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半妖修仙传 >

第116部分

半妖修仙传-第116部分

小说: 半妖修仙传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金萍玉不仅仅容颜美丽,她的心念也是如此的纯净,虽然心智成熟了许多,但其本身却如同璞玉,圆润光华,没有任何杂质,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

    换成是以前,有楚留廷在身边的时候,金萍玉就像是一个站立在高高枝头上的凤凰,根本不会与人如此亲切的交谈。

    这便是时势的影响,放下了高傲和高贵表象的金萍玉,愈加的美艳动人,一颦一笑,都能摄人心神,那不是媚功之效,而是她骨子里所透出的善意,打动了这颗少年剧烈悸动的心。

第309章 他回来了() 
一天之后,让大家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重伤远遁的梵赤在未露面过,不过,楚留廷却带着寒烟波回来了。

    感应到楚留廷的气息之后,石永觉得自己的心突然沉了下去,就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看在外人的眼里,他面如死灰,形神枯槁,让金圣开露出玩味的笑意。

    楚留廷按落遁光,面露欣喜之色,他走向金萍玉,道:“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当楚留廷进入到金萍玉三丈距离之内的时候,金萍玉立刻将长剑举起道:“止步,再靠近的话,我就要不客气了。”

    而后,金萍玉对其他五个修仙者道:“之前我们的约定是否作数?”

    这样的变化,让大家都大感意外,按照金圣开等人的想法,既然楚留廷安然回归,他们和金萍玉之间的雇佣关系,就应该完结才对,可看金萍玉紧张的样子,显然是把楚留廷当做敌人来对待。

    楚留廷笑意一敛,有些尴尬地站在那里,寒烟波与其并肩而立,看上去更像是一对道侣。

    韩立雪是个孤傲的人,与蚊客一战让他信心倍增,所以,再面对楚留廷这样的不世出天才,反倒升腾起无穷战意,他最先点头,表明立场。

    然后,蒋三波开口道:“我听萍玉仙子的,只要没有她的命令,任谁也不能靠近,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听了蒋三波的话,楚留廷露出不屑的表情,在他眼里,这些人都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只不过,将这些人全部斩杀当场,想要做的没和任何痕迹还是有一定困难的,不过,精通洞察之道的楚留廷行事向来谨慎,通过推算,落尘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赶来,所以,时间还是有的。

    金圣开也表态道:“楚兄虽然和萍玉仙子是道侣的关系,但我们都承了萍玉仙子的人情,既然她对楚兄有误会,那么还是不要激化矛盾,免得伤了和气。”

    至于慕容圭,他是个认死理的人,早就站在了金萍玉这边。

    石永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变化,他的心中没由来生出一缕希望,轻轻说道:“放心,我会永远守护着师姐,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看着这些乌合之众,楚留廷很想笑出声来,他转头对寒烟波道:“看来,我们回来的不是时候。”

    寒烟波用手摩挲着残月弓,右手之下,虚按着诛阳箭,杀念却深藏起来,就连韩立雪都感应不到她的敌意。

    这就是阴阳之道的厉害之处,可以颠倒乾坤,紊乱天机,对预言之道来说,是非常大的麻烦。

    而楚留廷真正想要掌握的,并非洞察之道,而是五大天地本源力量重的预言之道。

    金萍玉身为梵天宗宗主之女,不是那么好杀的,就算做得再干净,也会留下痕迹,除非,发出致命一击的是三色丛林的妖修,才能掩盖住楚留廷曾经出过手的痕迹。

    修为到了化神期,有许多玄妙不是楚留廷这种元婴界别的修仙者所有想象的,就算他有洞察之道,也不行。

    只要成就化神期后,自然要触摸到大道本源力量,形成自己独特的法域,亦是对大道本源力量的巧妙运用。

    所以,楚留廷可以杀任何人,唯独不能斩杀金萍玉。

    在秘境之中,楚留廷之所以下狠手,是因为秘境之中独特的地理环境,可以消弭许多痕迹,但是,最终也只是破损了紫绶仙衣,让金萍玉逃得了性命。

    同时,楚留廷也知道附身小金蝉的申太虚还活着,这个人同样是个大患,必须要铲除。

    他的心中,酝酿着滔天的杀意,目光掠过在场的众人,朗声说道:“半妖落尘斩杀了我们十多位通道,这是有目共睹之事,勿需我过多解释,而在秘境之中,还袭击了我的爱侣萍玉仙子,导致她失忆,反而对我产生误会,想必大家也清楚,我身具洞察之道,已经推算出落尘此獠正赶往这里,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将萍玉仙子斩杀当场,以除后患,若是大家执意和我作对,耽误了大事,我也只好不客气了。”

