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游戏竞技 电子书 >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 >

第21部分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第2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手包裹在掌心,还用额头探了探洛络娅脸颊的温度,“怎么这么冷的天出来了?”

    黑暗中,洛络娅看得见他身后那一片狼藉,但她却完全没有理会那一地的血腥,只是凝视着肖恩,道:“我只是看你一直都没回来,很担心你,所以……”洛络娅顿了顿,又摇摇头,温柔道,“我不冷,我没关系,但是你受了伤,还是你穿着吧。”说着洛络娅将手抽出来,想要拿下自己肩上的外套。

    肖恩连忙再次握住了洛络娅的手,强硬道:“别动,只是小伤而已,不要担心。”看着洛络娅依然眼藏忧虑的样子,肖恩故意板起了脸,道,“难道你觉得我还没有你强壮吗?”

    肖恩很少对她这样严肃,洛络娅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明白过来,轻笑着,柔声道:“好,那我们回家吧。”

    “回家……”不知为何肖恩一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缓缓叹了口气,终于释然地笑了起来。

    这一刻,洛络娅似乎感到有什么一直沉沉压在肖恩肩头的东西倏尔散去。

    肖恩拉着洛络娅的手,语调轻快道:“我们回家。”

    肖恩率先转身向着木屋的方向走去,洛络娅笑着跟上他的步伐,但却在转身不经意的一个错眼时神色大变。

    “肖恩——!!”

    他听到洛络娅惊惶的叫声,与此同时,他感到有什么巨大的危险在他身后聚集。

    来不及回头望向身后,肖恩此刻唯一的念头就是要保护好身边没有丝毫力量的洛络娅!

    但对于洛络娅来说,她却看得再清楚不过了。

    ——自爆!

    那是魔法师生命迹象消失后最后一个反噬敌人的手段!

    她怎么会忘了呢?

    她怎么可以忘了呢?!

    无尽的光芒在两人身后聚集,将黑夜照得如同白昼。

    肖恩将洛络娅扑倒在雪地,把她抱在怀中,用身体牢牢地遮拦住她,只盼这个手段能够有些用处。

    洛络娅大悸,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从肖恩的禁锢中挣脱,转身护住了肖恩。

    这一刻,白光如同雷电蔓延。

    它好像很快,又好像很慢。

    在这一刻,肖恩看到漫天风雪都被吹散,露出了高远的空中那一轮冷冷的月光;他看到洛络娅的长发飞扬起来,在一瞬间像是黑夜染成;他看到洛络娅凝望着他的眼睛有泪珠落下,砸落在他的眼角,顺着他的脸颊落下。

    “你不是曾经问过我,为什么爱上你吗?”

    “我曾经看到一个少年,他总是莽莽撞撞,多管闲事,做一些让人感到很苦恼的事……很多人都不喜欢他,讨厌他,可是我却看到了……他的灵魂……”

    “好耀眼啊……”

    “为什么有一个人会有这样耀眼的灵魂呢?我好想了解他……于是我看了很久很久,我开始渐渐明白他。”

    “他正直、果敢、有勇气,同时,他也尊重女性,怜悯弱小,愿意尽自己的力量去保护他们……我好喜欢他……不管别人怎么看,我都好喜欢好喜欢这样的他……”

    “对我来说,只要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了太阳一样,只是被他看一眼心跳就怎么也停不下来。”

    “可是有一天,灾难来临了……我看到他眼里的光熄灭了。”

    “他已经变了,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我好难过……我很难过,可是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才好……”

    “我应该离开,我知道我应该离开,可是没办法啊,我早就已经喜欢上他了。”

    “所以,让我留在他身边吧。”

    “我想要安慰他,我想要告诉他这世界上还有我,还有我会一直等着他,陪着他,只要他愿意停下来等等我,我就会追上他。”

    “我爱他。”

    “我爱你。”

    “可是对不起……对不起……”

    曾经离去的魔力再度回来,以这样一种濒死的形式。洛络娅的指尖深深陷入了肖恩的肩膀,所有的魔力都被她拼命地调动起来,在肖恩的肩上凝出了小小的黑色印章,将肖恩的全身都禁锢起来,只有那双悲悸得近乎狂乱的眼神能够证明他的意识。

