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如果我说no >

第50部分

如果我说no-第50部分

小说: 如果我说no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院蟆!彼舻匾幌抡酒鹄矗辽溃拔一岣阋桓鼋淮募媚械囊磺校蓟嵊薪淮 彼湎卵诩蚣媚亩钔酚∠乱晃牵徊讲嚼肟瞬》浚铰某林囟岫ā
  直到病房里再听不到任何动静,简济宁才嘲弄地说了一句:“我说的是实话,真是我自己从楼上摔下去的……”但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真实一文不值谎言肆意横行?他这半辈子都在说实话,可却屡屡被嘲弄被欺骗被折辱,当他决心为自己讨回点什么,他学着说谎学着布局学着阴谋算计。他要为自己向那些人复仇,结果却是把自己也变成了那种人。“这一切究竟有什么意义?”简济宁低声喃喃,语音冰冷坚定神情却迷茫而弱小。简济宁想哭,眼眶却干涩地再无一丝温度。
  简耀东的速度很是雷厉风行。在公司,他大力嘉奖了简济宁并且宣布将他提拔为董事长特别行政助理,这个职位曾是简耀东在三十年前坐过的位置,三年后,他当上了简氏主席。同时,升简济霆为运营总监、Kevin李为简氏航空总经理,开除了简济英安插在简氏航空以及其他几个产业的得力人手。自此,全世界都知道简济英已经失去了简耀东的欢心。在家里,他辞退了莲姐,与郑锦慧正式分房,并将简济宁的房间搬到他的新房隔壁。
  郑锦慧对这所有的安排都气得发抖,她的丈夫在公司和在家里同时打了她和她儿子的脸,在众目睽睽之下。“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尖叫。
  简耀东近乎憎恨地看着她,把她拉到楼梯口。“你说你被济宁推下楼?济宁刚刚在我的眼前也摔了一次,他摔到脑震荡视网膜脱落!可你只是扭伤了脚?”
  郑锦慧面色发白。
  “你不是气我扫了你的面子吗?只要你敢再完好无损地摔一次给我看,我就相信你。你敢不敢?敢不敢!”
  简耀东拽着她的手腕要把她往楼下推,郑锦慧却紧紧捉着楼梯扶手惊恐地哭叫起来。
  “这仅仅只是你说过的一个谎言,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还有多少?……济宁本来就不是你生的,以后他的事,也不用你插手!否则,你知道我会怎么收拾你!”
  如晴天霹雳劈到郑锦慧的头上,她抚着胸难以置信地瞪住简耀东说不出话来。恍惚间,竟忆起了简济宁那天从楼上摔下去的情景。在摔下去之前,他隐约往自己这边看了一眼,递给她一个嘲弄的笑容。“他是故意的……”郑锦慧这才明白到那个笑容的内涵,抖着唇尖叫,“他是故意的……是他自己跳下去的!”
  回应她的,再不是简耀东信任的眼神,而是彻底的鄙视。郑锦慧知道,她再一次失去了丈夫。
  
