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皇道天下 >

第14部分

皇道天下-第14部分

小说: 皇道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做豢龅慕F闪桨耄砥〉浇嫔稀

    忽见江面上巨浪翻滚,卷起巨浪几十丈高,只见一只比战船还大的怪物袭来。猛然跃出水面,众人看清那怪物面孔,竟是一只巨大的赤色大水蟒。只见那大水蟒将江面上的死去的人尸、几十条太古凶鳄的尸体尽数卷入血口之中,忽然巨尾一拜,竟将神巫门的战船中间击的粉碎。

    “快跑,快跑。”那神蜀国官员早已吓的魂不附体,大声嚷道。海盗们拼命划船,向前逃跑。

    奎龙黯见抢来的战船又被击碎,大怒,但知道自己不是那条大水蟒的对手。只是那大水蟒吃了人尸和太古凶恶的尸体,潜入水中并未出现。奎龙黯看到那官员,大喊道:“假狗官,吾要将你碎尸万段。”说着身子一跃,竟直向强盗船飞去。

    再说强盗船上众强盗见神巫门船上二十几人葬身太古凶鳄嘴下,船身又被巨蟒击碎,正欢呼雀跃。忽见一人影飞来,正是奎龙黯。那官员大惊,敦促着众强盗围住奎龙黯。只见强盗船上十几名强盗举着刀剑应上去,奎龙黯冷哼一声,左突右冲,所到之地刀剑即断,人头落地。只见那官员被层层包围在中间,奎龙黯心道:“今天非要了你这狗官性命。”飞身一跃,向那官员攻去。

    忽听背后传来号角之声,奎龙黯知道这是“神女令”,正是“勿战,速回”之意。奎龙黯不敢违令,说道:“留下船只跳水离去,否则立即要了你的狗命。”说完飞身一跃,已到船上。回头看时,只见那强盗船放下几条小船,那官员上了小船,众强盗划桨而去。

    神巫门又上了海盗的船只,奎龙黯见此时船上神巫门不过三四十人,战死近六十人,重要的是从各地抓来的五十几个十几岁的孩子也大部葬身湖水了。

    奎龙黯向那小女孩跪下,说道:“属下护送不力,请神女降罪。”

    “奎伯伯起来吧,你们无罪,如果这次不是奎伯伯拼死力战,我们恐怕都要葬身这江底了,我会想娘亲如实禀报的。”

    “属下多谢神女。”回头见箫武韶等人已游出里许,下令道:“升帆,抓住这些逃奴。”

    箫武韶等人在江水中拼命向前游着,忽然听见后面一阵呐喊之声,心道不好,是神巫门贼人追上来了。回头看时,见神巫门的大船离自己不过百丈之远。只见从船上放下三只小船来。神巫门十几人纵身跃上小船,为首的正是满脸胡腮的李老鬼,只听李老鬼喊道:“小鬼们,给老子停住,再跑格杀勿论。”

    箫武韶本是想着贼人与强盗匪徒打上个半天,给自己留下逃跑时间,没想到强盗匪徒这么不经打。此时箫武韶等人早已游的筋疲力尽,速度已慢了许多。突然只听一阵尖叫,原来游得落后几人已被李老鬼等人捉去。游在前面几人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箫武韶见此,喊道:“分开游。”可在水中游走那能比得过船只,顷刻间又有几人被捉了去。箫武韶学了锁鼻术,在这些人中水性算是最好的,游在了最前面。回头看时,见只剩下自己没被捉。只听后面李老鬼道:“让这小子游,看他能游到什么时候。”

    箫武韶心下着急,心道看来自己也要被捉去了。突然想起自己学过锁鼻术,计上心来,深吸一口气,潜入了水中。李老鬼见箫武韶潜入水中,骂道:“老子倒要看看你这小鬼能在水中憋多少时候,老子等你出来。”可等了半个时辰仍不见箫武韶踪影。心想常人可潜水潜不了这么长时间。

    李老鬼身后一小斯说道:“李爷,都这么长时间了,这小鬼肯定是淹死了。”

    李老鬼喷道:“宁死也不让我们捉去,这小鬼还是有点骨气。”正要吩咐回去,只听身后小斯叫道:“那小鬼在哪。”

    李老鬼顺着小斯所指方向看去,果然发现一颗人头露出水面,正是箫武韶。原来,箫武韶潜在水下游了将近小半个时辰,心中估计那些贼人肯定认为自己淹死了,这才露出水面,那承想刚露出水面就被贼人发现,心中大惊。李老鬼等人也无不吃惊。只听李老鬼说道:“这小子水性之好,老子还是第一次见,老子要亲自下水捉住他。”

