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游戏竞技 电子书 >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 >

第52部分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第5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样的天价让当时的刺客和佣兵们沸腾起来,前赴后继的涌入霍纳市,虽然他们都被王室近卫队拦下,但还是给霍纳市的秩序造成了不小的负担,于是布莱恩二世在烦不胜烦的情况下,建立了这座旋转吊桥,一到夜间就会收起,让无数想要夜间行动浑水摸鱼的刺客们望之兴叹……”

    “……好了,通过吊桥,现在我们走向的地方是霍纳市的内城,也就是亚兰朵的王宫所在。大家的运气十分不错,今天恰好是亚兰朵王宫开放日,所有人都可以凭有效身份证件进去参观,请大家现在下车排好队,一个个进入……”

    长长的巴士穿过旋转吊桥,停在了高大的宫门面前。

    穿着清凉的旅客挂着或兴奋或好奇的笑容从巴士下来,在宫门前排起了长队。而在这些人中,一个身着天蓝色长裙,带着宽檐遮阳帽的少女从车上下来,银色的长发披在肩上,如同月光。

    她遥遥望着那被时光侵蚀的宫门,伫立良久,却又突然转身离去。

    她走过长长的旋转吊桥,踏上了索菲大道,而市中心那巨大的电视屏上则播放着时事新闻。

    “……在金火熔炉的边境,以极端反魔族而著称的组织拉塔菲尔近日再度公开宣扬‘消灭魔族’的反|动言论。两天前,拉塔菲尔的据点发生了连环爆炸,三小时前,以极端反|人类而著称的组织卢比卡的首领公开宣称对此事负责……”

    “……近日有一小队不法分子在魔界边境活跃,杀害过路的旅人。魔族对外代言人公开呼吁,如果有想去魔界参观的游客,为了安全起见,请遵守规则,使用官方传送阵……”

    “……三月前,考古学家在霍纳市外某一小镇中发现距今两千多年、初步判定应该是布莱恩一世时期建造的密室。目前密室仍在逐步开发中,据著名的考古学家菲特先生所说,这个密室有可能揭开布莱恩一世那位神秘皇妃的身份之谜……”

    “……随着古亚兰朵遗迹逐步开发,布莱恩一世的手记逐步被发现,近日来网络上开始掀起一股‘穿越’热潮,而关于布莱恩一世的电视剧也越发受到民众的追捧,甚至有部分学生试图通过各种方式穿越。在此,广大家长与教育人士呼吁,限制未成年人观看网络小说的权限。目前这项提案正在议院讨论中,相信不日能够得到答案……”

    “……”

    蓝裙少女收回目光,沿着人行道继续向前走着。

    在她的周身,无数外观各异的魔源车停停走走,甚至偶尔能见到不顾城市禁令,令魔源车在城市悬空,大笑着飙车的不良少年们——当然他们很快就被值守的警力人员用魔力或圣力打落,没收魔源车并拿到一张十天有效期的“禁路令”。

    除了魔源车这最为显著的变化外,第二明显的变化,大概就是魔网了。

    一千多年前,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元素暴乱后,原本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够感应到的魔法网路开始陆续被普通人们所感应到。虽然依然无法使用掌控在极少数人手中的魔法,但是连接上魔法网路已经不再是难事。而基于这一点,七百年前,一个天纵奇才的学者提出了以魔法网路为基础,为人们提供畅通全球的通讯与交流的畅想。二百年前,这个想法化作现实。

    而除了这两点之外,更多更多蓝裙少女所说不出的变化正在这个世界实现,一些从未想过并从不敢想象的事正作为天经地义的事而存在。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但是在这个新的世界里,蓝裙少女却并没有过多驻留,而是走向了城市的另一端。

    随着道路逐渐变得宁静,稚嫩的读书声或是严肃的教书声则开始清晰起来。

    她走过了大半个城市,在走入树荫下后,摘下了自己的遮阳帽,露出了一张惊艳的面容和绯红的双眼。

    经过她身旁的路人都惊诧地看着她,然后露出了善意的笑容。一些路过的年轻人甚至吹起了口哨,纷纷上前搭讪,却又尽数被少女婉拒。

    终于,她停在了一座国立学校的围墙之外,距离她最近的一间教室则传来了老师温和的声音。

    “……今天我们要学的,是从焰河纪1134年到焰河纪1362年,被称作‘黑色纪年’的年代。但与此同时,无数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英雄和学者也在这个年代出生,而其中最为耀眼的一个历史人物,就是……”

    “肖恩·布莱恩嘛~!我们都知道啦!!”