  “英国,很古老,很冷,像是走错了时空,我被孤立在那个世界之外……”
  “为什么不打电话给爹地,如果你不喜欢?”
  “我打过,我真的打过,可是你总是很忙,总是没有空。我从来不知道我找你,这么难。”
  简耀东忆起了他曾经的愤怒,以及对他的谎言的厌倦。要给他点教训,他决定不理他,他拒绝了那些电话。“那么,朋友呢?同学,总该有啊……”
  “我没有,我没有朋友。他们,不是讨好我、看不起我就是把我当成怪物,他们根本就不明白……我只有你,爹地,只有你。”
  虽然明知简济宁看不见,简耀东却仍是及时侧过脸迅速而胡乱地擦了下眼角,“为什么会吸毒?”
  “每天晚上,我都睡不着。穿过一个个的街区,没有目的地,走累了就坐下来休息一下,公园的长椅或者热的通风口边上。有时候,会在那睡着,也总是睡不长,因为凌晨的时候总是很冷。路上有很多灯红酒绿的酒吧,我不想去,我知道进去了就出不来了。但是,就像拔河一样,我一个人跟全世界拔,真的好累。后来有个同学递过来一支烟,我知道里面是大麻,可我真的想试试,一开始我以为没关系的,我太天真了。”
  “什么时候开始戒毒的?”
  “钱用完了,学费没有了,车子卖了,房租也付不出来,我几个月都找不到你。我不想跪在别人面前去要毒品,我想死……后来遇到学长,是他帮我戒毒。如果没有他,早就已经没命了。我不想去医院,我怕你会知道,那你就更加不会要我了。我要学长把我绑起来,他不忍心。可是发作的时候我会想自杀,他总是抱着我,所以那段时间他身上也总是带着伤。”
  简耀东很长一段时间都说不出话来,他知道就是那段没有医生帮助指导的戒毒期,彻底毁了他的健康。“所以,你的学长,他对你的意义,那么地……不同?”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爹地……”简济宁却忽然低声笑了起来,“小时候就总是有人因为我是简耀东的儿子刻意讨好我。在英国的时候,我以为没有这重身份会简单点,可是他们,他们对我说,只要我愿意脱衣服,他们就给我一点。只要我愿意陪他们一晚,我还可以得到更多……”
  “那帮混蛋!”简耀东暴怒地握紧了拳头。
  “学长,不是那种人。他一直都那么光明磊落,我永远都是跟在他身后的小弟弟,不会变的。他不会利用我,无论是我的身份,还是别的什么,我相信他,比相信自己更多。他照顾我指导我,教我做金融投资赚学费,他是我的导师。我们之间的感情是亲情不是爱情。我不是Gay,不是同性恋,如果说在这世上我必然会爱上一个男人,那么只能是学长。但既然我连学长都不爱,我就不会是同性恋。”
  简耀东苦笑着摇头,他知道这个儿子一向心思细腻,却从没想到竟会是心细如发。曾经他阻止济宁跟贺承希走得近是担心贺承希利用济宁的身份为自己造势,而贺承希以孙辈继承家族产业力压自己的父亲一头在商场上又一向没什么好名声。后来贺承希闹出那件事,济宁又一直没有女朋友,他也的确曾经隐约担心济宁对贺承希会不会是……原来他全都知道。“后来呢?既然知道戒毒这么痛苦,为什么还要喝酒?”
  简济宁的脸上一片空白,许久才低声道:“因为没有希望。你要我回来,我真的很高兴。可是我还是一个人,没有变。每天晚上,万家灯火,从山顶望下去就像银河一样,但是没有一盏灯是在等我。我回来,是公司的职员,是简氏简耀东学成归国的二公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那么镇定剂呢?”简耀东的声音都在发抖。
  “无论你相不相信爹地,我也不想这样。可我真的很怕,怕你有事,怕我看不好公司没办法跟你交代,怕我以后就是一个人了……我害怕呀,爹地……”
  看到简济宁的肩微微地发抖,简耀东急忙扑过去用手轻轻地盖住他的眼。医生已经交代过,手术之前他的眼睛最好别再受到任何的刺激。“不准哭……”
  而简济宁却顺势从轮椅上滑了下来,跪在简耀东的面前,搂住他的双腿,脸颊轻轻地贴在他的腿上蹭了蹭,温顺地像一只急待人娇宠的小兽。“爹地,别扔下我,别再扔下我……我会怕,我害怕呀,妈咪已经不在了,别把我一个人留下,爹地……”
  简耀东低下头轻轻地抚摩着简济宁单薄的背脊,感觉喉咙仿佛是被一块石头给卡住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他仰起头,深深地吸气,看到那湛蓝的天空蓝得简直令人心碎。那些他曾经以为的沧海桑田,逸散在风里再无迹可寻的,原来一直都完好无损地存在着,那孩子单纯无比的如宝石般闪耀通透的心。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天开始,那孩子内心的某部分就再也没有成长过,一直苦苦依恋着那曾经的美好温存。——他从来,就没有长大过。
  “济宁,你怎么就长不大呢?”简耀东轻轻地把叹息四散在风里。
  简济宁什么也不说,只是默默地抱紧他。这一切,究竟有什么意义呢?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反复地问着自己,内心一片苍茫。
  ——而在不远处,刚从泰国回来的单竟深,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刺到简济宁面上的眼神,逐渐锐利、深刻。
  
  
 