    金萍玉断然道:“我不相信这个人,既然诸位道友承诺保护我的安全,就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我,希望诸位道友可以信守诺言,不要失信于自己的道心。”

    金圣开闻言皱了下眉头,但却没有发表意见。

    韩立雪则非常直接,凌然发出刀意,气机锁定了楚留廷二人。

    一时间,彼此间气机纠缠,剑拔弩张,只要稍有异动,便会引发一场混战。

第310章 玄玄刀经() 
按照习惯,楚留廷先去寻找在他眼里不过乌合之众的这五个人的破绽,起初他真是没有太把这些人当回事,因为大家都是一同来到修仙界,彼此并非没有交集,也算是知根知底,尤其是楚留廷的洞察之道,对每个人的修为状况了如指掌,可当他仔细探查过这些人如今所显露出的气势后,还是略微有些吃惊。

    这五个修仙者都配备了高级法器,每一件楚留廷都能叫出名字,当初宗主把这些法器传给金萍玉的时候,他也在现场,对宗主的用意自然是心知肚明,现在,都被排上用场,他也不得不佩服宗主的深谋远虑。

    五人之中,韩立雪的修为无疑是最高的,是一把很容易折断的双刃剑,充满了危险的悬念,处理不好,很容易引火烧身。

    慕容圭和石永都受过重伤,经过一天的休整,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但却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实力,不过,石永是个异数,他根基稳固,就算只有三成的力量,守在金萍玉之前,也如同磐石一般难以僭越,除非将其斩杀。

    至于金圣开,这个老狐狸摇摆不定,不会出全力,是个很大的变数,他的危险程度一点也不比韩立雪差,就在一天前,正是他驱动钢针法器,重伤了梵赤,他对时机的把握简直是妙之毫巅,是个不可轻视的家伙。

    不过,最让楚留廷忌惮的反倒是蒋三波,这个在与梵赤对战中一败涂地的修仙者,自从被金萍玉用言语激励之后,整个人的生命似乎都燃烧起来,想要找个机会证明自己,一旦动手,他势必会拼命发动攻击,但是有些难缠。

    至于金萍玉,现在的修行资质已经提升到八九,修为也不可同日而语,就算韩立雪也未必是她的对手,最重要的是,这个曾经的爱侣美眸中笃定异常,没有任何慌乱,甚至有一瞬间,楚留廷开始喜欢上这个性情变得坚强起来的美丽仙子。

    寒烟波的传音打断了楚留廷的思绪,她说道:“我先解决了韩立雪,其他人,应该不构成威胁。”

    寒烟波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她的伤并没有痊愈,虽然楚留廷用双修之法化解了大虚空剑意,却不能将她的身体恢复到巅峰时期,在其腰间,那个巨大的伤疤还没有彻底消失,依然恐怖地横贯半个身子。

    随着传音的发出,寒烟波缓缓举起了弓箭,对准了韩立雪。

    双方气机牵引之下,韩立雪立刻出刀。

    他的法器本来就是飞刀,当寒烟波的手一抬,立刻就感应到极大的危险,一定不能让这个女人先出手,否则的话,胜负将没有任何悬念。

    残月弓和诛阳箭的厉害,在元婴期的修仙者中,威名赫赫,任谁都知道,不能给寒烟波足够的蓄势时间,否则的话,就算刀皇弟子,也得避其锋芒,何况一个小小的韩立雪。

    飞刀化成一道诡异的弧线,直取寒烟波的眉心。

    韩立雪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绝杀,没有丝毫怜香惜玉,完全把这位修仙界大美女的当成路人。

    感应到对方凌厉的杀意,寒烟波心头火气,她想不到一个根本看不上眼的家伙,竟然无视自己的美貌,难道他的心是石头做的么。

    由于来不及弯弓搭箭,她只好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诛阳箭,做成搭弓的样子,发出了这一箭。

