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游戏竞技 电子书 >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 >

第7部分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第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是亚顿王城的地牢,关押的都是将要处死的犯人……至于为什么会到这里?哼,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会到这里?!”

    “地牢?不可能!”肖恩少爷大惊,“为什么我会在地牢?!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啊!!”他不满地摇动着铁牢的栏杆,但却没有再得到回答,只有地牢上方一声远远的“安静”。

    肖恩少爷沉默下来,似乎是明白这样喊叫也只是徒劳。

    他开始在他的牢房来回移动,用手触摸着身下铺满烂草的地面,不一会儿就从层层烂草下摸出了一块略显尖锐的石块。

    他沉吟了一会儿,然后略显沮丧地摇头,嘀咕道:“不行……太宽了……”

    洛络娅茫然地“看”着肖恩少爷,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但肖恩少爷虽然说“不行”,但他依然将石块留了下来,然后继续耐心地寻找着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洛络娅看到他脸上开始浮现出焦虑和不耐,但他依然按捺下焦虑,继续找着。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洛络娅看到他长长地吐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欣喜。

    “找到了。”

    他从厚厚的烂草下抽|出一条细细的铁丝。尽管它已经破烂不堪,但肖恩少爷却是如获至宝,眼中闪闪发亮,洋洋自得道:“看!想要什么就能拿到什么……我果然是个天才!”

    就算到了这个时候竟然也不忘了自夸。

    洛络娅几乎要被这个总是自卖自夸的肖恩少爷气笑了。

    然后,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

    洛络娅看着肖恩少爷灵巧地用手中的铁丝撬开了那把重重的大锁,然后悄无声息地敲晕了一个巡逻的卫兵,将自己的衣服同卫兵的衣服替换,而后拉低帽子,安静地向地牢的另一头走了出去。在街道的尽头,他回过头,凝望着那个“戒备森严”的地牢,翘起了唇角。

    “不过如此。”

    他说着,轻快地转过街角,踏上了一条人迹稀少的小巷,一边走一边将自己身上的卫兵上衣脱下扔在地面,最后,他不紧不慢地将自己的卫兵帽摘下,随意地扔过高墙。此刻,这条小巷也已经走到尽头。

    于是他从小巷走出,步入阳光之下。

    金色的日光投在他俊朗的面容上,他向着太阳露出微笑,又变成了那个挂着玩世不恭的笑意的贵族肖恩,唯一的区别也只是少了一件华丽的外套。

    洛络娅“看”这这一切,唇角不知不觉地扬了起来。

    看,这就是她一直注视着的肖恩少爷。

    这样耀眼得让人移不开眼。

    或许是她大惊小怪了。

    她注视着的人,怎么会连逃脱地牢的手段都没有呢?

    直到此刻,洛络娅的理智终于回笼,开始思考这一整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肖恩少爷会突然被抓住呢?

    而且没有任何预兆,在这之前也没有任何人知道……这并不合常理不是吗?肖恩少爷是个贵族,贵族是不可能被随意抓捕的!

    洛络娅心中开始忐忑起来,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

    ——布莱恩家族!

    洛络娅瞬间回过神来,一阵心悸。

    是的!这不是针对肖恩少爷的,而是针对……整个布莱恩家族!!

    一直跪坐在地的洛络娅猛地站起来,但却脚下一软摔倒在地。直到这时,洛络娅才发现,她竟然已经注视了肖恩少爷这样久的时间。

    来不及想自己这样的举动究竟意味着什么,洛络娅踉跄着站起来,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量和毅力支撑着她跑过了两条街,一把抓住了正在街头漫不经心走着的肖恩少爷,道:“快……肖恩……少爷……”

    洛络娅喘着气:“快去看夫人还有小姐!”

    “什么?”