作者有话要说:个人以为,这章的标题或许用“阴谋让感情更美好”会更符合一点,喷。
但是……还是文艺一把吧。
因为实际上真的有很多东西已经散在风里,再也找不回来了。




新的异动

  直到简济宁动完手术,单竟深才第一次正式去探望了他。那是在中午,单竟深在简济霆的陪同下一起去了医院,快到病房的时候简济霆的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挥手示意单竟深先进去。
  简济宁躺在病床上正睡着,午后的阳光自不远处的窗外射进来,洒在简济宁的身上,给他的额头覆上一层朦胧的金光。这是单竟深第一次见到简济宁入睡后的样子,在这静谧的环境里,时间的脚步如此缓慢,五彩的光影照亮房间上空静静飘荡着的灰尘,简济宁就那么安静地睡着,平静的面容显得异常地纯净温柔。单竟深不禁微微屏住了呼吸,悄悄走近他,几乎本能地想伸出手触碰他的脸,但是手伸到半空又顿住了,慢慢地拧起眉。
  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简济宁的眼睑微动,他慢慢张开了眼睛。一张极熟悉的英俊脸旁入目,居然看到了单竟深,简济宁的面上浮现一抹温柔的笑意,又慢慢阖上眼。单竟深微微一楞,刚有些纳闷他为什么是这反应又忽然醒悟了过来。还没来得及出声提醒,简济宁又猛地睁开了眼睛,伸手给他,“竟深!”
  单竟深顺势拉住他的手,把枕头垫在他的背上,让他坐了起来。“睡醒了?还以为你不想看见我呢……”
  “不,是太高兴了。”简济宁的脸旁微红,说起话来却仍是有些气促。刚才,他真的以为是在做梦。
  即便不问医生,单竟深也能看得出来就术后的恢复情况来看,简济宁的情况的确不是很好。他静了一会,语音低沉地道:“你应该好好照顾自己。”
  简济宁笑了一下,默默地垂下视线。
  单竟深又是一怔,然后便摇头笑了起来,心想:简济宁自己可能永远想象不到他在跟别人对视时,在对方的目光下垂下视线那一刻,留给别人的感觉。想起那天在医院花园里见到的情景,单竟深终于明白到一场对决,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赌胜的筹码。
  门外的简济霆终于讲完电话走了进来。“二哥,今天觉得怎么样?”
  “好多了。”简济宁的声音又轻又柔,听起来很飘忽,气力不济的样子。
  简济霆忍不住皱起了眉,“爹地给你找了几个医生……”他勉强笑了笑,似在安慰简济宁,“中医西医都有,会好起来的。”
  “我讨厌中药……”简济宁低喃了一句,之后便累地几乎不想再开口。眼睛动手术是在两个星期之前,可他的复原情况一直很不理想。医生说那是因为他的身体太虚的关系,其实不用医生解释他也明白,他的身体底子早就已经在几年前被掏空了。
  简济霆四下望了望,又问:“爹地呢?他比我还早出门呢。”
  “在医生的办公室里。”简济宁应了一声,然后又低声道,“其实,我自己的事自己心里清楚,再怎么调理也……”他不赞同地摇了摇头。
  “你还年轻,说这种话做什么?”简耀东的声音忽然在他们背后响起。他几步走上前拉住单竟深的手,“竟深,泰国那边的事,我还没好好谢过你!”
  单竟深笑着摇头,只道:“有济霆在前面主持大局济宁在后方全力支援,这里面没我什么事。我也不过是扛着块招牌去耀武扬威一番,事情都给济宁济霆做完了。”
  简耀东笑着拍拍单竟深的胳膊,似乎对他的不居功不自傲很是叹服。
  却是简济霆在边上不平地插话道:“竟深一个外人危难时刻他也会来帮我一把,反而是有些自己人……日久见人心哪。竟深,无论如何,我简济霆心照不宣了。”
  单竟深笑着摇摇手,示意不用放在心上。
  简耀东却是看看简济霆又回头看看简济宁,禁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简耀东早已了解清楚了泰国那边全部情况,要说究竟是谁在最危险的时候付出最大的努力保下了简济霆的一条命,那个人无疑是简济宁。偏偏简济霆不谢简济宁,却对去泰国换他回香港的单竟深感恩戴德。就跟他妈咪一样,对济宁一口咬定是自己摔下楼的说法没一句感谢。他走上几步,在简济宁的床边坐下,伸出手理了理简济宁额头的碎发,轻声道:“济宁,爹地说过会把跟你妈咪所有的事都告诉你,我……”
  “爹地!”简济宁却突然喝住他,激动地挺起身捉着他的手,隔了片刻才慢慢道,“我不想知道。你跟妈咪的事,我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不管怎么样,妈咪离开我是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