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游戏竞技 电子书 >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 >

第35部分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第3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甚至来不及想失踪半个月的首领怎么出现在这里,也没心思八卦他抱着的究竟是谁,吉欧尴尬地笑笑,道:

    “不好意思……不过,老大,我有点事对你说!”

    洛络娅松开了肖恩,在吉欧注意到之前拉下兜帽遮住了她那属于魔王的黑发黑眼,想要微微退开,留给肖恩和吉欧说话的空间。但她只是微微一动,就被肖恩按住了肩膀。

    肖恩微笑着,轻快却又像是不容置疑的声音道:“吉欧,有什么事在这里说就行了。”

    吉欧惊讶地看着笼罩在黑袍中的洛络娅一眼,而后眼神一凝,这才注意到洛络娅黑袍上那并不显眼的血渍,和她身后教堂深处那鲜艳的鲜血和穿着红袍的尸体。

    红衣主教!

    吉欧瞳孔一缩,觉得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一路走来没有遇到任何裁判所的人的拦截。

    微微偏头,吉欧的视线在肖恩身上迅速地扫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血迹。

    难道……难道这个红衣主教和这个裁判所分区都是……

    老大你不出手就算了一出手要不要这么凶猛?

    如果哪一天你们谈崩了了是不是就意味着要爆发世界大战?

    吉欧满头的冷汗,但却不敢再耽搁,快速地将原委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而后道:“老大,你看……”

    肖恩略微皱眉,而后将目光转向了洛络娅。事实上,他只不过比吉欧早到教堂一步而已,要说到对于这个教堂的了解,当然是比不过一路杀过来的洛络娅。

    几乎瞬间就明白了肖恩的意思,洛络娅轻声道:“地下室。”顿了顿,洛络娅解释道,“我唯一还没有去过的地方,就只有这个教堂的地下室了。”

    地下室,在这个名为教堂实则裁判所的屋子里,又或许应该叫做秘密地牢更为合适。

    阴暗潮湿的地面,沾满铁锈和血迹的牢房铁门——虽然是光明教会的地牢,但是就算冠上“光明教会”的名义,这地牢似乎与其他的地牢没有丝毫区别。

    因为圣战还未开始,休息了千年之久的教会难免松懈,地牢中除了一个没有察觉到丝毫异样打着瞌睡的看守小兵外,甚至连巡逻的骑士或是教士都没有。

    透过地牢铁门的小窗,洛络娅垂眼看着铁门后呼呼大睡的士兵,手腕刚抬就被肖恩不动声色地按住了。

    肖恩安抚地拍了拍洛络娅的手,“我来吧,动静小一点。”肖恩这样说着,下一刻就抬脚踹开了铁门。

    洛络娅:“……”

    伴随着一声巨响,铁门被整个踹了下来,刚好将门后不远的士兵压了个正着,直接将他敲晕过去。

    三人依次走过地牢那狭窄的小门,踏着潮湿的地面,向深处走去。这个地牢不算大,空荡荡的,唯有地牢尽头的牢房有模糊的黑影,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那儿。

    黑暗中,肖恩和吉欧都看得并不真切,但洛络娅却看得十分清楚。

    在那个牢房里,关押着两个人。一个穿着粗布的裙子,裙子上沾着血渍和泥泞,躺在地上不知生死;另一个穿着十分普通的布衣,跪坐在那个女人面前。而以洛络娅此刻的角度,就算黑暗无法阻隔她的视线,她也依然无法看到那两人的脸。

    向前几步,洛络娅突然停了下来,低头看着自己掩盖在黑袍下的左手。

    肖恩回头看她,洛络娅抬头轻声道:“抱歉,我……离开一下。”

    洛络娅看了看吉欧,肖恩顿时明白过来,点点头继续向前走,洛络娅则是折身原路返回,离开了地牢。

    站在教堂深处的视线死角中,洛络娅布下静音结界,然后拂开了自己左臂的袖子,只见在她左臂上,三个菱形纹章串联着在她手腕绕了一圈,就像是纹身一般,而其中的一个菱形的纹章此刻正散发着淡淡的红色。

    低低念了一句魔文,洛络娅面前空间顿时如投入石子的水面漾开,直到波纹平静下来,一个虚幻的影子顿时出现在了洛络娅的面前:金色的头发,未语先笑的娇美面容。

    正是应该在魔族的凯瑟琳!

