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如果我说no >

第41部分

如果我说no-第41部分

小说: 如果我说no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别装得好像你也会关心一样!”简济宁怒吼了一声,然后筋疲力尽地把额头抵在了简耀东的腿上,喃喃自语地求饶,“就这么一个晚上,爹地,你就对我宽容点吧……”
  简耀东把酒瓶扔远,伸手扣住了想爬过去捡的简济宁的肩膀,大声道:““不准捡!它只会毁了你!”
  “不会,不会的!”被制住了身体完全动弹不了简济宁放声大喊起来,“它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他打了个酒嗝,眼神迷离,脸旁却被酒精烧地绯红显出令人窒息的魅色。“当然……比可卡因还差了那么一点点……可是,比爱情管用……”说完这句,他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简耀东急忙伸手托住他的背,把他抱到沙发上躺好。低声问了一句:“可卡因?”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眉宇间刹时乌云密布。
  “一瓶酒……”简济宁伸出一根手指,笑眯眯地提出交换条件。
  简耀东深深地吸了口气,放下简济宁,转身到书柜后面摸索了一下,果然又发现了一瓶酒,这次是白兰地。他果然没有戒酒!简耀东万分恼火地想着,把酒递给像条死鱼一样半挂在沙发上的简济宁。简耀东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用这种方法套自己儿子的话。
  “可卡因,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简济宁灌下小半瓶后神情迷醉地说了这么一句,仿佛在赞美膜拜自己的梦中女神。
  “你试过?”简耀东低声问,心口揪地生疼。
  “当然!”简济宁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伸出手在半空中比划了一下。“半年,在英国的时候……每一天都好像在天堂一样,它能给你所有你想要的,那些只在梦里出现的,完美无缺……”
  “有什么是让你只能在梦里才能得到的?”这个家还有什么没有满足你的?简耀东的面色铁青。
  “爹地、妈咪、一个完整的家。别让我看起来像是多余的,隐型的……”简济宁低声嘟囔着。
  “只是,这个吗?”简耀东心口一痛,忽然无法再开口责备他什么。济宁不会是那种会因好奇刺激去尝试毒品的人。那么,他说的理由很可能就是他为什么要吸毒的真正原因。一个简单的、所有人都是唾手可得的,却让他觉得付出健康乃至生命去交换也是值得的原因,一个真正的家。
  “够了,真的够了。”简济宁满足地微笑起来,“太贪心就什么都没有了。”
  “那么,为什么要戒了?既然它让你得到了你想要的?”简耀东清了清喉咙,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至沙哑。
  “……我不能,我不能。”用双手蒙住脸,简济宁失声痛哭起来。“爹地不会答应的……我不想留在英国,我不想被遗弃……爹地不会原谅我的……我总是不能控制地想和他们说话,可是爹地根本不在我身边,妈咪……”他倒抽了一口气,又是惶恐又是委屈,“我根本不知道妈咪去了哪……我不能总是对着空气说话,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过程越美好,清醒了就越痛苦……我真的快疯了!”
  “没事了济宁,没事了……”简耀东急忙抱紧他,心中不可抑制地疼痛在四肢百骸放肆流窜。“没事了,你回来了,你回家了……”
  “骗人的!”简济宁吃吃地笑了起来。“亲情,那是一个谎言;爱情,也是。”
  “爱情?”这是简济宁在今晚第二次提到这个名词,莫非是失恋了?“济宁,她是谁?济宁?”
  简济宁已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简耀东紧紧地抱了他一会才叫来了工人给他清理、包扎手上的伤口,服侍他上床。看着工人们做完这些悄悄离开,简耀东叹息着坐到了简济宁的床边,轻轻地拨开他额上的凌乱的刘海,几个星期前他大哥留给他的印记仍有隐约的痕迹。简耀东转过头去,再一次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不能带小宁走。”
  不知为何,简耀东忽然想起了高心屏,那个他曾经深爱过的女人。在他们的感情破裂高心屏明确表示要下堂求去时,她清楚明白地说了这句话。“我不能带小宁走。”
  简耀东没有说话,面对一个他仍然深爱但对方已然背叛的女人,他能保持风度不跳起来对她实行家暴已经算是好涵养。
  “如果小宁是女孩子,我一定会带走他。可小宁是男孩,留在你身边会比跟着我离开对他更有利。”高心屏认认真真地说着,“当然,如果你觉得是因为‘他’不想我带小宁走,也随你。”
  简耀东忍着气努力不让自己去在意高心屏刻意的炫耀,“因为简氏?”
  “可以这么说。”高心屏毫无羞愧地笑了起来。她是个很独特的女人,从不掩饰她的野心。“耀东,我自己就是从社会最低层挣扎上来的,住村屋穿妈咪和姐姐穿剩下的衣服,就算我每年考第一也一样没人看得起。钱有多重要,没有会比我更清楚。小宁如果是女孩子,只要长得好看脾气好总能找到疼爱她的人照顾她一生。可惜,他是男孩。我不想他将来因为拼搏地太辛苦而恨我让他失去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简耀东恼怒地站起身,道:“亲生妈咪不要自己的孩子,我见了不少。能遗弃地这么理直气壮,你是第一个。你不要小宁,小宁也还有我,将来一定不会不幸福!”
  高心屏难得地没有因简耀东的恶劣态度跟他起争执,只是平静地说:“那么,小宁以后就拜托你了。还有,如果你真心希望小宁能幸福,不要把他交给你太太去照顾。耀东,你永远也不会明白一个女人的妒忌心究竟有多可怕……”
  那时因为羞愤和痛苦刻意无视了高心屏对他的告诫,难道说她才是对的吗?简耀东把手摁在简济宁的头顶,长久地沉默。究竟要怎样的痛苦,才能让济宁选择用毒品来逃避?难道我真的,完全没有做到我的承诺?
  