    肖恩少爷一惊,转身想要回到布莱恩家。

    但就是这一转身,却让他彻底地愣在原地。

    洛络娅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火光冲天。

    ——那是布莱恩家的方向。

    接下来的一切,都像是一个噩梦一般。

    洛络娅已经不记得是怎样回到布莱恩家的,也不知道身旁那悲凉的哀嚎究竟是发自何人,她只是呆呆地站在大门外,看着这冲天的火光。

    ‘你怎么在哭呢?洛络娅。’阳光透过窗棂,她扭过头,看到布莱恩夫人站在门口,向她招了招手,‘划破手了吗?没关系的,只是小伤口,我们的洛络娅是个坚强的孩子,不要哭哦,哭了小络娅的脸就不漂亮啦……呵呵,逗你的,我们的小络娅是最漂亮、最漂亮的孩子了……’

    ‘真的吗夫人?可是为什么我却没有父亲和母亲呢?他们都说我是被诅咒的孩子,是真的吗?’

    ‘当然不是!你是……你的父母,他们一定是非常、非常疼爱小络娅的,只是……只是因为……不得已的理由,所以才会将你放在荒野、放在我的必经之路上,让我能第一眼就看见小络娅……他们是爱你的……他们一定是……很爱很爱你的……’

    ‘喂!我说你!!’在夏日的小溪边,她瞧见碧眼的少女不满地跺脚,撅起了嘴,‘快来!不要磨蹭了!给我抓一条鱼……什么?你不会水?啊啊笨死了!我去抓……你笑什么?不许笑!不许告诉母亲!不许……算了谅你不敢,来给我拿着衣服!’

    ‘可是小姐,万一你滑倒了……’

    ‘闭嘴啦!不许咒……啊——!’

    ‘小心!’

    ‘……你……哼!谁让你来拉我的!可不是我害你被伤到腿的,记住了吗?哼……反正……反正我是不会道歉的!这些天也不用你来忙前忙后了,免得以后变成瘸子看的人心烦,记住了吗?!’

    “夫人……小姐……”

    洛络娅喃喃着,眼前开始模糊。她看到剧烈的火光直冲天际,在昏黄的天色下就像是恶魔一般大笑着。

    “不可能……”

    “这不可能的……”

    洛络娅将目光投向不知道何时站在一旁的朱莉小姐,祈求地看着她,希望从她口中得到否定的答案。

    但朱莉小姐回避了她的目光。

    “这不可能!!!!”

    洛络娅大声哭喊起来,想要冲进早已摇摇欲坠的布莱恩家,但却被朱莉小姐死死拉住。

    “冷静点!”朱莉抱着洛络娅的肩膀,大声道,“已经没有办法了,在我来的时候,布莱恩夫人已经……已经……”

    “她有话对你说,难道你不想听吗?!”

    洛络娅肩膀一颤,安静了下来。

    “她说,不要复仇,不要回格拉格,不要再找布莱恩家的任何一个人……要好好地活下去。”

    ‘就算很痛苦……’

    ‘也不能放弃……因为你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孩子……你是我最爱的小络娅……’

    布莱恩夫人的声音彷佛就在耳畔,洛络娅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哭什么呢?”不知道过了多久,洛络娅听到有人这样说着,“就算你哭了,他们也不会活过来。”

    洛络娅望了过去。

    她看到肖恩少爷笑了起来,摇曳的火光照在他的面容上,却印出了泪痕。

    在这一刻,她感到刻在肖恩少爷灵魂中的火焰似乎熄灭了,又似乎燃烧得更加地炽烈,几乎要将她的眼睛灼伤。

    他没有再迟疑,转身离去。

    “你要去哪儿?”洛络娅慌忙拉住他的衣角,哽咽道,“你想要做什么?”

    “格拉格。”她听到肖恩少爷用她从未见过的冷淡口吻说道,“去做我该做的事。”

    “你疯了吗?!”朱莉小姐厉声呵斥,“布莱恩的通缉令上午贴满了王城,下午王城的布莱恩家就被一把火烧掉了……你难道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现在还想去格拉格,难道是想……”

    “我的父亲和大哥在那里。”肖恩少爷打断了朱莉小姐的话,没有回头,“我没能救下我的母亲……我不能再让我的父亲和大哥置身危险中。”

    “我是肖恩·布莱恩。”

    他扯出了袖子,大步向前走,没有回头。

    “如果这就是我的命运……那我不会躲避它,”

    “但这跟洛络娅没有关系。朱莉……”

    他轻声说着:

    “洛络娅她……就拜托你了。”

    洛络娅望着那个依然显出少年模样的单薄背影一点点消失,直到彻底消失在模糊的夕阳中,终于感到眼中有什么东西再一次涌了出来。

 第9章 chapter。9

    大雨一连下了五天,而在第六天的时候,王城终于出现了一个难得的好天气。

    在这一天的清晨,洛络娅听到街道上喧哗的声音,就像是发生了什么庆典一般。她推开窗户,从阁楼上往下看去,但依稀只能看到高墙外人们欢欣鼓舞的面容。

    发生了什么事吗?

