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游戏竞技 电子书 >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 >

第24部分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第2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洛络娅沉默地看着那碗再度递到她面前的碗,眉头微挑,而后将目光移向了刺客。

    “怎么?”被魔王陛下的眼神看得有点发毛,刺客问道。

    洛络娅没有答话,而是伸手接过那个碗,于是刺客也只能抱着一肚子莫名其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叮!”

    在刺客转身的瞬间,一道细细的金光落在了地上,刺客和洛络娅同时望了过去。

    那是一个金色的徽章。

    黑铁为底,白银镶边,而正面,则是用纯金铸成的羽毛和长剑。

    “光明教会,原来如此。”洛络娅淡淡地说着,伸手拾起了那一个小小的金色徽章。

    只听一声如同气泡碎裂的轻响,那金色徽章周围突然闪出了细微的金光,但在下一刻就碎裂开来,化作细羽散落,就连徽章上那耀眼的金芒都黯淡了下来。

    洛络娅毫无阻碍地将那金色徽章拿在了手中,漫不经心地打量了一眼。金色的、只有光明教会才能够使用的纯金色徽章,而徽章上纯金所铸造的羽毛和长剑……

    “裁判所。”洛络娅声音冰冷,“没想到现在裁判所还包揽暗行者的事,光明教会果然越发堕落了。”

    “哦?原来光明教会里还有暗行者这么一个团吗?”面对洛络娅冰冷的视线,刺客却没有丝毫胆怯心虚又或者是愤怒,反而勾起嘴角,笑眯眯地打趣道,“设定真新颖,我以前可从没听过。”

    洛络娅:“……”这家伙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被刺客这么一打岔,洛络娅心中暗隐的杀意倒是淡了几分,随手将那金色徽章掷下,毫无诚意道:“破坏了徽章上加持的‘光明守护’,真是抱歉。”

    满是讥讽的话语传入刺客耳中,他却好像完全听不出,反而矜持地点头道:“我接受你的道歉。”

    洛络娅:“……”

    这该死的人类!

    洛络娅暗自气闷。

    “不过……”刺客又说道,“这碗汤,你还敢喝吗?”

    洛络娅冷冷瞥了他一眼,而后一饮而尽。

    刺客笑了起来,笑容中满是趣味,而洛络娅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刺客向洛络娅眨眨眼,道:“你不好奇我会把你带到哪儿去吗?”

    洛络娅淡淡道:“我总会知道的。”

    “果然是魔王陛下的风范。”刺客大笑起来,附身拾起那枚徽章,在手中随意地抛了抛。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光明教会裁判所‘第九所’的副裁判长,布莱特。我这一次所接到的任务,是将魔王大人您带到光明教会属地,只要您能够顺利到达,那么我也会从副裁判长升为裁判长,从此以后‘第九所’的所有事宜都由我来做主,就算教皇也无法再插手‘第九所’。”刺客含笑注视着洛络娅,道,“你觉得呢?”

    “十分诱人的奖励。如果裁判所的‘第九所’完全归你,那么今后在人类世界,就算是帝国的国王,都需要礼让、尊重你,若你有足够的威势,你甚至可以决定一个小国的存亡。”洛络娅注视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但很遗憾,我想你恐怕是无法达成了。”

    “为什么?”刺客饶有兴致地追问。

    洛络娅冷淡道:“因为我是魔王,永存与过去现在和未来,独一无二的魔王。”

    刺客一怔,然后再度大笑起来。

    “没错,你是独一无二的魔王。”那刺客笑着,握着徽章的手突然一紧,那枚金色徽章就在他手中化作粉末,簌簌落下。

    洛络娅一惊,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刺客。

    只见刺客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闪闪发光,道:“所以我改变主意了。”

   
 第29章 chapter。4

    魔界;人界。

    虽然冠以“界”之名,但事实上魔界与人界是相连的。

    它们同时存在;共同组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大陆——奥克塔维大陆。而“奥克塔维”;就是创|世神之名;但这创|世神究竟是真实存在的,还是由人类与魔族口口相传而逐渐杜撰出来的;就连已经活了不知道多久的洛络娅都不清楚。

    但洛络娅知道的是;在魔界与人界交界的那一处充斥着混乱、危险与丑恶;名为“金火熔炉”的正中,有一座从古久以前就已经存在、甚至比魔王的存在更为久远的东西;它被称作旻夜之塔,人类则称它为真知之塔。

