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游戏竞技 电子书 >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 >

第49部分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第4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不是他抛弃了我。”

    在听到伊蒂丝不可置信的质问后,克莱尔眼神微黯,但却微微抬起了下巴。直到现在,伊蒂丝终于再一次在克莱尔身上看到了她属于魔族公主的气势。

    “是我抛弃了他。”

    月色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乌云掩盖,夜色沉沉,风声骤起,隐隐的雷声从远方传来。

    伊蒂丝突然抬起头望向天空,而克莱尔的话还在继续。

    “我本来以为他是爱我的,但是直到一年前,我才发现他只是喜欢我而已。”

    克莱尔将手交叠在小腹前,侧过脸去。

    “他喜欢我,就像是喜欢一株花,一段诗歌,一件武器,又或者是一夜月光……他喜欢我,可是他不爱我。”

    克莱尔苦笑着,曾经知道这个真相时的悲愤、绝望和不甘,在此刻都像是风一样逝去,只有淡淡的遗憾和叹息。

    “他喜欢我,但是他不爱我……这样的人,我又怎么会接受他?我又怎么会留在他的身边?”

    听到克莱尔的解释,伊蒂丝总算稍稍平息了心中的怒火。

    可是伊蒂丝马上又注意到了最重要的一点:“那你怎么又会变成这样?”只是一段失败的爱情而已,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

    “为什么不回魔王宫?!”

    远方原本只是隐约的雷声终于轰然而下。

    白色的雷光照亮了黑色的夜空,也照亮了此刻克莱尔苍白的脸色。

    ——为什么不回魔王宫?

    这一刻,暴雨倾盆。

    ·

    就像是感到了什么,洛络娅抬起头,望向了遥远的人界。

    “为什么不带克莱尔回来?”

    洛络娅喃喃着重复奥丽娜的话。

    此刻,魔王宫空空荡荡,奥丽娜早已离去,只有洛络娅一人坐在那高高的王座上。

    “为什么不带克莱尔回来?”

    洛络娅轻声地诉说着这个从未告诉过任何人的答案。

    “因为她不会回来。”

    洛络娅怎么会不了解她自己的女儿呢?

    洛络娅怎么会不心疼她自己的女儿呢?

    可是她不能保护克莱尔一辈子。

    洛络娅闭上眼,想到在奥丽娜离去时她对奥丽娜说的最后一句话。

    ——奥丽娜,如果我有办法的话,那现在的你……还想要成为魔王吗?

 第57章 chapter。12

    十八年前,在曾经的亡魂之主尼克罗斯召唤出深渊恶魔的那一天;洛络娅从那个大战后的废墟找到的不仅仅是那遗留下的杂乱的气息和亡魂之主的资格印记;还有一个笔记。

    所谓的亡魂之主的资格印记,在那一天之前洛络娅从未见过,但是在看到它之后;洛络娅却第一眼就明白了那是什么:由灰暗的线条而构成的纹章;没有底座,也没有任何实体的介质;只是由带着死亡气息的灰色线条勾勒而成,浮在虚空。

    这不就是被众多魔族疯狂寻找的亡魂之主资格印记吗?

    只要能够被它承认,那么资格印记内所携带的庞大力量将彻底改造那个魔族的身体,传承自远古的力量和记忆也将印刻在那个魔族的灵魂;直到死亡。

    在那之前,洛络娅从没有见过主君在她面前死去,于是她竟然也不知道她是可以将这个印记掠夺过来的。

    虽然她自己无法使用,但是将印记交给她所信任的魔族,然后再在那个魔族死亡后回收……多么便捷的道具?!

    但洛络娅却并没有将这个印记奖赏给任何人,也没有过多地在意它,因为她已经找到了更重要的东西——来自尼克罗斯的笔记。

    在找到那个笔记后的某天,洛络娅翻开了它,然后洛络娅终于知道了那位在人类史中臭名昭彰、最后更是将自己变成巫妖的疯狂魔法师所寻求的究竟是什么——永生的资格,和翻手云覆手雨的能力。

    或者用更简单的话语来描述,那就是将她——魔王——取而代之的方法。

    而事实上,尼克罗斯也已经距离最后的答案十分接近了。

    可是最后的这一步,身为曾经知识量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支撑的人类尼克罗斯,或许穷尽一生都无法迈过,但对于洛络娅来说却只是打开了最后一扇门。