    一见到洛络娅,凯瑟琳脸上的焦虑终于掩盖不住,急声道:“陛下!有了恶念之主的消息了!”

    恶念之主?那个比亡魂之主还要沉默的家伙?洛络娅心中感到异样,道:“出什么事了?”

    也不怪洛络娅这样想,在魔族中,虽然四大主君与魔王齐名,但事实上对于魔王来说,那四大主君都不够看,这不仅仅是因为年龄的差距,更是因为那残酷的挑战制度所造成的实力差距。

    对于魔族的四大主君,只要能够找到他们,挑战他们,并且胜过他们——无论是伏击偷袭还是什么其他的办法——只要能够胜过他们,那么胜者就会继承失败者的所有力量。

    失败者化作灰烬,胜者冠上皇冕。

    但并不是每个胜利者都能够将继承的力量发扬光大的,甚至有很多继任者因为胜之不武,能够发挥的力量不足一二成,以至于成为主君没有多久就被其他的魔族给杀了,于是主君的人选也一直在变化。

    能够坐稳主君王座的,必定是有实力的;但并不是每一个有实力的魔族都能够成为主君。

    而那些魔族也并不是魔王,他们终究会衰老会死亡。于是他们开始隐藏自己的存在,销声匿迹。这么多年来,在洛络娅的印象中,除了一直沉睡、唯有圣战才会醒来的噩梦之主从未换过人;阴影之主事实上一直都在换来换去,任期最短的甚至只有一个小时。

    但除了这两位主君,亡魂之主和恶念之主却是明哲保身,多年都没有出现在人类或是魔族的视线中了,其中又以恶念之主藏得最深,所以洛络娅才打算将寻找亡魂之主的任务交给阴影之主,自己去寻找恶念之主,但……

    果然就像洛络娅想的那样,凯瑟琳道:“昨天下午恶念之主在人界西部小公国中被教会的暗行者发现,然后闯入教会的陷阱,被光明教会伏击,四小时前被抓住,押往了圣城。”

    洛络娅的心猛地一沉:“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因为……”凯瑟琳迟疑了一下,咬牙道,“因为我们潜伏在圣城附近的族人直到三分钟前发现了恶念之主的尸体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

    洛络娅一怔:“尸体?”作为主君,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教会杀死?更何况主君就算死亡只会化作灰烬,怎么会留下尸体?

    “是,是尸体!然后……他们发现,恶念之主的魔力被夺走了。”

    “而且夺走恶念之主魔力的不是魔族,是一个人类。”

    “她叫奥丽娜!”


 第41章 chapter。16

    洛络娅心事重重地撤掉了静音结界;转出死角;这才发现肖恩吉欧还有原本被关在牢房的一男一女正站在教堂的门口。

    此刻正是圣阿纳堡的上午,街道行人和商人的叫卖声、打铁声、军队训练的呼喝声远远传来;在耀眼的日光下;微风轻扬,吹开了肖恩身外的黑袍,露出了黑袍下雪白古老的刺客服,还有火红的饰带。

    他眯着眼,遥遥地向她露出微笑;但洛络娅却是想到方才的消息,心中微涩。

    她……该怎么开口?

    她该怎么告诉他;他的亲妹妹,曾经布莱恩的三小姐奥丽娜并没有死,更是在几分钟前生生夺走了恶念之主的力量,成为了世上唯一一个拥有魔族力量的人类?

    十多年前的奥丽娜究竟是被谁救走的?这些年来奥丽娜在做什么?为什么她能够夺走魔族的力量?为什么她要夺走恶念之主的力量?她究竟怀着什么样的目的又想要做什么……这一切的一切,洛络娅都无法预测,更不知道这究竟会导向怎样的结果。

    而更重要的是,奥丽娜是肖恩的妹妹。他们可以不姓布莱恩,因为他们只是布莱恩的养子与养女,但是他们都姓罗斯特,他们……是真正的亲人。

    眼看洛络娅站在原地,迟迟不动,肖恩心中微沉,大步走近洛络娅,道:“怎么了?”

    “肖恩……”洛络娅抿了抿唇,“我……”

    但是,这个消息真的要告诉肖恩吗?