    李老鬼从小在海边长大,自然练得一身游泳好本事,平时在水中游得半天也不成问题。今天见箫武韶如此好的水性,激起了心中斗气。只见李老鬼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噗通一下跳进江水里,向箫武韶游去。箫武韶在玉宵宫山脚下水潭学会了锁鼻术,游泳本事自然了得。只见箫武韶在前面游,李老鬼在身后紧追不舍,游了一个来时辰,箫武韶身上再也无向前游的力气了。突然见前面有一座山峰横担在江面之上,山峰上林木葱葱,一片翠绿景色。

    箫武韶见自己已经离山峰不远了,憋足了身上最后的力气,拼命向前游去。只是游的速度已经下降了许多,此时那游得过李老鬼?箫武韶见李老鬼离自己越来越近,突然身子一沉,箫武韶的小腿已被李老鬼抓住。只听李老鬼喊道:“好个小鬼,往哪跑。”一把抱住箫武韶脖子,拖着箫武韶向后移。箫武韶在水中拼命的挣扎,那挣得脱?

    箫武韶双手抱住李老鬼腰,突然在李老鬼腰上摸出一把匕首来,也顾不上许多,在水中对着李老鬼一阵乱捅,其中一刀扎在李老鬼的大腿之上,顿时从水底冒出一股红水来。李老鬼吃疼,大怒喊道:“老子要杀了你这小鬼。”用胳膊狠狠勒住箫武韶脖子。箫武韶感觉一阵窒息。

    忽听身后远处一阵声音喊道:“李爷,快跑,危险。”李老鬼闻声向后看去,只见几百丈外水面上有几道水痕,泛起了浪花,是太古凶鳄。忽见小船翻滚,神巫门乘坐的小船竟被太古凶鳄撞翻,船上几人顿时成了太古凶鳄口中美食。李老鬼知道是自己腿上血腥之味引来的太古凶鳄,不觉大惊,放开箫武韶,自己拼命向前游去。

第18章 古墓遗魂() 
箫武韶只觉脖子一松,呼吸顿时舒畅,见李老鬼向前游去,知道危险正在逼近。自己身上也沾有不少鲜血,自己若再不跑,肯定成为太古凶鳄口中美食了。挥动双腿向前拼命游去。

    李老鬼腿上中了一刀,一动疼痛难耐,游的速度当然慢了,不时箫武韶就超过了李老鬼,回头向李老鬼做个鬼脸,李老鬼气的脸都歪了。但两人游得再快,怎能比得上江中闻见血腥之气的太古凶鳄?眼看那太古凶鳄越来越近。箫武韶心道:“太古凶鳄吃人也是先吃李老鬼,他最终是死在我前面了。”

    正想间,二人已经游到那山峰前,箫武韶想爬上岸去,却发现前面是处几十丈高绝壁,跟本无法攀爬。这时李老鬼也游到绝壁前了,看着绝壁一脸的茫然,说道:“这是天要亡我啊,都是你这小鬼,老子临死前先弄死你。”说完向箫武韶扑来。

    箫武韶大惊,一个猛子扎进水里,猛的发现水中绝壁之上竟有一个小洞,勉强能过一人,心道:“再下去不是被这李老鬼杀掉就是被太古凶鳄吃掉,还不如钻进洞里躲一躲,也许有生的希望。”想到这里身子滑溜一下钻进了洞里,发现洞中竟是一个大洞。回头看见李老鬼竟也钻了进来,箫武韶不禁心中发凉。

    只见李老鬼狞笑着向箫武韶游来。忽听身后“砰”的一声巨响,一条太古凶鳄张着血盆大口钻了进来,由于身体粗大竟被卡在了洞口,只是头进来了。箫武韶顾不上看那条太古凶鳄,脚下一蹬,身子向上浮去。忽觉一阵风来,睁眼看时,只见自己竟钻出了水面,置身于一个大洞之中。原来那江水水面直到这大洞半身之处。箫武韶不敢耽搁,向前游去。忽听身后一阵水声,回头看见是李老鬼已经浮出水面,箫武韶见此心凉了一大截,心道:阴魂不散,看来今天还是要死在这老鬼手中了。

    箫武韶越往前游,水面越浅,不时水面已经淹不住人了,箫武韶匍伏着从水中爬出来,爬到岸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回头看时,见李老鬼已经跟来,箫武韶一阵苦笑。只见李老鬼面色惨白,肚子上,腿上鲜血直流。李老鬼强忍着疼痛说道:“要………杀了你—你”话未说完,身子一歪,竟晕了过去。

    箫武韶见李老鬼晕了过去,自言自语道:“定是失血过多了,哈哈,天无绝人之路,这可是你自找的。”说完摸索着搬起一块石头向李老鬼头上砸去。眼看就要砸到李老鬼头上,那李老鬼突然一个翻身,扣住了箫武韶手腕,拧着牙说道:“小子,看来你是要置李爷于死地了,不过你还是嫩了点。”