    这座塔底座足有四千米长;不知其高。传说只有能够登上塔顶,那么无论你想要问什么样的问题塔的主人都会给予回答,甚至包括成为真神的办法。但可惜的是,无数年来无数人类或魔族前赴后继,却没有谁能够登上塔顶,也没有谁能够回来,于是它的别称也叫做死亡之塔。

    而洛络娅和那个刺客此时就站在这座塔前。

    他们乘坐着巨大的影翼鸟,飞越了大半个魔界,避开那一座座领主宫殿,来到了这里。

    洛络娅仰头看着这座似乎直通神界的高塔,沉默了一会儿,收回目光。

    曾经她也有想过的:登上真知之塔。

    她想要知道为什么她会是魔王,为什么她明明爱着那个勇者,而那个勇者也爱着她,但他却又一次又一次地杀了她。

    为什么?

    她无法明白,她想要知道答案,但最后她还是放弃了。

    因为她开始知道,之所以她是魔王,是因为没有谁能够选择自己的出身;而她爱的人一次次断绝她的生机,逼迫她不得不转世来重新拿回自己的力量,则是因为她是魔王。

    仅此而已。

    洛络娅望向了那个白衣的刺客,淡淡道:“你所谓的‘改变主意’,就是换个方式去送死吗?”就连全盛时期的她都不敢说能够从这座真知之塔中全身而退,这个古怪的人类究竟在想什么?

    那刺客懒洋洋地站着,但背脊却是笔直,沉默地看着这座真知之塔。听到洛络娅的话,刺客顿了顿,突然说道:“其实我想过登上这座塔。”他说着,一只手不自觉放在了他的肩上。洛络娅眼神一凝,撇过头去。刺客继续道,“我曾经荒废了两年的时间。在那两年里,我过得就像是在做梦一样,甚至感不到我在活着。”

    “直到有一天,我得知了真知之塔的存在,于是我收拾行李准备上路。但也就是那一天……我看到了两个曾经的自己。”

    洛络娅疑惑地望向刺客,但他却突然一笑,扯开了话题,用一口纯洁无辜的嗓音向她说道:“魔王大人,你真的不肯告诉我这个纹章的来历吗?”刺客指了指自己的肩。

    洛络娅一滞,不知怎么的突然感到脸颊微烫。略带恼怒地扭过头,洛络娅不肯再说话了。

    “好吧好吧,”刺客用力叹了口气,道,“我不问就是了,别这么无情吗,跟我说说话啊!”

    洛络娅咬咬牙,冷声道:“你很啰嗦!”

    刺客不以为然:“萌就行了。”

    “萌?”

    “可爱啊!”

    洛络娅脱口而出:“谁说你可爱了!”

    刺客再度纯洁地向她眨眨眼:“没说你啊!”

    洛络娅:“……”

    这个不要脸的混蛋!

    洛络娅心中愤愤。

    看着洛络娅的反应,刺客差点忍不住笑。

    “好了,我们走吧。”终于调节好自己的情绪,不至于喷笑出来的刺客开口道,“天色已经有点晚了,我可不想在金火熔炉这个要命的地方过夜!”

    洛络娅向刺客投去一个疑惑的目光:走?他不打算进去吗?那他特意绕过来是做什么的?

    事实证明,他还真不准备做什么——就是纯粹闲得慌。

    眼看他真的要走,洛络娅赶紧跟上。毕竟金火熔炉中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虽然现在她手腕上的禁魔环内部已经开始被她的魔力腐蚀出裂纹,但在她彻底摆脱禁魔环之前还需要这个人类的保护。

    至于她为什么这么笃定这个人类一定会保护她?

    她拒绝想这个问题,而且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她现在身上的衣服实在是太沉了!

    作为魔王,就算没有特意出门炫耀或者打击敌人士气,平时的排场也不会小到哪里去,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她的衣服:里三层外三层也不足以形容她此刻的穿着,而更要命的是,她最开始所加持的轻身术已经快要失效了!