    教室里善意地哄笑起来,那声音温和的老师却也不生气,而是继续道:“是的,而除了肖恩·布莱恩之外,还有一个与他齐名的人物,那就是——”

    “尤兰德!!”

    “圣子阁下!”

    “圣子阁下我的嫁~(≧▽≦)/~”

    教室里再度乱了起来,老师无奈的声音响了起来,道:“安静……请大家安静一下……”

    蓝裙少女向前两步,但却又像是听到了什么,停下脚步,微微侧耳。

    在高大的围墙后,细微的窸窣声逐渐靠近。

    “关于尤兰德的记载,现今的教廷内资料保存完好,如果大家想的话,也可以去教廷总部观阅,每一周的一、四、七都是教廷开放日,有兴趣的同学不要错过。”

    “而相比在当时声誉如日中天的尤兰德,布莱恩一世在史上的记载倒是颇为有趣。在早期,布莱恩一世曾经做过王室刺客,更有‘白色幽灵’之称。而在当时,刺客是一个声名狼藉的职业,所有很多人都十分好奇,布莱恩一世当初究竟是怎么建国的。”

    “关于那段时间的历史记载十分模糊,更不说一些资料相互矛盾,所以布莱恩一世被称作历史上最神秘的开国帝王。”

    “他身上的谜团很多,而最广为人知的,则是他的那位‘神秘皇妃’。”

    终于,窸窣声在围墙的一端停下。

    空气中寂静了一会儿,然后,一个黑发少年的身影嘿咻嘿咻地翻上墙来。

    似乎完全没有料到墙后竟然会有人,黑发少年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围墙下仰头看他的少女。

    ——呃……这个……

    “根据当年布莱恩一世亲信的一些手记来看,绝大部分人一生都没有真切地见过这位皇妃一面,甚至连这位皇妃的来历也是众说纷纭……有人甚至猜测是否这位皇妃太过丑陋,所以不肯见人,不过,在布莱恩一世在世时最为器重的联络长官吉欧的回忆录中,虽然他对这位皇妃讳莫如深,但他也曾经提过,布莱恩一世的皇妃曾经有过‘举世明珠’的称呼……但翻遍历史,真正得到过‘举世明珠’之称的,是距那时足有五百年时间的一位小国王室公主。五百年前的小国公主,和五百年后开国帝王的皇妃,她们之间又有什么联系?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位神秘皇妃的身份变得越发扑朔迷离起来……”

    呆在墙头的少年看着墙下的少女,一向自诩堪比城墙厚的脸不知不觉红了起来,眼神飘忽。

    “那个……我,呃……我不是在逃课……”

    少女眨了眨眼,向着那个黑发少年嫣然一笑。

    少年的脸更红了。

    “……三个月前,考古学家发现了布莱恩一世的密室。一小时前,根据最新消息,他们已经找到了布莱恩一世的笔记,随之发现的,是布莱恩一世留给他的皇妃的信笺——或者说是历史上最早的、也是最简短的情书。在那封信笺上写着——”

    少年挠了挠头,摸下围墙,不知道做了什么,过了一会儿又再一次跳了上来。

    他略带脸红地笑着,眼睛亮晶晶地将刚折下的玫瑰递给了围墙下的少女。

    少女看着少年手中的玫瑰,怔立良久,绯色的眼睛轻轻弯了起来,眼中却像是隐隐有着水光。

    她接过了那支玫瑰,向他温柔地笑着。

    “我叫肖恩,你呢?”

    “我是……洛络娅。”

    围墙内的声音慢慢淡去。

    “——纵世事变幻,然我对你爱永存。”

    纵世事变幻,然我对你爱永存。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

    8^3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8…1616:32:03

    8^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1616:32:21

    8^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1616:32:46

    太感谢妹纸啦~么么哒~!