    生命和魔力都以一种看得到的速度流逝,背部是火烧一般的痛楚,但洛络娅却只是含泪笑着,用贪婪的目光看着肖恩,想要将他的样子记在心底。

    “不能够再陪着你了,可是……它会代替我保护你……它是我的意志……我永远……与你同在……”

    洛络娅的指尖拂过肖恩肩上的黑色纹章,道:“它会与我同在。”

    洛络娅的额头慢慢俯下来,轻轻地,缓缓地贴在肖恩的额上:“原谅我。”

    “我爱你。”

    这一刻,大风扬起,那映亮天际的白光和洛络娅都如同烟雾散去,只有一件单薄却完好无损的衣袍轻轻飘落在雪地中。

    肖恩跪坐的地上,怔怔地看着那件白色的衣袍。

    良久,他恍然醒了过来,就像是怕惊扰了什么,轻轻道:“小络娅?”

    “别跟我开玩笑了……快出来啊,小络娅!”

    “小络娅,我们该回家了……刚刚说过要回家的……你要去哪里?”

    “小络娅……”

    “小络娅!”

    “回答我,回答我啊!”

    肖恩狂乱地站了起来,目光在四周疯狂地寻找着那个消失了的身影,声音凄厉如同哀嚎。

    “小络娅!”

    “回答我啊!小络娅!”

    “你说过会永远陪着我的!你说过你不会离开的!”

    “小络娅!你回答我啊!!”

    “求求你……求你……小络娅……”

    “不要走……”

    “不要走……”

    他颤抖着将那件最后的衣袍抱在怀中,声音喑哑。

    “不要走。”

    “我爱你啊……小络娅……”

    “在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很傻对不对……”

    “可是……我爱你啊……”

    “不要离开我……”

    那一天,月色清冷,恍若梦境。

    一个少年敲开了一个小小少女的窗户,将玫瑰递给了那个小少女,故作优雅地说道:“今晚月色很美,小络娅。”

    少女不解地看着少年,似乎不明白少年的意思。

    “啊,不明白吗?”少年苦恼地挠了挠头,“是这样啦……‘今晚月色很美’,就是是‘我喜欢你’的意思……小络娅,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少女欣然接过了少年手中的玫瑰,粲然一笑。

    在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开始淡去,在那个粲然的笑容中,少女的面容变成了那张含泪笑着化作烟雾的脸。

    “我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

 第26章 chapter。1

    焰河纪1363年;九月十三日。

    洛络娅是被一阵花香唤醒的。

    那抹拂过她鼻尖的花香,轻而远;绵而长……就像夏日的梦境一样;美好得令人陶醉。

    这是魔界特有的花的香气;花名“法兰尔朵”,寓意是最美好的梦境。魔界中的所有魔族都认为只要法兰尔朵盛开;那么必定会有好事发生。

    事实上;对魔王宫的人来说也的确如此。

    三天前,沉眠了一百多年的法兰尔朵盛开了,而与此同时,沉睡了三十年的魔王也醒来了。

    魔界中的魔族欢呼雀跃,因为他们最伟大的魔王醒来了。

    是的;洛络娅就是魔王——不老不死的、唯一的魔王。

    但就算这样、就算整个魔界的人都为她的醒来而欢呼,洛络娅却依然不太高兴。

    她感到她似乎做了一个十分古怪的梦,在被封印的那段时间里。

    尽管她就连自己都不记得梦境里的内容,但是她依然记得自己醒来时在心底一闪而逝的难过。不……似乎又并不仅仅是难过,还有遗憾,和难以释怀的,不明白的情绪。

    这是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她没有在被封印的时候梦见她那既是对手、也是友人的勇者,而是梦见了一些连自己都不太明白的东西。

    或许也并不能说是第一次,而是说自从三天前她醒来后,每一晚都在做这样的梦。

    真是奇怪,不是吗?

    难道是因为她在人界的转世遇到了什么吗?

    笃笃笃三声敲门声唤回了洛络娅的神智,洛络娅听到门外侍女恭敬而暗含惧怕的声音传来,道:“魔王陛下,您醒了吗?”

    洛络娅坐起来,黑色的长发像亮丽的瀑布洒下来。她伸手拢了拢长发,心情越发差了,淡淡道:“凯瑟琳呢?”