    这一箭准确接住飞刀,天地随之一暗,剧烈的碰撞炸开一团烟火,无比灿烂夺目。

    韩立雪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让寒烟波有些震惊,尽管心中已经对其有所重视,但还是给了她更多的意外。

    韩立雪掷出飞刀之后,立刻揉身而上,取出了他的本命法器,蝉翼刀。

    如蝉翼一般薄的宝刀,尽管只是中级法器,但却被韩立雪祭炼多年,用起来更加顺手,所发出的刀意,也愈加犀利。

    寒烟波把左手的残月弓抬起,压住蝉翼刀的刀身,正要发力,却感觉腰腹上的剑伤开始隐隐作痛。

    这个该死的落尘,出手实在是太阴毒了,此仇一定得报。

    她强忍疼痛,将残月弓当做兵器,挡住蝉翼刀这一波的攻击。

    但蝉翼刀就像是一场细密的雨,在虚空中不断闪现,毫无规律可言,自从韩立雪得到那柄飞刀之后,他对刀道的领悟也似乎增强了不止一分。

    因为在祭炼那柄飞刀的过程中,韩立雪发现,刀身里面,竟然还藏着一部刀经,唤作玄玄刀经。

    就是凭借着这部刀经,他得自缠斗蚊客,丝毫不落下风,却没有被他人发现,因为大家都以为,他所施展的刀法,乃是他的本门道法,也只有金萍玉知道,韩立雪在这柄飞刀中所获取的好处,简直是超乎想象。

    所以,韩立雪休息玄玄刀经之后,便不可能再有其他选择,只要金萍玉有吩咐,他都会不折不扣的执行,所以,在发出誓言的时候,他还偷偷传音过去,立下血誓:“在离开三色丛林之前,我就是仙子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仙子有任何闪失,若是仙子有事,我必先亡。”

第311章 对峙() 
当韩立雪发动抢攻,其他修仙者之间的气机牵引变得更加紧密起来,尤其是蒋三波,身上的战意澎湃到了顶点,就像一桶火药,随时都要炸开一般。

    楚留廷也露出一点慎重之色,但这些人,也仅仅是麻烦而已。

    这时候,金萍玉忽然说话了,她问:“楚留廷,我们两个曾经结为道侣,是么?”

    这句话很突兀,让楚留廷忍不住揉了揉下巴,道:“看来你真的失忆了,竟然连我也不记得了,我们当然是道侣了,在场的诸位道友都可以证明这件事。”

    金圣开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在楚留廷的身上,他感觉不到多少善意,看来,这件事一定是有问题的。

    金萍玉又问:“既然是道侣,你为什么要谋害我的性命?”

    楚留廷皱了下眉头,却不见一丝慌乱,他淡淡的说道:“想必你是听了落尘那厮的谗言,才会有此想法,我怎么会谋害你呢?谋害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金萍玉道:“我现在不信任你,聘请这些同道来保护我的安全,现在,你竟然要对他们出手,那么,你到底是要加害于我,还是过来保护我,如此明显的事情,这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楚留廷道:“这些人的修为太低,我不放心,而你又不信任我,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金萍玉诘问道:“那么,稍后出手的时候,你会伤害诸位同道的性命吗?”

    楚留廷知道这句话才是金萍玉真正想要说的,他把双目垂下,惋惜道:“为了你的安全,有些事情,不得不做。”

    金圣开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摆明车马要杀人啊。

    慕容圭道:“看来,谋害自家妻子的事情,也不是空穴来风。”

    此话一出,楚留廷犀利的目光就望过去,他森然冷笑:“你是慕容圭,来自一个偏远得声名不显的小宗门,是借助佛教的势力才有了这么一个名额,进入三色丛林,可惜啊,可惜,在那样的小宗门,你也算是修道天才,今天却要陨落在这里,只因为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

    金圣开瞳孔微缩,道:“楚兄,你真的要杀人灭口?”

    楚留廷道:“你们这些人,我信不过,萍玉她现在身处奇险之中,只要半妖落尘感到这里,他才会施以辣手,你们要是知趣的话,就乖乖的站在我这一边,共同应敌才对,免得伤了彼此的和气。”

    在场众人,都感应到了楚留廷压抑不住的杀气,正从心底里泛出来,显然,他已经有些不耐了。

    这个时候,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