  第二天一早,简济宁果然准时坐到了餐桌前跟大家一起吃早餐,看他把自己收拾地无比精神清爽完全看不出昨晚曾经醉酒过,简耀东又是心疼又是恼火,心疼他会伪装、恼火他太会伪装!见他在餐桌上居然还能跟郑锦慧谈笑风生母慈子孝更是气地眼前阵阵发黑,用力一拍筷子,当下冷冷地命令道:“不吃了!济宁,你跟我上来!”
  简济宁昨天晚上着实喝了不少,连自己是怎么换的衣服上的床都记不清楚,能挣扎着爬起来还是靠了他向来神经衰弱睡不多的毛病。一头雾水地听了简耀东的命令就跟着他往楼上书房里去,谁知还没进门一本厚厚的文件夹就迎面砸了过来。简济宁整个人都僵住了。
  文件夹砸到头上其实并不太疼,毕竟有点距离,简耀东也没怎么用力。简济宁还没什么反应,简耀东却已经几步赶了过来,用力摁住他的额头就问:“打痛了没有?怎么也不知道躲呢?”
  简济宁颇有些哭笑不得地喊了一句。“爹地?”怕我痛又为什么要动手啊?
  简耀东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收回手镇静了一下神色才问道:“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简济宁感觉有些奇怪,却仍是点着头应道:“很好。”
  “很好?”简耀东恨恨地拧起了眉,“喝了那么多酒也不觉得头痛?你的酒量很好嘛?”
  简济宁又僵住了,隔了半天才惨白着脸发誓:“我会戒的爹地。昨天晚上是意外,你相……”他想说“请你相信我”,但想到这句话根本就不可能实现,也就默默地闭上了嘴。
  简耀东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望住他,缓缓地问:“你还有什么想解释?”他期待着简济宁能在清醒的状态下给他一个理由。失恋、工作压力、想念妈咪,什么都可以。至少能证明他这个做爹地不是那么失败。
  简济宁却只是抱着头在沙发上坐下,不带任何希冀地说了一句。“我不喜欢上次的医生,除此之外没别的要求了。”
  简耀东想破口大骂,却发觉胸口沉闷地怎么也喘不过气来。他用手抚着胸口急促地喘息,内心被极度的酸涩所涨满,完全无法忍耐。
  简济宁还在等着简耀东的发落,简济英却忽然冲了进来。神情急切地嚷道:“爹地,泰国那边发生暴乱,济霆被反政府武装给扣了!”
  简耀东猛然一惊,原本就感觉压力甚重的心脏狠狠一拧,仰面倒了下去。
  “爹地?爹地!”简济英简济宁两兄弟同时发现了简耀东的异常,一起冲了上去把他扶到沙发上坐好。
  简耀东毕竟不是第一次发病,两兄弟虽然惊慌但也没有失了方寸。简济宁已经在翻抽屉找药,简济英急忙准备去叫白车。
  “济英……”简耀东青白着唇拉住他,艰难地交代着,“泰国那边的投资……不能停!”
  “我知道,我知道!”简济英连声应着,冲了出去。
  “爹地,药!”简济宁翻出了药丸,送到简耀东的嘴边。
  简耀东把药含在嘴里,苦涩的味道渐渐在唇齿间蔓延开,他已经没有力气把药吞下去了。“叫、叫济霆回来……”心里明白这次的病发不同以往,说不定就不行了。说话声音越来越低,呼吸难以为继,简济宁要把耳朵凑过去才能听清楚,“我有三个儿子送终,不能、不能少了一个……”
  “爹地,你不会有事的……”简济宁放声大哭,扯住他的袖子哀求着,“别扔下我爹地,别扔下我……”
  简耀东动了动嘴角想露出一个笑容,却已无能为力。手掌落在简济宁的头顶,三个儿子我最放心不下你,什么时候你才能学会照顾自己啊?心脏又是一阵抽痛,简耀东连呻吟一声都做不到,晕了过去。
  




