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如果我说no >

第27部分

如果我说no-第27部分

小说: 如果我说no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简济宁泪光闪烁,心口锐痛不可抵挡。似乎是怕Stanley看到自己失态,他猛转过头去,低声道:“我习惯了。”
  “难道以前我们聚会的时候你跟我们说,七部,就像你的孩子一样;做金融投资,是你的梦想。这些话都是假的了?”
  “那么今天我再告诉你一句,”简济宁低下头拭干眼泪,转头望着Stanley静静地说道,“其实梦想对我来说,是一件挺奢侈的事。”
  Stanley对他失望透顶,愤然道:“简济宁,你心性软弱,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你自己咎由自取!”
  “是,与人无攸。将来,即便我再怎么狼狈落魄,Stanley你也不必出手相助,因为,根本就不值得。”说这句话的时候,简济宁奇异地没有痛苦,仿佛是在无比冷静地看着自己不停向下坠落,有一种罪恶的快意。
  Stanley再无话可说,只走回到办公桌旁问:“那么,要照顾好七部这么多人,把他们一个不少地带到新公司重新开始,我要怎么开始,简先生?”
  
  三更半夜接到扰人清梦的电话的,不仅仅是Stanley,还有单竟深。
  “……喂……”单竟深闭着眼将手机贴到耳边,把濒死的声音传过去。
  “大哥,我记得我一早就提醒过你,不要插手简家兄弟争产官司。”电话那头是单竟深的亲弟弟单竟辉一贯冷淡的声音。
  “竟辉?”单竟深猛地睁开眼,打开灯拿过床头的电子钟看了一眼,“有没有搞错?半夜3点,你跟我说这个?”
  单竟辉在电话那头翻了个白眼,哼着声道:“要不是有人先扰我清梦,我也没这么好兴致半夜跟你联络兄弟感情!总之,你收拾好东西,我明天来接你回家!”
  “什么?为什么?事情都摆平了,不用了吧?”单竟深可不愿意现在放弃,很快他就可以调出七部正式着手调查简氏的帐目跟言言的死是不是有关系。临门一脚,怎么能善罢甘休。
  “事情都摆平了?”单竟辉拍着自己的额头道,“大哥,今天晚上简氏大地震,你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地震?”单竟深的确什么都不知道。
  单竟辉无力地叹了口气,忍着气解释道:“你以为已经摆平的那件事,简济宁改口了。明天,简耀东就会在会议上宣布把财务七部拆分出去成立新公司,老板是简济英。你在简氏为了简济宁跟简济英作对,现在简济宁自己倒戈,你已经山穷水尽。简济英容不下你,简耀东也不想你插手简氏其他产业,所以,你这个执行董事可以收拾包袱回家了!”
  “什么?”单竟深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怎么会这样?”
  单竟辉有些受不了地把电话拿远,隔了几秒确定单竟深吼完了才又说道,“我早告诉过你,简济宁是标准的太子党。你居然支持简济宁反他大哥,你吃错药了?”
  “等等等等!”单竟深有些接受不了地抬起手,仿佛是要阻止电话那头的单竟辉继续把话说下去,“竟辉,这件事我一定要弄清楚。我先找简济宁,然后再给你电话,就这样。拜拜!”