    洛络娅这样想着,心中却依然惴惴不安。

    肖恩少爷……已经离开了五天了。

    他现在怎么样了?是到了格拉格了,还是依然在路上?那些针对布莱恩家族的人是否还在追缉他?他……

    还好吗?

    洛络娅出神地凝望着天空,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痛恨自己的无力。

    她曾经偷偷测试过自己的天赋,就像那些贵族小姐们一样。但事实上,不管是骑士还是魔法,都没有一丝一毫地眷顾过她。

    “这没有关系的。”

    她记得那个时候她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反正我也只是一个女仆而已。”

    是的,力量又有什么用呢?

    如果不是强大到无人敢犯、足以改变命运的力量,那也只不过是徒增烦恼和不甘,还不如不要。毕竟,她有布莱恩家的庇佑不是吗?虽然只不过是个女仆,但是布莱恩上下待她还有哪里不好呢?她还有哪里不满足呢?

    就这样下去吧。

    在布莱恩家族的庇佑下长大,然后找一个安分老实的平民结婚,生个孩子,平平安安、毫无波澜地过一辈子……有什么不好呢?

    ——不好,哪里都不好!

    如果她有力量的话……如果她有足够强大到震慑那些人的力量的话,布莱恩夫人他们……也就不用死了不是吗?!

    为什么她这么软弱?为什么她这么安于现状?

    为什么……她没有办法去守护那些对她来说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

    窗外阳光明媚,但洛络娅却觉得坠入了无底的深渊,黑暗与阴冷如影随形。

    洛络娅哽咽了一声,这才发现自己脸上不知不觉中爬满了泪痕。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洛络娅一惊,连忙擦去脸上的泪痕,待到敲门声响起,洛络娅才轻声道:“请进。”

    来的人是朱莉小姐,她手上捧着食盒。明明是在她家中,她却像是做贼一般悄悄地溜了进来。而这都是因为她对洛络娅的收留。

    在这个满城都贴满了布莱恩家通缉令的时候,尽管她只不过是布莱恩家的女仆,但若真被人发现了也的确会对朱莉小姐造成困扰。

    可是朱莉小姐依然收留了她。

    朱莉小姐并没有收留她的必要,但是朱莉小姐却依然对她伸出了援手。

    洛络娅满心愧疚地上前接过了朱莉小姐手中的食盒,小声道:“真是太麻烦您了,朱莉小姐,其实我可以……”

    “嘘!”朱莉小姐打断了洛络娅的话,“不要总是这么见外嘛!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洛络娅一怔:“可是……可是我只是……”

    “诶呀……小络娅总是这么客气!”朱莉小姐伸手揉了揉洛络娅的头发,“不过也很可爱就是了。”

    朱莉小姐笑着调笑了洛络娅几句,然后很快地离开了,看神色似乎有些莫名的焦虑。在离开前,她回头望了洛络娅一眼,轻声道:“小络娅……今天……”

    洛络娅道:“什么?”

    “不。”朱莉小姐很快摇头,“没什么。”

    洛络娅站在阁楼上,望着朱莉小姐离去的背影,满心茫然。

    但很快,她就明白朱莉小姐想说的究竟是什么了。

    在这一天的傍晚,洛络娅再一次被喧哗声唤到了窗前。

    她推开窗,极目望去,却也只能见到人们脸上愤怒和兴奋交织着的奇怪的表情。

    洛络娅茫然,有些发怔的目光无意识地追逐着一个人的身影,直到他爬上高塔,站立在王城的最高点如同鹰一般向下俯视时,才突然惊醒过来。

    她是……她“看”到了?

    不是通过天空的黑鹰,而是真的“看”到了?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而后向窗外望去,想要再度“看”到方才的一切,但却怎么也无法再像方才那样“看”到一切。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洛络娅再一次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