    

    以下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枪毙掉的初始版文案:

    ***

    大陆上曾经流传一个传说:当天空陷入黑暗,人们在魔王的阴影下瑟瑟发抖时,会有勇者挺身而出,驱散黑暗,打倒魔王。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我和他是敌人,是朋友,也是爱人。我曾以为除了他之外,我的眼里再也不会见到他人,我也曾以为我将与他世世纠缠下去……直到那个人的出现。

    他被称作——救世之人。

    …

    谁都没有想到,曾经声名狼藉的布莱恩次子,会是救世之人。

    千百年后,当人们追逐着救世主的足迹来到密室,翻开那本尘封千百年的笔记,一笺玫瑰信笺从书扉掉落,余香依旧。

    ——纵世事变幻,然我对你爱永存。

    ***

    hhhhh

    反正不管怎么样,正文在这里完结啦~(≧▽≦)/~

    明天开始更番外~

    这是作者君的专栏~!

 第61章 番外:孤的先驱者

    【1】

    “如果当时我能够认识到;我所作的事已经完成了;那一条并不长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如果当时我能够明白;我所看重的并非是力量和权势;我的生命中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需要我去守护……那么结果会不会不同?”

    ·

    冷;好冷,无边无际的冷。

    只有酒……只有酒能够让他暖和起来。

    “酒……”

    像是从噩梦中猛地惊醒。他茫然睁开眼;却又像是什么都看不见,踉踉跄跄地从湿冷的地上爬起来。比流浪者更肮脏的衣服挂在他的身上,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隔着老远都嗅到一股冲天的酒味。若不是这里是雪山中;想来这个男人早就臭不可闻了。

    原本在酒馆中擦着酒杯的酒保愕然看着男人;皱眉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酒……”男人喃喃着,浑浊的目光慢慢移向了酒保,“我要酒……”

    那酒保轻蔑地冷嗤一声:“我说啊,你怎么说也曾经是一个能够猎捕魔兽的人啊,现在落到这个地步,难道你就没有一丝羞愧吗?”

    男人恍若未闻,粗糙干裂的手伸向了酒瓶。

    “喂!别人说话的时候要安静地听知道吗?”眼见自己方才的话被无视了个底,酒保恼羞成怒地站起来,伸手把那男人粗鲁地推开,“像你这种人也注定就是低层的爬虫了!只是一个女人而已,算个屁!叫我说,你老婆也不怎么样,竟然看得上你这种人,我看她也就——”

    “嘭!”

    一声巨响,那男人猛地抬起头,原本伸向酒瓶的手按在吧台上,那张酒保曾以为再坚硬不过的吧台就在那男人的手下轰然碎裂,化作一地碎木。

    酒保浑身一颤,颤巍巍地滑坐在地。他感到那双凝视着他的眼睛,此刻就像是来自野兽的残忍注视,好像下一刻就会扑上来,咬断他的喉咙。

    “不要侮辱她。”

    那个男人看着他,嘶哑的声音就像是漏气的风箱,说出了这么多天来唯一一句除了“酒”之外的话语。

    “你不配。”

    男人转头离开了酒馆,但离开酒馆后,他却又茫然了。

    此时此刻……他又能够去哪里?

    他茫然地注视着虚空,好像在向前走着,又好像并没有。

    风雪又扬了起来,扑打在他身上,拖住了他的脚步。

    冷。

    好冷。

    冷到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他的眼前越来越黑,也不知道是因为天空暗了下来,还是因为他的眼睛阖上了。

    但等到天空再度亮起来的时候,他发现他躺在厚厚的雪地上,小镇寂静如同死地,只有漫天的大雪洋洋洒洒地落下,落在他的眼中。

    好美啊。

    据说在人临死前,会见到世界在他面前露出最美的那一面。

    那现在的他……是要死了吗?

    他看到银红的尖月悬于高空,大雪如絮。

    他伸出手,却什么都抓不到。

    “父亲……母亲……”

    ‘今晚月色很美……’

    “大哥……奥丽娜……”

    ‘那个……我是说……’

    “洛络娅……”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洛络娅……”

    一声低笑,如同哽咽。

    【2】

    “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