危险与机遇

  “心肺衰竭……患者的年纪不适合动手术……建议用保守治疗……先用药物控制病情……从患者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可能会昏迷很长一段时间,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爹地究竟还有没有可能会醒?”在医院焦急等待了数个小时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简济宁的脸色实在好不到哪去,白里透着青看起来像是头七后还魂的鬼魂。
  “这要看患者自己的意志力,我们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主治医生平静地看着简济宁,不是他没有同情心,实在是在医院这种地方看惯生死,也就比一般人更为冷静和冷漠了。
  简济宁腿一软直接坐在了椅子上,转头问刚从公司赶过来的Philip。“有烟吗?”
  医院走廊的墙壁上正贴着禁烟的标志,小护士想出声提醒,却被医生阻止了。
  简济宁抖着手点上烟塞进嘴里,才吸了一口便狠狠地咳了起来,一直到咳出了眼泪才感觉稍微镇定了那么一点。“我爹地的情况现在适不适合转院?如果我安排他去一些医疗技术更先进的地方进行治疗,会不会有转机?”
  “简老先生现在的情况并不是适合移动,但如果能把国外的心内科专家请来……”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简济宁点点头对Philip说道,“这件事就拜托Uncle了,还有爹地以前的家庭医生聂Uncle,他虽然已经退休,但在这方面一定比我们有经验,也请Uncle跟他联系一下。”
  “我会办妥当,你放心。”Philip用力地捏了捏他的肩,沉静地道。
  简济宁的目光却不在他的身上逗留,而只直接穿过窗户看着病房里插着管子一下子就显得老迈的简耀东和哭地一塌糊涂的郑锦慧、何玉兰。他皱了皱眉,接着道:“大妈和小妈这样是不行的,我要请几个最好的看护照顾爹地和大妈小妈。”
  “我来处理。”Philip当下应声。
  “那么,我就不打扰了。”医生向简济宁点头致意,转身离开。到这时,心里才对简济宁这个富家子弟有点敬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发泄方法,哭泣、愤怒、惶恐、诅咒、仇恨,歇斯底里的疯狂,极尽所能地诋毁。可简济宁,他太冷静,他没有怨天尤人没有呼天抢地,而是直接考虑到治疗的种种问题,同时还能考虑到自己家人的情绪,实在是让人惊叹。从他对他爹地紧张的程度,医生相信他不是对生命漠然的人,那就说明他早已习惯面对劫难,收拾残局。清楚明白狂躁抱怨于事无补,要挽回只能靠自己努力。
  简济宁不需要别人的敬佩,哪怕那个人是他爹地的主治医生。摁灭烟头,他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僵。他努力去试着想点什么,什么都行,偏偏一片空白。有些焦躁地在病房外来回踱了两圈,很闷,仿佛整个人置身于真空之中。努力喘了几口气,感觉能呼吸到稀薄的空气后他伸手去转病房的门把手。
  “济宁……”Philip却在此时忽然扯住了他的手腕,深深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什么事?”简济宁奇怪地问道。
  Philip却只是注视着简济宁保持沉默,似乎是在掂量他的斤两。隔了片刻,他终于咬牙道:“泰国那边,你爹地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