    她终于明白她要怎么做才能摆脱魔王这个身份了。

    这是她追寻了这么久的答案,但是在得知答案的这一天,她却没有想象中的欣喜若狂,而只有像是终于等到答案的如释重负。

    所谓的永生,对于一些人来说或许是奖赏,或许是寻找了一生的至高追求……但对于洛络娅来说,却并非如此。

    正因为生命是如此短暂,它才会如同怒放的花一般灿烂。

    只有当时间和死亡在身后步步紧逼时,人才会迫不及待地向前走,去看那些没看过的风景,去见那些没有见过的人,去做那些没有做过的事……就连死亡时的遗憾都美得那样惊心动魄。

    但是当这一切压力都不复存在,当你与时间共存时,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她曾经做过人类,做过普通的魔族,也做过魔王;她见证过无数王朝的兴衰,见证过无数种族的出现和消亡,也见证过世界的变迁……对于洛络娅来说,她看得比任何人都要多,她这一生也已经足够有意义了。

    已经可以离开了。

    但是现在却不是时候。

    眼前还剩下最后一段时间才能收局的名为“千年圣战”的棋局,还有肖恩需要她陪伴走过最后一段路。

    ——是啊,还有肖恩。

    洛络娅有些恍惚。

    时间毫不留情地走过,今年的肖恩已经是五十一岁了。

    作为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刺客和强者,可以与教廷的最终杀手锏圣子分庭抗礼的白色幽灵,但是洛络娅却知道肖恩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他的体内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魔力或是斗气。

    魔力和斗气可以延长人类的生命。对于到达圣子那个战力的人类来说,五十一岁几乎就相当于普通人类的少年期。

    但对于肖恩来说却并非如此。

    他体内有洛络娅都不明白的魔力构成,但那魔力构成却对肖恩的寿命没有丝毫帮助,甚至在默默损耗着他的生命。

    洛络娅无法明白这样的构成,也无法将它拔出,更无法……无法制止肖恩的死亡。

    是的,肖恩快死了。

    她是这么清楚地知道这件事。

    虽然时光的刻刀格外优容肖恩,让他看起来没有丝毫老态,甚至不知为何一直保持着巅峰时期的状态……但这一切都无法制止他迈向死亡的步伐。

    他快死了……而她呢?

    她自然会陪他。

    所以……

    “快点长大吧,克莱尔。”

    ·

    那天晚上暴雨如注,伊蒂丝和克莱尔终究是不欢而散。

    从那天以后,伊蒂丝一次次去酒馆,但却再也没有做过第一天那样将台上的克莱尔拉走的事了。而克莱尔也彷佛从来没有认出伊蒂丝那样,自顾自地在做她的舞娘,每天坦然自若地顶着一道道窥视的目光,从酒馆老板那儿领着微薄的薪水。

    伊蒂丝曾经问过克莱尔,为什么要做一个舞娘,而克莱尔的回答却是“除了舞娘,我还能做什么?”

    伊蒂丝被问住了。

    是的,除了舞娘,克莱尔还能做什么?

    当克莱尔离开那个男人的时候,她身无分文,甚至连用以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没有。她当然可以用她的魔力夺取贵族或大商人们的财富来使自己即使在人界也能过上富足的生活……但她却没有这么做。

    她选择做一个舞娘,因为她只能做一个舞娘。甚至如果不是克莱尔用魔力惩治了几个见色起意的恶棍,她就连舞娘都当不下去。

    但就算这样,在外人眼中,作为舞娘的克莱尔依然是那样卑贱、淫|秽、受人唾弃,尽管她什么都没有做。

    这个世界对于女性来说,一直都是这样苛刻。

    就算是人类世界的贵族小姐们,自她们出生起,她们的容貌、身世、婚姻都被放上了天平,用以衡量她们的价值。她们所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替家族找到一个优秀的联姻对象。

    在她们未婚时,她们是家族的附属;在她们成婚后,她们是丈夫的附属。她们的名字鲜为人所知,摆在台面上的只是“xxx的夫人”。而若她们想要外出自食其力,则必定会被所有人致以最严厉的苛责。

    更不用说那些平民或是孤儿的下场。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伊蒂丝不知道吗?