    门外的侍女一惊,瑟缩了一下,结结巴巴道:“侍……侍女……侍女长在……在……”

    “我去为陛下摘花来了。”一个轻快的声音打断了侍女的话,接着,一个金发少女推门而入,向洛络娅灿烂一笑,上前跪坐在洛络娅的床前,向洛络娅举起了那朵晕染开淡淡青色的花,“这是花园里最漂亮的法兰尔朵,凯瑟琳将它献给陛下。”凯瑟琳说着,撒娇般地依偎在洛络娅轻放在床边的手指尖上,道,“所以,陛下,今天陪凯瑟琳看花吧,好不好?”

    洛络娅笑着,苍白略带不正常的青色的指尖拂过凯瑟琳的脸颊,停留着凯瑟琳的后颈,道:“你越来越大胆了,凯瑟琳。”

    洛络娅的目光扫过门外的侍女。那将房内一切尽收眼底的侍女此刻就像是被扔进锅里的虾一般弯起腰,打着颤儿,瑟瑟发抖,好像随时都会拔腿狂奔的惶恐模样,瞧起来真是无比可怜。

    看起来,那个小侍女似乎是真怕她将侍女长一手掐死吧。洛络娅轻笑一声,心情却更差了。

    但被洛络娅掐住后颈的凯瑟琳却好像恍然无觉,揪住洛络娅的被角,仰头看着洛络娅,软软地说道:“因为凯瑟琳喜欢魔王陛下啊!”

    对,能够这样全心全意地喜欢她、信任她、亲近她的,也只有这个三百多年前被她捡回魔王宫的金发魔族凯瑟琳了。

    洛络娅笑了起来,指尖上移,轻轻落在那一头灿烂的金发上,眼中带着怀念,声音柔和下来:“为什么要去花园?”

    知道这位魔王陛下有些松动了,凯瑟琳精神一振,声音清脆:“陛下,您已经醒来三天了,但却没有迈出房门一步,魔王宫外的大人们都很担心您,陛下!”

    担心她吗?

    也亏了时间沉淀下来的修养,洛络娅才没有发出一声嗤笑。

    “而且,法兰尔朵开得很漂亮,那不是您最喜欢的花吗?陛下,您真的不打算去看看吗?”

    法兰尔朵?最喜欢的花?

    洛络娅恍惚了一下,一种略带酸涩而奇异的感觉涌了上来,那段遥远的记忆此刻却依然清晰得就像是发生在昨日。

    ‘这就是魔界的法兰尔朵?’

    她听到那个人这么说着,灿烂得像是日光的眼睛凝望着她,温柔地笑着。

    ‘名不虚传,果然要比人界的花美得多了。’

    就是为了这一句话,她爱了这种花这么多年,甚至让整个魔宫大殿外都栽满了法兰尔朵。

    想到那个人俊秀的面容,和灿烂得就像是魔宫中永远都不能见到的太阳的金色眼睛,洛络娅胸口一闷。

    她其实本不想醒来,因为每一次的醒来,都代表着大战的来临,代表着和那个人拔剑相向生死相搏。

    但……也好。

    醒来也好。

    就算是敌人,她也想让他的眼里看得到她……只看得到她。

    他和她不是恋人,但却有着比恋人更深、更紧密、更无法分开的羁绊。

    再好不过了!

    在穿戴整齐,走出寝殿之前,洛络娅略带疯狂地想着:这样真是再好不过了。

    没有人能够插|入她和他之间。

    没有人能够分开他和她!

    谁都不行!

    ·

    洛络娅来到了花园,坐在石凳上,看着眼前大片青色如同梦境朦胧的法兰尔朵出神。

    凯瑟琳去为她端红茶,其他的女仆都对她害怕极了,一瞧见她就忍不住全身发抖,洛络娅也懒得让她们呆在眼前碍眼,于是偌大的花园中,就只剩了洛络娅一人。

    但这也有利于洛络娅回想过去。

    人老了,总是爱遥想当年。

    魔王也是一样。

    更何况她已经不知道活了多久了——自从她过了六千岁的诞日之后,就再也没有允许魔宫族人为她庆生了。普通的魔族有足足六百年的寿命,与人类比起来已经近乎长生,但与不老不死不灭的魔王比起来,却又短暂得像是晨星。

    她真的活得太久太久了,久到身边的人全都来了又去,熟悉的面容一个个老去直到再也无法睁开眼;久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残暴”的代名词;久到她的眼里只剩下那个同她一样灵魂不灭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