆灭而对国王大人怀恨于心,所以在三年前,布莱恩选择了秘密叛国,只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