    不,她当然知道。

    她记得她的父亲曾向她兴致冲冲地描绘出一个美好的世界,她知道她的父亲肖恩在亚兰朵共和国曾花费了多少精力用以鼓励那些女人走出家门——但这一切都收效胜微。

    不仅仅是因为来自外界的压力,更是因为那些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生活的女人。

    ——当她们自己都没有拯救自己的想法,为什么还要管她们?

    在肖恩面对国内众多不但来自男人、更多的是来自女人的指责时,伊蒂丝曾经不忿地这样问过肖恩,但肖恩只是笑了笑,拍了拍她的头。

    伊蒂丝不明白人心,但她看到了世界。

    就连亚兰朵都是这样,更何况边境的蒙昧之地?

    伊蒂丝无言以对,只能一日日看着克莱尔这样下去,只盼她什么时候想明白,离开这个鬼地回到魔王宫。

    但在伊蒂丝来到亚兰朵西境战场的第四年,一直只保持着小部队交战的拉塔特帝国趁亚兰朵巡城之时派小队刺客突然闯入,成功刺杀曾经的皇家近卫队队长、现在的西部军主将艾克总督。

    那是焰河纪1384年二月的第八天。

    大战在即,伊蒂丝临危受命,要在三天内赶到千里之外的敦霍尔要塞主持局面。

    与她同行的,除了她的下属们,还有她的双生妹妹克莱尔。

    但他们怎么都没有料到的是,就在他们出发的第二天晚上,在敦霍尔要塞已经遥遥可见的那一天,她们却遭到了意外的人的狙击。

    ——曾经的亡魂之主,尼克罗斯。

    这时,离尼克罗斯上一次对伊蒂丝的袭击,恰好十九年整。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卷可能写不到二十五章了,大概十五或者最多二十就要结束了正文了_(:3∠)_

    这真是个悲伤的消息……sosad【点蜡

    

    明月晚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1019:00:31

    蟹蟹~么么哒~(≧▽≦)/~

 第58章 chapter。13

    一切都发生得那样猝不及防。

    上一刻,克莱尔还在帐篷里做最后的休整;下一刻;伊蒂丝的近卫队之一就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

    “不好了二殿下!”那近卫队员惊慌地看着克莱尔;结结巴巴道,“大殿下她……她不见了!”

    克莱尔的表情凝在了脸上。

    什么叫做不见了?

    克莱尔将魔力放开;如同潮水覆盖了周围千米的地方;但丝毫没有寻觅到伊蒂丝的踪迹;唯有残留在不远处小溪旁亡魂与空间的气息。

    而那里;正是伊蒂丝气息消失的地方!

    在大陆上;能够自由行走的亡魂或魔法师并不多见;而能够在具备亡魂气息的同时也具备空间气息的更是少之又少;只除了一个人——曾经的亡魂之主;尼克罗斯!

    克莱尔的心瞬间坠入冰窖。

    怎么办?

    克莱尔走出帐篷,却愕然发现所有的卫兵和近卫队员们都围在了她的帐篷外,用或忐忑或期冀的目光望着她。

    克莱尔感到她的心跳有一瞬间的停滞:这是她这二十年来,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境况,这也是她这二十年来,第一次感到有人将信仰交握于她的手中。

    虽然这些人真正信仰的并不是因为她,而是她的父亲,甚至是她的姐姐,而后再在他们都不在的情况下将这样的情绪托付在她的身上,但克莱尔依然感到了如同山岳般的沉重。

    这是克莱尔第一次这样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做“责任”。

    怎么办?

    克莱尔缓缓环顾四周,这些士兵们没有催促她,甚至没有发出一言,但他们的眼中都在向克莱尔传递着同一种情绪——怎么办?

    怎么办?

    她又能怎么办?

    克莱尔感到自己藏在袖子下的手有些颤抖。她想要逃跑,她想要避开这些人的目光,她想要告诉他们她承担不了这样的重压和目光。

    但是最后克莱尔只是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轻描淡写地说道:“不用在意,大家行军很累了,今晚好好休息。”

    “明天早上,伊蒂丝一定能够回来!”

    ·

    当洛络娅找到肖恩的时候,他正顶着一个青紫的眼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