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如果我说no >

第64部分

如果我说no-第64部分

小说: 如果我说no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贺承希微微叹了口气,终于开口道:“Vincent,那是你的导师。即便是在英国,尊师重道也是必须的。”
  简济宁的面色白了一下,更深地埋下头。
  贺承希伸出手捉着简济宁的肩,强迫他看着自己。“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不信你会因为学分殴打他,那简直是笑话!”
  “学长……”简济宁的眼圈红了一下。
  “说话!”贺承希轻轻给他一个耳光,“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你不开口我怎么帮你?”
  “他……”简济宁很努力地想解释,半天后却仍是挫败地叹息,他根本开不了口。
  “没关系的Vincent,我在这。”贺承希握住简济宁的手,轻声鼓励他,“别怕。”
  “……他骚扰我,”简济宁难堪地转过头去,“他说我是……”他低声说了句英文俚语,意思极粗鲁下流。
  贺承希呆住了,只觉得火气如同沸腾的开水汩汩地往上冒。“是第一次吗?”贺承希努力压着声问,喉咙低沉粗噶,声音深邃而寒冷。
  “不是,不是!”简济宁用手扶着额头崩溃地喊了出来,“从17岁开始,总是……无论到哪无论什么人,为什么会这样?……我什么都没有做!”从那个给他提供毒品的卖家要求他用自己的肉体来交换开始,这个世界就像是给他开了另一扇门。他忽然看明白了那些眼神听明白了那些暗示,隐晦的,□的,直接的,暧昧的,闪烁的。他从未给过任何暗示或明示,可那些人总会缠上来,像是赶不走的饿狗,流着口水盯着他。那些青春的暗伤,谁都会有,简济宁却不知道是不是只有他自己的,才会那么让人难以启齿无地自容。
  “所以你从纽约搬到了牛津?”贺承希双手撑着桌面,努力克制自己不要一拳砸上去。“目的就是为了避开那些麻烦?……这些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简济宁沉默许久,终于羞耻地道:“我开不了口,学长。你让我怎么说?……如果所有人都是这么看这么想的而我却不是,那么必然……是我自己的问题。”
  “不是你的问题!”贺承希冷冷地应声,“我到不知,我们的母校什么时候出了这种败类。这件事我来解决,你要做的,Vincent,就是照顾好自己。”贺承希捧着简济宁的脸在他的额头印下一吻,匆忙走了出去。
  仍是被一个人扔在拘留室,简济宁的心却渐渐安定下来。他信任贺承希,从来都比信任任何人更多,比信任自己更多。
  贺承希的办事效率一如既往地惊人,仅仅三天后简济宁就被放了出来。Matthew不但撤消了诉讼,更加向校方递交了辞呈。简济宁从此再没见过他。
  “回去先洗个澡,一会我陪你出去吃顿好的。”贺承希开车把简济宁送回家。还没拿出钥匙,房门却已经从里面打开。简济宁的爹地简耀东就这么站在门口坦然地看着他们俩。
  “爹地?”简济宁又是吃惊又是欢喜,他从没想过会在英国看到简耀东。
  “新房子装修地不错。”简耀东语调柔和,目光却仍是冷硬。
  “Vincent,我们再联络。”贺承希习惯性地拍拍简济宁的肩,退了出去。
  可即便在贺承希走后,简耀东仍是没什么好脸色。“怎么会把自己的导师弄伤?”
  简济宁沉默了一会,才低声用那个最冠冕堂皇的理由解释。“是意外,爹地。”
  “我还以为你这两年长大了安分了,没想到还是那样。贺承希那人做事不择手段、翻脸无情,你最好别跟他走得太近。”简耀东频频看表,颇有些不耐烦地警告简济宁。
  简济宁心里并不服气简耀东对贺承希的评价,只是积威之下他根本不敢开口分辩。
  “还有多久毕业?”简耀东没有注意简济宁的脸色,只管自己问问题。
  “一年。”简济宁振作精神,试探着想去拉简耀东,却最终胆怯地缩回手,“爹地,今天……”
  “那就好。”简耀东点点头,匆忙打断他的话,“毕业了就回来。就这样,我还有别的事要忙。”
  “爹地!”简济宁还想追上去,简耀东却已经毫不留恋地离开了他的新住处。简济宁就这么站在原地,呆呆地仰头看看屋顶,又看看周围空荡荡的房子,忽然异常失落,哭了出来。他只是想说能不能父子俩一起吃餐饭,可是简耀东连说句话的时间都不肯给他。他离开家三年,他的爹地却只能给他五分钟。
  而简济宁所不知的是,加上简耀东等他的时间,他已经在英国逗留了一个小时。而原本这一个小时,他应该是在飞往马来西亚的飞机上度过。
  许久,简济宁擦去脸上的一片狼籍,摸出手机发短信给贺承希感谢他的帮助。
  贺承希很快有了回复,只是短短的一句话。“我和爷爷在医院。”
  简济宁急忙抓起自己的外套和车钥匙,冲了出去。
  