    如果奥丽娜此次出现是带着对魔族的恶意,那么她又该怎么办?如果杀了奥丽娜,那么肖恩会怎么想?如果不杀她,肖恩一定会左右为难。如果干脆就在现在隐瞒一切,那么不管她采取什么举动,肖恩都不会知道,也不会……

    洛络娅迎上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沉默不语。

    肖恩直觉异样,但却没有开口追问,只是微微一笑,道:“我们回家吧。”

    肖恩转身想要离去,然后身形一顿,目光落在拉住他衣袖的手上,而后慢慢上移,对上了那双黑色的眼睛。

    “肖恩,”洛络娅轻叹一声,“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事?这就是她刚刚迟疑的原因吗?

    肖恩略微好奇地望向洛络娅,等待洛络娅的下文,但就在这时,他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正远远地向这边走来,而与此同时,洛络娅也感到无数属于教会的气息正在向这个教堂靠拢。

    “但不是现在!”

    肖恩和洛络娅对视了一眼,同时道:“先离开这里!”

    推开教堂的后门,五人依次离开教堂,跑进了教堂后的小巷。

    也正是托了这个教堂地处偏僻的福,在这一边,小巷弯弯绕绕,无数的岔道延伸开来,如果不是有天生对认路十分擅长的吉欧,恐怕洛络娅得放开魔力探索才能找出离开的方向,不过这样一来他们就不能低调地离开这里了。

    有惊无险地离开那个偏僻的城区,回到小阁楼的吉欧对着小阁楼内部赞叹不已,肖恩则是坐在了小桌的一侧,再强拉着洛络娅坐在另一侧,道:“好了,那么现在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洛络娅无奈地坐在一旁,听了一个算不得新鲜的故事。

    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村庄中,有这样一对小小的玩伴。他们青梅竹马,一同玩耍一同长大,直到有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他们被迫分离。如果只是这样,那么故事也就到此结束了,但是十年后,他们再度遇见了。

    那时候的他们都已经长大成|人,他们相知相许,但就在他准备求婚的那一天晚上,战争再度降临了。为了救他,她的左手小臂被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们依然被分开了。

    十年过去了,就在他几乎以为她已经死了的时候,他却再一次听到了她的消息,于是他再也按捺不住,私自行动。

    老实说,在这样动乱的人界中这个故事算不上新鲜,人界的各个地区各个角落都在发生着大同小异的故事,甚至洛络娅在作为人类时还曾经亲身经历过好几次。

    如果换成是洛络娅,那么无论他们有多么感人肺腑的理由,洛络娅都绝不会轻饶,毕竟她作为一界领袖,如果饶了这次,那谁又知道下次会不会有人以更感人的理由来殆误军机?她身上背负着的从来都不是一人的性命。

    但肖恩却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道:“下不为例。”

    所有人都怔住了。

    “而作为惩罚,”肖恩又继续道,“奈特,你不能再呆在暴风小队了。”

    名为奈特的男人先喜后惊,一张脸惨白,嘴唇颤抖想要说什么,但却又死死咬着牙不肯开口。

    “不过经过这件事,我发现奈特你追踪和收集信息的能力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肖恩就像是完全没有看到奈特苍白的脸色,微笑道,“那么从今天起,我任命你为圣阿纳地区的联络官,第三队也归你负责了。”

    作为总联络官的吉欧一怔,虽然意外但却没有反驳,毕竟能够在没有人手支援的情况下凭着寥寥几句话找到并潜入地区裁判所,奈特能力的确是毋容置疑。

    但……老大他还是太心软了。

    吉欧漠然看了奈特一眼,然后扭过头,漫不经心地望着窗外。

    不过这也没关系,反正他才是总联络官,无论这家伙以后出什么问题,他总是兜得住的。

    而奈特则在短短一分钟内经历了大悲大喜,此刻都有些站不稳了。

    虽然他离开了军团的核心位置,但他却又来到了另一个核心的位置,这代表着他并没有失去他所敬仰的首领的信任。他违抗了军令,在那样紧急的关头私自行动,他其实很清楚这样的罪名就算立即处死他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

    奈特将一直昏迷的女人放在地上,就算最绝望的时候也没有流泪的人此刻却红了眼,向肖恩单膝跪地,郑重道:“我一定不会再让您失望的!”

    就在这一刻,洛络娅看到了奈特身侧那个女人苍白的面容,不由得一怔,感到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