  听到电话断线时发出的“嘟嘟”声,单竟辉到没什么脾气,反正已是既成事实,他只要记得明天去简氏把大哥风风光光地接回来就是了。
  一挂断电话,单竟深就去隔壁房间找简济宁。“济宁,你睡了么?济宁?”扭开房门,简济宁的床上空无一人,被子都是冷的,显然已经走了很久。单竟深想了想,又拿起电话,拨到简济宁的手机。
  简济宁不在自己办公室,他在简氏最高层,38层的天台上。一个人,坐在天台的围栏上,看着外面的灯红酒绿。送走Stanley,他几次想打电话给单竟深交代这件事,却怎么都提不起勇气。现在好了,不用他再挣扎,单竟深自己主动打电话过来了。直到他把手机捏地发烫,电话铃声始终没有停止。简济宁终于摁下了通话键。
  “济宁,你在哪里?”电话一接通,单竟深焦躁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竟深,对不起……”简济宁艰难地开口。
  单竟深本来有很多问题想问,但听到简济宁这句“对不起”,他知道,什么都不用问了。本该发火的,处心积虑这么久,努力争取了这么久,明明就差一步,应该发火的,可单竟深却竟然是无比地平静。“你真的答应你大哥,把七部让给他了?”
  “对不起。”
  “究竟出了什么事?”单竟深努力地吸气再吸气,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你告诉我,我们一起解决。”
  “对不起,对不起……”简济宁却只会说这一句了。这件事谁也帮不了他,除非谢适言死而复生。
  “你现在在哪?我马上来找你!济宁,喂喂……”电话挂断了。
  单竟深再拨电话过去,那边已经是盲音。忍着气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单竟深终是压不住火,狠狠地把手机砸在了墙上。“懦弱无能!烂泥扶不上墙!”他用力踹了房门一脚,暴吼了出来。
  已经挂断电话的简济宁自然没有听到单竟深说了什么,即便听到了也只会觉得他说得太客气。捉着电话的手已经汗湿,简济宁无意识地松开五指,那只手机立即从他掌心里滑了出来,以一种决绝的姿态从38层高的上空直坠街面,四分五裂。
  认识谢适言是四年前,他来应聘简氏初级会计的工作。以他夜大的学历本来是不符合要求的,但不知为什么,跟着公司人事来看人的简济宁一看到他那种不顾一切也要成功的眼神就被震住了。那种眼神太像他当年在英国求学时的背水一战,同病相怜,简济宁开口录用了他。一年多的时间,简济宁悉心教导他栽培他,把他当自己最好的朋友毫不设防。他说要用钱,他问都不问一声,就把自己多年的积蓄全拿了出来交给他,到最后连自己的心都搭了进去。简济宁自问没有一点对不起谢适言,可他得到了什么样的回报?如果没有谢适言,简济宁永远都不会知道其实他自己是喜欢男人的;如果没有谢适言,简氏的帐目不会泄露出去连累他在财务部待了六年都动弹不了;如果没有谢适言,他不会这样被大哥拿着把柄不断要挟!谢适言简直就是他命中的克星,把他整个的人生摧毁殆尽。“谢适言!谢适言!”简济宁忽然站起身,对着一片黯淡的虚空大声喊了起来。然后,无助地蹲下身抱住自己失声痛哭。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完结上半部,其他没什么好说了。