    箫武韶大惊,但手臂被李老鬼似铁钳般夹住,半点动弹不得。突然见李老鬼肚子上正在冒血,计上心来,伸出一脚重重踢在李老鬼伤口之处。李老鬼一声大叫,松开了箫武韶,卷缩着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箫武韶趁机挣脱了李老鬼,拼命向洞里爬去。

    洞底全是石头,箫武韶双腿,双手已被磨得鲜血直流。越往里爬,那洞越狭窄,慢慢的勉强只能通过一人,箫武韶不敢在向前爬了,生怕被卡在洞中。回头看时,李老鬼又跟了过来,那李老鬼虽然矮小,但却甚胖,在自己身后一丈之处不敢再往前爬了。只见李老鬼拿起一块石头,使了力道,向箫武韶掷来,正中箫武韶屁股,箫武韶疼痛无比,口中骂道:“李老鬼,死老鬼,你不得好死。”说完身子一使劲,不顾背上疼痛,从那窄洞中钻了进去,又向上爬了百十几步,突然惊叫一声,身体向下坠去,重重摔在地上。

    这一摔可不轻。箫武韶疼痛难耐,卷缩着身子立不起来,在地上躺了半个时辰,疼痛方才减轻。睁开眼来,不觉惊呼起来,见墙壁上插着一盏油灯,光线十分的灰暗,观察四周,顿时被吓得连连倒退,身体卷缩在墙角,捂着眼睛,口中喊道:“鬼呀,鬼呀。”

    此时箫武韶生怕一睁眼看见鬼魂。过了一时见四周并无动静,方才敢慢慢睁开眼来。只见前面不远处放着一口漆红铜棺材,在油灯照射下发出耀眼红光,箫武韶知道此时才知道自己竟落进了一处古墓中,古墓东边石墙上挂着一盏长明灯,因此墓中才能看见光亮,只是墓中的光线让箫武韶内心更加的恐怖了。

    箫武韶犹自惊魂未定,四下观看时,见古墓四壁上面雕刻了精美的石画,栩栩如生。箫武韶此时心中害怕已过,认真看着那壁画。只见正前面石壁画上,一个身材修长之人立在一颗大树之下,身前站着两男一女三个孩童。身材修长之人看着三个孩童,脸上充满爱惜之意。箫武韶心道:这三个孩子必是此人儿女,享受天伦之乐。

    箫武韶转头看左边壁画,只见两男子飞在空中,掌心向下劈出,一女子站在旁边,深情望着两名男子,画中尽显爱慕之意。右边壁画,只见两男子在空中打斗,正是那两位年轻人。只见两名年轻男子脖子青筋暴起,显然拼尽全力。箫武韶心道,看来这二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孩子此时不知为了何事已经反目成仇了。

    箫武韶回头看身后,却发现身后墙壁上画的是一断崖,断崖下遍地尸体,断崖上一中年领着几名须发老者正与四名道士打扮模样的人缠斗。心道:这必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仔细看那缠斗之人时,不觉惊呼,其中一名道士再熟不过了,正是舅舅灵清道人的模样。可见那作画之人功力不浅,竟把舅舅画的如此相像。看着舅舅的肖像,想起这些天来受的委屈,箫武韶忍不住掉下泪来。

    正掉泪时,突然想起舅舅灵清道人曾讲起天玉真人大战黄飞云之事来,当年舅舅灵清道人与景宵宫灵谷道人,玉宵宫灵修道人在天玉掌门的率领下大战黄飞云,莫非画中画的正是此事?知道人死后会在墓中石壁上作画已纪念生凭之事。想到这里,心中突突乱跳起来,心道莫非我进了黄飞云的坟墓?可是黄飞云还活着啊?想了一会,心道不管是谁的坟墓,想必人都已死,我又何必怕一个死人?

    箫武韶看见那口漆红的铜棺材,自语道:“我倒要看看黄飞云死后是什么样子。”说完向着那铜棺材走去。走近铜棺材,见那铜棺材并未被钉死,自言自语道:“黄飞云,对不住了,让小辈见识一下你的庐山真面目。”说完扶住铜棺材盖,壮着胆子将那铜棺材盖推开一个小缝来,眯着眼睛向里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只见铜棺材躺着一位白发须眉的老者。箫武韶大骇,忍不住大叫,手足乱舞起来,大喊着跑了回去,口中不住喊道:“鬼啊,鬼啊。”

    喊了半天,见铜棺材中并无动静,箫武韶心仍突突乱跳不已,心想莫非是自己看错了?向前走了几步,想彻底看个明白。突听一声音道:“是谁,打扰了老夫的美梦?”

    这一声音从铜棺材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