    感到自己身上越来越重的重量,洛络娅觉得自己呼吸都开始困难起来了。

    “怎么了?”听到自己身后越发沉重缓慢的脚步声,刺客回过头,就看到一个虽然强作高贵冷艳,但还是气喘吁吁脸颊泛红的魔王陛下。

    刺客忍不住笑了起来,揶揄道:“看来你走得很困难啊,需要我的帮助吗,魔王大人?”

    可恶的人类!你以为这是谁害的?!

    愤怒地瞪了刺客一眼,洛络娅一咬牙,然后干脆地伸手扯开了自己扣得严严实实的衣襟。

    刺客一惊,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了洛络娅面前,伸手按住了洛络娅的手:“你干什么?”

    洛络娅冷着脸,不紧不慢地拉开了那刺客的手,讥讽道:“又不是脱你的衣服,你紧张什么?”

    刺客罕见地一噎,然后把手背在身后,用十分委屈的目光看着洛络娅。

    这家伙在做什么啊!

    洛络娅手一顿,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又好气又好笑的情绪。但就算这样,她依然拉开了自己的衣襟,将自己那繁重华丽的衣饰尽数摘下,就连那沉重的外衣也脱了下来随意扔在地面。

    至此,洛络娅身上只剩下一身轻便的红色长裙。

    洛络娅淡淡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模样,确认即使这样也不会失礼后,这才提了提自己的裙子,对着看直了眼的刺客道:“走吧。”

    刺客怔怔地看着,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

    他本来以为,这位魔王大人或许直到被累死的时候也不会开口向人求助,更不会脱下那一身象征着魔王的长袍。

    而事实上,她也的确没有向他求助——她只是抛掉了没用的累赘罢了。

    刺客笑了起来,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走吧。”

    但……或许离他的猜测,越来越远了。

    ·

    虽然决定要离开金火熔炉,但事实上,没等两人走多远他们就遇到了麻烦。

    一个不管从什么意义上来说都不算小的麻烦,不管是对于那个刺客,还是对于洛络娅。

    地平线的尽头,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卷挟着无尽的威势,呼啸而来。

    原本在天空翱翔的影翼鸟发出了一声惊恐的鸣叫,颤抖着降落在地面,瑟缩着向那道俯下头,刺客和洛络娅望去。

    巨大的鳞翅遮天蔽日,庞大而呈现流线型的身躯充满了张力、和不符合身形的灵巧,而那双越发靠近的明亮竖瞳里则是满是残暴。

    “龙?”

    剧烈的风随着巨龙的靠近扬了起来,刺客迎着那条从远处飞来的黑影讶然地说着,眼底有着审视,还有跃跃欲试。

    洛络娅冷静道:“那不是龙。最后一只龙在六百多年前被当时的教皇所杀,这只龙充其量也是不知道混杂了多少代血脉的亚龙。”

    “而且……”眼看那具有龙的外形,却又似乎混杂了其它古怪野兽血脉的亚龙越发靠近,鳄鱼般的嘴露出一个狰狞的笑意,洛络娅淡淡站在刺客的身后,道,“我觉得,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恐怕是怎么离开这个地方。”

    “因为这只亚龙看起来似乎是冲着我们来的。”

    而事实上,并不是“似乎”,而是的确就是。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撞击声,那只亚龙狠狠地撞在地面,在地上拉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一直延伸到了远处的森林。

    大地颤抖,飞鸟惊慌地飞上空中,无数的高木摇晃着倒下去,就连那些已经有了神智的魔兽都纷纷从森林中逃出,像丧家之犬一般惊慌失措地逃开……但这一切,比起栽倒在森林中挣扎着想要起来的亚龙来说,都渺小得不可思议。

    刺客抱着洛络娅,在那只亚龙向他们撞来的最后一刻跳开,险险避开那只亚龙。回头望向地上巨大痕迹的终点,刺客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凝重:“这就是龙的力量?”

    “不是龙,是亚龙。”洛络娅不厌其烦地纠正,“但就算是亚龙,不是一个人类的力量能够抗衡的。”

    刺客不满挑眉:“那曾经杀了最后一只龙的教皇呢?”

    洛络娅淡淡道:“他已经不能算是人类,所以,如果你还有一分自知之明,就知道应该避开这只亚龙。或者……”

    “或者?”

    “解开我的禁魔环。”

    刺客笑了起来,“这才是你真正想要说的话吧,魔王大人!”

    洛络娅没有承认,但也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