最后的谢幕曲

  简氏常例行政会议,每两个星期的星期一召开一次。这次人到地特别齐,还在放大假的简济宁也早早地坐在了会议室里。
  10点,会议正式召开。简耀东坐在主席位上,习惯性地环视了整间会议室一圈,清清喉咙道:“在开会之前,有几件事要宣布一下。第一,我们的执行董事单竟深单先生,实习期满,前几天我们的合作伙伴启远主席单竟辉亲自打电话来向我要人。竟深,打虎亲兄弟,看来伯父再怎么舍不得,也不得不放你走了哦!”
  单竟深微笑着欠了欠身,推辞道:“伯父你说笑了。”
  听大老板一上来就说了这么一段客套话,气氛也轻松了。大家都三三两两地向单竟深倾吐着离别之情,不舍之意。却是一直安静地坐着的简济宁听到这消息猛地站了起来,带倒了椅子也一无所知,惨白着脸只这么直直地看着单竟深。
  简家二公子这次的动静实在太大,所有人都给他吓到了。整间会议室里忽然鸦雀无声。“济宁,坐下!”简耀东皱着眉呵斥简济宁。
  简济宁充耳不闻,仍是一动不动地站着。他就这么死死地瞪着单竟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简济宁!我让你坐下!”简耀东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音色一下子变得冷冽无比。
  Philip见简济宁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也知道是怎么都不可能让他把他爹地的话给听进去了。于是,站起身绕到简济宁的身后,替他扶起椅子,把人摁了回去。“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济宁。”他轻声提点他。然后又笑着抬头招呼单竟深,“看你的人缘多好?要我们的简二少认可说好的员工,整间简氏都不多了!连我,都不知道算不算是呢……”
  有Philip这么一插科打诨,气氛果然又活跃了,简耀东适时地公布了第二条消息。“这第二件事嘛,财务部总监简济宁从今天起取消休假,升为公司运营总监,办公室搬到37楼。”
  简耀东的话音才落地,还没等其他与会成员说恭喜,又轮到单竟深呼地站了起来,深深地看着简济宁不作声。
  气氛实在古怪,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望住了Philip,希望他能再次解围。可Philip自己都快崩溃了,天知道这两个年轻人在搞什么。
  好在,单竟深并不需要Philip过来强行把他摁回位置上去。只隔了几秒,他就反应了过来,若无其事地对简济宁笑道:“济宁,恭喜了!升职这种事,不请客我可不饶你!”
  简济宁的大脑一下子轰鸣起来,就像龙卷风过境一般,把他的五脏六腑都绞在了一起。他情愿单竟深直接问他是不是用七部换了运营总监的位置也不要听单竟深说这句“恭喜”。不是这样,不是你想的这样……他在心里疯狂地喊着,却仍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眼看单竟深自己坐了回去,简耀东也不禁暗赞这个年轻人心理素质过人。于是接着道:“那么最后一件事,简济宁升职后财务七部无人监管,董事会决定把财务七部独立出来成立新的子公司,由简济英担任总经理。”说完这条消息,简耀东顿了顿,意犹未尽地问道,“这么一条好消息,你们是不是应该全体起立鼓掌庆祝啊?”
  有大老板一句话,所有人自然是无有不从,很快,会议室里的掌声就响了起来。
  会议结束后,简济宁被单独留了下来。
  “是不是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请单竟深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简耀东亲自泡了杯浓茶给简济宁,他知道简济宁现在需要这个。整夜未睡,他的脸色难看地与死人无异。
  “……为什么?”简济宁的意志已经全然崩溃,帮不了他进行任何的思考。
  “单竟深这么旗帜鲜明地反对你大哥,你以为把七部交出去了以后你大哥还能容得下他?”简耀东转身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去,“这件事是你大哥先通知了启远的单竟辉,单竟辉再打电话给我要人,总算是没闹出什么大笑话来。你大哥处理地很得体。”
  简济宁一仰头把整杯浓茶都灌了进去,那茶味果然苦得难以下咽。
  “济宁,我不知道你跟你大哥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这一次,你真的做得很错,很让我失望!”简耀东冷着脸凝声道,昨天晚上接到那个电话他气得一个晚上都没睡好。要不是Philip劝住了,他几乎连运营总监的位置都不想给简济宁了。“济宁,你是当头的知不知道?下面所有人都看着你,听你的命令行事。你自己反水倒戈,你让别人还怎么跟你?”
  简济宁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空杯子。现在,他整个人就像这个空杯子一样,什么都剩不下了。
  简耀东见他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就来气,强忍着动手揍他的冲动教训道:“希望你坐上运营总监的位置以后能有所长进,不要再像今天这样没有担当了!去看一下单竟深,给他道个歉。出去吧!”
  简济宁默默地走出董事长办公室,却没有直接去单竟深的办公室,而是捂着嘴冲进了厕所。他一手扶着水池一手摁着胃部翻江倒海地呕了起来。但从昨晚到现在总共只喝了一杯浓茶的他根本什么都吐不出来,所以只是干呕而已。胃里的苦汁反上来又吐不出,呛进气管。眼泪让视线一片模糊,而渗入鼻腔的一部份泪水又让他渐渐无法呼吸。简济宁打开水笼头不断地把冷水拍到自己脸上来掩饰溢出的泪水,却最终捂着嘴哭了出来。
  
  单竟深在自己办公室里收拾东西,在简氏的时间不长,半年不到。私人物品到是积累了不少,理理也有大半个纸箱。他拿起那个简济宁送他的水晶镇纸,摩挲了半天,轻轻地抛进了垃圾筒里。
  “竟深,我们能谈谈吗?”简济宁终于收拾好自己,出现在了单竟深的面前。从七部一路走来,迎接他的都是冷漠而异样的目光。可这所有人的目光都不如单竟深一人的那么冰冷无情,那么让他痛彻心肺。
  单竟深走到窗口,把百叶窗帘放下,转身问道:“谈什么,简先生?”
  “竟深……”这样的拒人以千里之外,简济宁根本说不出话来。
  “简先生还是叫我单先生比较好。其实我到现在才发觉,我们俩的关系根本没我想象中的那么熟,熟到可以互相称呼名字的地步。”单竟深的话一样冷漠地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