  进医院的是贺祖谋,他的心脏病忽然恶化。简济宁冲进病房的时候贺祖谋刚刚清醒过来。看到简济宁出现,贺祖谋虽然疲惫仍是露出了一个微笑。“济宁来了。”
  “爷爷,我来了。”简济宁急忙走上前,握住他的手。
  “Vincent,怎么不多陪陪你爹地?”坐在一边的贺承希有些惊讶地问。
  简济宁先呆了一下,之后才勉强笑着用无所谓的语气解释道:“他已经走了。”
  贺承希没有出声,只是了然地伸手抚摸他的胳膊。
  “济宁,你爹地很疼你的。”贺祖谋见简济宁的脸上满是落寞,忍不住嘶声插话,“知道你出事,出差也硬是挤时间来看你。长辈有长辈的为难,你要体谅。”
  “我知道,爷爷,我知道。”简济宁连忙应声,“我没事的,爷爷你要照顾身体。学长不能没有你。如果连你也离开学长,学长以后就是一个人了。”一个人,是很难熬的。简济宁没有说下去,眼泪却涌了上来。
  坐在一边的贺承希没有说话,只是对着贺祖谋默默地微笑。片刻后才道:“爷爷,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我跟Vincent谈。”
  “他?”贺祖谋如看着孩子一般看着简济宁,“还这么小……”
  “没有人会比他更加可靠了。”贺承希笑了一下,请来看护照顾贺祖谋。他自己则把简济宁拉到了一边的房间。贺承希递过一条手帕给简济宁,轻声说道:“Vincent,我有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简济宁的嗓子仍有些抽噎。
  “一年之内,我要爷爷手上的恒嘉股份达到30%,而我爹地和堂叔他们手上所拥有的股份,我要他们加起来不超过15%。”贺承希深吸一口气,稳稳地补充,“我要我继承恒嘉的时候至少在股份上保证我在恒嘉的地位无可动摇。”
  简济宁猛然瞪大了眼睛,“学长,你想好了?想清楚了?”
  “没有比这更清楚了。”贺承希沉重地答道。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宿命,贺承希心想,逃不掉、避不开,除了直面它、解决它,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是不是爷爷的病……”简济宁把疑惑的目光转向了贺祖谋的病房,他实在忍不住要担心。以贺承希自己的能力,再造一个恒嘉也不是什么难事。除了贺祖谋病入膏肓这个理由,他想不到第二个原因会让贺承希这么快下决心回去跟自己的亲人继续斗下去。
  贺承希的脸上浮现出一个哀伤的笑容,“这只是原因之一,至于其他的……你以后会知道的。”
  简济宁似懂非懂地点头,言归正传:“如果我们联手炒卖恒嘉的股票,要做到你的要求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但是,这么做可能会对恒嘉地产本身产生影响,股价被压地太低会令市场恐慌,到时恐怕得不偿失。”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维持一个高股价暗中收购市场上、还有我爹地和堂叔手上的恒嘉股份。”
  “维持高股价并不困难,可又要怎么才能做到让你爹地和堂叔减持他们手上的恒嘉股份呢?”
  “派发新股,分薄他们的股份,这是第一步。”贺承希显然已经胸有成竹,每一步都步步为营。“第二步,我要你配合我对这几家公司的股票进行操作,逼他们为自救而抛售。”贺承希推过去一张写着属于贺永智与贺永杰私人名下的公司名单。
  “这样的话,我们需要很多钱。”简济宁低头想了想,忽然笑道,“没有人会比群众的钱更多。我们要赚的这笔钱,看来还是要靠股市。”
  “时间紧迫,我想只能考虑成立一个对冲基金公司了。只有这种玩法才可以有40倍、50倍,甚至更多的赢利。”说到这,贺承希忍不住苦笑,前些日子刚刚警告简济宁不要沉溺,没想到这么快他自己也要陷进去,而且还要成立公司。
  “公司应该成立在百慕达,那里速度最快,而且要用我的名字注册。要你爹地和堂叔抛售股票,必须先把股价炒高。而一旦他们抛售,市场一时无法承接这么多股份,也需要我来接手那些股份,保证恒嘉的股价稳定。学长你以后会是恒嘉的主席,不能让人抓到你私自炒卖自己公司股票的把柄。”简济宁心思细密,很快就把细节补充完整。
  “成立对冲基金公司需要500万,我明天就拿钱给你……”
  两人紧锣密鼓地商谈了数小时,很快把如何成立公司如何开始运作的各个环节都定了下来,而唯一没有商谈过是却是对所有生意人来说都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如何进行利润分配。
  一个月后,在未来两年内令华尔街和伦敦股市都闻风丧胆的H?J对冲基金公司在百慕达悄然成立。
 
作者有话要说:码完这章就一个感觉,
相比简济宁的万人迷,贺承希这座冰山简直就是一绯闻绝缘体,赚钱机器啊啊啊啊啊!




少年往事(下)

  一年后,香港,商业罪案调查科
  贺承希慢斯条理地拿出一盒雪茄,之后又拿出一把银剪,慢慢地取出雪茄,剪掉雪茄头。见坐在自己对面的阿Sir正炯炯有神地盯着自己,他彬彬有礼地问道:“我可以抽烟吗?”
  负责这项调查的阿Sir顿时黑了半张脸。“贺承希先生,今天请你来是想了解一下你收购H?J对冲基金公司的事。”
  “我忘了交税?”贺承希奇怪地扬眉。
  “没有。”
  “是我的收购程序违反了商业法?”
  “也没有。”
  “都没有?那么抱歉阿Sir,我真的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可以帮你。”贺承希轻松地往后一靠,看着自己对面的警官。
  “H?J对冲基金公司目前的市值超过10亿,可是你只用了1块钱就把它收购了,为什么?”
  “这个问题,你应该问H?J对冲基金公司的前任老板,问他为什么会愿意收1块钱就把所有股权让给我。”贺承希戏谑地笑了出来,眼神却冰冷地没有感情。
  阿Sir深深地吸了口气,克制住自己的愤怒。“最近这几个月,H?J公司一直在收购你们恒嘉地产的股票。这次的收购成功,得益最大的就是你们恒嘉地产的主席贺祖谋先生以及代理主席贺承希先生你。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们恒嘉内部有人与H?J公司暗中合作,利用内幕消息为自己获利。”
  “阿Sir你这么一说的确非常可疑。这样吧,你不妨出搜查令,我保证恒嘉上下一定无任配合。”贺承希随手拉平衣角站起身,“不好意思阿Sir,我时间宝贵。如果你没有其他问题,我要先告辞了。”
  送走贺承希,负责给贺承希做笔录的两位警官面面相觑。他们很清楚,既然贺承希有胆量这么说话,就说明他根本不怕有人来查他。
  “你怎么看?”其中的一位警官问他的搭档。
  “我有个想法,这家公司本来就是贺承希,所以他才可以用1块钱把它买回来,根本就是左手换右手的事。”
  “但是这家公司从头到尾写的都是别人的名,市值10亿,他就不怕人家不认帐?”
  “那事实上人家并没有不认啊!”
  “呼!那H?J对冲基金公司的前任老板到底是谁啊?我都不知道该说他笨还是聪明!”
  “Vincent?J。”
  “从没听说过这名!”那位警官恨恨地总结。“贺承希还真是好手段!”
  一直到走出警局大门,陪同贺承希前来的关颂德终于忍不住开口告诫:“你这么挑衅警方对你自己并没有好处。”
  “你放心关Uncle,他们不会抓到任何把柄的。”贺承希闭上眼无所谓地笑了起来。这一年,他在香港Vincent在英国,几乎没怎么联系过。能够有今天的成就靠的是他们俩的默契配合,如果真的要愚笨到仰仗所谓的内幕消息,只怕两人早就已经因为对冲基金的高杠杆赔到倾家荡产。
  “但是……”关颂德仍不放心。
  “更何况,如果说这次真有人利用恒嘉股价飙升而获利的,那个人一定不是我。”关颂德的话还没说出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